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信義妻子”20年后把亡夫當年治病借款全部還完 背后的故事令人淚目

2021年03月17日21:55  來源:交匯點新聞
 
原標題:“信義妻子”20年后把亡夫當年治病借款全部還完,背后的故事令人淚目

  “梅姐,我得把老宋欠您的錢還您。雖然您當時把欠條撕了,但一直在我心裡挂著,已經拖了這麼多年了,真不好意思……”半年前,泰州市民梅姐收到了一條陌生短信,她努力回想起來,發短信的正是20年前因患癌症去世的一同事的妻子。

  見面長談后,梅姐既感動又唏噓,20年來同事妻子帶著女兒省吃儉用,日子過得異常艱辛,通過打工,一點一點地湊足了還債的錢,“當初我選擇了善良,今日你堅守了誠信……這筆錢是善良、擔當、堅韌的見証。”梅姐與化名為“小吉”的“信義妻子”的故事最初出現在了3月9日《泰州晚報》“坡子街”副刊裡,簡短的故事感動了眾多讀者。“小吉”到底是誰?20年的欠款背后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艱辛往事?

  一場大病讓即將過上好日子的家庭跌入谷底

  “你們真的不要報道我,這本來就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這是我做人的本分。”在記者反復溝通下,“小吉”終於同意接受採訪。3月10日,記者在泰州市姜堰區見到了“小吉”。

  “小吉”本名叫錢宏霞,今年56歲。如今在女兒女婿剛買沒多久的新房裡過著含飴弄孫的生活,每天幫忙帶著剛滿3個月的外孫女,同時照顧97歲的老父親和90歲的老母親。從錢宏霞如今的生活狀態上看,似乎很難讓人聯想起她曾經的艱難生活。

  不過當時間撥回到20多年前,生活一下子就顯現出了最殘酷的色彩。

  “我們娘倆在1998年下半年,跟隨丈夫從河北轉業回到家鄉姜堰。”錢宏霞說,轉業前他們一家去了北京旅游,這也是此后20年裡唯一的一次旅行。

  當時才上五年級的女兒宋嘉莉還記得,為了一大早能看到升旗儀式,一家三口就找了幾張報紙睡在天安門廣場地上。宋嘉莉沒想到快到升旗時,廣場上一下子變得人山人海,個頭矮小的她淹沒在人堆裡,最后是爸爸將她高高舉起,坐在爸爸寬厚的肩上,宋嘉莉看到了令她激動不已的升國旗景象。

  轉業回鄉后,丈夫宋玉書有了新的工作,家裡也張羅著買新房。當時,由於家裡經濟不寬裕,宋玉書還向單位借了3萬元周轉。正當全家覺得要迎來好日子的時候,1999年年底宋玉書突然查出患上了肝癌。

  突如其來的疾病猶如晴天霹靂,為了給丈夫看病,全家把剛剛訂下的新房退了,3萬元借款也還給了單位。看病花光了家裡積蓄,家裡又不得不重新向親朋好友借錢,可惜2000年初,宋玉書就撒手人寰,錢宏霞母女的生活一下子跌入了谷底。

  日子再苦也不賴賬,靠卷砂紙打工攢錢養家、還債

  “丈夫走了以后,很多借我們錢的親朋好友都說錢別還了,是你老公借的,他去世了跟你沒關系了,你把女兒帶好。”還沒有從悲痛中走出來的錢宏霞心裡明白,借來的這些錢也是別人辛辛苦苦掙來的,不能不還。

  “我們農村有一句話‘隻有拖賬的,沒有賴債的’。我現在沒錢,我可以打工攢錢一點點還。”錢宏霞說她有一個小本子,上面記著每一位借錢、捐錢人的名字,小到幾十元、幾百元,大到幾千元,累計下來大概有兩三萬元。

  而那時,錢宏霞遭遇“下崗”,隻能每天起早貪黑地去剛剛起步的模具廠裡打工,收入最多時也就一千元左右,還要供女兒上學,每月隻能勉強生活。她為了能多卷一片砂紙,從早上六七點鐘坐在工位上,埋頭連干十幾個小時,為了少上廁所,盡量不喝水,實在忍不住去上廁所她都是小跑著來回。

  卷砂紙需要好幾道工序,每一道幾乎都要和粗糙的砂紙接觸,即使有手套的保護,但長年累月地工作,錢宏霞手上的指紋早就被砂紙磨平了,小拇指也因為長時間彎曲變了形。

  “我養女兒的錢,我還債的錢都是這麼一點點用砂紙卷出來的。”錢宏霞說,如果遇上廠裡暫時發不出工資,那家裡真是要揭不開鍋了。她記得有一次廠裡資金周轉不靈,拖欠了3個月的工資,而就在那時女兒突然生病,要趕緊送到醫院,口袋裡隻剩下3元錢的她無奈之下隻能請求家裡親戚先墊付,等工資發了之后再還。

