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油坊桥:宁漂的聚居地 城市的中转站

2020年09月14日07:32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油坊桥,南京的“天通苑”

活力满满的油坊桥。赵亚玲摄

油坊桥地铁站出站口。

油坊桥周边商业配套。

每天清晨,黑压压的人群就如同潮水一般涌向地铁站。到了晚上,又如同潮水一般退去……这是北京五环外昌平区天通苑每天的“作息表”。对于70万北漂来说,这个号称“亚洲最大社区”的廉租房片区,是他们在北京的“第一个家”,也是“梦开始的地方”。

南京也有着天通苑一样的地方——河西南绕城公路边的油坊桥地区。在这个面积不到2平方公里的片区,数十栋30多层以上的高楼密密匝匝,常住人口40万人,多半是新就业大学生租客和外来务工人员。

油坊桥过去是南京城郊接合部,10多年前安置河西拆迁辟为保障房片区,以中和路为界线,向南是拆迁安置房扎堆的油坊桥,向北是高档小区密布的河西南片区。穿行在马路两侧,不仅能见证城市的斑驳变迁,也能领略城市的多面精彩。

租住油坊桥,满满“烟火气”

9月11日傍晚6点多,初秋的夕阳还有些刺眼,25岁的万涛背着双肩包从地铁2号线油坊桥站走出。出站口,一群摩的师傅大声吆喝“抢客”。迎面,是花花绿绿的租房信息墙,只要一驻足,一旁的中介立马凑过来问:“要租房吗?”

这样的场景万涛已见怪不怪。他住在莲花新城北苑小区一片30层高的楼群中。今年6月,万涛刚从黑龙江大学硕士毕业,在南京小行地铁站从事车辆维修,与两位同事合租一套房子,月租金3500元。租住油坊桥,是因为这里地处2号线终点站,换乘10号线到上班地点只有4站,租金比市区又便宜。更让他满意的是,周边配套齐全,餐饮店、小酒吧、超市、快递点甚至裁缝铺、干洗店,应有尽有。

在油坊桥片区,像万涛这样的“宁漂”数量众多。吸引“万涛们”奔来此处的原因无他:靠近地铁、房租便宜且生活便利。坐地铁从油坊桥始发,新街口、仙林、南京南站,哪都能到。此外还有多条公交线穿行而过。

房屋中介告诉记者,虽然油坊桥片区主要是安置房源,但不愁租,三居室每月租金都在3000元以上,单间也要一两千元,首创立方、铂悦公寓等30多平方米的单室套月租金在2500元左右。租客主要是在河西、南京南站等区域上班的员工和刚毕业的大学生。

每当夜幕降临,油坊桥便热闹起来,成千上万的“宁漂”或乘地铁、或乘公交、或骑共享单车,回到油坊桥“临时的家”。晚7点,清荷北园门口的好邻里生活街区座无虚席,奚记椒麻鸡窗口也迎来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候。夫妻二人一个忙着点单收银打包,一个做饭。他们是安徽阜阳人,今年4月刚盘下店面。老板娘说,店里晚上7点-10点食客最多,尤以年轻人为主,“没想到生意这么好,有的食材中午就卖完了。”

莲花新城北苑盼盼果园老板许梅2014年来到小区盘下店面,70多平方米店面,年租金达17万元。“做生意靠的是人气,这里人流量大,虽然租金贵,生意却比在河西商品房小区好。”

“住在油坊桥,满满的生活味。”万涛说,每次晚上出来吃饭,烟火味的店铺,熙熙攘攘的人群,让他感觉很亲切。简单吃个饭,肯德基、汉堡王、回味、苏客、杨国福等中外快餐店满街都是;逛街买东西,周边有天迈广场、游坊城、旺角广场、富力城百货市场等“综合体”;此外还有莲花北苑菜场、好邻里等菜场。

习惯了熙攘,眺望到繁华

大学毕业后,刘磊辞别仙林大学城,从2号线起点坐到终点,横穿整个南京城来到油坊桥,出了地铁站,抬头几十栋30多层的高楼,宛如一片水泥森林。“如果住得高,夜晚可以看到河西南大楼顶的灯带闪烁,可推开窗又是震耳的广场舞音乐,仿佛立马回到贾樟柯电影镜头中的县城里。”

对油坊桥的“宁漂”们来说,繁华的城市就隔着一两节地铁站的距离。“这是我们落脚的地方,不会一直住这儿。”刘磊告诉记者,住在油坊桥,电梯里遇到满怀欣喜搬进来的人和收拾行囊搬出去的人,几率一样大。

