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率先建立PPP項目財政承受能力監管機制

2021年03月18日07:20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讓社會資本“有盈利但不暴利”

日前,省財政廳印發《關於進一步加強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項目財政承受能力動態管理的意見》,在全國范圍內率先建立“及時、動態、聯動”的PPP項目財政承受能力監管機制,牢牢守住PPP項目財政支出責任不超過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0%的監管紅線。

省財政廳金融處相關負責人表示,這一意見的出台,有利於更好發揮社會資本專業優勢,推動財政管理改革創新,實現政府“少花錢、多辦事、辦好事”。

社會資本“入局”,民生工程提速

2月22日,南京首個公共智能停車場PPP項目——秦淮區白鷺洲公園西門停車場正式對外開放。“平均每個車位建設費達到七八萬元,全部由我們集團出資建設,后期由我們公司負責管理,政府對我們實施監督和考核。”首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南京公司總經理劉紅修告訴記者,去年7月,公司中標了南京秦淮停車場PPP項目,負責區內6個片區的停車場建設及后期運營。

據悉,該項目建設車位總數達1198個,集中在夫子廟、朝天宮、老東門等景區及老城核心區域,綜合了沉井式、地下平面移動、停車綜合體等多種形式,集合了國內領先的智能化管理技術,全面提升停車場利用率。建設投資額2.12億元,預計2022年底全部建成對外開放。

利用PPP“激活”老城區,秦淮停車場的建設是一個“樣板式”舉措。“根據測算,全區停車位缺口大約在6萬個左右,如果全部由政府財政兜底,壓力不小。”秦淮區建設局交通科科長高志軍表示,將停車場項目納入PPP,加快了這項民生工程的推進力度,緩解了地方財政支出壓力,同時又能通過社會資本的專業運營集約利用有限的城市資源。

在江蘇,PPP承擔著城鄉基礎設施建設、公共服務供給的重要任務。省財政廳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1月底,全省共有入庫項目429個,總投資8356.97億元,涉及污染防治、鄉村振興、交通運輸等17個領域,已有334個項目落地,落地總投資6674.51億元,其中社會資本投資5732.48億元,項目落地率77.86%,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強化動態監控,嚴守監管紅線

PPP項目政府投資部分,依據績效考核結果向項目公司分期支付,在為當期財政“減壓”的同時,也給社會資本未來長期參與項目、持續提升項目建設運營效能吃下了“定心丸”。

“PPP項目每年通過一般公共預算安排的支出責任,不得超過當年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10%。項目進展各階段要加強動態監控,特別是項目入庫后的招標採購、合同簽訂和實際執行等不同階段,財承佔比各年都不能超過10% 。”南京市財政局金融處工作人員表示,PPP項目周期一般在10-30年,政府和社會資本方在相當長時間內合作,10%是紅線,也是底線,必須嚴守。PPP項目都是當地重點項目,投資額大、項目實施周期長,地方政府要加強對前期、過程以及績效等全生命周期監管,推動PPP模式可持續發展。

以南京秦淮停車場項目為例,該項目合同期超過20年,如何在政府換屆、企業換人等情況下,仍確保項目按合同約定持續運營是個現實課題。“我們創新機制,借調兩名政府工作人員進入合作企業,作為董事和監事,一旦企業決策不利於項目發揮公共服務職能,政府有一票否決權。”高志軍表示,這一舉措已寫進合同中,一直延續到合同期滿,力求停車場PPP項目不背離公共服務的“初心”。

不改“公共”底色,努力實現雙贏

一直以來,我省對PPP項目的入庫把關始終是“從嚴從緊”。省財政廳金融處負責人表示,“公益屬性是PPP的絕對底色,項目必須是政府職責范圍內有義務提供的公共服務,要包含明確的運營內容,還要有相當的使用者付費,目的是提升公共服務供給效能,體現物有所值。”近年來省財政廳建立了一整套PPP項目管理的政策體系,入庫審核、試點論証、全生命周期法律顧問、財政監督、信息披露、績效管理等多項制度全國率先。

在緊扣公共屬性的基礎上,挖掘要素資源綜合利用潛力,實現社會與經濟效益的雙贏,是PPP項目行穩致遠的關鍵。去年8月,南京棲霞區餐廚垃圾處置工程PPP正式啟動,投資額2.5億元,其中政府出資5%,剩余95%由3家社會資本方聯合出資,並負責建設及運營,合作周期28年。按照測算,工程年均可處理轄區廚余垃圾73000噸。

“雖然我們投資額度高,但對於回本、盈利我們很有信心!”南京玖生渼餐廚廢棄物處置有限公司總經理孫小忠向記者算了一筆賬,項目應用“預處理+厭氧發酵+沼氣發電”的先進技術,可實現油、水、渣分離,年產生生物油脂可達4953噸左右,市場價每噸可售4000元,而垃圾焚燒每年可產生951萬度電,上網可按每度0.6元左右售出,隻要項目運行正常,盈利前景可期。

省財政廳金融處負責人強調,隻有規范發展,讓政府、企業、社會多方共贏,PPP項目才能走得更遠。政府部門要做好PPP整體規劃和項目合同管理,根據公共服務的新政策新要求,結合項目實際做好方案和財政承受能力動態調整,讓社會資本“有盈利但不暴利”。(王夢然)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