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海安宁蒗支教教师群体:续写山海之约新传奇

2020年09月10日07:20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拓展“支教+”,续 写“山海之约”新传奇

几乎在卢磊收到清华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同时,刚从昆明理工大学毕业的何政羽也拿到了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四工程局的入职通知书。“这就是我家的‘脱贫通知书’啊!”这个家住宁蒗偏远山区的彝家青年难抑激动地说,“每月工资4000多元,几乎是全家一年的收入!”

在海安老师的精心培育下,一批批宁蒗学子考出大山,一人就业带动全家脱贫。他们中的许多人返回家乡,成为建设小凉山、改变泸沽湖的栋梁之才。据统计,宁蒗7000多名公务员和事业编制人员中,近一半是海安老师的学生。丽江市委常委、宁蒗县委书记杨承新感慨,“海安老师辛勤撒播的,不仅是知识,更是希望的种子。32年前的‘木材换人才’,‘换’来彝乡一代人文化素质的提升。小凉山,正迎来生机勃发的春天!”

热心融化,

“海安舅舅”暖了小凉山

蓝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莽莽小凉山盛开如火的索玛花。弯弯的山道上,一群质朴的孩子齐刷刷朝着一名外乡人敬礼,亲热地喊一声“讴伲!”——这是我国首部反映群体支教题材电影《海安舅舅》中的一幕,也是无数次发生在小凉山的真实场景。

“讴伲”,彝语意为“舅舅”,是彝家最尊贵的亲人。如今被当作“舅舅”的海安支教老师,32年前满怀热望、颠簸8000多里第一次走进宁蒗时,迎接他们的却是一道“闭门羹”——“沿海发达地区的人,怎么可能在穷山沟里待得住?”“支教?来旅游的吧?”……

“海安老师没有争辩,只是默默打开行囊、走向课堂。”宁海民族中学校长李学高告诉记者,几年后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宁蒗人对这群“外乡人”的看法。

那是1995年夏天,在宁蒗担任高三年级班主任的海安老师朱朝书,突然接到一份电报,说在海安的老父亲患病住院。看着正在冲刺高考的学生,朱朝书不忍离去,让妻子回家把老父亲接来宁蒗。谁知历经长途颠簸,老人病情加重,到宁蒗后仅10天就去世了。消息不胫而走,十里八乡的乡亲们不约而同赶来,堆起高高的木垛,按照彝族最高礼仪为老人进行了火葬。“那冲天的火光,把宁蒗各族群众和海安老师的心融在了一起。”李学高指着学校东南面当年举行葬礼的山坡回忆道。

水土不服,流鼻血、头晕、耳鸣,从沿海平原来到山区高原,不少海安老师感到身体不适,但很多人选择连续支教、反复支教。“孩子们求知的目光,像无形的绳索牵引着我,让人难以割舍。”蒋柏森老师曾连续4轮赴宁蒗支教。

翻看宁海民族中学学生发黄的日记本,许多个深夜,海安老师在窗前批改作业的身影映在斑驳的墙上;崎岖山道上,海安老师打着手电孤身家访的脚印,深深烙印在少数民族孩子和家长的心里——

“因高原反应,讲课时鲜红的鼻血滴在白衬衫上,但你浑然不知,一直讲到下课。”

“我身上长了疥疮,是你帮我洗了生平第一次热水澡,还像妈妈一样把我搂在怀里,为我补课。”

……

把心留在宁蒗,海安老师用全情付出,暖了小凉山。时任宁蒗县委书记阿苏大岭在全县教育大会上动情地说:“我们宁蒗人,最尊贵的是舅舅,海安老师就是我们宁蒗各族人民的‘舅舅’啊!”

