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與內河兼顧 堤防與響應到位

南京以戰時狀態壓實責任打好防汛關鍵仗

朱殿平、李子佩、顧姝姝、馬曉波

2020年07月22日08:03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7月18日上午7時,長江南京站水位10.23米,超歷史最高水位(1954年10.22米)﹔50分鐘后,漲至10.26米﹔9時,江蘇省水利廳升級長江南京段洪水紅色預警﹔10時,南京市防汛防旱指揮部宣布啟動全市防汛Ⅰ級應急響應。

7月19日,10.31米﹔7月20日,10.32米。長江南京段水位連續三天刷新歷史極值。記者從南京市防汛防旱指揮部辦公室(后稱“南京市防辦”)了解到,近期長江2號洪水和天文大潮將影響南京市,長江水位將達峰值,且高水位會持續一段時間。此外,受安徽宣城、滁河等地區上游來水及長江高水位頂托、本地降雨影響,水陽江、石臼湖、滁河經持續保持高水位。

南京全面進入戰時狀態!7月14日,南京宣布建立市領導一線調度挂鉤防汛機制,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要求以戰時狀態做好人員、物資准備,並於當晚夜查長江堤防重點部分,確保責任層層壓實。目前,全市共設置了約2280處防汛值守點,累計出動人員26.17萬人次、車輛9851台次,全市137支16372余人的搶險力量進入待命狀態。

江心洲居民李世武在江堤背水坡一側巡查 記者朱殿平攝

鐵腳板+新科技 守牢江堤防線

長江水位創歷史新高,一度達到10.32米。這意味著,穿城而過的長江,水位要高出兩岸城市的大部分路面,意味著南京江南江北都頂著“一大盆水”。18日下午,記者在河西濱江公園看到,沿江的樹木與棧橋棧道浸入水中。

一江之隔的江堤上,李世武吃完中飯休息了一會,便趕忙朝著江堤走去。現在,參與防汛巡查成了這位江心洲島民每天的“必修課”。每天下午2點到晚上10點,他都在江堤上巡邏,一天得走上近3萬步。雖然比過去辛苦,他倒很樂呵:“都說保家衛國,我們巡堤不就是保家嘛!”

江心洲四面環水,也讓汛情緊張下的這座小島倍加牽動人心。李世武今年71歲,親歷過1998年那場洪水。他清楚地記得,當時他和村裡的老人們撤離江心洲的情景。“稍微有點本事的,都到對岸去了,家裡面全漫的水,哪有地方呆?”

如今,李世武心裡有底多了:“以前江心洲都是土堤,水一沖很容易垮塌。現在的江堤跟鐵桶一樣,安心的!”一旁江心洲街道洲泰社區書記黃鎮補充道,過去江心洲大堤最寬處不足5米,堤身抗沖、抗滲透性能較差。如今,22.5公裡長的江堤高度超過12米,寬度8米多,大江側還進行了水下拋石護岸工程,全島江堤已形成高標准閉環。

“我們不打無准備之仗!江堤加固了,我們的應急預案也更加完備。”黃鎮告訴記者,每年汛期街道都會制定應急預案。今年汛期來臨之前,江心洲就配足了防汛物資,包括浪樁1030根、麻袋42000條、救生衣1160件以及塊石10000噸,同時還有兩輛卡車、一台挖掘機在江堤隨時待命。

7月7日開始,建鄴區江心洲街道機關干部、社區工作人員、黨員、志願者等120人組成了防汛工作組,啟動江堤24小時巡防機制,22.5公裡的江堤上每公裡搭建一個防汛棚。“除了迎水坡,背水坡是我們巡查的重點。”李世武說,巡堤看似簡單,其實門道不少,腳要反復踩,看土層有沒有鬆軟﹔眼睛要仔細看,觀察有沒有水窪,有水窪的要再細看是清水還是渾水,要是渾水說明可能存在管涌等,就要立即上報。

除了依靠“鐵腳板”,新科技的應用也讓江堤巡查如虎添翼。浦口區后圩村水網密布,擁有14.3公裡的滁河大堤,歷來是星甸街道防汛防洪工作重點。星甸街道相關負責人介紹,以往巡堤需要1-2個小時才能完成,現在僅需20分鐘就可巡查完畢。原來,后圩村採取“技防+人防”相結合的模式,通過無人機加地面巡查的方式,構筑起“空中”到“地面”的立體巡查網。

南京玄武湖武廟閘正在泄洪。李子佩攝

科學調度+快速響應 應對汛情忙而不亂

17日夜間,南京暴雨傾盆,內河水位線全面抬升,長江南京站水位、外秦淮河水位攀升。玄武湖卻反其道而行之,20日時其水位由原來的日常景觀水位10.20米下降了22厘米。

