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記已故老紅軍秦華禮:此生惟願心向黨

朱達

2021年04月12日07:10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秦華禮。 南京郵電大學供圖

清明節這天,南京國防園一座“紅軍精神永放光芒”的題字石碑前,一叢叢映山紅含苞欲放。

題字和栽花的人已經不在了,他是我國郵電高等教育事業的奠基開拓者、原南京郵電學院首任黨委書記兼院長、享年108歲的老紅軍秦華禮。來此憑吊的人們,有的掏出紙巾將石碑輕輕擦拭,有的獻上鮮花默默吟誦著他生前寫下的長征詩歌……

一個月前,秦華禮的家人按其生前所托向南京郵電大學黨委組織部交了他最后一次“黨費”:182294.21元。一年前,這位可敬可愛的老人在彌留之際曾向家人交待遺願:“我工資卡上剩下的錢,無論多少,一律交給學校組織部,作為我一個老共產黨員最后的黨費,其他人誰也不許動。”

百歲光陰,百年風華。一句臨終囑托,宛如秦華禮的一曲生命禮贊:此生惟願心向黨。

圖為抗日戰爭時期秦華禮戎裝照。南京郵電大學供圖

一盞“心燈”,堅定一生跟黨走

他說:“跟著黨走,無論走到哪裡,就是死了也光榮!”

1913年1月16日,秦華禮出生在四川通江縣大巴山下。19歲時,家鄉迎來中國工農紅軍,打土豪、分糧食、建政權……母親對他說:“紅軍是咱們自己的隊伍!”第三天,就將他送去參加紅軍游擊隊。秦華禮在參軍第二年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由此堅定了“一生跟黨走”的信念。

因為讀過一年私塾,肯吃苦、愛學習的秦華禮很快被調到紅軍通信學校學習無線電技術。從此,他的生命便與黨的通信事業緊緊相連。紅軍通信學校是一所戰火中的“移動學校”,草原上、樹林裡、山坳中,哪裡都是課堂,哪裡也都是“戰場”。

上課時,頭頂常有敵人的飛機光顧,身邊常有炸彈襲擾﹔行軍時,前面同學背一個小木板,上面寫著英語和漢字,秦華禮邊走邊學﹔休息時,他和同學一人用口模仿蜂鳴器節奏拍發電報,一人練習抄收電報,用右手指在左拇指上敲擊練習發報。一次,秦華禮剝掉發報機蜂鳴器舊電池外面的一層紙皮,用釘子在鉛皮上鑽孔,再把電池放進裝滿鹽水的竹筒裡浸泡,這樣可以延長電池的使用時間,秦華禮和戰友們開玩笑說:“這是我們發明的‘麻子牌’電池!”

1935年,紅軍長征中歷時70多天的千佛山戰役打響,秦華禮左腿被彈片擊中,部隊動員重傷員留下養傷。為防止傷口感染,秦華禮用舊布條蘸鹽水清洗傷口。由於彈片未取出,傷口爛成了一個小洞,秦華禮索性問老鄉找了一把剪刀燒紅,自己咬緊牙根剪開傷處,捏住彈片用力一提取出,他也一下疼暈了過去……六天后腿傷奇跡般地自愈,他又跟上了部隊。

紅軍不怕遠征難,戰火中淬煉的長征精神成了這名紅軍通信戰士身上閃亮的人格標識。一如他在詩中所述,“千難萬險何所懼,官兵齊心勇向前。黑夜總有黎明時,嚴寒過后是春天。”

在戰火的考驗和洗禮下,秦華禮迅速成長,從紅軍通信學校畢業后,他被分配在紅四方面軍第四軍軍部電台任副台長,抗戰時期任八路軍129師師部電台台長等職務。1940年,百團大戰激戰正酣,時任電台台長的秦華禮也在無形的戰場和日寇展開搏殺。那年夏天,蚊災肆虐,許多戰友紛紛“打擺子”發高燒,三個報務員都倒在病床上無法工作,秦華禮守著電台八天八夜沒合眼,堅持完成了通信保障任務。

“跟著黨走,無論走到哪裡,就是死了也光榮!”這句秦華禮常說的話,就像是一盞“心燈”照亮著他的生命征途。

秦華禮在學校慶祝中國共產黨建黨90周年大會上領誓。南京郵電大學供圖

一條“心路”,獻身郵電事業

他說:“穿不穿軍裝都是共產黨員,一切聽從黨安排。”

“齊魯烽火,戰郵發祥,信達天下,自強不息……”2020年春,秦華禮病勢沉重,南郵校歌創作團隊帶著剛“出爐”的新校歌去看老院長。病床上插著鼻飼管的秦華禮聽著這首歌,眼角流下了兩行熱淚。歌聲叩動著他的心房,也讓他的思緒飛回到那條矢志振興郵電事業的“心路”。

上世紀50年代初,國家百廢待興,時任中國革命軍事委員會工程學校第四大隊大隊長的秦華禮面對組織需要沒說二話,脫下珍愛的軍裝來到重慶,奉命組建郵電管理局,隨后出任四川省郵電管理局副局長兼成都市郵電局長、黨委書記。