点亮梦想,

给山里孩子打开另一扇窗

群山巍巍,神湖幽幽。对旅行者而言,宁蒗是放松心灵的世外桃源。但在当地孩子看来,一道道山梁却犹如一堵堵高墙,挡住了他们张望世界的眼睛。

一名宁蒗学生不无伤感地写道:“多想飞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是我没有翅膀……”

来自东部沿海地区的海安老师,帮他们打开了飞出去的另一扇窗户。

今年高考,彝族学生马金福以优异成绩考取陆军军医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开学前,他特意向海安老师谢友军道别。“以前只知道埋头学习,并不清楚是为了什么。谢老师给我讲了大城市的许许多多,帮我确立了学医志向。”马金福的爸爸只读到小学二年级,妈妈没有读过书,一家人生活在3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走出大山是为了改变大山,宁蒗缺少医生,等我学有所成,一定回来回报家乡!”

已经走出校园的孩子,海安老师也牵挂在心。“海安老师的一封信,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宁蒗县信访局局长杨才华曾是民族中学学生,高考时志愿没填好,错过了心仪的学校,心灰意冷背起行囊外出打工。打工期间,他意外收到海安老师的来信,告诉他“知识才能改变命运,努力终会获得成功”。杨才华重燃斗志,通过成人高考考入西南政法大学。

课堂上,海安老师不仅传授文化知识,也给大山里的孩子讲述很多人生道理。有一次,海安老师梅晖走在宁蒗街头,在一家快递公司门口偶遇10年前教过的学生。这名学生激动地握住梅老师的手说:“我虽然没有考上大学,但您教导的‘一等二靠三落空,一想二干三成功’,我一直铭记在心。通过不断拼搏,我开了这家快递公司,过上了过去连想都不敢想的生活。”

携手共进,

续写“山海之约”新传奇

开学不久,“海安四班”彝族学生杨亚涛就暗下决心——到老师的家乡去读大学。一年前,父亲因病去世,一家人手足无措时,海安老师赶来家里,告诉他“你只管好好学习,生活上不要操心”。从那以后,每学期1700多元的书本费杨亚涛不用交,到了冬天,还会收到崭新的羽绒服。

海安老师“暖心”的背后,是一座爱心涌动的城市。

4年前的冬天,刚到宁蒗支教的海安老师谭爱斌发现,不少学生坐在教室里,书包还一直背在身上。仔细询问,孩子支支吾吾地说“天冷,背着书包暖和些”。谭爱斌震惊了,进一步了解后得知,不少学生一周生活费不到100元,经常几个人围着合吃一碟菜。

谭爱斌将宁蒗孩子的这些情况发到朋友圈,很快收到来自家乡的温暖回应:学生季冬明转来2万元、“中国好人”刘宏燕发动各种关系募款4万多元……支教老师也纷纷行动,通过各种途径募集爱心资金30多万元,为160多名贫困学生消除后顾之忧。

“坐在课堂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是小凉山的希望。”直到1980年,宁蒗没考上一个大学生,现在每20人中就有一个。在杨承新看来,海安老师不仅带来了知识,提升了整体人口素质,更改变了小凉山的发展生态,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注入了强劲活力和动能:1988年到2019年,全县财政收入由696万元增至3.1亿元,增长45倍;人均纯收入从197元增至19360元,增长98倍。

与君远相知,不道云海深。因为一纸“山海之约”,海安老师与宁蒗结缘。他们用持续32年的辛勤付出,推动相隔8000多里的“山”“海”深度融合。

今年夏季,海安与宁蒗的手再次紧紧握在了一起。在接待宁蒗县党政代表团时,海安市委书记顾国标热情倡议:“面向新时代,拓展‘支教+’,携手在经济、人文、旅游等领域拓展合作空间,促进‘宁海合作’向更高层次、更宽领域延伸,续写‘山海之约’新传奇。”

32年,281人次海安老师前赴后继,在莽莽小凉山踩出深深浅浅的脚印。这脚印,重重叠叠,站立成一座民族团结、东西部携手共进的丰碑;这脚印,坚定有力,还将走得更深更远,播种小凉山生机盎然、山花烂漫的春天。

本报记者 徐 超 陈 明

王梦然 严 磊

(责编:萧潇、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