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南蘇中打造全國新農村樣板 新江南人家呼之欲出

2021年03月18日07:32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新江南人家”呼之欲出

截至2020年底,蘇北已有超過20萬戶農房得到改善。今年春節后上班首日,省委書記婁勤儉就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進行專題調研,要求持續抓好蘇北農房改善,並提出“科學穩妥謀劃推進蘇南蘇中農房改善,真正把好事辦好、實事辦實”。3月3日發布的2021年江蘇省委一號文件提出:鼓勵蘇中蘇南地區結合實際,積極改善農民群眾住房條件。

隨著蘇北農房改善三年攻堅戰進入收官之年,我省將蘇南蘇中地區農民住房條件改善也提上工作日程。

蘇南蘇中農民也盼住房改善

農房改善,是我省鄉村振興大棋局中的一步重要落子。

2018年9月以來,江蘇把蘇北農村住房條件改善作為推進鄉村振興、決勝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一項重要內容,計劃3年內改善30萬戶。據2020年省統計局社情民意調查中心開展的調查,蘇北五市住房條件改善農戶的滿意率達93.3%。

蘇北農民的歡欣鼓舞,讓蘇中蘇南老百姓“眼熱”。省規劃設計集團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規劃三所所長、教授級高級規劃師張培剛說,雖然蘇南蘇中地區整體經濟實力較強、推進集中居住較早,但對標美麗鄉村建設願景和目標,短板依然存在。

“現有農房普遍建於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受當時建筑材料和工藝所限,這些農房經年累月,已到了需要更新改善的時候。而蘇北農房改善的大力推進,也使蘇南、蘇中地區很多農民對改善農房的願望越發強烈。”張培剛說。

以農村改革發展起步較早的無錫為例,當地很多農房建於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當時設計標准、建設標准較低,大多為空斗牆、聯排式,質量差、設施落后、環境與布局亂,加之從2005年停批農村自建房,部分農民住房由於長期沒法翻修已十分破舊,甚至成為危房,存在較大安全隱患。這一現狀整體上與當地農村發展水平及農民美好生活需求並不相稱。

“農房改善是一項重要的民生工程,不僅注重居住條件的改善,還要關注人們生活方式的變遷。”蘇北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史修鬆表示。

金善寶農業現代化發展研究院的龍開勝教授也認為,蘇南、蘇中推進農房改善,有利於這些地區深入優化村庄布局和農村產業發展,推動鄉村產業興旺,促使農業資源得到更充分利用,從而改變農村面貌、增加農民收入,進一步為農村發展注入強勁動力。因此,推進蘇南蘇中農房改善,不僅是實現農民的“安居夢”,更是江蘇建設美麗鄉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強力“引擎”。

最大困難是土地資源制約

推進農房改善,蘇南蘇中最大的優勢是具有更為堅實的經濟社會發展基礎。

省委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原副組長,省農經學會會長、研究員胥愛貴分析,與蘇北相比,蘇南蘇中的經濟社會發展程度較高,農村地區基礎設施相對完善,一些地區自籌資金能力強,資金來源渠道更寬,“蘇南蘇中可以利用這些優勢,更好、更快地推進農房改善。”

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從無錫市了解到,該市農房建設及公共配套設施建設資金來源渠道主要是農民自籌資金、財政支持和集體經濟組織投入。其中,無錫市級財政對各試點村按照3萬元/戶的標准進行獎補,專門用於試點村庄的基礎設施和公共配套設施建設,兩年共下撥資金7000萬元。各地也制定了相應的獎補政策,比如江陰市、惠山區、濱湖區的專項獎補資金為5萬元/戶,宜興市為3.45萬元/戶,錫山區根據不同情況給予最高20萬元的補助。此外,有關金融機構也積極為有資金需求的農戶提供與城市購房貸款同等待遇。

蘇南蘇中鄉鎮企業普遍較發達,自然環境較好,村民進城的意願並不強烈。“推進蘇北農房改善,要把同步開展產業配套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而蘇南蘇中地區則不需要在配建產業上考慮太多。”張培剛說。

但面臨土地資源制約較多,是蘇南蘇中農房改善推進中的最大困難。

相比蘇北有較大空間可以實施整村搬遷,蘇南蘇中農村的土地資源稀缺,且前期群眾自發建設的房子大多缺乏規劃、布局分散,這給農房改善工作增加了難度、提出了更高要求。

無錫市住建局村鎮建設處處長任余娟對此深有感觸。她告訴記者,由於農村空間局限,該市在推進農房改善時要在原地翻建,試點中多是騰出一些空間建一批,之后再騰、再建,滾動進行。此外,無錫地處江南水鄉,村庄規模一般為50-70戶。按照現有形態布局,有的村“出門就是基本農田”,“紅線”不能突破,村庄“擴容”難度大,導致在農房建設中基礎設施和公共配套設施的投入平均到每戶要30萬-50萬元。“如果村庄規模適度擴大到200戶左右,基礎設施和公共配套設施的利用效率將會大大提高。”

