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2020年度綜合考核結果出爐 考出動力擔當

2021年04月01日07:04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三年探索,“大統考”考出動力擔當

備受關注,江蘇2020年度綜合考核結果近日出爐。

13個設區市、99家省級機關、73所省屬高校站上“擂台”,以實績論英雄,決出強者、優者——這樣的“大統考”,既是對全年工作的一次集中檢閱,也是各地各部門高質量發展的一場比拼。

連續三年,歷經起步、深化、鞏固的實踐探索,高質量考核的正向激勵作用、發展引領作用、綜合促進作用不斷顯現,考出了“比學趕超”的發展動力,更考出了爭先創優的事業擔當。

與時俱進“出考題”,讓考點更鮮明考核更精准

2020年度綜合考核,仍由高質量發展成效、黨的建設成效和滿意度評價三張“考卷”構成,但是具體指標圍繞中央及省委的決策部署,動態調整優化,體現牽引性、導向性和支撐性,以考核提效能,精准推動年度重點目標任務落實,逐步形成具有時代特征、江蘇特點的高質量發展績效評價考核指標體系。

比如,銜接落實“國評”要求,把中央及省委省政府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決戰決勝脫貧攻堅、構建新發展格局等系列部署要求納入考核內容,首次將省委常委會80條重點任務、省政府百項重點工作細化為1797項具體舉措,分解到具體單位、人員,通過考核進一步壓實責任、推動落實。強化底線約束,對PM2.5年均濃度等約束性指標設置目標值,確保重要基礎性指標全面完成。省級機關服務方面,為加強安全生產工作,增設“履行安全生產監管職責情況”考核內容﹔為推進改革工作,增設“省委深改委工作要點完成情況”考核內容。

迎考負擔大幅減輕。貫徹中央持續為基層減負要求,取消年終考核自查報告,實行現場核查事項申報審核制度,每個單位最多5項。對列入省級督檢考計劃的11個專項考核,推行“不見面”監測評價,把隨意索要台賬資料、計劃外考核列為減分項,劃出紅線。黨建方面,重點突出牽動黨建工作全局的核心指標,減少部門“色彩”較濃的一般指標,努力讓考核指標更加聚焦、更加精准。

為了減負到位,省考核辦還修訂指標管理辦法,緊扣“進、管、評、出”等關鍵環節,明確准入條件、負面清單和決策程序,探索構建指標准入、優化、退出機制。去年,對省級機關單位提出的130多份涉考文件從嚴把關,切實防止考核過多過濫反彈回潮。“有的省級機關部門希望增加考核指標來推動工作,出發點是好的,但客觀上導致了指標數量偏多。把住關口,也客觀上倒逼機關部門提高治理能力,更加科學有效地履行職能。”省考核辦工作人員說。

一些細小變化,也傳遞鮮明風向。比如,相對往年,更多的指標突出“人均”﹔首次探索各市各單位報亮點工作,用最出色的幾件事讓考核組了解情況﹔建立首支300多人的考評隊伍,通過專題培訓、課題研究、實戰歷練等提升專業化能力,實現“內行看門道”。

值得注意的是,對推進高質量發展先進縣(市、區)的評選,從以省裡績效評價為主,變為以設區市推薦為主,省裡績效評價作為重要參考,並將推薦名額與省對該市的綜合考名挂鉤,實行“321”推薦。“比如獲得第一等次的設區市,就可有3個縣(市、區)入選。”省考核辦工作人員說。

“考核指標要在精准、貴在牽引。”江蘇高質量發展評價研究院研究員苗成斌介紹,三年探索中,江蘇不斷優化考核指標的形成機制和管理辦法,指標形成和退出堅持對標國家、體現省情,導向鮮明、簡便實用,需求為先、分類指導的原則,從機制上保証指標的質量。“以設區市推進高質量發展指標為例,經過單位代表現場答辯和專家評估論証,一些牽引高質量發展不強的、達到或接近目標值的、屬於部門業務性常規工作的指標,最后或退出或精簡壓縮、整合優化,確保精准公平有效。”

科學運用“指揮棒”,引領一場高質量發展的“比學趕超”

13個設區市裡,5市進位﹔99家省級機關中37家進位,7家首次闖入“第一等次”﹔73所省屬高校中,30所進位……再看縣區二十強,更是三年大變樣,既有連年霸榜的“老先進”,也有崛起的“新秀”、逆襲的“黑馬”……翻看今年“榜單”,全省上下你追我趕、競相發展的態勢扑面而來。

