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韵江苏“岛”生活·新春走基层系列报道之五

江苏灌云开山岛:世间再无王继才 却留精神满乾坤

闫峰

2019年02月14日06:41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编者按:江苏通江达海,河湖密布,水网纵横。今年的“新春走基层”活动,我们把目光投向水韵江苏的“岛”生活。不论江洲、海岛还是湖岛,岛居生活较之陆地终有不同;与此同时,这些洲岛也一样同步迈进了新时代。乡村振兴、基层治理、生态环保等重大社会主题,在这些岛上激起了什么时代浪花,发生了哪些新人新事?敬请关注。

相关报道:江苏泗洪穆墩岛:“退渔还湿”后新老渔民的变与守

南京八卦洲探扶贫:全国劳模周福安一片炽心献乡亲

南京江心洲:文化惠民新风尚 居民春节排练忙

江苏淮安王骆殿岛:渔民转型渔家乐 岛美人旺新生活

新春时节,记者随同江苏省社科院派到灌云县挂职的副县长张立冬一同登上了开山岛。这里是“时代楷模”王继才生前守护的一方国土。

开山岛位于灌云县的黄海前哨,王继才夫妇自1986年7月15日起守护此岛长达32年,直至2018年7月27日王继才突发疾病去世。灌云县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王继才守岛的巨幅照片。“他是咱灌云人的骄傲!”在这座百万人口的县城里,连招待所门口的保安也能随口讲出几段王继才的故事。

从燕尾港渔码头到开山岛12海里,无风无浪,一路只用了40分钟。站在船头远眺,开山岛就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午后的阳光下,高大的白色灯塔和因势而建的五排房屋高低有秩。此时的大海波平如镜,记者的内心却难以平静。

  

开山岛上的营房和灯塔 闫峰摄

“他是我这辈子学习的榜样”

开山岛面积0.013平方公里,两个足球场大小,岛上有上世纪60年代守岛部队建设的营房,1985年部队撤防后设为民兵哨所。下午3点55分,迎接我们的是胡品刚、郭路、张奥三位守岛民兵。王继才2018年7月份去世后,开山岛由当地人武部门招募的十位民兵志愿者分成三个班轮流值守,每班三人每次在岛上值守半月。这是胡品刚三人小组的第三次换岗守岛。

班长胡品刚第一次上岛轮值,是去年8月7日。当时正值夏季,白天温度超过43度,晚上热得睡不觉。海岛上的冬天又似乎来得比陆地更早,春节前最低气温零下20度,胡品刚又经历了他人生中最为寒冷的考验。

尽管仍然艰苦,现在的开山岛生活条件已经改善了很多。在王继才过去32年守岛绿化和改造的基础上,近两年建起了光伏发电站,接通了4G无线网络,海水淡化工程也在进行中,不久的将来也会彻底改变淡水靠岸上供给的局面。

“岛上条件原来有多艰苦?告诉你,在继才大哥守岛之前,派来的第一位民兵只待了两天就走了,此后先后派过十多位民兵,时间最长的13天,最短的只在岛上转了一圈,就跳上船跑回去了。”胡品刚说,跑回去的人说,开山岛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

“上了岛以后我们才知道,继才大哥守岛32年,承受了常人难以承受的艰难困苦。”胡品刚告诉记者,最初,王继才他们的全部家当就是“一盏煤油灯、一个煤炭炉和一台收音机”,“2008年江苏省军区送来一台小型风力发电机,夫妻俩这才看上了电视;2012年,县里又给小岛安装了太阳能发电站,白天用不完的电可以储存到蓄电池里”。

胡品刚还讲了一件关于艰苦的故事:2007年夏天,连续刮了17天的台风,岛上只剩下半桶救命淡水和半碗大米,柴火也用光没法做饭,万般无奈王继才夫妇就用背包绳拴在腰间,互相拉着,顶着狂风在礁石上捡海螺充饥,后来实在没有力气出门了,只能把生米用水泡软了干嚼,像嚼沙子一样,就这样一连嚼了五天生米,饿得话都说不出来,17天后台风走了,当他们远远看到送给养的船驶来时,两个人坐在地上相拥痛哭。

如果是缺水少电和酷暑严寒“扛一扛”还能挺过去的话,那么在大海孤岛上寂寞和孤独才是难以承受的。“继才大哥排遣寂寞的方法,就是对着大海喊嗓子,有时候一喊就是半个多小时,嗓子都喊哑了。”

胡品刚一直称王继才为大哥,说“他是我这辈子学习的榜样”。

(责编:张鑫、唐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