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重大暴力袭警案开庭 嫌犯兄弟态度恶劣死不悔改

2020年08月28日10:53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淮安重大暴力袭警案昨日开庭

马伟兵、马洪兵在法庭受审。 陈俊声 摄

袭警后留在头盔上的尖刀。

戴着手铐脚镣、穿着防护服、其中一人还坐着轮椅,27日,发生在今年7月6日的淮安重大暴力袭警案中的“二马”兄弟嫌犯:56岁的哥哥马伟兵与52岁的弟弟马洪兵被法警押进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淮安检察机关指控“二马”兄弟犯故意杀人罪、寻衅滋事罪,并当庭建议法院判处二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由于案情重大,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朱鼎兆

A案发经过

当着家人面,兄弟俩暴力袭警致两人牺牲

记者了解到,马氏兄弟共有三人,全部居住在淮安市文旅区板闸佳苑,老二马洪兵因为此前有做护工的经历,所以在案发前就住在504室老三马兆兵家,帮着服侍77岁的脑瘫母亲,而老大马伟兵则住在楼下的403室。案发当日,两兄弟当着弟弟以及脑瘫母亲的面暴力袭警,致两名警务人员牺牲,一名辅警受伤。

案发前多次劝说老二马洪兵将手中的菜刀放下,但是当老大马伟兵手持两把杀猪刀冲进房间后,现场就混乱了。据在案发现场的老三马兆兵向警方叙述,案发当日,四名警务人员敲开504室房门亮明身份进入房间时,老二马洪兵穿着内裤、上身穿T恤正在厨房,见到民警,他显得格外激动,拿起菜刀,扬言要跳楼。“我只好以脑瘫的母亲名义来劝说他放下菜刀,好好配合民警”,马兆兵说,二哥也听劝,突然,老大马伟兵手持两把杀猪刀嘴里骂着脏话、叫嚣着“捅死你们”,冲进房间与马洪兵有短暂的眼神交流后,对着四名警务人员就捅,几乎在同时,身在厨房的马洪兵也拿起两把菜刀,对着警务人员就砍。

“时间很短,民警警棍、辣椒水都用上,我也被喷到,等我从厨房洗完眼睛出来后,发现房间里只有一名民警浑身是血躺在客厅沙发上。”马兆兵说,担心两个哥哥再到小区里行凶,他也赶紧下楼,在楼梯口,他又看到一名警务人员浑身是血躺在楼梯处。下楼后,他没有看到两个哥哥,赶紧又乘坐电梯上楼,拨打110报警,而此时是7 月6日上午10时31分。

逃跑过程中,兄弟俩挥刀拒捕被民警开枪击伤

躺在沙发上的正是民警王涛,而躺在楼梯处的则是辅警安业雷,他们一行四人在执行公务过程中,遭遇马伟兵、马洪兵兄弟二人暴力袭警,致民警王涛(32岁)、辅警安业雷(32岁)牺牲,辅警吴骏受伤。记者了解到,案发后,淮安市警察培训学校已安排专业人士对受伤的辅警吴骏以及另外一名民警王春坤进行心理辅导。

案发后,由于两名嫌犯行凶后在逃,淮安教育系统在内部群里发出通知称:各中小学、幼儿园,今日我市生态文旅区板闸佳苑发生重大刑事案件,目前,犯罪嫌疑人在逃,中午前后,两嫌疑人骑白色电动车逃往开发区,作案工具是杀猪刀。请各学校幼儿园加强安全防范,特别是要注意校门及周边安防工作,严防可疑人员危害师生安全。

淮安警方同时要求辖区民警全部携带武器和警用装备分组对重点区域巡查,18时30分许,淮安市海口路派出所民警发现两名可疑人员欲对他们进行抓捕时,兄弟俩挥刀拒捕。在警告无效情况之下,民警连开四枪,击伤马洪兵,随后将两嫌犯成功抓获。

老大行凶后,镇静地与儿媳妇对话“没多大事”

