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江蘇系列訪談之二:加強日間醫療和圍手術期創新發展

2020年09月24日15:18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健康江蘇·醫院高質量發展》公益欄目,我們旨在請業內專家解讀時下最新最熱的醫療話題,也為醫院醫療服務質量提升出謀劃策,我是主持人蕭瀟。

今天我們討論的話題是“日間醫療的創新發展、圍手術期管理中心的應用發展”。我們請到的嘉賓分別是,蘇北人民醫院黨委書記徐道亮。

徐道亮:各位網友好!

主持人:常州市婦幼保健院、常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鐘樓院區院長周軍。

周軍:各位網友大家好!

主持人:南京鼓樓醫院醫務處處長景抗震。

景抗震:大家好,主持人好!

主持人:好的,想要請三位談一談醫院如何提高醫療服務水平,才能在就醫環節中增加人民的獲得感和滿意感?

徐道亮:今天我們討論的話題實際上跟醫院高質量發展是非常有關系的,因為高質量發展涵蓋了非常多的方面,今天我們是以提高醫療服務水平作為一個切入點來討論相關的、我們的一些實戰方面。我認為這個裡面實際上一個是我們要全力的提升我們的醫療技術水平,這是關鍵。沒有技術,沒有很好的醫療能力,我們不能服務好患者。

另外一個,我們要改善我們的醫療服務,那就是要改進我們的流程,讓老百姓在醫院裡面要非常的流暢,他才能夠有一個很好的獲得感、有一個很好的滿足感。

景抗震:這個問題我覺得是一個聚焦的問題,也是一個很系統的問題。我們從醫院高質量發展來說,怎麼能夠做到為老百姓更好的去服務?

從宏觀的角度,作為醫院高質量發展,首先離不開醫院的管理。那麼第二個方面,剛才主持人也提到,最近大家都關注的公立醫院績效考核。通過這樣的指標來規范醫院的醫療行為。剛才提到技術這一塊,我們又不得不關注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也就是說怎麼去打造我們的技術高地?這個就牽涉到醫院的學科建設。再一個方面,高質量發展,醫院內部也在不斷的推進運營的效率。而現在在疫情防控跟復產雙線作戰兩條線兩手抓的前提下,醫院領導都高度重視醫院的運營效率。從這個角度講醫院的效率越高,為老百姓帶來的獲得感、帶來的滿意度當然會更好。

主持人:據2019年江蘇省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數據顯示,2019年醫療機構出院者平均住院日是9天。與2018年相比,醫院出院平均住院日減少了0.2日,那麼醫院如何利用現有的資源提高服務效率,從而降低患者的平均住院日?

景抗震:平均住院日越短,說明醫院的單位的床位使用效率越高,它能夠為更多的患者服務。當然平均住院日指標不斷的降低,絕不僅僅是靠我們醫院自身的努力,也包括來自社會的、來自很多部門的共同努力。

我們可以簡單的去思考一下,其實在醫院現有的的住院條件下,我們不少患者他的有效住院時間其實並沒有那麼長。比如說他住院9天,9天裡面他可能有那麼幾天就是為了等待做完術前的檢查,其他事也做不了。而這個檢查並不是說一定要通過住院、住進醫院來解決,所以像這種檢查也可以通過門診解決。

徐道亮:平均住院日,我們認為它不是一個單純的指標的問題,實際上它與院內院外都密切相關,既有質量還有效率,對我們醫院管理者來講,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指標。

政策對平均住院日影響比較大,但是更重要的是院內。它是一個系統的工程,它絕對不是一個科室一個部門能解決的問題,而是要舉全院之力來做這樣的事情。比如說日間手術的開展、日間化療的開展,明顯的它是要縮短平均住院天數的。

那麼其中的預住院是什麼意思?就是說病人在正式住院前,就把他需要做的一些檢查都做好了。所以,縮短平均住院天數一個核心,要讓病人在醫院裡面盡可能的減少不必要的等待時間。所以我們通過一系列的內部一些改革流程的優化,目前我門醫院住院天數已經降到7天以內來了。

周軍:我們要把平均住院日縮短,一方面要縮短這病人無效的等待時間,另外一方面我們也是推了很多的措施,把我們現有的一些治療手段進行了一些優化。比如,現在各大醫院都在推的加速康復外科,其實就涉及到我們整個手術所有的科室。我們把這一塊做好了,可以大大縮短患者手術完了之后的住院時間。而且假如我們分級診療做得好,跟社區的聯動做得好,我們可以把這些病人轉到我們相應的醫聯體內,然后由我們的社區把康復的活接過去,這樣的話對於縮短總體的平均住院日也是有很大的好處。

主持人:下面我們想談一談就是互聯網醫療的發展,醫院應該如何通過技術創新,加快發展信息化進程,為患者提供更好的醫療服務?

