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部分早教机构“跑路” 预付卡监管亟需跟上

2020年01月20日09:06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莫让“跑路”砸了数千亿早教市场

上个月,某连锁品牌早教机构在南京的两家加盟店悄然关门。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国内倒闭、跑路的早教机构多达22家。

孩子的教育时刻牵动着家长的心,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很多家长越来越重视婴幼儿0-3岁时期的教育。随着家长教育观念的迭代、消费的升级、“全面二孩”政策的施行,国内早教机构数量急剧攀升,早教行业被称为“永不降级的消费细分领域”。2018年,中商产业研究院出具的《中国早教行业市场前景研究报告》预计,2020年我国早教市场规模可突破3000亿元。这场起跑线上的竞争,如何才能避免“踩雷”?

早教机构频现“跑路”

2019年是中国早教行业迅猛发展的一年,也是早教市场风雨飘零的一年。7月,总部在上海的早教机构“凯瑞宝贝”出现了多家门店集中关门停业的情况;10月初,纽约国际儿童俱乐部北京太阳宫店关门,20多名会员平均每人至少万元的课程费申请半月却拿不回;紧接着,遍布全国28个省市地区、拥有超过150家门店的知名品牌“爱乐乐享”在多个城市关门。

无论是经营多年的老品牌,还是刚刚进入市场的中小品牌,均有因为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等原因关门的情况。截至目前,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检索“早教机构”,共有340篇文书;新浪旗下的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共有224条与“早教”相关的投诉。

南京的部分早教机构也未能幸免。2019年12月14日,某连锁品牌早教机构在南京的两家加盟店关门,而早在同年10月底,同品牌的北京总店就已出现闭店风波,当时南京的家长们都很担心。机构负责人说,南京门店是独立自主经营的,不隶属于北京总部,并且两家公司在财务和人事上没有任何牵扯。然而两个月后,南京两家店还是关门了。

“上个月我刚交了两万多元的学费,这下人跑了,我们怎么办,什么解释都没有。”家住新街口的王女士说,这家早教机构上课挺好的,没想到上午还在正常上课,下午过去发现店已关门。

消费维权不容易

记者了解发现,面对“跑路”现象,相关部门在为消费者维权时难度也很大。

比如,早教机构在吸引消费者购课时,会推出一些“赠课”优惠,如报名时购买满100节课可送10节课,满200节课送30节课等。但相关部门协调的接课机构只看正常课时,不会认赠课。而在不少消费者看来,赠课作为一种促销方式,变相让家长陷入预付较长时间费用的“陷阱”。

由于教育产品延期使用的特殊性质,如果提前支付一年或多年的学费,一旦培训机构“爆雷”跑路,消费者预先支付的学费就会面临无处讨回的困境。“要尽量控制每一次的付费额度,这样一旦出现跑路情况,损失也相对较小。”江苏昊岚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远航提醒消费者。

那么早教机构跑路,消费者只能“认栽”吗?张远航告诉记者,早教机构倒闭导致消费者权利受损,早教机构的责任一般分为刑事责任、行政责任、民事责任三个层次,不同层次挽回损失途径不同。

具体来看,如果早教机构明知无法继续经营、不能提供正常教学,却通过优惠或者送课等名目吸引家长缴纳一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费用,是涉嫌合同诈骗的刑事犯罪,可向公安机关进行举报,通过公安机关的刑事侦查挽回损失;如果家长发现早教机构在经营过程中有违规行为,可以向教育主管机构或者工商行政部门进行举报,通过行政部门的查处挽回损失;如果早教机构并无前述刑事或行政上的违法行为,确实因经营不善导致关门倒闭,则其与家长之间的纠纷就是纯粹的民事合同纠纷,只能通过协商或诉讼的方式解决。

预付卡监管亟需跟上

避免早教行业“爆雷”,不仅需要提高消费者风险防范意识,更需相关职能部门发挥作用,做好事前、事中、事后监管。

据市场监管部门相关同志介绍,现在一些倒闭的公司也具有正规资质,事前审批部门无法预测公司走向。“我们只能对企业经营行为进行监管,如果企业有违法违规行为,我们肯定是一查到底。但企业若没有违法违规行为,也不能瞎作为,因此希望能出台早教行业相关规定,在资金监管、收费时限、收费金额等方面做出明确规定,让监管部门有抓手。”

记者调查发现,大多数早教机构都是采用预收款模式经营,运行时间越久,负债越大,又无第三方监管,这些预收款很容易被作为后续扩张的资本。如果续费跟不上,那么资金链断裂的问题极易出现。对此,北京盈科(南京)律师事务所管委会副主任、南京市律师协会教育与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委员朱林建议,为减少早教机构“携款潜逃”的可能性,可建立第三方监管制度,用户的预付费不直接进入机构账户,而是由第三方支付平台根据教学进度、服务内容,按月、按课时划拨结款,使预付资金与机构处于隔离状态。

“需要几方机构共同监督,单凭一家很难有效实现监管和避免此类问题的再发生。”朱林说,可以尝试参照商务部出台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里面的一些模式、要求,来防范早教机构爆雷的风险。此外,还要有监管机制的顶层设计,在不同层面上进行监管。

在加强日常监管方面,我省也已出台相关条例。南京市消协消费维权公益律师团、江苏谢满林律师事务所律师钱宙介绍,2017年7月1日开始施行的《江苏省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对预付式消费中可能出现的种种情况作出明确规定,如预付卡单张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五千元,赋予消费者“十五日”后悔权等,但许多消费者并不知情。“在呼吁完善立法的同时,还应加强现有相关法律法规的普法宣传。”钱宙说。(洪 叶 吴 琼 田墨池)

(责编:唐璐璐、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