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江蘇頻道>>經濟

C919大型客機背后有哪些江蘇力量支撐?

2022年10月01日07:56 | 來源:新華日報
小字號

C919是我國首次按照國際通行適航標准研制的噴氣式干線客機,此次取得型號合格証是我國大飛機事業發展的重要裡程碑。C919大型客機2017年首飛,預計今年底交付首架飛機。作為中國制造的明珠,C919大型客機背后有哪些江蘇科技力量支撐?

9月28日,航天海鷹(鎮江)特種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鷹特材”)裝配車間的廠房裡,機器的轟鳴聲沉重而綿長。一間白色板房內,會議桌四周的條凳上,七八名工人師傅在午休,而另一側的辦公位置上,卻空空如也。

這個位置的主人,再也不會回來了。

9月22日凌晨兩點,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國航天科工集團特級技師、海鷹特材裝配制造技術中心副主任王巍因病去世,享年48歲。

在他生前工作的辦公桌裡,記者發現了一封還沒來得及投遞的征文信件。信中寫道:“建黨百年時,C919大型客機批產首架剛剛交付。未來的你,夢想應該已經透過飛機舷窗照進現實。第二個百年,我們早已能乘坐自己的飛機,翱翔在祖國的藍天……”

車間裡,

他是同事眼中的“定海神針”

裝配車間內,王巍徒弟、裝配車間補鉚二組組長郭彬彬正低頭在補鉚操作台上裝配零件,接受記者採訪時,他已經連續工作了7個小時。

“不管什麼苦活累活,王師傅都第一個沖上去。”郭彬彬記憶中的王巍,永遠都是“拼命三郎”的模樣。2020年3月,公司突然接到了C919大型客機10101B架失速改裝的撤保留工作。

“王師傅第一個報名,我也跟著報了。”在王巍帶領下,郭彬彬等人乘坐了10個小時的綠皮火車,來到南昌執行任務。

為了讓生產速度快一點,再快一點,在狹小的APU(輔助動力裝置)艙內,王巍和團隊每天工作超過10個小時。

10101B架后機身后段作為C919大飛機首個失速改裝構型,相比於常規架次,金屬零件佔比更高,鋼、鈦結構零件大量增加,復材壁板零件更厚,零組件的裝配難度呈指數級增長。客供件排氣管制造外形超差,從而導致隔熱毯、支座等多個零件配合間隙嚴重超差,根本沒辦法裝配,撤保留工作一度面臨停工。

“我們其實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但王師傅從未打退堂鼓。”郭彬彬記得,王巍一邊組織視頻會議與設計人員溝通,一邊協同工藝人員篩選南昌現有的標准件、調整墊圈。最終,撤保留團隊逐個解決超差,完成了排氣系統各部件的安裝。

在南昌的39個日夜,王巍帶領“裝配鐵軍”完成了10101B失速改裝撤保留任務,確保C919首個試飛改裝架機的試驗節點順利進行。

時光回到2015年的初春,海鷹特材技術裝配團隊迫切需要強有力的人才支援。經航天科工306所引薦,具有20余年裝配經驗的王巍隻身一人跨越3000余裡,從沈陽來到鎮江。

2015年,海鷹特材接到C919大型客機后機身后段的裝配任務,王巍的“主戰場”也由此開啟。“C919大型客機裝配任務中,絕大多數都是新情況。”郭彬彬當時退伍剛入廠,他甚至覺得,這對自己來說近乎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面對數百種零件、上萬個標准件,王巍和其他技術工人需要完成15個制孔試驗項目,涉及1800多塊復合材料試片,制孔數達2萬多個。“王師傅對操作的誤差,要求在3根頭發絲以內。”在郭彬彬和其他徒弟的眼裡,王巍就像是車間的“定海神針”。

手工對飛機蒙皮縫隙劃線打磨精度不夠怎麼辦?王巍夜以繼日研究輔助裝置,去除大飛機部件蒙皮余量。飛機裝配復合材料鉚裝、制孔技術等難關怎麼過?王巍帶領團隊白天黑夜兩班倒,通過改進技術和優化檢驗工序,將部件裝配周期縮短30%以上。

制造成本降低了30%—40%、產品開發周期縮短了40%—60%、研究成果在C919大型客機其他復合材料部件的裝配中推廣應用……最終,中國商飛專家的高度認可,讓所有人懸了兩個多月的心落了下來。

“王師傅患有高血壓,但每次任務吃緊,需要白天黑夜兩班倒的時候,他總是第一個站出來主動要求值夜班。”工人們說,日落月升,春去秋來,車間裡總能看到“王師傅”忙碌的身影。

書架上,

他留下一份人大代表建議清單

一套低矮的辦公桌椅、一部已經發黃的電話、被滿滿的書籍壓成“凹”形的書架,就是王巍生前在工作室的活動場地。

“他就坐在那,手裡的活基本沒停下來過。”裝配車間總裝二組組長孫建指著那張僅有30余厘米見方的辦公椅告訴記者。可以想象,近一米八的大個子,在這套矮小的辦公桌椅前,略顯局促。

“那天,我扛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剛來到宿舍門口,和一個老大哥撞了個滿懷,他二話沒說就幫我把行李全搬了進去。”郭彬彬至今仍清楚地記得與王巍第一次見面的場景,“沒想到,王師傅竟然和我們一起住公司的四人間宿舍。更沒想到,他會成為我的室友、証婚人,當然,更是我永遠的師傅。”

“王師傅做得一手噴香的東北菜,周末一有時間,他就會下廚給我們做菜。”此后的兩年間,郭彬彬和王巍同處一個屋檐下,一起騎電動車上下班、一起吃飯聊天。慢慢地,郭彬彬在心裡把王巍當成父親一樣看待。