“在高質量發展道路上來一場比學趕超。”在2019年度全省高質量發展總結表彰大會上,省委書記婁勤儉的激勵振聾發聵。會后不久,各市相互“串門子”成了各地黨政主官們的關鍵詞。蘇州到省會南京、安徽省滁州市,淮安赴宿遷、鹽城,常州到南京、蘇州、無錫……兄弟城市間互看發展亮點、學工作經驗、謀合作領域、商共贏大計,一時成為獨特的風景。

“比學趕超,我們到底比什麼?學什麼?趕什麼?超什麼?”常州市市長陳金虎說,常州發展處於全省第一方陣,但用更高標准來審視,面臨“標兵越來越遠、追兵踩到腳跟”的現實憂患。必須對標先進找差距,通過鍛長板補短板,以勇爭一流的精神奮起直追,推動高質量發展得到質的提升。

對標省裡高質量發展考核的指標體系,置身全省乃至全國大局中考量,常州找准自身定位,形成清晰戰略:打造“國際化智造名城、長三角中軸樞紐”。圍繞這一全新定位和目標,常州不斷拉長長板——放大制造業優勢,加速壯大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等十大先進制造業產業集群﹔補齊短板——統籌推進城市品質提升,大力推進高鐵新城規劃建設,整體推進中心城區“老城廂復興”,加快常泰長江大橋等重大交通項目,區域一體化進程持續加速。在去年考核中,常州市前進5名,殺入考核“第一等次”。

考核中實現“撐杆一跳”的還有泰州市。去年,泰州在考核中前進5位,是唯一一個設區市“爭先進位獎”的獲得者。而在2019年考核中,泰州的成績並不盡如人意。拿到考核“體檢單”后,泰州召開市委常委會會議專題檢視剖析。

“過去我們一直說基礎不如蘇南,那麼我們有沒有把大家的整體狀態調動起來?”泰州市委書記史立軍說,考核暴露了泰州的很多短板、弱項,“如果狀態不夠,而自我感覺良好,就會躲避很多問題”。找出深層次原因,泰州梳理存在的問題,強化結果運用,既設置“達標鼓勵”又發布“進位獎勵”,既有“物質激勵”又有“精神激勵”,通過考核激勵來調動“全體人員”和“關鍵少數”的積極性主動性,重塑干部的精神氣質。

狀態好了,動力就足了。一句“跑起來,鎮江”,讓鎮江市上下以攻堅姿態在產業強市新征程上跑出激情、跑出加速度。產業強市“一號戰略”實現“大跨越”,全市新簽約億元以上產業項目219個、總投資1008億元,同比分別增長27.3%、64.5%,創近年來最好水平,高端裝備制造、新材料兩大主導產業營業收入增幅超過規上工業增幅,新增規模企業730家,戰略性新興產業銷售佔比提升至45%以上。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衛健、商務、工信等省級機關單位靠前保障,推出一系列創新政策舉措,為疫情防控、復工復產、助力高質量發展作出突出貢獻。省屬高校也聚力內涵發展,不斷增強創新策源功能,更好服務地方建設。

這其中,省外辦和南京郵電大學打了場“翻身仗”,爭先進位突出。

南京郵電大學在上年排名落后的情況下,變壓力為動力、變路徑依賴為理念更新,堅持以創新驅動高質量發展,實施“一賽一院”、建立人才特區攻堅“卡脖子”技術等創新做法,激發創新鏈與人才鏈、學科鏈、科技鏈“四鏈融合”的強勁動能。

省外辦迎難而上,作為全國唯一牽頭入境口岸轉運工作的省級外事單位,扎實高效有序開展閉環轉運,實現入境旅客和工作人員“零感染”、運輸安全“零事故”,有力服務全國及長三角涉外疫情防控大局,同時通過搭建“快捷通道”、協調組織保障復工復產包機、舉辦中韓企業家峰會及人才對接活動等舉措精准服務復工復產。

“綜合考核把一個單位從拘泥於自身業務工作,放大到推動整個機關綜合能力提升,同時也推動內部工作有更高的參照標准,對全體人員精氣神的提升也起了很好的作用。”省外辦主任費少雲說。

著眼長遠促提升,制度化探索讓新發展理念落地生根

過去一年,江蘇以高度的戰略定力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打贏疫情防控、復工復產和防汛抗旱三場硬仗,在大戰大考中經受住了重大考驗,全省地區生產總值歷史性地跨上10萬億元台階,交出一份“走在前列”的過硬答卷。

