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江陰要塞起義,一場驚心動魄的無聲戰斗

2021年04月29日07:13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要塞起義,一場驚心動魄的無聲戰斗

在江陰市最繁華的人民路上,一座百年老建筑吸引不少游客尋訪。精美的石雕、磚雕、木雕,中西建筑特色交融,美輪美奐中透著歷史的厚重。

這裡原是江陰近代實業家吳汀鷺的故居,1947年成為國民黨要塞司令部。中共地下黨員在此經過智慧而艱苦的斗爭,在1949年4月渡江戰役中成功策動國民黨江陰要塞7000多名官兵起義,為中國人民解放史增添了光輝的一頁。

未雨綢繆,潛伏數載覓良機

沿著蜿蜒的山路登上江陰黃山,70多年前戰火紛飛的前線,如今已然成為風景如畫的旅游勝地,隻剩廢棄的大炮默默地訴說當年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

渡江戰役打響后,蔣介石特命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一定守住長江天險,而這條天險的重中之重,就是有“江防門戶”之稱的江陰要塞。在這裡,國民黨軍隊布下重兵,山頂有炮群、山腰有塹壕、山腳有地堡群,再加上7000余名駐軍、70余門各種口徑大炮,形成了一個完整而嚴密的江防體系。“江陰要塞是鐵打的防線,共軍就是老虎獅子,也休想攻下它。” 湯恩伯吹噓。

面對如此“銅牆鐵壁”,人民解放軍為何將渡江戰役的突破點之一選在江陰要塞?江陰渡江戰役紀念館裡的一封家書透露了其中秘密。

1946年初,中共華中五地委組織部部長唐君照收到四弟唐秉琳、五弟唐秉煜用約定的暗語寫來的一封家書:“我們在外跑單幫,小本經營蝕了本。做生意很難,希望回家做大生意。”渡江戰役紀念館講解員杜鵬飛介紹:“信的真實意思是兩兄弟想離開國民黨軍隊,加入到解放軍隊伍中去。”

中共華中五地委認為,唐氏兄弟已在國民黨軍隊立穩腳跟,如繼續留在國民黨內部,日后或可發揮重要作用。唐君照據此又用暗語回信給兩個弟弟,“家裡生意也不好做,銀根很緊。你們在外面還好混些,希望生意做大些,多集些資本。”

在組織的感召和我地下黨員的艱苦努力下,江陰要塞上校參謀處處長唐秉琳、江陰要塞工兵營營長唐秉煜、江陰要塞守備總隊隊長吳廣文等國民黨軍官,先后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在燈光昏暗的坑道裡,在江風凜冽的炮台上,在暗流涌動的要塞司令部裡,要塞地下黨員與解放軍派遣干部默契配合,輾轉騰挪,為了一個即將影響解放進程的偉大時刻默默堅守著。

意外頻發,策反活動陷危機

正當策反活動按計劃實施時,一系列意外狀況使要塞地下黨的行動多次陷入危機。1947年初春,唐秉琳、唐秉煜兄弟等到了組織上派來的政治交通員,來人正是他們的堂侄唐堅華。唐堅華喬裝打扮南來北往,把要塞兵力部署等情報送給黨組織,同時又將上級指示傳達給要塞地下黨。

1948年6月的一天,唐堅華和愛人仇英喬裝成商人模樣,裝了一船棉花返回江南。船隻行駛至泰州時,泰州城防司令部的一群特務登船搜查。唐堅華原以為拿點錢打點一下就能過關,然而特務們把他身上藏的金戒指、小金磚等全部搜出。為了私吞黃金,特務以“繳獲共區棉花船、捕獲共黨分子嫌疑犯”為由,上報至鎮江中統室,並多次用酷刑拷問,逼迫唐堅華夫婦招認是“共黨分子”。

“請黨放心,我們決心犧牲自己,堅守黨的秘密。”雖受盡嚴刑拷打,唐堅華夫婦以信明志,寧死不屈。幾經營救,唐堅華夫婦被保釋出獄。隨后兩人被送到蘇北繼續開展革命活動,吳銘接替了唐堅華的工作,這條地下聯絡線終於恢復暢通。

盡管如此,各種突發事件仍使身在虎穴的唐氏兄弟處境險象環生。1948年冬,一個逃亡地主還鄉團分子向江蘇省保安司令告密說:“江陰要塞有個姓唐的團長,他哥哥是共產黨,靠不住。”江陰要塞司令戴戎光去常州開會,會后江蘇省保安副司令楊宗鼎盤問戴戎光,“你那裡有個姓唐的團長嗎?這人靠得住嗎?”戴戎光與唐秉琳是鹽城老鄉,兩家有世誼。戴戎光不以為然地回答:“唐秉琳的根底我知道,他哥哥是共產黨,他是忠誠的,各為其主嘛,不可輕信。”開完會回來,戴戎光當著唐氏兄弟的面說了這件事,說完大家哈哈一笑。最終,唐氏兄弟因為戴戎光的信任未暴露身份。

江陰渡江戰役紀念館館長朱曉華說,江陰要塞兵不血刃落入我軍手中,使人民解放軍以最小的代價取得了最大勝利,為整個渡江戰役勝利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陣前起義,不費槍彈奪要塞

1949年4月20日,國共談判破裂。人民解放軍的百萬雄師萬船齊發,規模空前的渡江戰役打響。戴戎光親自坐鎮江陰黃山炮台指揮。入夜,國民黨21軍八圩港橋頭堡遭到解放軍炮火轟擊,國民黨145師參謀長打電話給唐秉琳要求“炮火支援”。唐秉琳則命令各炮台將射程縮減400米開炮,炮彈都落在國民黨145師陣地上,把敵軍打得暈頭轉向,隻得要求停止炮擊。

4月21日,毛澤東主席和朱德總司令發布了《向全國進軍的命令》。晚上,解放軍渡江先頭部隊在江陰長山登陸。22日凌晨,隱蔽在國民黨游動炮團的中共地下黨員王征明以第三野戰軍司令部的名義打電話給唐秉琳,發布了起義命令。唐秉琳一面切斷對外通信聯絡,一面下命令炮台用不卸保險、不裝引信的炮彈發射,借以迷惑戴戎光。一切就緒后,唐秉煜率吳銘等提槍沖進了指揮所,向戴戎光宣布江陰要塞全體官兵已經起義。戴戎光大驚失色,如爛泥般癱倒在地。國民黨苦心經營的江防瞬間土崩瓦解。

在江陰軍事博物館門前,一條手搖木桅帆船靜靜地沐浴在陽光下。黑色的船身已然斑駁,帆上“渡江第一船”5個大字清晰可見。當年,江陰船工王小弟就是搖著這條木船,載著50余名戰士,從江北正東圩出發,首先到達江陰徐村渡口。冒著敵人密集的炮火,他來回6次,將一個營的解放軍戰士安全運送到江陰。解放后,這條船被解放軍28軍授予“渡江英雄第一船”稱號。據介紹,僅在江陰地區,就有6名船工被授予“渡江特等功臣”,10人名列“一等功臣”。

渡江戰役吹響了建立新中國的勝利號角,也讓江陰這座歷經戰亂的城市重獲新生。風雨變遷,“團結一致、同舟共濟、不畏艱險、勇於拼搏、堅忍不拔、敢於爭先”的渡江戰役精神始終激勵著江陰人民。(浦敏琦)

(責編:蕭瀟、孟二波)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