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鄉鎮醫院4年招不到牙醫 "三定向"破解基層引才難

2021年04月02日07:25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放大招,基層引才端出“三定向”新政

鄉村振興,人才是關鍵。江蘇33.8萬多名鄉鎮醫生、鄉村教師、鄉鎮農技員收到一份大禮包——“三定向”,江蘇省人社廳近日會同省教育廳、省農業農村廳和省衛健委等部門召開新聞通氣會,明確對基層事業單位專業技術人員實施“定向設崗、定向評價、定向使用”政策,為他們設立職稱評審“專用通道”,單獨確定通過率,而且“即評即聘”,及時兌現工資待遇,以激發基層人員創新創造活力,鼓勵和引導各類人才向農村基層一線流動。

鄉鎮醫院4年招不到一名牙醫

“基層人才招聘真的很難!”離南京主城區30多公裡的六合區馬鞍街道,是一個典型的涉農街道,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余宏深有感觸地說。

據介紹,目前留守農村的以上年紀的老人居多,很多老人患有牙病,而到大城市看牙,治療一顆牙動輒幾千元甚至上萬元,很多老人舍不得。由於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沒有牙科,有的農民轉而求診一些上門服務的非法牙醫。為此,余宏下定決心要在衛生服務中心設立一名牙科。2017年,六合區專門給馬鞍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配了兩個牙科醫生的事業編,但“4年過去了,至今沒招到一個人”!

鄉鎮醫院招才難,直接與村民打交道的村醫招聘更難。馬鞍街道11個村衛生室有26名村醫,全是原來的赤腳醫生經培訓后上崗的。這些村醫普遍年齡偏大,文化層次偏低。“現在農民生活條件好了,醫療需求提高了,鄉村醫療人才卻難以跟上。”余宏介紹,這兩年街道大幅提高村醫待遇,還給繳納職工社會保險,但醫學類畢業生寧願到城市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也不願意到鄉鎮。在馬鞍街道衛生院,除了牙醫,麻醉師、康復師、影像師都十分緊缺。

基層農業技術人員同樣青黃不接。

馬壩鎮是全國知名龍蝦縣——盱眙縣的農業重鎮,全鎮農作物播種面積8萬多公頃,水稻25.5萬畝,也是盱眙龍蝦的重要養殖基地。無論是傳統種植還是水產養殖,都需要專業技術人員進行技術指導。據了解,目前馬壩鎮農技站有13名技術員,最年輕的46歲,50歲以下的隻有3人,其他都在50歲以上。“我們的日常工作,比如水稻試種、農機管理、病虫害防治等,都要跟泥土打交道,比較辛苦,年輕人不願意來。”55歲的農技站副站長劉衛東告訴記者,農技站前幾年招過年輕人,但后來都陸續考走了。

為緩解農技專業人員緊缺的矛盾,馬壩鎮專門組建農技合作社,為農民提供插秧、病虫害防治、收割等專業農業服務,但合作社成員最小的也有48歲,最大的60多歲了,也缺少年輕人。

這兩年,各涉農街道、鄉鎮都在積極補充新鮮血液,招聘錄用了一些大學生。但由於基層政府、事業單位普遍人手緊缺,每新進一名大學生都會成為各部門爭搶的對象。馬壩鎮農機站編制內有一名30多歲的農學專業大學生,常年被鎮裡其他部門抽調使用﹔盱眙縣黃花塘鎮農業技術工作站20個編制,其中8人抽調到其他崗位,日常從事農技服務的隻有12人。

鄉村振興渴求大量高素質人才

62歲的黃富強退休前是黃花塘鎮農業技術綜合服務站站長,與土地打了一輩子交道,深諳人才對現代農業、農村的意義。“我們這裡一些農業大戶以十幾萬元年薪聘請專業技術人才,還是很難聘到人。”據介紹,隨著更多土地流轉,農業機械化種植普及,需要操作人員熟練掌握現代農機,而且現在農業技術更新快,而種植戶文化偏低,年齡偏大,要對他們進行培訓、指導,需要農技站工作人員有很強的專業背景。但目前農技站人員普遍年齡偏大,難以跟上日新月異的農技發展變化,不得不外聘專家來上課。

發展鄉村旅游,組建農業合作社,同樣需要專業人才。黃富強舉例說,當地有位農業大戶流轉了1200畝地,種植大片桃、梨等水果,養殖成群雞鴨。隨著產業越做越大,大戶想規劃發展鄉村旅游,但因其文化層次偏低,連申報材料都寫不了。

今年3月初,黃富強的農業種植項目省級鄉土人才大師工作室正式通過審批。工作室承擔著農業技術傳幫帶的重要職責,按照黃富強的設想,至少需要4個人,但是人從哪裡來?怎麼吸引年輕人?他自己心裡也沒底。“隻要有大學生來實習,有記者來採訪,我都會熱情相迎,就想以此讓更多人了解鄉村,宣傳鄉村,吸引有志之士建設鄉村。”

採訪盱眙天泉湖衛生院院長徐孝義時,他正和同事一起忙著給村民接種新冠病毒疫苗。“很多人早上7點不到就來了,每天接種七八百人,衛生院1/3的人手都用上了,還是忙不過來。”徐孝義告訴記者,隨著居民保健意識的增強,日常就診、疫情防控、常見病篩查、免費體檢等,鄉鎮衛生院承擔的職能越來越多,期盼更多受過專業訓練的醫學本科生能扎根基層,讓農民享受更好的醫療服務。

