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十四五”江蘇兩場園藝盛會同頻共振

2021年04月22日07:29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兩場園藝盛會 一曲美麗交響

櫻紅柳綠時,人間四月天。長江兩岸,相距僅50公裡的揚州儀征和南京湯山,兩場園藝盛會接連開幕——4月8日,2021年揚州世界園藝博覽會盛大開幕,全球嘉賓共赴“園藝之約”﹔16日,第十一屆江蘇省園藝博覽會如期而至,南京紫東綻放“最美花園”。

相近的時間、共同的主題,兩場園藝盛會同頻共振、美美與共,昭示著奮進“十四五”以美開篇的江蘇行動,寫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江蘇實踐。“美麗交集”中,“永不落幕、永遠盛開”的願景一步步化作現實。

開放融合的“美麗實踐”

世界園藝博覽會,這個起源於歐洲荷蘭、歷經60余年的全球盛會,首次走進中國長三角地區即落子江蘇揚州,賦予其重要的“窗口”使命——通過這扇“窗”,看到全球頂級園藝的精華薈萃,更讓世界看到“綠色城市,健康生活”的江蘇實踐、中國表達。

從辦會理念到展園建設再到開幕運營,“雙向開放”是揚州世園會的關鍵詞。開幕當天,25個國外城市或國際組織、26個國內城市和企業以及江蘇省13個設區市參展。走進世園會國際館,荷蘭布雷達展園的郁金香,泰國園的高大棗椰樹,希臘園的橄欖樹、檸檬和蘋果樹……移步易景間,五大洲的特色景觀、園藝風格和文化魅力盡收眼底。從內秀低斂的蘇州庭院到典雅大氣的揚州唐韻,從雍容華貴的北京廊榭到端庄富麗的太原晉祠,中國古典園林藝術展現得更加淋漓盡致。

“中外園林融合,演繹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歸一主題。”揚州世園會主創設計師郭豫偉說,世園會搭建一個開放舞台,全球城市登台“演出”,共同呈現一個百花齊放的盛會。泰國駐華大使阿塔育在泰國曼谷園開幕式上說:“這是泰中兩國友好關系的又一個具體象征,將會為泰國和揚州架起合作橋梁。”

開放融合的“基因”,同樣深深嵌入第十一屆江蘇省園博會。開放前夕,國際知名漫畫IP娛樂公司黑馬漫畫宣布牽手園博園,落地黑馬世界漫畫博物館、黑馬漫畫學院、黑馬異星潮玩零售三大項目。“工業風的主基調,搭上多媒體技術與沉浸式體驗,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國際合作。”黑馬漫畫創意總監Wills Matthew Norman對這項跨界合作滿懷期待。

走進園博園,處處都讓人感受到歷史與現代、傳統與科技的深度融合。“蘇韻薈谷”是園博園的核心板塊之一,由國內古建頂尖團隊——東南大學建筑學院教授陳薇團隊操刀設計。依據古代山水畫布局和南高北低的地形特點,陳薇團隊提出“高遠、深遠、平遠”的景觀立意。結合場地條件,將展園劃分為寧鎮、徐宿、江南、淮揚及沿海五個片區。南京園華林尋芳,無錫園寄暢攀香,徐州園獅山求玉,蘇州園滄浪問水……集合江蘇13市的地理人文特點和傳統園林文化規劃布局,既現洋洋整體大觀、又有互見借景之勢,打造風格迥異又渾然一體的江蘇精品園林群落。而到了夜間,又變得很“潮”。運用光藝術、AI人工智能兩大現代技術手段,園博園“植入”大數據集成+神經網絡運算平台、莫奈數據可視化展示系統和AI自動化運營平台,營造流光溢彩、如夢如幻的夜游盛宴。

“開放合作、古今相融,各美其美、美美與共。”看過揚州世園會又游進園博園的國家管網工作人員林俊說,兩場盛會以“美”為題,交相輝映,展示了江蘇開放融合的發展視野和寬博胸襟。

人與自然的“美麗變遷”