徐道亮:互聯網醫療實際上是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一個勢在必行的一項工作。事實上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催生了甚至推動了我們互聯網醫療的發展,我們線上的醫療需求量也在逐步的增加。

但是剛才主持人講了,它有一個技術創新,你比如說我們現在的互聯網醫院,不能單純的做成一個在線上問診,我認為不夠。我們要把線上的診療和線下的實體醫院的業務流程打通,要緊密起來。你不能線上做一套,要到實體醫院裡面來了,還要再重復走一套。 我們在這方面已經做了一些嘗試。比如說病人在線上,他說頭疼,我們要去給他做個磁共振,下了醫囑以后,他就可以直接繳費,然后我們的預約中心就給他預約好了。比如說現在是下午的3點多一點,可能5點鐘病人就可以來查了,這樣病人就直接從家裡面就到我的檢查室,查完就走。

我們和社區醫院、基層醫院之間的雙向轉診也一樣。在我們醫院裡面我說這個病人可以下轉了,隻要開一個醫囑下轉,跟我有聯系的醫院就可以接收到這個病人,就把床位安排好了,病人就從我這個地方出院直接就到他那個地方去了,中間不要結算,不要辦出院,到那個地方也不要辦入院,他直接就到他病房去了。然后上轉也是一樣,隻要開個醫囑上轉蘇北醫院,病人直接從他的病床上面,就到我的專科的病床上來了。不管他在上下級醫院之間轉診幾次,隻要辦一次入院、辦一次出院,所有上下級醫院的這種聯動都是由醫保跟他結算。要讓病人有很多的獲得感,你必須要有醫保、有政策的支持,這樣子來說我們就能夠很容易把業務流程全部打通,這樣病人就方便了。

景抗震:其實可以這麼去理解,以前的模式是病人在醫院可能大半天的時間,有效的時間就10分鐘。而現在通過互聯網這樣的技術,把病人之前在醫院無效的大半天時間全部通過網絡給解決了,而今天有效的時間就10分鐘,他來了以后就干事,這是非常革命性的。

主持人:剛才我們在平均住院日話題裡面已經談到了“日間醫療”,那麼我們進入下一個話題,就是日間醫療的創新發展。能否給我們先解釋一下,日間醫療服務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

徐道亮:日間治療實際上分兩塊,一塊叫日間手術,一個叫日間治療。日間治療,包括日間化療這些方面。本世紀初、二零零幾年我們才開始提出這樣的一些概念。當然到了2012年,我們國家也成立了日間手術這種組織全面地來推進,並且我們江蘇也是比較早的在醫保列出了一個日間目錄,后來我們國家也出台了醫保的日間手術的目錄,來鼓勵開展這項手術。

現在很多醫院推進的速度還是比較快的。尤其是像我們,我們去年一年日間手術開了1萬多台,有25%的手術病人已經用日間來解決了。今年我們的計劃是15000台,因為疫情的影響可能有一點問題,但是總體上能夠實現這個目標。

主持人:現在醫療日間手術它有哪些方面可以進行提升?

徐道亮:如果要把日間手術開展好,實際上這個裡面涉及到我們的質量控制。你如何讓病人做了日間手術,讓他回家能夠安全。

主持人:說到安全,其實聽您講,在醫院做完手術,病人就可以回家了。那麼病人的家屬,包括病人自己本身會不會產生疑慮,我回去安全嗎?我在醫院,我們有醫生有醫護可以隨時給他進行診療,進行解讀解答,那麼這個問題你們是怎麼做能夠消除患者的后顧之憂?

徐道亮:安全是影響日間手術能否有效進行的一個關鍵點。我們要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如何來解決這個問題?實際上是術前的評估、在醫院裡面我們技術能力的提升、術后我們的護理服務的延伸。

這個病人他能不能做“日間”,在我們現有的技術條件下,能不能做日間,這要評估的。不是所有的病都可以,我們要選擇病種、要選擇病人。第二個就是我們要採取什麼提升我們的技術能力?你要有那手術醫生,他要每一個手術都過硬,不能遺留什麼出血傾向,不能造成切口感染。 第三個方面就是他術后回去了,你放心嗎?病人他肯定有時候擔心我回去會不會有問題。我們如果把護理延伸到家庭裡面去,如果我們通過社區或者通過基層醫院,把這項工作落實下去,他就安全了。

我們的互聯網醫院這個時候也就派上用場了。現在我們都可以通過互聯網醫院面對面高清地進行交流,我們看他的傷口,看他的其他基本情況,甚至我們可以把一些穿戴的設備給他帶回去,把他血壓、脈搏等都可以結合起來。然后我們通過跟基層醫院之間的密切聯系,讓基層醫院的醫生來保駕護航。所以這樣一來就形成了一個比較安全的體系。

景抗震:我覺得我們要做好日間手術,就是要去照顧到整個日間手術的全流程。比如說我們一些技術手段的更新,我們現在很多的日間手術都是用一些微創的手術。這些微創的手術它其實手術過程短、恢復時間快,再加上我們用一些加速康復的手段,病人就會更加安全,也會更加放心。

而且要讓我們患者放心的是什麼?患者出院之后不代表我們中斷了對他的一個醫療和照顧。只是人出院了,但是我們可以通過多種手段把他跟我們臨床的醫務人員全部連接在一起,我們可以通過電話、微信、互聯網醫院各種手段,然后讓這個病人能夠得到后續的一些治療和照顧。

我們縮短日間手術,我們縮短的不是它總體的治療時間,我們縮短的是流程,我們是優化流程來減少它的一些無效的時間,我覺得這是非常重要的,也是要請我們廣大患者要放心的。

主持人:我們下面一個話題需要討論的叫圍手術期管理中心的應用發展。能不能請三位給我們簡單的介紹一下圍手術期是什麼意思?

