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農村消費發力“雙循環” 田野充滿希望

2021年03月31日07:35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發力“雙循環”,這一方田野充滿希望

構建“雙循環”格局,迫切需要充分打開包括農村消費在內的內需市場。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政府工作報告均提出要全面促進農村消費。農村消費現狀如何?提振農村消費還有哪些短板?近日,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分赴江蘇各地鄉村進行調查。

從一個樣本村

看農村消費現狀

18日,記者在南京石塘村見到了許紅艷。石塘村是一個以旅游為主業的村子,山坳裡桃花正艷。2017年至2020年,許紅艷被抽中成為石塘村10個調查樣本記賬戶中的一個。

據國家統計局南京調查隊綜合處介紹,記賬戶是由國家統計局在全國抽樣確定的,他們以家庭為單位,每天記錄一家人的詳細收入和支出,並將數據實時上報。

許紅艷是80后,在石塘村經營農家樂,家裡五口人,3年來,家裡最大的支出是每月5000多元的房貸、新房的裝修費用以及購買家電、家具的支出。“孩子教育的支出和兩輛車的使用費用也是大頭。孩子一年培訓班的費用大概2萬多元,兩輛車的維修、保養、保險加油錢一年也要三四萬元。”她說,“旅游消費這一塊對我們來說是一個空白項,因為節假日是我們最忙的時候。我們這個村位於蘇皖交界,南京周邊來的游客比較多。”

32歲的陳思思也是石塘村人,因為覺得之前在外打工的日子太枯燥乏味,決定回村經營民宿,她也是2017年至2020年的記賬戶。在她看來,買房、女兒的培訓費用和車輛費用同樣是支出大頭。“300多萬買了個房,是這兩年最大的一筆支出。我們家有3輛車,花銷還挺大。我爸做生意,喜歡喝點酒,一個月要花個五六千。我自己主要是化妝品的支出,一年花兩三萬。”她說。

國家統計局江寧區調查隊副隊長吳家雲告訴記者,“這兩個記賬戶所講的情況和整個江寧區的農村消費現狀是吻合的,當地農民的服務消費佔比每年都在提升,教育、汽車、健康等方面的支出越來越多。”

從一家小店

看農村消費之困

20日,記者來到儀征的月塘老街。“興旺百貨”是街上一間不到30平方米的店鋪,一眼望去有上百種商品整齊擺放在四周的貨架上。店主人叫汪麗梅,今年50歲,對於她來說,這裡是她全部的人生。

“店在,家就在。”當年27歲的汪麗梅隨老公來月塘做生意,“那時一個月大約有600元收入,日子漸漸好過了,生下了一兒一女,對於我們這樣的家庭來說很滿足了。”2018年,汪麗梅又把隔壁一家不到20平方米的單間也租了下來,作為大件商品的存儲倉庫。她說,小店能經營到現在,得益於鄉裡鄉親多年來的照顧。

隨著越來越多的大型超市走進鄉鎮,傳統零售業漸漸被取代,越來越多的小賣部日漸凋零。汪麗梅的小店也未能幸免。“有一部分老客,為了孩子上學,在城裡買了房,平時習慣去超市購物的他們回村裡也會選擇對面的大超市。”她說,“雖然這兩年生意受到影響,但是周邊還有很多年紀大的街坊鄰居。為了他們,我也要把小店經營好,能干一天是一天。”

記者發現,月塘老街300米距離內就有4家和“興旺百貨”一樣的小賣部。“這些店面都是從老街最初建設起一直在經營,但貨物不夠豐富、進出不暢是突出短板。”儀征市月塘鎮山北村黨總支副書記余業勇說,下一步,山北村將採用“互聯網+三農”的模式解決農村買難、賣難的痛點,把小賣部集生產、倉儲、配送於一體,幫助村民通過這一平台銷售自家的農副產品和購買所需的生產生活物資,實現農村電子商務“下鄉”與“進城”雙向互動。

從江蘇全省情況來看,目前流通基礎設施仍存在短板,這正是農村消費之困。隨著新型城鎮化和城鄉區域一體化進程進一步加快,將極大地改變流通業的時空格局,要求流通基礎設施建設持續跟進。

據省商務廳介紹,圍繞落實“十四五”時期加快完善我省現代商貿流通體系的“八項重點任務”,我省將實施鎮村商貿流通提升工程,優化、完善、提升鄉鎮商貿流通基礎設施。推進大型商貿流通企業網絡下沉到鎮、村,提升農村商貿流通服務質量和水平,支持各類電商服務企業深入農村,整合電商、郵政等物流資源,推動完善縣鎮村三級物流配送體系。

從一份調查

看農村消費潛力

農村消費的潛力有多大?國家統計局南京調查隊提供了一份“十三五”數據分析。

以南京為例,“十三五”期間,農村消費呈現四大特點:一是農村居民消費增長快於城鎮居民。南京農村居民家庭人均生活消費支出從2015年的14041元增長至2020年的19421元,年均增速6.7%,增速較城鎮居民高1.5個百分點,城鄉居民消費相對差距縮小。

