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高考江蘇卷語文科目試題評析

倪峰

2020年07月07日21:16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2020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江蘇卷)語文卷,以《2019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江蘇卷)說明》為命題依據,延續了2019年的命題方向與原則,這就是注重價值引領、著眼語文素養、弘揚傳統文化、立足現實生活、追求經典與原創。試卷整體上穩中求進,難度與去年大致相當,考點均衡,題型合理,區分度較高,既發揮了對中學語文教學的導向作用,也順利完成了從江蘇卷到全國卷的承轉任務。

一、以立德樹人為基石,突出語文核心素養

整份試卷選材廣泛,既體現優秀傳統文化,又緊扣當下現實,將語文與社會文化生活緊密相連,體現出“生活語文”的理念,也傳遞了立德樹人的價值導向。

語言文字運用的四道客觀題,或涉及優秀民族精神,或關聯江蘇地方特色,或將古詩文與疫情背景下的現實生活挂鉤,突出實踐與傳承,或直面當下互聯網發展的現狀,強調語文的現實功能。

一系列閱讀材料,或借助對先人的追憶延展到優良家風的傳承(文言閱讀),或指向青春期少男微妙的心理關乎家庭與成長的話題(文學類文本),或對詩歌朗誦發表議論啟發學生審美判斷、注意學習的方法(論說類文本),或介紹中國水稻栽培的歷史與影響,普及常識的同時也有助於樹立文化自信。

如果說價值引領是根基,那麼對語文核心素養的考查則是語文試卷的本質屬性。

語文學科核心素養是學生在語言實踐活動中積累與構建起來,並在真實的語言運用情境中表現出來的語言能力及思維品質。試卷巧妙設置真實問題情境,貼近學生閱讀實際,綜合考查學生運用必備知識和關鍵能力去解決實際問題的水平和學科素養。

語言文字運用第3題,緊貼學生校園生活,以某校高三年級的線上成人儀式、同學們互贈留言為情境,在辨析語言表達得體與否的同時,引導學生關注疫情背景下校園生活的變化。文言、古詩與現代文閱讀題的設置,多指向對文本的細讀,引導學生在准確理解的基礎上建立起應有的同情,對於學生理解、分析、體驗、感悟以及欣賞評價的能力有明確的要求。作文題聚焦於智能互聯網時代個人成長的話題,啟發學生聯系個體生活體驗,進行有價值的感悟與思考,並做出創造性、負責任的表達。附加卷材料概括分析題,設置博物館網絡直播這一社會生活情境,考查學生篩選、整合、概括信息的能力,引導學生在疫情防控背景下理性思考社會熱點、真切感受文化生活。

二、以優質語料為素材,彰顯江蘇文化品位

濃濃的書卷氣與文學味是歷年江蘇高考語文試卷的一以貫之的特色,今年也不例外。

整份試卷選取的語言材料大都堪稱典范,蘊含豐富的文化內涵,展現了濃郁的人文氣息,經得起咀嚼推敲。文言閱讀選取了明代性靈派散文名家袁宗道的《外大母趙太夫人行狀》,與2016年的選文(張岱《家傳》)在內容與體裁上遙相呼應﹔文學類文本選用了當代著名作家劉慶邦的鄉土小說《少男》,語言簡潔凝練,細節豐盈,可讀性很強﹔論說類文本選用著名美學家朱光潛先生的文藝評論《談詩歌朗誦》,深入淺出,平易曉暢,直接與學生的語文學習相關聯﹔實用性文本選用了一篇科學小品《水稻傳奇》,很中國,很生活,很歷史,很科學,也很有文學性﹔附加卷材料概括分析題則選用文博專家黃洋討論博物館線上直播的文章,切合時代熱點,表現了冷靜理性的思考。

不僅是選材的典范性,試卷中原創的文字表述也准確精煉,不蔓不枝。題干指向明確,沒有冗余信息,不易對考生產生誤導﹔作文題則延續了江蘇作文命題詩意表達的風格,富有啟發性,易於激發思維與聯想。

語言表述規范精准,閱讀材料能體現文學之美、彰顯語文的魅力,這是一份優秀的高考語文卷應有的樣貌。

三、以平穩過渡為旨歸,實現高考多元目標

為實現向全國卷的過渡,2019年江蘇高考語文卷的命制便已經在題型與考點指向上有了一定的調整與變化。今年的語文卷則基本延續了這種變化,試卷結構與題型和去年大致相同,沒有給考生意外的“驚喜”、帶來額外的負擔,從而保証了過渡期的平穩性。

平穩過渡是這份高考試卷在特殊背景下的特殊性目標,“立德樹人、服務選才、引導教學”則是優秀高考語文試卷的基本性目標。

如前面第一點所述,全卷試題交叉呈現民族精神、傳統文化、地方特色、時代風貌、人文氣息,從多個維度對學生進行正向引領,引導學生涵養家國情懷、弘揚傳統文化、加強品德修養、關注時代發展,較好地實現語文學科的育人目標。

從選拔人才的角度看,試卷考點分布均衡,題型設置合理,難度適中,區分度較高,答題應該能比較准確地反映出學生的語言積累、語文綜合能力與思維品質,從而給高校選拔提供有益的參考。

從引導教學角度而言,試題的命制貼近生活熱點,注重情境設計,立足文本細讀,強調在豐富的語言實踐活動中所形成的語感。

文言文翻譯的第一小題看似有一定難度,但關鍵詞語大多在學生學過的經典文本中有過出現,如果積累到位,當不成問題﹔而“鞶”、“珥”這兩個冷僻詞語雖然考生可能不認識,但如果熱愛母語並熟悉漢字形音義結合的造字特點,再結合上下文語境進行推導,也不難得出大體正確的理解。幾篇現代文閱讀題的設計,凡涉及鑒賞評價、寫法分析的問題,大多放進了客觀題中,這就有效避免了此類主觀題答題時常見的套路化問題﹔而閱讀主觀題多是指向對文本內容的多角度理解和信息篩選概括,考生在回答時隻能緊扣文本,聯系個人的閱歷體驗,細讀感悟,沒法用現成的套話。這樣,反復刷題的題海戰術就失去了用武之地。

這些地方都傳遞出了明顯的信息,啟示我們語文教學應該把重點放在什麼地方。

(作者為南京師范大學附屬中學高級教師)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