  “以前每天早上我會在路上順帶著買菜,有時候買個5毛錢韭菜,2毛錢豆芽,回家炒。”錢宏霞覺得最對不起的是女兒,那些年娘倆幾乎沒吃過葷菜,最多是每學期因為女兒考試成績好,獎勵她一個大雞腿。

  錢宏霞記得有一次女兒突然在飯桌上問她,“媽媽,豆芽和韭菜哪個貴?” 錢宏霞很奇怪女兒為什麼這麼問,“哪個便宜就買哪個。”女兒答道。錢宏霞先是一愣,然后就感到自己的心像被刀割了一樣難受。

  宋嘉莉深知母親辛苦工作攢錢,除了給她交學費,還要去還債。她讀中學的時候寫過一篇名為《我愛我家》的作文,寫了母親的辛苦與不易,還在末尾寫道:“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幫媽媽做點家務……”錢宏霞無意中讀到了這篇作文,看完之后淚如雨下。

  苦盡甘來,在墳頭將還完的賬本燒掉告慰丈夫

  錢宏霞對生活不服輸的精神時刻激勵著女兒。懂事的宋嘉莉加倍努力學習,成績一直在學校裡名列前茅,后來順利考上了醫科大學。

  女兒在外地讀大學的日子,錢宏霞開銷基本為零,吃喝拉撒都在工廠,為的就是少花錢、多攢錢。她甚至把自己當初住的小房子租出去,蝸居在一個沒有空調的鐵皮閣樓上。

  丈夫去世時,錢宏霞才三十多歲,泛黃的舊相冊裡還能看到她燙著頭發,穿著時髦衣服的舊模樣。為了賺錢養家,20年間,她省吃儉用沒有買過一件新衣,穿的都是人家不要的二手衣服。她坦言如果沒有債務,身上的擔子會輕鬆不少,但良心上過不去。

  日子過得苦,錢宏霞隻能把接受過的身邊親朋好友以及丈夫戰友的各種幫扶默默地記在心裡。日子過得稍稍能夠喘口氣,她便想著盡力回報。一位姓王的太婆,曾經以低廉價格把房子租給了生活困苦的錢宏霞。這件事,錢宏霞一直記著。后來太婆住進了養老院裡,錢宏霞像女兒一樣隔三差五就去看望她,給她做飯,打掃衛生。

  2015年,50歲的錢宏霞到了退休年紀,女兒也已經在衛生系統裡工作,這讓她一下子覺得生活有了喘息。退休后,錢宏霞回家一邊照料今年已經97歲的父親和90歲的母親,一邊在家做點手工活,繼續打工攢錢,再把剩下的一點債務還完。

  由於家裡房屋破損太厲害,漏雨漏風,這些年裡她還借了一點錢修補房屋,借錢、攢錢、還錢……小賬本上又多出了一些人名和金額,還到最后,錢宏霞發現還剩下最后一個,是梅姐的5000元。

  錢宏霞清楚地記得丈夫去世后,梅姐當著她的面將欠條撕掉,讓她別還了。但她還是在小賬本上記下了這筆欠債。此后因為梅姐工作調動去了泰州市區,兩家就此失去了聯系。

  這兩年,湊足錢的錢宏霞四處打聽梅姐的消息,想當面將把最后一筆欠款還給梅姐。好不容易找到了梅姐聯系方式,她在短信裡寫道:已經拖了這麼多年了,真不好意思,您千萬要收下,了卻我最后一樁心事,不然我不安的!

  遲到的欠款,不遲的誠信與溫暖。將債務全部還清的錢宏霞,有一天獨自一人來到丈夫的墳前,把那本記著人名和欠款金額的賬本燒掉,以此告慰丈夫,讓他安息……

  如今,女兒宋嘉莉大學畢業成為一名醫務工作者,也成了家。20年前,傷心的錢宏霞把丈夫的照片從相冊裡一一抽掉,怕看著太難受,隻保留了一張一家三口在山海關旅游時的合影,照片裡每個人笑容燦爛。20年后,經歷了生活的磨礪,曾經的一家三口變成了如今的一家四口,笑容與幸福又回到了這個小小的家。

  監制:任鬆筠

  文字:范杰遜 胡安靜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