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畝農田遭毒水侵害,鐵路除草怎能任性

2021年06月03日09:41  來源:光明網-時評頻道
 
原標題:200畝農田遭毒水侵害,鐵路除草怎能任性

  6月1日,安徽六安裕安區羅集鄉清涼寺村部分村民向媒體反映,他們在阜(陽)六(安)鐵路沿線的農田突然遭遇不明“毒水”侵害,導致200多畝農田裡的秧苗寸苗不長,水塘和蝦田裡的魚蝦死亡,帶來嚴重損失。村民懷疑,“毒水”的來源是鐵路沿線噴洒的除草劑,裕安區鐵辦相關負責人表示:“類似的事情過去發生的多,我們沿途鄉鎮都發生過、處理過的,曾經也都賠償了。”當地官方最新發布信息也顯示,初步判斷系相關鐵路部門在鐵路范圍內噴洒除草藥物后,其藥物隨雨水流入農田、水塘,導致秧苗不長、魚蝦死亡。

  “毒水”過后,已生長的秧苗逐漸枯死,一片凋零的景象,已播種的稻田不再發芽,變成一片“荒原”,水塘魚蝦紛紛死亡,變成一潭死水……若不是媒體的描述和拍攝,很難想象,一次日常的鐵路除草,居然造成如此驚心觸目的生態災難。兩百多畝農田,顯然不是個小數目,這樣的災難,對於那些靠土地為生的農民來說,可以說是慘重的損失。而且,能毒死秧苗和魚蝦的除草劑,對人和其他生物是否有傷害?它在自然環境中是否會蓄積,造成長期的隱患?這些都讓人擔心。

  除草劑作為污染源被當地官方鎖定后,接下來受害的農戶拿到鐵路方面的賠償,應該不會是難事。可是,類似的污染事件,不能簡單用錢擺平。為什麼這種事件會反復上演,“毒水”的來源是什麼,問題到底出在哪裡,生態損害的修復誰來買單,地方環保部門和鐵路方面有沒有積極履行污染防范職責,這些問題無疑都需要調查清楚。畢竟,已經出現過一次的問題按理說不該再重復出現,即使賠償也不是長久之計。

  其實,鐵路除草因引發沿線農田污染,這並不是新問題,不少地方都曾發生過。在重慶市合川區,2019年就曝出鐵路企業在養護鐵路時,使用工業用、滅生性除草劑,導致沿線的數百畝農田土壤污染。事后,重慶鐵路運輸檢察院介入,幫助遭受損失的247戶農戶拿到了賠償款和修復補償款,涉案鐵路企業事后承諾:“今后將使用農業用除草劑代替工業用滅生性除草劑,同時結合天氣情況科學地進行損害評估。”

  六安200多畝農田遭毒水侵害,背后的元凶是否是工業用除草劑,公眾不得而知。但從毒水的巨大危害性看,這一嫌疑恐怕難以排除。鐵路除草固然是為了保障鐵路運行安全,但在除草劑使用上也不能任性,無視污染的危害。六安當地相關部門面對鐵路除草劑屢屢肇禍,也不能軟弱處理,而應通過法律手段,向除草劑之害說不,捍衛農民權益和沿線生態安全。

  鐵路是國家交通的大動脈,地位當然很重要,但是,鐵路的管理和維護,也要在法律之內進行,而沒有任何法外特權。對於六安再次發生除草劑污染,當地有必要好好查個清楚,追責賠償、堵住漏洞,一項都不應該遺漏。面對鐵路除草引發的污染事件在各地此起彼伏,國家主管部門也有必要盡快給鐵路除草“立規矩”,從根本上杜絕鐵路企業的任性。(於平)

(責編:黃竹岩、張妍)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