小至如何操作氣鑽,大到如何擺脫迷茫的職業方向、未知的愛情歸途……郭彬彬就像是自行車初學者,在職場道路上搖搖晃晃,而王巍在一旁緊緊握住車把,帶他平穩前行。

如今,郭彬彬已成長為裝配車間補鉚組組長,還收了徒弟,“第一階段,熟悉現場各類工具及輔助用品,熟悉數模操作。第二階段,熟悉輔助工日常所需運用到的工作技能及每日各類項目點檢。”郭彬彬在計劃表上認真為徒弟規劃了每一階段的工作任務,就像當年王師傅對自己一樣,事無巨細、毫無保留。

“女兒急著填報高考志願,我一竅不通,又急又沒有辦法。”徒弟孫建的女兒遇到了專業填報問題,連日裡唉聲嘆氣、愁眉不展。王巍看出端倪,連忙去借閱了大量投檔參考資料,還打電話向高校招生辦咨詢。在海鷹特材裝配車間裡,幾乎每一個人都得到過王巍的指導或幫助。

從教學計劃和培訓材料的編寫,到青年員工的理論培訓和實操訓練,王巍在每一個環節都不曾缺席。他的16名徒弟均一次性通過專業考核,獲得飛機裝配專業資格。2017年,他所在裝配班組被評為江蘇省安康杯競賽優勝班組,2018年獲江蘇省“工人先鋒號”榮譽稱號。

對周邊企業的技術難題,王巍同樣挺身而出,傳道解惑,先后培養航空技能人才400余人。2020年,王巍技能大師工作室晉級國家級技能大師工作室。

“企業職工、困難群眾等都是王師傅的關注對象,一有時間就去調研。”作為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發現群眾有什麼困難、社會有什麼亟待解決的問題,王巍都會認真記下來,再研究相關的政策,寫成書面材料在全國兩會上提交。

書架上,有一份“王巍代表提出的建議清單”,其中包括“提高引進技能人才和留住人才能力的建議”“關於加強基層法院保障的建議”“關於加強對短視頻類APP監管的建議”。

2022年全國兩會期間,本報記者曾採訪參會的王巍,他帶來了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的建議,“企業必須在創新中成長,才能在市場站穩腳跟。”他還提出“推進職業教育‘現代學徒制’工作”,建議增強制度保障,並呼吁為建設“現代學徒制”的企業提供經費補助。

未竟卷,

將由徒弟們繼續作答

“唯一的變化,是發現他突然瘦了很多。”郭彬彬回憶說,今年5月開始,王巍經常出現右上腹疼痛的症狀,但他和徒弟們說只是膽囊炎,不要緊。“他的工作狀態和往常一樣,我們幾乎沒有察覺出他的異樣,更不會聯想到重症。他離開公司去北京治療的那天,就和往常出差一樣,沒帶什麼東西,就匆匆忙忙走了。”

不久,王巍被確診患癌的消息傳回,如一道晴天霹靂。“我們甚至沒有給他發過消息,完全無法面對這個事實。”同事說。

“兒子,這次怎麼休假這麼久,是不是該回去上班了?”一直以來都將大飛機事業視若生命的兒子,怎麼會突然休假那麼久?母親有些疑惑。卻不知,兒子向她隱瞞了病情真相。

“估計短時間回不去了,好多事就麻煩你了。”7月29日,躺在病床上的王巍還在記挂著公司黨支部的工作,他拜托同事黃風美給支部黨員評分。

8月,同事仲鎮接手了王巍的工作,“我告訴他我調來裝配車間工作了,他叮囑我要把現場看好。”

9月20日,王巍的病情加重,得知消息的仲鎮立即趕往北京,這時的王巍已經進入了ICU重症監護室,陷入了昏迷狀態。

22日凌晨兩點,王巍永遠地離開了世界,享年48歲。

凌晨6點左右,郭彬彬和同事們收到了仲鎮從北京發來的噩耗。“那天,整個車間隻有機器轟鳴聲,幾乎沒人說話,大家都在瘋狂工作麻痺自己。”

“坐著自己參與裝配的飛機飛上天,是很多飛機裝配師傅的願望。”孫建記得,王巍也曾在閑聊中透露出自己的期盼,“他常說,生命至上,你們千萬不能有一絲馬虎。”

同事們的記憶中,王巍不常提家庭,隻在隻言片語中聊過帶女兒旅游的往事:“我對女兒陪伴得太少了,隻要有空我就會陪她玩。”然而,王巍與女兒的下一次旅行承諾,永遠失約了。

“未來的你還是會經常出差,但再忙也一定要回家看看,因為你永遠是從前那個少年,從沒改變。第二個百年,家庭夢、大飛機夢、中國夢,一定會實現!”在王巍的征文信件中,家庭,也並未被遺忘。

裝配車間,王巍工作室裡像往常一樣人來人往。打開窗,濃郁的桂花香扑面而來,吹散屋內的粉塵氣息。“王師傅”走了,大飛機裝配的“答卷”將由他的徒弟們繼續作答。

信中的話,仿佛成為寫給徒弟們的寄語,指引著他們繼續完成未竟的“大飛機夢”:“未來夢想實現的路上,你也必定會經歷坎坷,也許會有許多失敗,但藏在你腦海中、深埋在你胸腔裡的熱愛,會化作你在裝配車間的身影。”“未來的你,飛機裝配鉚接,每一個零件都像是你指揮的千軍萬馬,振臂一呼,便可攻城略池。”(張宣 楊頻萍 程曉琳 艾培 王子杰)

(責編:周夢嬌、耿志超)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