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鄉鎮污水處理廠為何一直“睡大覺”

2021年05月12日15:43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原標題:這些鄉鎮污水處理廠為何一直“睡大覺”

河南省“全國文明村”河口村人工濕地污水流入的燕溝河(4月25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攝

近期,河南等地一些鄉鎮污水處理站長期停運、污水處理受阻於“最后一公裡”的問題被中央環保督察組通報后,引發社會各界熱議。

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在中西部多地調查發現,污水處理設施長期“睡大覺”“晒太陽”“打折扣”等問題,在中小城鎮不同程度存在,在一些農村地區尤為突出,導致設施建成后運行情況不容樂觀,污水難以全收集處理。一些污水甚至直接進入河流,對當地生態環境帶來影響。

污水處理設施長期使用不足,跟當地有關部門不作為有直接關系,但客觀而言,部分地方政府作為污水處理設施投資建設運營主體,在專業技能、管理水平、經費保障等方面存在一些問題,也需要應對解決。

部分鄉鎮污水處理設施“睡大覺”“晒太陽”“打折扣”

今年4月,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在河南省三門峽市所屬義馬市東區街道辦事處的“全國文明村”河口村和“美麗鄉村示范村”霍村督察時,發現兩個村的污水處理站長期“睡大覺”“晒太陽”,塔式生態濾池內的活性污泥早已失效,排污管道內積存著大量生活污水,遇到下雨天,污水會直接入河。

中央環保督察組發現,兩處污水處理站不同程度存在設施年久失修、日常維護不到位等問題,厭氧水解池、塔式生態濾池、生態植物塘間的連通管道被雜物堵塞,無法正常發揮水質淨化作用。當地干部回答,因為受經濟條件制約,沒有維護費用。

“從去年12月至今,每個月都要投5噸至10噸的碳源進池,來保持污泥發酵的微生物活性。”貴州紫雲縣滇池水務有限公司現場負責人說。

這處污水處理廠位於紫雲縣城老城區,已投運11年,去年廠裡做了提標改造后,可日處理污水4000噸,今年縣裡才開始做管網延伸改造。這名負責人介紹,管網沒建好,影響污水處理廠運行,廠裡連維持自負盈虧都有些困難。

記者在湖南部分鄉村調查發現,生活污水處理設施存在管理主體不明確、運行維護資金不足、管護人員難到位等情況,近年來各級財政加大投入后有明顯改善,但仍不同程度存在一些問題。

湖南省有關部門曾做過調研,從過去幾年的情況看,鄉鎮污水處理設施建設及運營費用主要靠地方財政自籌,湖南市縣財力普遍較弱,再加上嚴控政府債務和清理PPP項目等政策的影響,縣市資金籌措更加艱難。

部分污水處理設置經營者反映,鄉鎮污水處理收費制度不健全,部分鄉鎮開征污水處理費進度偏慢。加上鄉鎮污水處理項目規模小、分布散、管理難度大、效益低,單個鄉鎮污水處理項目難以吸引社會資本,難以開展市場化運作,運行壓力很大。

在“河長制管理公示牌”附近的燕溝河中漂浮著大量垃圾。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攝

污水處理設施運行管護有“三難”

多地基層干部和污水處理廠負責人反映,中小城鎮尤其是農村地區污水處理設施近年來加快建設,硬件設施水平普遍明顯提升,但是在后期運行、日常管理、質量維護上存在困難。

一是污水處理設施“用不起”。

鄉鎮污水處理設施規模小、分布廣,相較於城市污水處理廠運行成本較高。

湖南省多家鄉鎮污水處理廠負責人告訴記者,地市級污水處理廠日處理規模在10萬噸以上,但鄉鎮污水廠日處理規模僅千噸,因此單位處理成本反而更高,有的甚至在2倍以上,而鄉鎮財政基本上是“吃飯財政”,承擔污水處理設施運行費用舉步維艱。

還有的地方政府延期支付污水處理費。紫雲縣滇池水務有限公司現場負責人說,2020年的污水處理費還有40萬元未結清,今年一季度又新欠賬30多萬元,目前能夠維持污水處理廠的基本運營。