刘磊说,南京的油坊桥就像是东京的三茶。三茶是日本年轻人来东京工作的第一站,房租不超过工资的1/3,有着非常多又便宜的小店,但随着收入增加、更换工作、结婚生子,这些年轻人可能回到家乡,可能搬去更高档次的公寓、更好的学区,却少有人愿意永远停留在这里。

南京和兴房地产经纪公司是最早一批落户油坊桥的中介之一,工作10年的店长赵世友说,油坊桥房源量大,有将近4万套,当时拆迁,一般家庭分到3套,除了自住,多余的房子用来出租,往年毕业季他办理租住的有1000多人。“这里优点是人多,缺点也是人多,每天有人走有人来,为了住在主城区来买房的有,条件好了卖房换新的也有。”

眼下,租客和住户在清荷北园占比是2:1,在莲花北苑是各占一半。尽管每年如同候鸟迁徙般的大学生、外来务工人员给这里住户带来了持续的租金收入,但人多了,管理的难度自然增加。

“莲花北苑共28栋楼,算上铂悦公寓在内莲花北苑片区共计2万多人,社区内和周边有近400家商户。一栋楼就相当于一个小区,而且这里流动人口多,基本上是一个开放式的小区。” 莲花北苑社区居委会主任周婷说,为了让年轻人安心居住,社区每年组织专场招聘会,并组建物业、网格员、楼栋长以及志愿者,一同协助管理,“背井离乡的年轻人在南京打拼不容易,希望能给他们营造一个温暖安心的家。”

城市“中转站”,期盼多布设

每天,有近200趟地铁从油坊桥发车,早晚高峰每节车厢都塞得满满的。租客们许多骑共享单车去地铁站,沙洲街道城管科施鹏做过统计,为调剂单车分布,每天科室值班的同事人均要来回搬共享单车800次左右,“都不要花钱去健身房,每天搬车大臂肌肉比健身房里练得好。”

和天通苑一样,油坊桥也是一座“睡城”,白天小区人很少。尽管还有这样那样的局限,但在周婷看来,南京作为特大城市,要吸纳年轻人加盟,需要油坊桥这样的“中转站”和“落脚地”。

“2016年我刚来油坊桥工作,人还没有现在这么多。”周婷回忆说,当时除了坐2号线,人们外出很不方便,“这两年,地铁S3号线来了,新增7条公交线路从油坊桥经过,人气也跟着旺起来了,很多新街口的白领也住这儿。”

“这里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城中村’了,现在住在这里的,大多是刚刚毕业的学生,素质高,这里是他们的‘毕业第一站’。”清荷北园社区党支部书记丁永健介绍,清荷北园4680户居民中,常住人口不到三分之一,剩下的基本都是在附近上班的年轻人。

像油坊桥这样,南京不少过去的城郊接合部,都加大了拆迁改造力度。“宁漂”们的集聚地,外地毕业生租房的地方,始终绕不开“桥”字,板桥、铁心桥、迈皋桥、桥北,但聚集度都不如油坊桥。网友们戏谑地说,板桥居民“进城”,要坐半小时公交到油坊桥; 3号线上的桥北,去新街口还要转2号线;发展最早的1号线终点迈皋桥,周边设施也不如油坊桥便捷。

油坊桥的高人气源于超高的“性价比”。除了交通便利、生活味浓,高端配套也不少,去年底,河西旺角广场落户油坊桥,更带来了河西南首家盒马鲜生,油坊桥片区成了众人追捧的“盒区房”。

“所以说,城市需要油坊桥这样的地方,交通方便配套好,有吃有喝还能玩。”南京知名房产媒体人马乐乐说,随着城市“旧改”力度加大,过去年轻人和外来务工人员租住的城中村、旧小区纷纷被拆迁,南京为此建了四大保障房片区,这对城市更新、品质提升是一件好事,也是城市发展必然要经历的过程,但由于许多保障房片区选址较远,交通不便加之配套还不全,很难吸引“宁漂”们租住。

专家认为,建设有活力和包容性的城市,需要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外来务工人员加盟。在没有成家之前,年轻人习惯聚居、喜欢热闹,迫切希望融入城市,不愿意被城市“疏离”,可刚工作财力又不足以买房置业,因而建设更多的“油坊桥片区”,作为他们进入城市的“第一站”,和融入城市的“接力站”“加油站”,变得十分必要。

所幸城市已关注到这一点。南京不仅对年轻大学生以房租补贴,还加大衔接保障房片区的轨交建设力度,安置房众多的丁家庄、麒麟片区,都已开建地铁和城轨,同时完善教育、医疗和商业的配套。其中连接丁家庄、麒麟街道的地铁7号线、宁句线预计2021年通车,如此不但方便居民生活,也将集聚为南京一个个活力满满的“油坊桥”。(丁茜茜 沈佳暄 颜 颖 付 奇)

(责编:萧潇、唐璐璐)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