“穿不穿軍裝都是共產黨員,一切聽從黨安排。”兩年后,一紙調令又將秦華禮調赴雲南,架設我國西南邊陲第一條國防通信線路。這條通信線路長達1000多公裡,像一條巨龍翻山越嶺,穿過原始森林。秦華禮作為項目負責人和工程總指揮身先士卒,冒高溫,戰飢餓,還要防著野獸襲擊和蚊虫叮咬,“萬一被碩大的蚊子叮上一口患上惡性瘧疾,隨時會有生命危險。”艱難打拼九個月,終於確保工程如期完工。

1959年3月,周恩來總理簽署任命書,任命秦華禮為南京郵電學院首任院長。這座學校的前身,是1942年誕生於山東抗日根據地的八路軍戰郵干訓班,也是我黨我軍早期系統培養通信人才的“紅色搖籃”。這一次,秦華禮踏上了為黨培育英才的“新長征”。

校舍需要翻新維修,秦華禮自己出錢買工具設計特殊吊梯﹔師資隊伍需要擴建,他到地方科研單位招才求賢,建起我國郵電高等教育事業的第一批師資隊伍﹔教學設備需要籌集,他又四處托老戰友幫忙,從部隊淘汰的通信設備中拆卸元件,和師生們一起組裝教學器材。

1977年建黨節那天,秦華禮作為學校黨委書記領受任務,為秋季廣交會國際郵電設備館提供八台可視電話、兩台音控圖像切換器、一台可視電話交換機的任務。時間緊、任務重、底子薄怎麼辦?秦華禮組織業務尖子夜以繼日奮戰三個多月,由我國自己設計、完全採用國產元器件制造的可視電話設備在廣交會上展出。一位海外華僑觀展后感慨:“過去只是聽說西方極少數國家有可視電話,但從未見過。今天在祖國第一次用上這種神奇的電話,真是不勝光榮之至!”

師者情懷,桃李滿園。在學校,秦華禮有個外號“草鞋書記”,不丟紅軍“傳家寶”自己用麻繩編織草鞋穿,成為學校的一道風景線。新生們記得,“草鞋書記”經常來宿舍串門談心﹔貧困生記得,每年除夕夜“草鞋書記”都要和他們一起守歲、吃餃子、貼春聯﹔教工們記得,“草鞋書記”躺在搶救室的病床上還叮囑“要幫助住房困難的教工解決問題”﹔校友們記得,“草鞋書記”和他們座談時說:“你們無論做官、做人、做事都干淨清白。”

秦華禮為青少年講長征故事。南京郵電大學供圖

一團“心火”,溫暖造福社會

他說:“我願意將自己的故事講給年輕人聽,引導他們永遠跟黨走。”

離休不退休,離崗不離黨。1983年,秦華禮走下學校領導崗位,從此把關愛青少年、奉獻社會當作自己的“快樂事業”。

聽到老家通江縣有兩名貧困學生生活困難,秦華禮便把他們的學費“包”下來,一直資助他們讀完小學,並為家鄉失學兒童捐款捐物折合人民幣2萬多元﹔當他看到學校6名特困生冬天隻蓋一床單薄棉被時,立即購置六床棉被送給他們……

從離休到離世前兩年,秦華禮甘當“播火者”,每逢省級機關、大中小學和周邊社區請他作傳統教育報告,或請他參加重大典型事跡報告團、老干部宣講團,他總是逢請必到、樂此不疲。他作報告數百場次,都自定規矩堅決不要酬金,隻收聘書、紅領巾、鮮花,每次講演不用稿子,不坐凳子,一講就是兩個小時。

“都多大歲數了,還不服老!”正如女兒秦志紅的嗔怪,秦華禮的確不服老。2013年9月,已經百歲高齡的秦華禮,在家人攙扶下重走長征路,回訪戰斗故地。2016年8月,秦華禮到中央電視台參與錄制節目《開學第一課》,同年他撰寫的28萬字革命回憶錄《百年風雨路》出版。他說:“我願意將自己的故事講給年輕人聽,引導他們永遠跟黨走。”

每次出去做報告,秦華禮也總是以深情的一句“讓我們永遠跟黨走!”做結。聽過秦華禮的傳統教育課后,南京雨花台實驗小學學生侯可嘉主動報名當起了雨花台烈士陵園的志願講解員。2019年,他在給秦華禮的信中寫道:“始終沒有忘記您的教誨,牢記紅軍精神,如今我已經成為一名品學兼優的小學生,我會用實際行動把紅軍精神發揚光大。”

患難見真情,夕陽紅滿天。這些年來,國家每逢嚴重自然災害,秦華禮總是第一時間奉獻愛心,捐款多在萬元以上。2018年中華慈善日到來之際,江蘇省開展“精准扶貧·慈善一日捐”活動,秦華禮聞訊立即讓小女兒主動聯系省慈善總會,捐資兩萬元,成為活動中個人捐款數額最多的老人。秦志紅回憶說:“平時父親沒有多少存款,可每次學校組織愛心助學捐款,他至少捐1000元,他說‘在學校我的工資算最高,我應該多捐些’。”去年3月2日,就在去世前的12天, 秦華禮還讓人向武漢市匯出抗擊疫情的愛心捐款1000元。

秦華禮先后兩次被授予“全國教育系統關心下一代工作先進個人”,被江蘇省委老干部局授予“全省離退休干部先進個人”,榮獲第五屆“江蘇慈善獎”最具愛心慈善行為楷模等榮譽稱號。百歲人生,參與慈善長達60年,當世罕見。他貫穿一生的熾熱衷情,兌現了他的入黨誓言。  

(責編:唐璐璐、吳紀攀)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