二是污水處理設施“吃不飽”。

記者採訪發現,一些鄉鎮污水處理設施建設太過超前,存在“貪大求高”的問題,實際運行負荷率遠低於設計水平,有的實際處理量僅為設計處理能力的一半。

加上一些地方管網配套不完善、雨污分流不到位、管網維護長效機制不健全等原因,導致污水收集率不高,進水濃度偏低,污水處理設施設計功能進一步打折扣。

三是污水管網和處理設施“管不好”。

記者調查發現,“管不好”主要體現在費用缺乏、人員缺乏、機制不順三個方面。

“目前管網的維護機制沒有完全建立,都是發現問題才去修。”有基層人士反映,地方在管網新建過程中耗資巨大,而在后期維護保養上卻還沒有形成固定的機制。原本應該定期對管網進行維護巡查,及時清淤避免堵塞,現在的管護工作仍是臨時性的,缺乏專業的人來做這個工作。

河口村的塔式生態濾池和人工濕地(生態植物塘)。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攝

污水處理設施日常管理和運行維護專業性較強,記者在湖南發現,一些鄉鎮污水處理設施建好后移交鄉鎮管理,鄉鎮缺乏相關專業人才和管理團隊,同時由於位置偏遠、工資待遇低等原因,難以招到專業技術人員,設備出問題隻能靠廠家維修,導致維修費用高、周期長。

此外,在管理上還存在“多頭管理、九龍治水”的問題。“我們匯報工作有時不太通暢﹔爭取資金也不對口﹔水利部門隻實施項目水利工程,而污水處理是市政工程,項目的招標審批驗收都在住建部門。”貴州某縣級市水務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

他補充說,城鎮污水處理,省裡是住建部門負責管,地州是水務部門負責管,基層主要由水務部門負責﹔農村污水處理,省裡是農業農村、生態環境等多部門在管,地州裡主要是生態環境局和農業農村局負責,基層主要還是水務部門在負責。污水處理的職能職責存在上下不統一現象,基層一個部門要應對多個部門。

種上了沒有淨化功效的鮮花的霍村人工濕地(生態植物塘)和塔式生態濾池。新華社記者 劉詩平 攝

杜絕污水處理工作“九龍治‘污’”

業內人士分析指出,在管理、維護、投入機制上尋求解決之道,對部分地區的鄉鎮污水處理工作來說,無疑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部分基層干部建議,希望改變國家專項經費“管建不管運行”的情況,並給予一定的運營經費補助,以緩解地方財政壓力。

也有基層干部建議,要創新機制,整合鄉鎮污水處理項目,吸引社會資本進入,開展市場化運作,必須充分發揮當前污水處理設施的功能,防止出現“空轉”。

湖南省社科聯學會工作處副研究員彭培根,就鄉鎮污水處理做過專題調研。他建議按照“全收集、全截污、全處理”的目標,加快排水管網雨污分流改造和污水處理廠提質改造,著力解決污水直排、老舊管網倒灌、收集處理能力不足等問題。建立與污水處理廠進水濃度、進水水量、污染物削減指標等相關的績效考核付費制度,提升城鎮生活污水處理效率。

進一步理順管理體制機制,杜絕污水處理工作“九龍治水”。鄉鎮污水處理設施建設涉及多部門,審批手續繁雜、審批周期較長等情況亟須改善,特別是污水處理廠排放口設置、PPP項目入庫審查等手續辦理困難,影響了項目進度。

由於住建、水利、生態環境、農業農村等部門,都有支持污水處理設施建設的專項資金,建議加強統籌協調溝通機制,使得有限資金發揮其最大效益。

彭培根還建議加快建立信息化平台,加大對鄉村污水處理問題的監督。要加大技術投入,與國家水污染防治信息化平台對接,提高水環境治理的信息化水平和透明度。通過互聯網、大數據等手段,加大環境信息公開力度,切實保障公眾的知情權、參與權、監督權。(新華社記者劉詩平攝 本報記者李黔渝、周楠)

(責編:蕭瀟、張妍)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