兩場盛會的舉辦地,都因展園的落地而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湖山村位於南京江寧湯山最西北端,以前是發展“邊角”,從這裡到湯山鎮上要一小時。1964年起,國營中國水泥廠在這裡開出孔山礦。上世紀80年代,江南水泥廠又開出茨山礦。“火車經過時噪聲很大,太吵了”“礦山邊上有好多小石粉廠、煉灰廠,到處是灰”“大貨車把馬路軋得全是坑,買個家電回來,路上就顛壞了”……原湖山村有居民580戶,村裡曾經無數次提出要求搬走礦山鐵路,但希望渺茫。

2018年10月,一則重磅消息令小小湖山村沸騰了——第十一屆江蘇省園藝博覽園選址湯山國家級旅游度假區北部片區,擬建成南京市重大標志性項目和世界級旅游綜合項目。湖山村全域,恰處在園博園核心區位。

如今,湖山村被徹底改變。昔日火車軌道還在,但車廂拉的不再是石頭,而是天南海北的游客。以前大量閑置的農民房,變成全智能“無人酒店”,農民坐享資產性收益﹔從前的村部變成游客中心,校舍、養殖場變身建筑藝術產業園、地質科普館……湖山村如今有了一個響亮的名字——園博村。“不少村民經過培訓,成為景區服務人員,在家門口就業,真正收獲到綠水青山帶來的財富。”原湖山村黨總支書記艾錢雲高興地說。

揚州世園會舉辦地——儀征棗林灣旅游度假區,則用10多年的生態留白、環境修復換來世園會的驚艷面世。

棗林灣旅游度假區管理辦主任張國民介紹,棗林灣土地貧瘠,以前房前屋后、山上水旁都隻能種棗樹,“棗林灣”因此而得名。上世紀的開山採砂熱在這裡留下一座座廢礦、廢坑、廢灘。2007年棗林灣生態園成立,10多年來,關停並轉所有礦石開採點,且沒有新增一家工礦企業,68平方公裡區內綠化、美化、淨化工程實現全覆蓋,森林綠化率超過62%。為了營造與世界園藝博覽會相匹配的綠色中心,儀征市在新一輪產業規劃布局中大力發展大數據、文旅等綠色產業。如今的棗林灣,低丘、水系、田園、村落、森林等多樣景觀融於一灣,成為揚州市最大的生態中心核心區。

耐人尋味的是,兩場盛會不約而同地請來了“原住民”。看到昔日小村庄變成世界級景點,棗林灣原住民王阿姨無比自豪。她和100多位村民如今是景區保潔員,每天與美景相伴,為游客維護好的環境。而園博園則在開園前夕,專門組織一場特殊探訪活動。目睹老廠房變成文化街區,筒倉頂部長出蒼翠鬆植,當年昆元白水泥廠和銀佳白水泥廠的老工人們熱淚縱橫:“真不敢相信,這就是我們的老水泥廠!”

城市能級的“美麗躍升”

世園會被稱作全球園藝界的“奧林匹克”,江蘇園博會則因“中國園林在江蘇,江蘇園林在園博”而含金量十足。兩場盛會的落地舉辦,將給相關城市和區域發展帶來怎樣的“美麗財富”?

揚州世園會是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全球首個如期舉辦的國際性園藝盛會。韓國江原道駐北京首席代表朴基鐵說,“疫情下世界活動基本停止,揚州世園會如期舉辦,給世界各國戰勝疫情帶來巨大信心。”俄羅斯出口中心進口食品主管Aleksandra Muratova說,“揚州世園會真是太美了,讓人來了不想走!”非盟駐華代表拉赫曼塔拉·默罕默德·奧斯曼·埃爾諾則無比感慨,揚州世園會的眾多展園包括非洲的一些展園能如期開園,他要將“揚州速度”“江蘇效率”帶回去,向更多人推薦這個美麗的地方。

而江蘇園博會舉辦地在南京紫東,園博園建設之期又恰合南京紫東戰略實施推進之時。按照南京市總體規劃,紫東地區將打造“創新之城、文旅之城、產業之城、生態之城”,構筑“創新名城、美麗古都”建設的戰略增長極。站位紫東核心區,承應區域重大發展戰略,打造紫東“文旅之城”標杆,擔當全國“城市雙修”示范,園博園當仁不讓,使命在肩。

