江蘇:壽增1歲“小目標” 蘊含民生“大福祉”

2021年03月15日07:30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壽增1歲“小目標”,蘊含民生“大福祉”

南京某高校退休教授老沈過完年整80歲了,在兒女們操辦的壽宴上,他不無調侃地宣布,接下來的人生“小目標”是“保九爭十”——希望超過90歲,爭取達到100歲。在他看來,自己定的目標並非遙不可及,身體沒大毛病,和同為退休教授的老伴每人每月退休工資都超過15000元,生活無憂,醫療有保障,家裡還有鐘點工來幫忙,完全有“長壽”的條件。

今年全國兩會審議通過的“十四五”規劃綱要,也制定了一個“小目標”:到2025年,全國平均預期壽命提高1歲。壽命提高1歲,對全體居民來說,意味著今后的生活條件有望更好,所享受的公共醫療衛生服務將更完善、水平更高。

江蘇目標“達80歲左右”

平均預期壽命,指新生兒預期存活的平均年數,是根據各年齡段人口數和死亡數計算得出的,並非一般人想象的當前人的平均壽命。江蘇“十四五”規劃綱要設立了28個主要指標,指標數量較“十三五”規劃大幅精簡,但新增了“平均預期壽命”指標:到2025年,平均預期壽命達80歲左右。

那麼,2020年江蘇平均預期壽命是多少?今年的省政府工作報告說已“達78歲以上”,去年底在張家港召開的“健康江蘇建設現場推進會”上傳出的數據是78.27歲。至於具體數字如何,有待4月份公布人口普查數據后才能確知。但目前可以確定的是,對照“十四五”規劃設定的“80歲左右”目標,江蘇未來5年平均預期壽命的提升幅度應至少1歲。

《2020年江蘇統計年鑒》顯示,1982年江蘇平均預期壽命為69.49歲,此后三次人口普查得出的數據為:1990年,71.62歲﹔2000年,74.13歲﹔2010年,76.63歲。不難發現,江蘇人的壽命與“年”俱增,近38年大增約9歲,近10年提高超過1.6歲。

平均預期壽命的長短,取決於人民生活的質量、醫療衛生保障和公共衛生服務的水平,歸根結底取決於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從全國各地數據看,經濟越發達的省份,平均預期壽命通常也越長。2020年,北京、上海、江蘇、浙江、廣東五省市人均GDP、居民人均收入都居全國前列,人均預期壽命也都名列前茅,其中,上海83.66歲、北京82.43歲、浙江79.2歲、廣東78.4歲,江蘇暫定78.27歲。全國2019年平均預期壽命為77.3歲,意味著上述五省市均高於全國平均數。

居民收入對預期壽命的影響顯而易見。上海、北京兩市居民年收入分別超過7萬元和接近7萬元,其預期壽命都在80歲以上,明顯“高一檔次”﹔居民收入位於第三位的浙江超過5萬元,高出江蘇9007元,其平均預期壽命也“略勝”江蘇一籌。

不過,江蘇人可以自豪的是,去年居民收入排全國城市第五位、城鎮居民收入僅次於上海的蘇州市,其平均預期壽命高達83.82歲,一舉超過了上海,首次奪得全國平均預期壽命冠軍。

從“十四五”規劃目標看,上海規劃目標是超過84歲,也就是說比2020年至少高出0.34歲,但提高的幅度小於全國,而北京的“十四五”規劃則干脆未設平均預期壽命指標。看來人終究“壽有天命”,預期壽命越高,提高速度越慢,這是不可抗的自然規律。

浙江“十四五”規劃的目標是“80歲以上”,與江蘇“80歲左右”的目標有細微差別,這也與兩省預期壽命的現實差距相吻合。廣東的目標是79歲,較2020年增0.6歲,應該也是出於穩妥的考慮。

壽命提高實乃民生之福

壽命長短不僅與收入等物質保障的基礎有關,也與人居環境、人的心理素質等軟件條件和醫療衛生水平密切相關。

在《江蘇統計年鑒》有關衛生事業的部分,孕產婦死亡率和嬰兒死亡率這兩個指標單列,與衛生機構、人員、床位等指標同等重要。普通人不會在意這兩個指標,但它們卻是影響平均預期壽命的重要因素。

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江蘇孕產婦死亡率為10.42/10萬,目前已降至5.17/10萬﹔“十三五”期間嬰兒死亡率逐年下降,由3.3‰下降至目前的2.41‰。兩項指標數據的下降,見証了江蘇推進婦幼健康促進行動的成效,近年來縣級婦幼保健機構“所轉院”建設不斷加快,母嬰安全行動深入實施,出生缺陷綜合防治也得到進一步增強。

