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康庄”江蘇篇丨蘇州江村:一碗熏豆茶,傳統味道歷久彌新

王奕澄

2020年08月03日09:45  來源:人民網
 
原標題:特寫:一碗熏豆茶,傳統味道歷久彌新

  “上次村裡教的那個塑料袋編購物袋你們誰做好了?”

  “最近老是下雨,小芳你院子裡的花晚上拿進來麼?”

  ……

  開水壺呼呼地冒著熱氣,茶葉剛下水還綣著葉子,白芝麻星星點點飄在水面,配上青熏豆、桔子皮、腌桂花、胡蘿卜干……一盞盞開弦弓村特有的熏豆茶就泡好了,時令水果、小食點心也一齊擺上,滿滿一桌子。

一碗熏豆茶,江村老味道 。王奕澄攝

  上午9點多,這是開弦弓村的一場婦女茶會。做東的是“60后”周小芳,她和村裡要好的女街坊有個微信群,“約茶”的信息前一天就說了。49歲的倪建妹在附近紡織廠上班,白天休息的時候常來周小芳家裡吃茶。

  “我們吃茶都習慣了,隻要大家有空,群裡說一聲隨時都能組個局。”倪建妹說,今天在這家吃,明天在那家吃,鄰裡之間走動的非常近。今天哪家買的茶好,誰家有了喜事,都能請人吃上一回熏豆茶,消息也在吃茶中傳開。

  茶是咸味的。“其他地方很少這麼吃。”周小芳告訴記者,舊時生活條件差,家裡來了客人,一碗熏豆茶解渴又擋飢。“我小時候,茶水裡隻有青豆和茶葉,現在的茶料是越發豐富了,喜歡什麼都能加上點。”她說,今時請人吃茶,物料得備充足。

  早上7點多起來,周小芳就忙著燒開水,桌上大小6個暖水瓶,要在大家來之前都灌滿。吃熏豆茶很“費”水,通常桌子旁要備好兩個暖水壺給大家使用。講究的人通常都要換上第三遍水才開始喝。“熏豆是加鹽烘出來的,前兩遍的水比較咸,加上青豆晒干后比較硬,剛開始會咬不動,第三遍開始味道就好了。”

周小芳做東,在家裡辦一場婦女茶會。王奕澄攝

  “怎麼沒看見你孫子?”

  “接去他姥姥家玩了。”

  “這下能閑著咯!”

  換了兩遍水以后,茶葉開始繾綣散開,像人一樣舒展著筋骨。從拘謹到放鬆,茶會上的話題也是越聊越開,從家庭瑣事到村裡的工作都能聊幾句。咸味變淡,茶香、青豆香、橘皮香的香味在舌尖四散開來,喝茶進入了佳境。白芝麻隨著“水位”的降低,與青豆、胡蘿卜窩在一起,56歲的徐芬拿起牙簽,開始戳著青豆吃,“我們喝完水,就用牙簽挑著自己喜歡的東西吃,吃完可以重新加料加水”。

  茶會鬆散隨意,周家灶台上的開水還在燒著。

  這裡是費孝通先生《江村經濟》裡所寫家鄉吳江的一個村庄。費老一生先后26次考察江村,有不少回住在周小芳家裡。如今,周家牆上挂著的合影中,就有和費老在吃熏豆茶時拍的。“他幾乎每次來我家,都要一邊吃熏豆茶,一邊和我們嘮家常。”周小芳則習慣在桌上另放幾捧熏豆,“他很喜歡干吃。”待費老離開時,周小芳也每每都會給他備上點干熏豆帶著。

  如今,周家樓上新辦了“足跡民宿”,用來接待追尋費老足跡來研學的人們。熏豆茶自然是來者必嘗,因為它是江村獨有的傳統味道。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