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宿连淮空气水环境保护:土方裸露 污水直排

2020年09月07日07:35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提“气质”净水质,还需再加把力

淮安阳光湖畔花苑工程项目现场土方全部裸露。

工地现场扬尘漫天、站点系统显示数据离线、生活污水直排河道……9月3日至4日,省生态环境厅工作组赴宿迁、连云港、淮安三市暗访大气和水环境保护情况,本报记者兵分两路跟随,看到多个现场情况不容乐观。

今年二季度以来,我省空气质量改善明显,幅度明显收窄,72个空气质量国控站点中,连云港德源药业、淮安监测站等7个国控站点的空气质量下滑,部分时段PM2.5浓度同比“不降反升”,7月9日,省生态环境厅对该7个国控站点所在区县主要负责同志进行了约谈。8月10日,省生态环境厅对宿迁市宿城区委、区政府发出《关于宿迁市宿城区涉气建设项目环评限批预警的函》,通报了宿迁市宿城区的突出涉气环境问题。

7个国控站点空气质量下滑

今年二季度以来,我省空气质量改善幅度明显收窄,72个空气质量国控站点中,连云港德源药业、淮安监测站等7个国控站点的空气质量下滑,部分时段PM2.5浓度同比“不降反升”,7月9日,省生态环境厅对该7个国控站点所在区县主要负责同志进行了约谈。8月10日,省生态环境厅对宿迁市宿城区委、区政府发出《关于宿迁市宿城区涉气建设项目环评限批预警的函》,通报了宿迁市宿城区的突出涉气环境问题。

宿迁市宿城区黄河社区附近裸地位于该市空气质量国控站点宿迁学院周边500米范围内,7月至8月被3次通报为宿迁市浓度排名前十的热点网格。9月3日中午,暗访组来到该区域排查,发现周边拆迁后的裸土地块已基本覆盖。但在宿迁学院东侧一路之隔的运河南路南延道路工程现场,记者看到,大量裸土未覆盖,部分施工道路未硬化,施工场地无围挡,且无车辆冲洗设备,唯一的一台喷雾设施也未运行。针对暗访组指出的问题,工地现场负责人表示,将迅速解决扬尘治理不到位的问题,并开启了雾炮机。偌大的工地上,一台喷雾功率明显不足的雾炮机力量显得十分单薄。

工地“素面朝天”,在线监控“离线”

9月4日中午,暗访组对淮安阳光湖畔花苑工程项目现场进行突击检查。多番交涉后,铁锁终于被打开,门里的景象很是“壮观”:堆成山的土方全部裸露,伴随着挖掘机的轰鸣,呛人的扬尘漫天飞舞,卸完货的混凝土车直接开出工地,未对车辆进行任何清洁和冲洗。根据建筑工地扬尘管控6个“百分百”要求,即工地周边100%围挡、路面100%硬化、出入车辆100%清洗、物料堆放100%覆盖、工地100%湿法作业、渣土车辆100%苫盖,这家工地做得显然很不到位。

占地7万平方米的工地,这样无视环保要求作业,对空气质量指标的影响可想而知。暗访组随机检查了淮安市的3个工地,记者在现场看到,施工场所都是“素面朝天”,大量扬尘没有得到有效控制。

8月26日,省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进行大气专项督察时,发现东方国际集装箱(连云港)有限公司4个厂界挥发性有机物在线监测站点中,有3个站点自8月起系统显示为数据离线,根本无法起到监督作用。9月4日,暗访组来到东方国际后,发现该企业对交办的问题仍未整改到位,部分涂料储罐露天堆放;3个站点数据依然不能现场显示,处于离线状态;厂区内非道路移动机械冒黑烟现象严重。

在距离国控点8公里的连云港东浦管桩有限公司东南角砂石加工厂,部分物料露天堆放,场地道路未硬化,车辆经过时扬尘直欲迷人眼。省生态环境厅工作人员表示,该企业的问题在附近区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该区域需要进一步加大精细化管理强度,精准定位企业大气污染问题,全面排查道路、货运堆场等场地积尘问题,采取硬化、冲洗、喷淋等有效措施综合治理,利用现有大气治理窗口期‘冬病夏治’。”

生活污水养殖污水直排河道

在水环境保护方面,多个暗访点的所见所闻也不尽如人意。3日,记者来到连云港海州区浦南镇区,生活污水正流向中国农业银行营业部旁河流。“河里经常漂着生活垃圾,一天要捞好几次,到了夏天就会发臭。”该区域保洁员说。

省生态环境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按照规定,城镇生活污水应统一管理,输送至污水处理厂处理后排放。去年11月,根据省生态环境厅统一安排部署,全省开展水质改善专项督查帮扶行动,其间曾交办浦南镇区生活污水未接管、通过雨水管道直接进入河道问题。但暗访当天,问题仍未解决,污水直排汇入乌龙河。乌龙河入蔷薇河口距离国考断面仅680米左右,1-8月,蔷薇河临洪闸国考断面水质一直未达标,高锰酸盐指数超标。

除生活污水直排河道外,浦南镇还存在农户养殖污水直排河道现象。3日,记者来到浦南镇龙埔村310国道旁,深绿色的泥鳅养殖废水未经处理排入周边的徐后大沟,而该河流最终也汇入乌龙河。

记者看到,河流旁建有一体化污水处理设备,但并未运行。上面张贴的信息显示其为浦南镇大沟排口截污治污项目一期试点工程,每年处理污水约18万立方米,建设单位为浦南镇政府。“去年这个设备还是每天正常开的,今年就开得断断续续了,有时候潜水泵坏了两三天也没人来修。”附近一名泥鳅养殖户有五六亩建在徐后大沟旁的养殖塘,他表示,由于不具备污水处理能力,更换下来的污水就直接排至下游。

去年11月,省生态环境厅统一安排部署开展水质改善专项督查帮扶行动,其间曾交办乌龙河沿岸存在大面积水产养殖尾水未经处理直排周边水体问题,然而如今该现象仍然存在。

今年1-7月,宿迁老汴河临淮乡断面水质单月及均值均未达考核要求。环境监测数据显示,泗洪大部分引河入老汴河支流水质为劣Ⅴ类,一定程度上影响老汴河断面水质。4日下午,记者来到老汴河支流航道河与泗洪县通湖大道交汇处,只见水面漂浮着大量浮萍水草和几只塑料袋。航道河一侧为居民区,另一侧为农田,周遭有农户直接将使用后的农药存储瓶罐废弃在河道旁。

4日,记者来到位于宿迁市泗洪县城南的集泰污水处理有限公司,该公司将污水处理后排至汴河。公司台账显示,厂区污水处理能力不足,长期超负荷运行。公司生产厂长许东升表示,厂区设计处理污水能力为3.25万吨/天,但由于汛期等原因,五、六月实际处理量最高值达4.62万吨/天,超过设计处理能力42%。

(责编:萧潇、唐璐璐)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