玄武湖水位為何不升反降?“暴雨之前玄武湖就開始騰出‘肚皮’准備迎戰了!”南京市水務集團排水設施運營中心工作人員鄧敏釋疑,玄武湖相當於主城區的蓄水庫,進入汛期以后,他們提前泄水降低水位,為納洪蓄水、錯峰外泄做准備。此舉在主城區河道水量調節與防澇中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減輕內秦淮河、內金川河水系的防汛排澇壓力。

據了解,玄武湖共有4座泄水閘門,其中和平閘是主要的泄洪通道。但由於長江水位突破歷史極值,水位線已經比和平閘所在位置要高,目前和平閘處於關閘拒洪狀態。因此暫時隻能通過武廟閘、太平門閘、大樹根閘這三座閘門泄水。

為了緩解城區排澇壓力,在降大雨時玄武湖的閘門處於關閉狀態,當雨停時,水務人員就會打開三座閘門,利用降雨間歇期降低玄武湖水位。“通過對閘門開度的精准調控,既保証玄武湖庫容處於一個較低的水位,為強降雨預留調蓄空間,也兼顧了減輕主城內秦淮河流域排澇壓力的目的。” 鄧敏說。

八卦洲首批人員有序撤離 棲霞區委宣傳部供圖

除了“提前備課”,面對突如其來的險情,如何快速響應也是防汛工作的重要一環。位於南京市棲霞區的八卦洲島,四面環水,是長江中僅次於崇明和揚中的第三大島。18日上午7點許,棲霞區水文監測發現,八卦洲大堤天河口段外圩子堤由於標高不足即將發生漫圩險情,急需加高加固。邁皋橋、仙林、堯化、馬群、西崗5個街道的民兵立即組成應急連趕赴現場處置,棲霞區應急局也調集90名應急救援隊隊員馳援八卦洲。

“天河口段外圩子堤一旦出現問題,將可能對八卦洲大堤造成沖擊。”八卦洲街道東江村主任楊勇介紹,僅在東江村天河口段險情現場,就有110余人冒雨參與了搶險工作。填土包、運輸、壘砌,向險情搶時間、與滲水比速度。土必須是特地運來的黃渣土,這種土遇水后越發黏稠,最后壘砌的也需要是有經驗的突擊隊員,這樣才堆得牢靠。隊員們有的手上磨起水泡,有的肩膀磨出血泡,有的甚至累得腿發抖,但沒有一個人叫苦叫累。

經過民兵、應急救援隊和八卦洲街道防汛力量的共同努力,至當天下午2時30分,天河口段外圩子堤已加高40公分,消耗沙袋12000多條。“東江村4.2公裡巡堤查險范圍內,我們實行兩班倒,通過每班70人左右的人力24小時進行巡查。這兩天隊員們平均每天隻有三四個小時的休息時間,要全力保障周邊群眾的安全。”楊勇說。

據了解,目前在八卦洲,應急處置人員和設施都已經部署到位,通過降低水位差來保護大堤。還有民兵突擊隊全天候“備戰”,8個村(社區)分別成立有10到15人的民兵抗洪小組“陣地式”把守。

長江水位居高不下,八卦洲失能、特困供養人員撤離工作也在同步進行中。7月14日起,棲霞區按照防汛應急預案,啟動八卦洲街首批人員撤離工作。街道8個村(居)、5個養老機構,第一批次分三次撤離,7月14日、7月18日分兩次撤離了街道養老機構的229人,19日早上又撤離了各村散居的失能、半失能老人77人。至此,全街道共撤離306人,往棲霞區五個街道的8家養老機構轉移,並已全部安置完畢。

19日上午8點半,八卦洲街道外沙村8名老人在村上悅心養老服務中心靜靜等待轉運車輛。村黨總支書記許筱瑋介紹,前期根據應急預案摸排了這次的撤離人員。“昨天接到撤離通知后,我們再次摸排、上門動員,也是疏導他們的心理,解除后顧之憂,我們還將安排人員到安置點看望老人。”

7月21日,江蘇宣布出梅,但據氣象部門預報,出梅后仍多降雨過程。24日,南京市又將迎來天文大潮本月最高潮,南京防汛即將進入最嚴峻階段。南京市防辦相關負責人表示,已成立了綜合協調、水雨情分析、技術專家、物資隊伍等工作組,細化任務分工,落實到崗到人,保障防汛指揮系統有序運轉。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