去年以來,省衛健委將推進普惠托育服務機構建設納入年度工作要點,至年底,各設區市評審確定92家普惠托育機構,超額完成了新增80家的年度任務,預計新增普惠托位超過8000個。全省基本公共衛生服務人均補助標准提高到80元,基本建成80個農村區域性醫療衛生中心,實現了“小病不出鄉鎮,大病不出縣城”。去年全省還為686萬65歲以上老年人免費體檢,更實現了產前檢查篩查和新生兒疾病篩查全覆蓋。目前,江蘇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績效評價名列全國第一,居民各項健康指標位居全國前列。

人活一世,既要比長度,更要比質量。對老年人而言,晚年養老的生活質量,既關乎能否多活幾歲,更關乎活得能否開心。

江蘇現有1800多萬老年人,人口老齡化程度僅次於北京、上海。目前,並非所有老年人都能進養老院或生活在子女身邊,多數老年人處於獨自居家養老狀態,為他們提供上門服務無異於雪中送炭。江蘇“十四五”規劃中新增了一項指標:接受上門服務的居家老年人數佔比,5年后全省這一比例要達到18%左右。

今年70歲的李奶奶經常步行15分鐘,到南京市秦淮區悅華洪武養老綜合服務中心吃飯。她對記者說,自己獨居,去年女兒聽說家附近的公園裡開了一家養老服務中心,提供助餐,便帶著她來辦了卡。

助餐、助浴、上門保潔、理發、測量血壓、日間照料、助行……悅華養老服務中心可提供40余項養老服務。“助餐、助浴、助潔的需求較高。”中心主管江紅影介紹,該中心於2019年4月開始運行,為附近2個社區老人提供服務,其中服務80歲以上的高齡老人超過1000人。服務中心提供的養老服務價格多數在百元以內,如,60歲以上的老人吃一份兩葷兩素一湯的套餐13元,洗一次澡30-50元,理發10元一次。

解決好“一老一小”大問題

“十四五”時期,居民收入將與經濟增長同步,醫療衛生保障、公共衛生服務水平有望繼續提升,這些都為“壽增1歲”目標的實現提供堅實支撐。但在具體工作中,“一老一小”的社會性服務仍存在較大問題。

在南京從事編輯出版工作的馬安安說,去年9月女兒誕生后,由婆婆和自己輪流照顧。“我不放心把寶寶交給別人帶。”她說,社會上托育機構數量既少,服務質量還參差不齊,沒有太多選擇余地。

省衛健委一項調查發現,目前,嬰幼兒的主要照料者為父母的佔64%,為祖輩的佔31%。與此同時,83%的家庭期望公辦照護機構能幫助自己分擔育幼重擔。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省政府工作報告,明確今年政府的重點工作之一,就是“著力解決好‘一老一小’問題”,聚焦健全兩大服務體系,即居家社區機構相協調、醫養康養相結合的養老服務體系和普惠安全的托育服務體系。

在江蘇“十四五”規劃“百姓富”7項指標中,“每千人口擁有3歲以下嬰幼兒托位數”“接受上門服務的居家老年人數佔比”“城鄉基本養老保險參保繳費率”這3項指標,直接對解決“一老一小”問題提出了明確的量化要求。

去年我省出台實施了推進養老服務高質量發展的22條具體政策措施,對養老投入、特殊困難老年人的保障、居家社區養老、失能(失智)老年人長期照護、提高養老機構服務能力、推進“醫養結合”等多方面進行制度性安排,提出帶有時間節點的目標任務。

省政府在2021年52項民生實事中,鄭重承諾今年將新增80家普惠托育機構、開展3萬戶困難老年人家庭適老化改造、新增20家護理院……

在3月1日省政府新聞發布會上,省衛健委副主任蘭青表示,江蘇將從機構、能力、保障等三個方面構建強大的公共衛生體系。在涉及“一老一小”方面,將支持人口超過50萬的縣(市、涉農區)建設婦幼保健院和二級以上老年醫院,每千名14歲以下兒童兒科醫師數要達到0.85人左右。

南京醫科大學健康江蘇研究院執行副院長、首席專家陳家應表示,近年來,國際社會在評價人群健康時,不僅僅關注人均預期壽命的長短,更關注生命質量的改善和健康期望壽命的延長,這也是健康老齡的客觀要求。

□ 本報記者 吉強 王靜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