厚重提氣的“成績單”背后,是新思想、新發展理念在江蘇落地生根、深入踐行。這離不開綜合考核這根“指揮棒”的精准牽引。

“連續三年綜合考核,讓過去對新發展理念‘理解不深入’的地方深化認識,讓‘行動跟不上’的干部加快步伐,讓‘落實缺乏創造性’的部門打開思路、有所突破,真正把高質量發展要求貫穿在各個領域各項工作中,高質量發展邁入新境界。”省考核辦負責人說。

連續三年穩居“第一方陣”的省會南京,力求每項工作都從新思想中找答案、找遵循,錨定創新、勇攀高峰。去年,南京牢牢把握“創新名城、美麗古都”發展願景,在全國率先成立實體化運作的市委創新委,在全省率先實施產業鏈“鏈長制”,聚焦八大產業打造具有全國影響力的產業鏈條,取得十分明顯的成效。去年,南京市高新技術企業總數突破6500家,紫金山實驗室成為國家實驗室基地,創新能力被科技部評為全國第四。綜合實力實現重大標志性突破,經濟規模自改革開放以來首次躋身全國城市十強。

同樣三年處於“第一方陣”的蘇州,去年針對傳統產業“大而不強、大而不新”問題,啟動實施“蘇州制造”品牌建設計劃,推動傳統產業智能化改造、數字化轉型,主動與中交、中建等大型央企合作,聚集華為、復星、騰訊、阿裡、字節跳動等頭部平台企業落戶蘇州,一大批重大項目落地。目前中國工業互聯網研究院江蘇分院落地蘇州,材料科學姑蘇實驗室獲批江蘇省實驗室,省內首個區塊鏈產業發展集聚區獲批創建。去年,蘇州地區生產總值跨上2萬億元新台階,位列全國第六﹔一般公共預算收入2303億元,躍居全國第四﹔規上工業總產值3.48萬億元,穩居全國前三。

無錫也是“第一方陣”中的“老先進”,去年堅定不移實施產業強市主導戰略和創新驅動核心戰略,對標國家級新區和新發展理念實踐示范區規劃建設太湖灣科創帶,加快推動數字經濟樞紐經濟總部經濟高質量發展,在大戰大考中交出一份過硬的高質量答卷。規模超千億產業集群達到8個,物聯網、集成電路、生物醫藥產業分別達到3100億元、1421億元、1000億元﹔入圍中國企業、制造業、服務業和民營企業四張“500強”榜單的企業數均為全省第一﹔太湖實驗室成為江蘇省實驗室、向創建國家實驗室邁出重要一步,科技進步貢獻率連續7年全省第一,創新引領轉型的路子越走越堅實。

新思想也引領各地突破慣性思維、區域約束,進入更大發展天地。

兩次入選“推進高質量發展先進縣(市、區)”的南通市海門區,抓住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歷史機遇,提出突破縣域思維,跳出蘇中對標蘇南、跳出縣(市)對標城區,全方位融入蘇南、全方位對接上海。一年來,他們設立上海、蘇南招商局,加強與滬蘇產業鏈協同發展、創新鏈精准對接、供應鏈雙向融合,並與中科院上海藥物所、張江開展生物醫藥產業深度合作,推動科技成果在海門實現轉化集成發展,高水平推進跨江融合、高標准推進江海聯動,培育出高質量發展特色優勢。

作為江蘇北方門戶、人口第二大縣,邳州市圍繞擺脫“蘇北意識”,破除與新發展理念不相適應的思維定勢,對標省“六個高質量”要求,明確建設高端化特色產業城市、高能級現代中等城市、高顏值全域公園城市、高品質民生幸福城市、高效能營商環境城市、高水平全國文明城市的“六高”定位,GDP跨上千億元台階,在全省綜合考核中實現進位爭先。

“以考核推動發展,是江蘇一項探索性實踐,也是貫徹新發展理念、把高質量發展落到實處的一項創新舉措,三年來發揮‘風向標’‘指揮棒’作用,為全國發展探路。”苗成斌說,站上新起點,江蘇肩負“爭當表率、爭做示范、走在前列”的重大使命,綜合考核必須因時而謀、順勢而為,進一步優化考評體系,始終堅持把新思想作為高質量發展考評的根本遵循,把新發展理念作為考評的基本准則,把事實評價與價值評價結合起來,運用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先進手段,加快智慧考核,逐步走向科學化、精細化考核評價的軌道。(郁芬 孫巡 徐睿翔)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