二是消費層次不斷提升。恩格爾系數是衡量居民生活水平的一項重要指標,指食品煙酒支出佔消費支出總額比重,一般隨居民家庭收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而下降。“十三五”期間,居民生活質量不斷改善,2020年南京農村居民的恩格爾系數為29.9%,較2015年降低0.2個百分點。

三是服務性消費增長較快。“十三五”期間,南京農村居民全年人均教育文娛支出從2015年的2038元增長到2020年的2589元,年均增速4.9%,增速較城鎮居民高0.9個百分點。隨著醫療保障制度不斷完善,健康觀念深入人心,南京農村居民全年人均醫療保健支出從2015年的829元增長到2020年的1156元,年均增速6.9%。交通通信消費條件更便利,南京農村居民全年人均交通通信支出從2015年的2035元增長到2020年的2924元,年均增速7.5%,增速較城鎮居民高1.8個百分點。

四是耐用消費品擁有量明顯增長。“十三五”期間,交通基礎設施顯著改善,南京農村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戶家用汽車擁有量從2015年的33.2輛增長到2020年的52輛,增長56.6%。2020年農村居民家庭平均每百戶空調、熱水器、排油煙機擁有量較2015年分別增長37.9%、12%、31.1%。

從全省情況來看,調查顯示,近年農村常住居民和城鎮常住居民的平均消費傾向分別為0.78和0.61,農村居民的消費意願更強,市場需求很大。

確實,這些年,農村消費者對於綠色、智能、健康類商品的需求越來越大,大屏幕智能電視、大容量保鮮冰箱、除菌空調、健身器材等產品的銷量在農村市場不斷走高。據商務部數據,2020年,我省網絡零售額10678.2億元,首次突破萬億元大關,網絡零售額繼續排名全國第五位。其中,全省農村網絡零售額2358.1億元,同比增長7.6%,居全國第二位。

從“一輛車”

看農村消費升級

23日,記者從南京主城區出發,開車前往溧水區東屏鎮的長樂村。一路坦途,道路兩側油菜花芳香四溢、景色宜人。

“以前長樂村真是窮山惡水之地,別說開車,走出去都不好走。”在村裡的社區中心,記者見到了村民劉超。一年前,他剛剛付完首付,貸款購買了一輛價值30余萬元的捷豹汽車,“現在村裡的路越修越好,大家生活水平也有很大提高,作為年輕人,相比價格,我更在意汽車駕駛的操控性和安全性。”

長樂村地處東屏鎮西北部,位於美麗的東屏湖和臥龍湖下游,下轄6個自然村,860戶,總人口2450人。長樂社區黨總支書記鄒慶亮介紹,該村人均年收入4萬元到15萬元不等,目前35%以上的家庭都有小汽車。“要想富、先修路,這是第一條。其次,農民有穩定收入也是關鍵。”鄒慶亮說,收入增加了,消費自然升級。從購車需求的變化就能看出來,以前是實用性為主,現在要求操控性、舒適度、保值率等。在鎮上開餐館的程保玲的一番話,同樣印証了這一點,“因為考慮到代步功能和結婚需要,村裡車子價格基本在15萬元左右,條件好的買30萬元的車也比較正常。”

正是看中了溧水的汽車消費潛力,3月初,凱翼汽車溧水店店主譚斌在長樂村附近的汽車商貿城租了一家面積約500平方米的店面。“正在裝修,預計月底就可以開張,對這邊的消費能力抱有很大期望。”譚斌笑著說。

在國內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中,汽車消費一直扮演著重要角色。從汽車消費看農村消費潛力,無疑可“窺一斑而知全豹”。

在採訪中,記者發現,除了傳統燃油車,農村消費者對於新能源汽車的關注度也完全不亞於城區居民。“村裡已經布局了12個充電樁,為購買、租賃新能源汽車的村民和外來人員服務。”鄒慶亮認為,新能源汽車將會是未來汽車發展的大趨勢。

正如十年前家家戶戶有摩托車一樣,如今農村有汽車家庭也越來越多,並且農村汽車消費市場仍有巨大潛力待挖掘。但是,採訪中,不少車企告訴記者,新能源汽車下鄉仍存在整車成本偏高、后期質保費用高、基礎設施建設滯后、對農村消費者需求定位不准等突出問題亟待解決。

“針對新能源汽車下鄉來講,難就難在基礎設施還不夠完善,充電不方便,農民對新能源汽車產品還不夠深入了解。”華晨新日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汽車研究院院長助理徐志強說,總體而言,農村消費現階段還相對比較保守,思想觀念有待進一步轉變。

南通綠通新能源汽車貿易有限公司總經理白朱杰認為,農村新能源汽車消費潛力大,但需要加大宣傳力度和地方促銷政策支持,此外多渠道增加農民收入也是關鍵,“畢竟,后期的車輛保養費用也是農村消費者購車時會重點考量的”。□ 本報記者 宋曉華 王建朋 田墨池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