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用好用活紅色資源 以文藝之美展現黨史之光

2021年05月16日07:23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以文藝之美展現黨史之光

  台上,烈士們發出振聾發聵的呼喊聲,走向熊熊大火﹔台下,寂靜之后,掌聲雷動……近日,由南京市話劇團創排的話劇《雨花台》亮相國家大劇院。這是該劇作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優秀舞台藝術作品展演”劇目在北京的首場演出,也是《雨花台》創排5年來的第150場演出。

  今年,江蘇共有4部作品入選“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優秀舞台藝術作品展演”,除話劇《雨花台》、錫劇《燭光在前》進京演出外,歌劇《周恩來》、昆劇《眷江城》將在江蘇巡演。以這批紅色精品為代表,近年來江蘇舞台創作深挖紅色資源,以生動的文藝語匯熱情謳歌黨的百年征程和豐功偉績,推動黨史學習教育入腦入心。

  紅色富礦,淬煉精品力作

  江蘇大地孕育了偉大的周恩來精神、雨花英烈精神、新四軍鐵軍精神、淮海戰役精神,深挖紅色富礦,通過文藝的凝視,生動的黨史畫卷在舞台上次第打開。

  “眷戀你,白山黑水,巍巍昆侖﹔眷戀你,長江黃河,南國椰風﹔牽挂你,海峽兩岸,何日一統?牽挂你,老少邊窮,怎樣脫貧……”5月5日、6日,由省演藝集團創排的歌劇《周恩來》在南京再次上演。兩個小時的演出,通過對湘江血戰與遵義會議、衛星上天、萬隆會議、中美建交等歷史事件巧妙的剪裁和疊加,展現了一名共產黨員的豪氣、一位普通人民公仆的溫情和一個中華民族優秀兒女的情懷。

  “九九那個艷陽天來喲,十八歲的哥哥坐在小河邊……”鎮江藝術劇院攜手國家一級導演雷國華,經過10年的精心打磨,將大型原創音樂劇《九九艷陽天》搬上舞台。

  省梆子劇院創排的梆子戲《母親》則用心用情刻畫了一位親手把孩子送上淮海戰役戰場的偉大母親。

  “黨的百年歷史在經過藝術呈現后,更容易讓人們留下深刻印象。”著名詞作家王曉嶺去年參與了大型交響組歌《雨花台——信仰的力量》的創作,這部作品前不久在國家大劇院演出,為觀眾帶來了巨大的震撼。話劇《雨花台》、越劇《丁香》等,還有今年即將與觀眾見面的音樂劇《之愛》、芭蕾舞劇《我的名字叫丁香》、大型浸沒式戲劇《淬煉》(暫定名)等文藝作品,從個體到群像,多角度、全方位挖掘雨花英烈精神。

  圍繞著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重要時間節點,江蘇各文藝院團依托豐富的紅色文化資源和地方文化特色,創作了音樂劇《華中魯藝記》、蘇劇《太湖人家》等一批紅色文藝作品。其中共有50部大型劇目、20個小型精品節目入選江蘇省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舞台藝術精品創作工程。從以小見大、勾連時代變遷的滑稽戲《陳奐生的吃飯問題》,到鞭辟入裡、倡導道德重建的淮劇《小鎮》﹔從激情飛揚、還原經典歌曲誕生過程的舞劇《歌唱祖國》,到從傳承文脈、彰顯家國情懷的蘇劇《國鼎魂》……江蘇近年來反映黨史、新中國史、改革開放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史的舞台藝術精品,盡數呈現在這“50+20”的名單上,實現了江蘇舞台藝術精品創作優秀成果的集中展示。

  創新表達,綻放時代光芒

  紅色精品舞台劇,用富有時代特色的審美和創新表達,將豐厚的紅色資源轉化為生動的黨史教材。

  “將真實可信的英模形象,還原成血肉豐滿的人物形象,在平凡處挖掘英雄的精神高度,引發年輕觀眾共鳴。”江蘇藝術基金管理中心陳俊池認為,真實是紅色題材文藝作品的生命力,創新表達則是連接年輕觀眾的一座橋梁。

  適逢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江蘇一批紅色題材的作品走進年輕觀眾視野,在高度、深度、廣度、溫度和角度上都有了新突破。

