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鏈長制”:用創新贏得產業話語權

2021年03月17日07:25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鏈長制”:用創新贏得產業話語權

本報記者 陳儼 攝

傳統產業比較優勢改變、新興產業“缺芯少魂”、發展方式簡單粗放……作為長三角一體化的重要增長極,江蘇如何實現產業轉型升級?已經實行9個月的“鏈長制”正在探索答案。

大半年時間裡,在“鏈長制”的推動下,江蘇產業鏈和創新鏈加速融合,基礎創新的春消息直達產業分工的末梢神經,一批重大科技成果誕生,江蘇特色的“鏈長制”正用創新贏得產業話語權。

“鏈長制”打造產業創新生態圈

2020年7月,江蘇首批“鏈長”正式登場,主要導向為主要領導挂帥,負責一個或多個產業鏈,圍繞固鏈、補鏈、強鏈進行探索。

簡單來講,“鏈長制”就是著眼於貫通上下游產業鏈條的關鍵環節,它通過介入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的溝通協同環節,以“鏈長制”方式在要素保障、市場需求、政策幫扶等領域精准發力,形成穩定、發展、提升的長效機制。

“鏈長制”自產生起就與科技創新“魂牽夢繞”,產業鏈和創新鏈加速融合成為近年來先進制造領域的關鍵詞。“‘鏈長制’首先體現了省裡對先進制造的重視,是推動科技創新的重要舉措。” 江蘇省蘇科創新戰略研究院院長李榮志認為,“鏈長制”加強了頂層設計,由省領導牽頭,在工作機制上高效推動科技要素流動。

說起“鏈長制”,軟件和信息服務產業鏈上的重點企業浩鯨科技副總裁任勇認為,企業從中獲得的服務和支持可謂“立竿見影”。2020年8月,產業鏈鏈長與南京的軟件和人工智能產業鏈重點企業的58位企業家代表進行了一場早餐會,任勇提了一個建議:希望政府政策和行業產業政策可通過信息化科技化手段來服務於企業。沒過多久,南京市科技局、大數據局、工信局等多個部門就來聯系反饋,解決問題。

“鏈長制”推行以來,在政府的幫助下,我省部分企業進行了供應鏈與創新鏈的整合融合。蘇州金龍汽車銷售公司總監助理劉寶坤介紹,通過科技創新攻關,如今新能源中巴的生產線上,許多重要零部件已經實現了本地化配套。“我們這款新能源車大的零部件,包括驅動電機、車橋、冷卻系統、座椅、地板的供應半徑非常短,那麼我們在物流成本的節省和響應速度上,就非常具有優勢,整車生產(成本)至少節約10%。”

創新“主戰場”從實驗室移到企業

“鏈長制”形成的前提首先是產業的集聚,即產業鏈的形成。在產業發展過程中,一個個大小企業如散落的珍珠,需要串珠成鏈,才能綻放璀璨光彩。而創新鏈以科技創新為主,從創新需求到產業化擴散形成了完整鏈條。國家層面注重強化鏈條上的“基礎研究”部分,地方政府注重強化“應用研究”和“設計開發”。

黨的十九大以來,黨和國家對創新鏈和科技產業鏈的雙向融合高度重視,強調創新和科技成果的產業化,兩者融合有利於優化科技資源配置、整合產學研力量。如何加速融合過程、形成“1+1>2”的化學反應?

“江蘇產業發展成熟,針對先進制造的流程和體系都很完備,但創新是對流程的升級和更新換代,低層次的制造可通過創新技術的升級變成國際化的制造水平。” 李榮志坦言,目前的創新依舊是停留在實驗室層面的創新,從實驗室到工廠生產線的轉化路徑不清晰,因此今后要把創新的主戰場放在企業,把創新成果直接運用到產業鏈上。

省科技廳廳長王秦則認為,應把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與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結合起來,特別是以重大需求和重大任務為牽引,部署一批重大攻關項目,在基礎研究、前沿引領技術、前瞻性產業技術創新和重大科技成果轉化上取得一批突破性成果。