受伤辅警吴骏在送医时,手里还拿着一个被尖刀戳破、外面只露木质刀柄的头盔,民警与凶手搏斗多长时间?住在楼下的马伟兵儿媳妇说,只有几十秒,就听到楼上有人摔倒的声音。

据住在案发楼下404室的马伟兵儿媳向警方叙述,案发时,她刚好在家,听到楼上有很大动静,但不敢上楼查看。听到有人倒地声音后,打开门一看,有一男子(牺牲辅警安业雷)浑身是血躺在门口楼梯上,接着她看到二叔马洪兵下楼,吓得赶紧关门,但又不放心,于是再次打开门缝,看到公公马伟兵,她问了一句“有什么事啊”,公公回答她“没多大事”。于是她赶紧打电话给老公,两人见面后不久,淮安警方通告就出来,直到此时,她才知道公公马伟兵、二叔马洪兵犯下滔天大罪。

两兄弟行凶手段有多残忍?据老三马兆兵介绍,大哥马伟兵手持两把刀身约30公分、连木柄约40公分长的杀猪刀对着四名警务人员乱捅,二哥马洪兵则手持两把刀身20公分、连木柄约30公分的菜刀举过头顶砍杀四名警务人员。

B案发原因

对法院判决不服涉嫌寻衅滋事

记者了解到,由于多次犯罪被判刑坐牢,老二马洪兵是个“狠人”。此前在办理马洪兵强制猥亵妇女一案时,法官、检察官都被其恐吓过,摔坏办案检察官电脑,并扬言出来后要奸杀女检察官,看守所管教干部称,马洪兵在看守所扬言出来后要杀死审判过他的法官。当年承办此案的检察官就给马洪兵下过结论“马洪兵是孤身一人,没有自己家庭, 遇到任何事情没有顾虑,很有可能走极端,危害性极大,无法被改造”。

记者在庭审中注意到,庭审第一次公开马伟兵、马洪兵兄弟二人为何涉嫌犯寻衅滋事罪。

原来,马伟兵的儿子因向王某借钱不还而被起诉到法院并被强制执行,马伟兵与马洪兵对法院判决不服,于2018年至2020年期间先后多次在淮安区人民法院门前张贴红色大字报、泼红油漆、疯狂拨打法院工作人员电话进行骚扰,另通过疯狂拨打电话、堵锁芯、砸坏防盗门、划破车轮胎、砸损店面的方式骚扰王某而被公安机关因涉嫌寻衅滋事列为网上逃犯。

今年7月6日上午,根据前期研判,民警王涛等人前往马洪兵居住的板闸佳苑小区进行线索查证,并根据现场情况适时开展抓捕。

C庭审现场

嫌犯兄弟态度恶劣,死不悔改

在长达三个半小时的庭审过程中,记者注意到,“二马”兄弟非常嚣张,态度极其恶劣,对他们自己犯下的罪行死不悔改。检察机关在开始的起诉中称,“二马”兄弟归案后,能如实交代自己的罪行,属坦白,可以从轻处罚。但是在最后的公诉意见中,公诉人提出,“二马”兄弟犯罪手段极其残忍,后果极其严重,两人有极强反社会人格,结合“二马”兄弟在庭上的表现,应当从重处罚。最终建议法院以犯故意杀人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判处两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记者了解到,在归案后,因拒捕被枪击伤的马洪兵手术清醒后面对民警的询问,态度极其恶劣,而且还咬舌抗拒警方问话,警务人员随即捏住其下颚阻止,当警务人员松开时,他向警务人员吐带血的吐沫,并且辱骂警务人员长约20分钟。

记者注意到,该案主审法官由淮安市中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时恒支担任,主公诉人由淮安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刘跃进担任。据中院法警介绍,为了“二马”嫌犯,当天特意按照4:1比例安排法警。淮安市中院指派淮安市法援中心邵永高、周健、唐晓玲、王妍四名律师担任“二马”嫌犯辩护人。在提出辩护意见之前,淮安市法援中心主任邵永高代表淮安市法律援助中心对守护人民群众生命健康财产安全的英雄致以沉痛的哀悼、最崇高的敬意。

邵永高主任称,他们站在辩护席上,并不是为被告人马洪兵、马伟兵逃脱应有的惩罚,而是履行让被告人依法接受审判,不偏不倚地承担法律责任的职责。(朱鼎兆)

(责编:萧潇、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