此外,龍開勝經過調研發現,蘇南蘇中村庄公共服務水平還有待提升,比如,物流、醫療等公共服務供給不足﹔村庄環境需要進一步改善,在垃圾處理、工業污染及水污染防治等方面仍普遍存在問題﹔村庄建設缺乏長期性規劃,等等。

無錫先行先試探索特色做法

基於自然條件、社會經濟發展、地域文化等存在差異,在農房改善工作方面,蘇南蘇中“照抄”蘇北模式並不可行。無錫市先行先試,率先探索蘇南地區農民住房條件改善,形成諸多獨具特色的實踐經驗。

在農房建設推進過程中,無錫充分尊重農民意願,積極探索整村翻建模式,由各試點村集體統一規劃、統一設計、統一招標、統一建設、統一管理、統一配套。為打造讓農民滿意的農房,無錫還開展了農房設計大賽,通過群眾投票和專家評審,最終優選18套戶型匯編成冊,免費提供給有建房需求的農戶使用。

此外,無錫市將農房建設與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公共服務提升結合起來,同步實施配套公共設施建設。任余娟說,無錫鄉村很多土地已經流轉、實現規模經營,因此無需為產業配套考慮太多。該市按照“一村一品”思路,結合各試點村實際,把休閑娛樂、養生度假、文化創意等業態有機結合,積極推進一二三產互融互動,實現了“業態+”。像惠山區桃源村山南頭在當地桃鄉農耕文化中融入非遺傳承、藝術創作等元素,吸引藝術家、手工藝者等開設創意作坊,成功打造鄉村文化交流新平台。

在農房建設試點村,無錫還鼓勵村集體結合農村“三塊地”改革、土地綜合整治、閑置農房盤活利用等工作統籌推進,為集體經濟壯大和農民增收探索新路徑。宜興市張渚鎮五洞橋村通過宅基地異地新建的方式,整合盤活村內零散閑置建設用地4000余平方米,為村集體經濟發展拓展了空間。惠山區陽山鎮前寺舍村流轉了6戶農民的閑置用房,精心打造民宿、餐飲和文創產業,每年為每戶農民帶來2.5萬元收入。

自2018年11月無錫正式啟動農村住房建設試點以來,截至2020年底,該市首批107個試點村已全面完成建設任務,累計建設農房8276戶,超出目標任務546戶﹔累計竣工農房7979戶,超出目標任務249戶。在此基礎上,無錫今年將全面啟動規劃發展村庄農房建設,計劃到2025年打造一批高品質的“新江南人家”,全面改善農村居民居住環境。

應重點提升村庄功能和品位

記者採訪中,專家們認為,蘇南蘇中農房改善工作不能僅限於“優其屋”,而應因地制宜、全盤謀劃,著眼構建讓城市更向往的農村現代化居住形態,為“打造全國新農村的樣板”而努力。

史修鬆認為,蘇北農房改善中形成的經驗,諸如做好省級層面的規劃引領,實行“市負總責、縣抓落實”工作機制,堅持“四化同步”穩妥推進、有機結合,促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堅持鄉風文明同步推進,統籌推進新時代文明實踐各類陣地建設,引導農民群眾養成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等,都頗具參考價值。

“蘇北地區農房改善工作的組織方式、工作流程、項目建設模式等,蘇中蘇南地區可適當參考。”在張培剛看來,堅持運用系統化思維和充分尊重農民意願,尤其值得借鑒。蘇南蘇中的農房改善不能把思維和視野局限於“換新屋”,還應同步升級鄉村配套設施,按照規模適度、功能完善的思路,在農村地區打造“10分鐘生活圈”。同時推進產業提檔,為農民拓展增收渠道,使農房改善和農民增收同步推進。

胥愛貴也提到,在謀劃蘇中、蘇南農房改善工作過程中,一定要有全局意識和系統觀念,要結合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切勿簡單地“補短板”。“蘇南、蘇中有充分條件按照不同鄉村資源稟賦、人文底蘊,把農房更新改造與農村產業發展、生態治理、環境建設等結合起來。也隻有這樣做,才能既改善農民居住條件又促進美麗鄉村建設,既重塑鄉村形態又拓展農業產業發展空間,實現農業農村的高質量發展,推動江蘇農業農村現代化走在全國前列。”

龍開勝認為,蘇南、蘇中的社會經濟發展程度較高,因此農房改善規劃中也應該更多體現超前意識,把重點放在提升村庄功能和品位上。“農房改善需從環境、產業、治理和公共服務等方面進行綜合性升級,不能以傳統農村房屋建設的單一內容來應對新時期農民改善需求升級趨勢。”

他還表示,蘇南蘇中應充分利用自身自然資源和產業優勢,做好“加減法”。“在農村住房和環境改善上要‘做加法’,增加村庄生態和公共配套服務用地供給,改善農村生態系統服務功能﹔污染產業方面要‘做減法’,淘汰落后、污染嚴重、效益低的鄉村產業,實現農村產業轉型升級。”

□ 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 白雪 王安琪 廖健偉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