“江蘇人均GDP接近2萬美元,將邁入發達經濟體行列,當前最大的資源是創新資源,最大的優勢是實體經濟優勢,必須將兩者相結合,以科技創新推動現代產業體系優化升級。”江蘇大學校長顏曉紅說,這是在新發展階段以創新驅動的理念穩固國內大循環的重要地位、增強國際循環帶動能力的重要基礎,從而在服務全國構建新發展格局上爭做示范。進一步而言,產業集群發展是江蘇實體經濟的鮮明特色。所以,江蘇應以產業集群作為抓手,進一步鞏固制造業的基礎和支柱地位,加快推動新型電力裝備等13個先進制造業集群產業鏈供應鏈優化升級,提升自主可控能力和現代化水平。

“知識產權的有效運用對產業鏈與創新鏈的雙向融合產生黏合作用。”顏曉紅還建議,“鏈長”應牽頭做好知識產權的分析評議、導航、預警等工作,用數據對技術路線圖譜、產業發展態勢“精准畫像”,指導企業規避風險、精准布局。他還建議,在參考“鏈長制”的實踐基礎上實行“群鏈長制”。以產業集群為單元確定“群長”,在集群中精選具有比較優勢的產業鏈作為主導方向確定“鏈長”,形成上下一盤棋,共同推進產業強鏈、補鏈、延鏈。

鏈長需具備的科技思維:發散與包容

“鏈長制”雖然是地方政府在經濟治理中的主動擔當,但產業創新、技術攻關最終還是要靠企業自己。南京工業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院長王冀寧認為,“鏈長”一定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之間的關系,做到到位而不越位。

“我們缺乏獨角獸頭部企業,經濟總量上來講需要誕生一批引領型、地標型的企業。政府做‘鏈長’,在供應鏈產業鏈強鏈補鏈的過程中,既是龍頭,也是服務者,優質高效完善營商環境。”王冀寧說,“鏈長制”實際上更加明晰了各方的角色定位,不能干預的,需要各自發力,企業端要考慮到做一些比如說0到1的創新、解決關鍵“卡脖子”的核心技術攻關。

企業做好技術攻關,政府要發揮好“店小二”的作用。當企業研發出創新產品時,政府的職責就是打通成果轉化“最后一公裡”,也是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的一項重要任務。今年2月,先聲藥業收到了南京市醫保局的“政策大禮包”,其在腦血管病領域的自主研發藥物依達拉奉右莰醇注射用濃溶液等10個藥品進入2021年新一批《醫保支持生物醫藥創新產品清單》,清單明確積極支持醫療機構在滿足臨床需求的前提下,同類品種中優先使用創新產品,目前已有19個藥品進入該《清單》。2020年,南京對首批9個生物醫藥創新產品實際採購金額超過1000萬元。

此外,南京去年率先成立創新產品推廣辦公室,出台創新產品評價辦法。去年11月,南京公示首批63個創新產品。這些創新產品將獲得政府部門提供的專場推介、供需對接等專享服務。而此次上榜公示的產品,也全部來自南京八大產業鏈。

江蘇集萃智能制造技術研究院有限公司研發的與人共融輕型協作機器人進入南京首批創新產品公示名單,公司董事長駱敏舟介紹,這款產品應用范圍廣,售價6萬多元,相當於進口產品價格的1/3,其中作為核心部件的電機,實現自主研制,成本不到400元,而進口價格要7000多元。江蘇集萃是江蘇省產業技術研究院智能制造技術研究所的運營公司,這家研究所是南京首批備案的新型研發機構,經3年研發推出了這款可替代進口的機器人產品。

作為產業鏈和創新鏈加速融合的“智庫”,“鏈長制”中的“鏈長”,應該具備哪些科技思維?“產業鏈和創新鏈完美互通絕非一蹴而就。”李榮志說,落實“鏈長制”最重要的是講“鏈長”的思維執行細化到產業分工的末梢神經,在微觀領域實現多項協同和要素共享共通﹔人、財、物、科教資源都要聯結貫通,如果還存在以往的交流壁壘,“鏈長制”就無法高效運轉。他還表示,“鏈長”還需具備從有限到無限的發散性思維和包羅萬象的思維,隻要是和創新有關的要素都要吸納,甚至包括反對的聲音。

□ 本報記者 張 宣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