周軍:所謂圍手術期它是圍繞一個手術的整個過程,從病人開始決定手術,一直到手術治療、到最后手術康復,包括了術前術中術后整個時間段,這就是一個總體的圍手術期的概念。

圍手術期的管理,它體現的其實是以患者為中心,管理他的是整個手術的一個全過程。建立圍手術期的管理中心,其實是具有重要的意義,是可以保障我們患者的手術安全。

主持人:圍手術期管理中心的建立,是對提升醫療服務質量有很好促進作用的,那麼管理中心這個平台能夠提供什麼?

周軍:醫院要建圍手術期管理中心,它應該是從頂層設計去著手,一定要從圍手術期的全流程去改造,以患者為中心、將術前術中術后連接成一個完整的鏈條。然后我們也有相應的一些標准,如國家三級醫院的評審標准、手術安全核查制度等各種標准來作為一個參考。

現在,我們很多圍手術期的數據都是來自於醫院各個系統,所以要構建圍手術期管理中心,必須要建立一個圍手術期的臨床數據中心,有了這個數據中心就可以覆蓋到整個的醫療質量、醫療流程、數據統計分析各個模塊。然后結合相應的一些智能化管控的模塊,根據一些比如術前的必備檢查、術中的監測、麻醉的訪視、術中的輸血,各方面它會建立一些數據採集模型,從我們整個的全流程去採集這些原始數據,然后來做相應的一些分析,這樣的話就可以建成一個質控的模塊,這樣也會對整個圍手術期的管理提供一個很好的數據支撐。 在很多的關鍵環節上,也可以通過這種圍手術期的管理,全部給它做一個閉環管理。這樣的話就可以達到圍手術期管理中心的目的。

其實說直白一點,圍手術期管理中心它其實就是一個平台。它這個平台可以把我們關注的質量、流程、指標全部囊括在裡面,我們就可以通過這些來管控總體的手術的質量、手術的服務,包括對我們手術醫務人員總體的一個評價。而且隨著我們技術的進展,包括5G、大數據,以及一些醫療機器人的輔助,都可以為我們總體的這種圍手術期管理的平台搭建一個更好的框架,所以我覺得非常有意義。

主持人:圍手術期管理中心其實還是在發展階段,目前面臨哪些困難?

景抗震:不管是圍手術期管理中心、住院管理中心、日間手術中心,這都是各家醫院各個不同的組成部分。剛才主持人提到當然有很多困難,但是無論從醫院內部、從醫院外部,作為醫生和老百姓,我們說共同去面對的有幾個方面的情況:一個就是理念的轉變。我們現在都在不斷的變化,互聯網現在能解決這麼多的問題,以前大家想過嗎?

第二個就是管理。醫院是一個非常復雜的體系,醫院一定會從醫療內部的角度,會有很多流程的控制,有很多安全體系的這種建設,醫療安全管理是非常嚴格的。

第三個,技術。因為剛才提到的很多都離不開技術的支撐,現在的這種微創技術、精准外科技術、生物方面的技術等等,這些都帶來我們技術上快速的發展,可以讓老百姓更好更精准更快速的康復。 

另外還有一點非常重要的,就是信息化的支撐平台。以前做了一個手術回去了,老百姓心裡沒底,現在我們都是視頻面對面的。現在互聯網信息技術,包括很多的人工智能的這種AI技術,大家覺得醫生就在他身邊,他不會覺得你離我很遠,醫生護士就在他身邊,所以這樣技術的發展就拓展了我們醫療的空間。我不需要像以前那樣,局限在醫院的載體裡面。

當然這個一定是我們整個安全體系建設的一個部分,所以困難是有的,但是這一塊在現有的這種發展的態勢下,我們很多困難都可以克服。

徐道亮:關鍵問題是醫保。我們國家的醫保政策是你住院才能報,門診我不給你報。術前有大量的檢查,這個費用誰來付?如果說要讓病人付,他就不願意了。如果說讓醫保付,這樣一來所有的病人都這樣子了。所以這裡面實際上有一個我們醫保管理部門思想開放的問題,另外一個是加強監管的問題。

第二個是考驗我們醫院管理者如何來治理。我認為,一方面是政策,醫保如何來支持我們如何來監管我們?第二個我們自身如何來加強內部管理,來加強自身的發展。所以如果兩方面結合起來,我想這項工作是不難的。

主持人:非常感謝三位來到演播室和我們一起探討了現在醫療行業的熱點話題,也為醫療的高質量發展、醫院的高質量發展出謀劃策。本期節目到這兒就要結束了,我們下期再見。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