  省昆劇院創排的現代昆劇《眷江城》在用傳統的藝術形式講好今天的中國故事上做了積極嘗試,在以“慢”著稱的昆曲舞台上,表現爭分奪秒的抗疫故事讓人耳目一新。

  與以往的紅色文藝作品不同,常州市錫劇院出品的大型原創錫劇《燭光在前》並未從正面展開張太雷的英雄事跡,而是以張太雷的妻子陸靜華作為第一主角展開敘事。創作團隊在表達形式和手法上大膽創新,突出強化錫劇藝術的表達力和展現力。在音樂設置上,用了西洋樂器和民族樂器融合演奏的方式﹔在戲與歌的結合方面,則融合了一些昆曲的曲調手法,由演員在無伴奏的狀態下使用昆曲唱腔。

  在江蘇省戲劇文學創作院院長羅周看來,創作紅色題材文藝作品,首先要花大量的時間對史料廣泛詳實地把握,這是創作的根基和前提。其次,創作者需要牢牢把握住的一點,就是去表現人。“在短暫的生命中,英烈們曾經拼盡全力綻放光華。在創作過程中,作者一定要以真誠的態度真正走進人物的內心,去感受他們對於信仰的堅守,對於生死的抉擇,以及面對一個個瞬間的時候內心真實的激蕩和波動。隻有創作者和筆下人物產生了共情,訴諸文字才能和受眾產生共情。”

  如何演好抗疫題材劇?省話劇院原創話劇《因為有你》交出了一張風格鮮明的答卷,既文藝唯美,又具有真實的“顆粒度”。舞台上的一座封閉的巨型玻璃長廊,不僅是重要的舞台藝術裝置,一幕幕疫情之下的悲歡離合同時在這個結構開放的時空裡展開。玻璃就像一個棱鏡,折射出整個社會的溫暖和光亮。

  “聽這個音樂會就像見老朋友一樣,作曲行雲流水,歌詞春風化雨,烈士的詩融入歌詞裡,沒有任何‘排異反應’,就好像血管裡流出來的是一樣的血。”在國家一級編劇朱小鬆看來,《雨花台——信仰的力量》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作為一部主旋律作品,它不是一味仰視英雄,也有平視他們的一面。更讓人贊賞的,是將一些動人的英烈故事串聯在一起,讓觀眾身臨其境,成了故事的見証人,和演員一起“讀”烈士史硯芬犧牲時的訣別信,一起“看”丁香跟阿樂的相愛分離,一起“捧起”雨花英烈賀瑞麟畫的五角星……

  初心之“火”,點亮信仰之“燈”

  這個英雄離我到底有多遠?他的經歷又如何與我們形成“同構”?在錫劇《董存瑞》走進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大學演出前,大學生們曾有過這樣的疑惑。但演出結束后,學生們都忍不住跑到台上和“英雄”合影。

  一些精心設置的細節讓00后大學生直面初心和信仰:本為自己分到的子彈少而鬧意見,當得知老兵們槍筒裡塞的是樹枝,董存瑞羞愧了﹔當讀到他情深意切的入黨申請書時,連長也忍不住慨嘆“一筆一畫多認真,字裡行間震我心”……入黨有什麼“好處”嗎?戲裡唱得明白:“個人沒有半點好,隻為人民求翻身!”

  “不要羞於談理想,而要旗幟鮮明地談理想﹔不要做精致的利己主義者,而要過更有意義的人生。”以文藝為載體的視聽盛宴,喚起當代青年更加深沉的情感、更加堅定的信念。而在創排過程中,這些紅色題材的主創者也在不斷淬煉中成長,在一步步貼近所飾角色的過程中,發自內心地產生信仰認同。

  “剛開始演這個角色的時候,感覺隻能畫其形,並沒有真正領會到他的精神世界。”南京市話劇團優秀青年演員李竹在話劇《雨花台》中飾演施滉。他說,接這個角色的時候,自己曾有過很多疑問,施滉當時赴美留學深造,先后取得了斯坦福大學東方史專業學士、碩士學位,“他是那個時代的精英,可以輕而易舉擁有一份富足而體面的生活,可是他卻做出了另外的選擇,毅然回國參加革命斗爭,為了信仰甚至付出生命。”一次次的演出過程,也是李竹和施滉的一次次心靈對話。他和角色越來越契合,尤其是疫情之后,他對信仰的力量和“為人民謀幸福”的感悟更加深刻了。

  “每位烈士都把自己當作一根柴火、一點星星之火,積極投身到革命中去,希望誕生一個新中國。無論是惲代英,還是許包野、施滉、袁咨桐,他們身上都有我們需要學習的精神。演戲的過程,也是我們學習的過程、成長的過程、精神淬煉的過程。”《雨花台》中惲代英的扮演者崔鐘說。(陳 潔)

(責編:唐璐璐、張妍)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