“園博園是繼湯山國家級旅游度假區和世界著名溫泉小鎮之后,推動全域旅游、鄉村振興的又一張‘金名片’。”江寧區湯山街道有關負責人說。而從更高層面看,美麗中國、美麗江蘇、美麗古都……一級級“美麗夢想”,在園博園一步步照進現實。園博園項目建設團隊自豪地說:“江寧打造美麗古都典范區,園博園就是開篇之作。”

城市發展能級因盛會而躍升。揚州世園會以文化為橋梁、園藝為紐帶,雲集世界各地60多個相關組織、城市和企業。揚州大學園藝與植物保護學院吳濤說,世界園藝文化璀璨交融中,揚州向全球展示了中國“公園城市”的美好形象。

綠色發展的“美麗示范”

“對環境最小干預——這是園博園建設最重要的一條原則。”園博園領銜設計師王建國院士說,這一理念貫穿園博園建設的全域和全程。

“揚州世園會最重要的設計原則,就是保証自然生態的最大化、人為干預的最小化。”揚州大學園藝與植物保護學院孟家鬆博士說。

兩場園藝盛會,兩座最美花園,所承載和傳遞的卻是同一個明確而堅定的發展理念。一個個細微之處,都彰顯其“示范意義”。

園博園位於紫金山、棲霞山、寶華山、湯山四大風景區環抱間,片區有孔山、莧山、棒槌山等山體,自然稟賦優異,石灰石礦產資源豐富。百年來的不間斷採石,沿山形成巨大的斷層崖壁。園博園選址於此,就是要將之進行再生性修復,打造“城市雙修”的全國示范。中國工程院院士崔愷說,整個設計過程中,他最看重的就是如何利用形勢地貌、新舊建筑和空間布局,將採石宕口、工業遺存化作園博園風景,用“時光藝谷”詮釋和踐行“兩山”理念。

“這一個筒倉修復,比新建幾個筒倉的成本代價都高。”園博園項目指揮部“時光藝谷”現場負責人劉天兵說,首先要清空倉內水泥塊,再進行結構體加固“強骨骼”,外牆色彩是用專門涂料“點射”出的局部做舊效果……僅一個“時光藝谷”,就保留下24處單體老建筑、42個筒倉。當年的水泥廠投料倉,如今變成園博園標志性建筑之一——“南京時”。

而揚州世園會背靠蘇中第一山峰銅山省級森林公園,開門見山﹔西依千畝棗林湖,內擁雲鷺濕地公園、棗林河,舉目見水。遵循自然肌理、順勢壘土理水、因地植樹栽綠,通過水上岸邊的“綠脈”貫穿東西,打開近5公裡長的山水生態長廊,既為世園會提供了活力脈絡,也為數十種野生禽鳥魚類提供了棲息、遷徙空間。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園博園將這一理念鐫刻在每一個角落、每一座建筑上。園區西平門由無數隻方格“鐵籠”堆砌而成,“鐵籠”裡裝著的,就是當年從山體開採的碎石﹔而廣場台階的石縫裡,已經長出叢叢新綠。揚州世園會五大主體建筑總用地佔比不到15%,水域經過清淤、疏浚擴大到500畝以上,拓展了蘆葦、草蒲等野生水植的繁衍空間和魚蝦的活食來源,讓自然生態成為本色主角。

緊扣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建設“美麗中國”關鍵詞,省園博會以“錦繡江蘇·生態慧谷”為主題,強調“永不落幕、永遠盛開”﹔揚州世園會則以“綠色城市,健康生活”為主題,同樣強調“永不落幕”,向世界發出綠色發展之約。

從第十一屆江蘇園藝博覽會開始,園博園不再是“一次性”景觀,將打造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的現實載體,以“生態資本”創造“綠色財富”,為子孫后代留一座“永遠挖不完的富礦”。以持續利用為目標,揚州世園會展會主建筑在閉幕后將改為國際雨林館、綜藝劇場、文創空間等。園區2萬多株樹木,不到5年就能長成一片茂密森林……這些新理念新探索,都為歷屆盛會普遍面臨的后續運營難題,提供全新的“江蘇答案”。

兩場盛會舉辦的時間節點,更傳遞出不一樣的發展訊號:“十四五”開局之年,全省上下奮力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新征程之際,江蘇如何貫徹新發展理念,怎樣“爭當表率、爭做示范、走在前列”?答案就在“兩山”中——堅定不移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 本報記者 王世停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