不僅農技、醫療衛生、教育等專業技術人員特別緊缺,隨著鄉村旅游、電商經濟等新經濟新業態的蓬勃發展,農村對高素質財務、旅游、宣傳等人才的需求也十分迫切。

提高待遇可增強崗位吸引力

相比衛生、農業崗位的招人難留人難,這兩年鄉村中小學教師的招聘有了改觀。

“我們全鎮目前有159名小學教師,基本能滿足教學需求。”濱海縣五汛鎮中心小學校長葛永浩介紹,五汛鎮有3所小學,即中心小學、第二小學、勝利小學,今年中心小學新招了兩名大學生,“這得益於江蘇5年前實施的鄉村教師支持計劃,雖然年輕教師也有流動,但每年都會補充新教師進來。”

為造就一支數量充足、結構合理、素質優良、甘於奉獻的鄉村教師隊伍,江蘇2015年底出台鄉村教師支持計劃實施辦法(2015-2020年)、鄉村教師職稱評審政策若干意見,在工資待遇上向地處偏遠、條件艱苦的鄉村教師傾斜,完善鄉村教師職務(職稱)評聘辦法,取消鄉村教師評高級職稱必須是本科后5年的時間限制等,鼓勵教師向基層流動。

葛永浩以自己舉例,鄉村教師支持計劃實施后,他比同樣是副高職稱的縣城小學教師每月多出1000元左右。中級職稱的年輕教師,也比縣城老師月收入高出五六百元。“待遇比以前好了,吸引力自然也提高了。”目前五汛鎮中心小學35歲以下的年輕人佔到1/3。

濱海縣海港經濟區中信小學校長劉光紅也表示,雖然他們學校離城市有100多裡,但目前學校教師可以滿足教學需求。

“影響年輕人就職鄉鎮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待遇問題。”徐孝義說,很多鄉鎮衛生院難招醫學本科生,根本原因還是醫學本科生在城市能獲得更高的收入、更多的發展機會,如果像鄉村教師那樣有待遇傾斜,鄉鎮醫生的吸引力也會慢慢提高。

黃富強建議,目前江蘇農村交通便利,很多村鎮從城市開車半個小時、一個小時就能到達,可以通過提高鄉村農技人員、衛生人員的待遇,讓居住城市的年輕人“鐘擺式”上班,服務鄉村。

“三定方案”給基層人才“盼頭”

除了工資待遇,科學合理的職稱評價,也是提高基層人才職業認同感、獲得感和榮譽感的另一重要因素,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鄉鎮基層專業技術崗位的吸引力。

57歲的陳老師在濱海縣五汛鎮做了一輩子小學教師,兩年前評上了副高,但因為學校沒有相應的崗位,一直沒有獲聘。在五汛鎮,不少老教師都有類似境遇。對此,葛永浩也很無奈。據介紹,目前鄉鎮事業單位的崗位設置有嚴格的比例要求。五汛鎮老教師年齡大多在45歲以上,都到了評高級職稱的年限,但是學校副高崗位有限。前兩年江蘇對鄉村教師作出超20%比例聘任的政策傾斜,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矛盾,但仍有老師評上高級職稱后聘任不了。

評上職稱難聘崗的現象在農業條線更為普遍。六合區馬鞍街道農服中心副主任薛世芳,是鎮上少有的科班出身的農學專業人員,2018年就評上了副高但至今沒有聘崗。據了解,薛世芳所在的農技服務中心有14名專業技術人員,年齡都在45歲以上,但中心隻有4個副高崗位,目前職位滿員,隻有等到其中一人退休,其他人才能獲聘。盱眙縣馬壩鎮農業技術服務站目前有8人評上了中級職稱,但因站裡隻有5個中級職稱名額,也沒辦法滿聘。

對此,盱眙人社局職業能力建設科科長黃勇表示,按照事業單位的崗位設置,鎮農業服務站的職稱設置比例為1:3:6,也就是說如果一個單位有10個專業技術人員,隻能有1個高級崗位,3個中級崗位和6個初級崗位,如果3個中級職稱的人沒有退休或者升到更高級,其余人就沒有機會獲聘。隻有1個高級職稱崗位,也意味著中級職稱是很多人的“天花板”,這在一定程度上挫傷了老職工繼續努力的積極性。新出台的“三定向” 政策對高級職稱進行總量控制,如果由縣一級主管部門以行業為單位,按照全縣的人才總量進行整體把控,比如衛生系統人才一起評,水利工程人員一起評,總體盤子大了,鄉鎮專技人員就有更多機會評上高級職稱,也就多了個盼頭。

六合區人社局事管科的孔一燁也表示,鄉村不僅招才難,留人也難。此次改革省裡推出鄉鎮基層專業技術人才職稱“即評即聘”, 解決了以往評了職稱聘不上崗位、兌現不了工資待遇的問題,貫通初級和中級崗位,大大拓展了基層事業單位專業技術人員的晉升空間,這些對於基層引才留才都大有裨益。□ 本報記者 黃紅芳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