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出台首部法治建設五年規劃

2021年05月15日07:17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用高水平法治強化江蘇發展核心競爭力

江蘇是全國較早部署法治建設的省份,近年來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等各項工作取得新進展,人民群眾對法治建設的滿意度持續上升。“十四五”時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邁入新征程,法治建設也進入新階段。省委日前印發《法治江蘇建設規劃(2021-2025年)》,不僅明確下一個五年法治江蘇建設的目標、思路、舉措、抓手、載體,還勾畫到2035年的遠景目標和宏偉藍圖,為我省法治建設作出系統謀劃和戰略部署。

從宏觀到具體,

分類設定目標體系

這部《規劃》,是江蘇首個省級層面法治建設規劃,將對法治江蘇建設產生怎樣的引領作用?

“它的實施將進一步凝聚法治建設各方面資源和力量,完善和鞏固法治江蘇建設的‘四梁八柱’,充分發揮法治引領、促進和保障‘十四五’時期乃至更長發展時期我省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作用。”省委依法治省辦副主任、省司法廳廳長柳玉祥表示,《規劃》立足我省實際,通盤考慮經濟社會發展狀況、法治建設總體進程、人民群眾需求變化等綜合因素,確立了法治江蘇建設的宏偉目標和實現路徑,提出近期、中期、長期三個層面目標,梯次設計、縱深推進法治江蘇建設。

作為法治江蘇建設的綱領性文件,《規劃》提出一整套從宏觀到具體的目標體系。到2025年,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江蘇實踐探索走在前列﹔到2035年,高水平的法治江蘇、法治政府、法治社會基本建成,高水平法治成為江蘇發展核心競爭力的重要標志。同時,《規劃》在“構建職責明確、依法行政的政府治理體系”“推進公正高效權威司法”“深入推進全民守法”等章節,提出了具體的目標要求。

“對難以設定目標值的指標,提出趨勢性要求,確保規劃措施的部署實施有力有度有效。”省委依法治省辦專職副主任馬太建介紹說,著眼於教育治理現代化的要求,強調加強教育法治建設,強化依法治教,規范民辦教育發展,依法治理校外培訓機構﹔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趨勢,提出構建養老、孝老、敬老法規規章體系﹔順應法治建設發展對科學技術的迫切需求,提出加強現代科技手段在法治江蘇建設各領域、各環節的運用,全面建設“數字法治”“智慧法治”。

不少重要指標設置為“提前完成”“全面實現”或“在全國率先建成”,體現出江蘇法治建設的領先性。比如,今年底前,全省范圍內政務服務事項全部納入平台辦理﹔2022年底前,全面實現訴訟服務“就近能辦、同城通辦、異地可辦”﹔2022年前,在全國率先基本建成現代公共法律服務體系等。

據了解,《規劃》編制過程中,省委依法治省辦組建工作專班,多輪征求各有關單位、專家學者意見,廣泛聽取社會各界建議,幾易其稿,耗時近兩年完成。

系統思維整體謀劃,

著重法治高效實施

《規劃》圍繞總體要求、地方立法、法治實施、法治監督等八個部分進行布局,部署法治建設各個方面的重點任務,全面描摹“十四五”時期法治中國建設總藍圖的江蘇方案。

“這樣的謀篇布局背后有一個系統思維,就是緊扣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這個總抓手,在內容上對應法律規范體系、法治實施體系、法治監督體系、法治保障體系、黨內法規體系‘五大體系’一一布局。”省委依法治省辦秘書處處長桂萬先說。

“《規劃》的系統性思維還體現在德治與法治、黨的領導與依法治省、依法治省與依規治黨相結合。”北京師范大學暨安徽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周振杰舉例說,《規劃》在提出加強地方性立法的同時,要求“推動立法草案與配套規定同步研究、同步起草,增強整體功效”﹔在強調地方法規規范重要性的同時,要求“堅持依法治省和依規治黨有機統一,扎實推進黨內法規制度建設,切實提升黨的工作和黨的建設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水平”﹔在推動法治建設的同時,不忘“加強道德領域突出問題專項立法,把一些基本道德要求及時上升為法規規范”。

法律的生命力在於實施,法律的權威也在於實施。“《規劃》將最大篇幅留給法治高效實施,意在將紙上的法治規劃轉化為現實中的法治實踐。”省司法廳法治調研處處長黃永忠表示,建設法治江蘇,必須持續深入推進法治實施,解決好執法、司法、守法領域的突出矛盾和問題,不斷提升人民群眾的法治獲得感和滿意度。

為強化落實,《規劃》明確指出,各級黨政主要負責人要切實履行推進法治建設第一責任人職責,將履行職責情況列入年終述職內容和政績考核指標體系。同時,組織實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體系江蘇實踐指標,健全實施我省法治政府和法治社會建設指標體系和考核標准。

緊扣時代脈搏,

凸顯江蘇特色

改革開放越深入越要強調法治,發展環境越復雜越要強調法治。當前,我省正大力推動高質量發展、創造高品質生活、實現高效能治理,法治建設既是重要內容、也是有效保証。

聚焦重點領域、新興領域立法,《規劃》提出加快完善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推動高質量發展等急需的法規規章。比如,圍繞長江經濟帶發展、“一帶一路”交匯點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等國家重大戰略在我省實施,加強法治保障。強化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研究制定江蘇省行政程序條例。圍繞實施健康江蘇戰略、推進交通強國試點省份建設、嚴密公共安全監管、加強網絡安全管理、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等強化法規制度保障。完善大運河文化帶建設配套立法。

《規劃》緊扣時代脈搏,對重大法治問題作出及時回應。比如,針對新冠肺炎疫情,《規劃》要求加強疫情防控相關立法,完善公共衛生法規制度,這與成立國家疾病預防控制局等國家層面的舉措不謀而合。《規劃》提出加快推動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打造“市域社會治理現代化指揮中心”。這既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舉措,也是對江蘇社會治理時代需求的回應。

“健全立法征求公眾意見採納反饋機制”“創新實踐立法前評估工作機制”“完善社會矛盾糾紛多元預防調處化解綜合機制”“全面推行行政執法‘三項制度’”…… 省委依法治省辦相關負責人表示,每句話背后其實都有實踐依托。《規劃》既是未來五年或更長時間法治江蘇建設的路線圖,也是江蘇多年法治建設實踐創新、制度創新、理論創新的成果發展。

立足江蘇法治實踐,《規劃》提出許多前瞻性的要求,尤其是辟出專節談推動長三角區域法治一體化建設,提出建立健全區域協同立法、促進法律適用標准統一、推動重點領域執法司法合作、加強跨區域法律服務和惠民便民合作等,這在各省規劃中並不多見。

公共法律服務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舉措。南京市律師協會副秘書長、江蘇法德東恆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王捷說,《規劃》對開展公共法律服務的目標、如何開展公共法律服務工作、公共法律服務體系建設的側重點等問題給予回應,反映了以共建共治共享拓展社會發展新局面的導向,對提高省域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具有重要意義。

在企業法治領域,《規劃》還對企業合規治理提出要求。“企業合規治理毫無疑問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長期必要之舉,但當下正處於司法機關的試驗階段,國家層面尚無立法回應。作為短期文件,《規劃》能夠提出上述要求,足見其站位之高與立意之遠。”周振杰說。(倪方方)

(責編:蕭瀟、張妍)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