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部分早教機構“跑路” 預付卡監管亟需跟上

2020年01月20日09:06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莫讓“跑路”砸了數千億早教市場

上個月,某連鎖品牌早教機構在南京的兩家加盟店悄然關門。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以來,國內倒閉、跑路的早教機構多達22家。

孩子的教育時刻牽動著家長的心,為了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很多家長越來越重視嬰幼兒0-3歲時期的教育。隨著家長教育觀念的迭代、消費的升級、“全面二孩”政策的施行,國內早教機構數量急劇攀升,早教行業被稱為“永不降級的消費細分領域”。2018年,中商產業研究院出具的《中國早教行業市場前景研究報告》預計,2020年我國早教市場規模可突破3000億元。這場起跑線上的競爭,如何才能避免“踩雷”?

早教機構頻現“跑路”

2019年是中國早教行業迅猛發展的一年,也是早教市場風雨飄零的一年。7月,總部在上海的早教機構“凱瑞寶貝”出現了多家門店集中關門停業的情況﹔10月初,紐約國際兒童俱樂部北京太陽宮店關門,20多名會員平均每人至少萬元的課程費申請半月卻拿不回﹔緊接著,遍布全國28個省市地區、擁有超過150家門店的知名品牌“愛樂樂享”在多個城市關門。

無論是經營多年的老品牌,還是剛剛進入市場的中小品牌,均有因為經營不善、資金鏈斷裂等原因關門的情況。截至目前,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檢索“早教機構”,共有340篇文書﹔新浪旗下的消費者服務平台“黑貓投訴”上,共有224條與“早教”相關的投訴。

南京的部分早教機構也未能幸免。2019年12月14日,某連鎖品牌早教機構在南京的兩家加盟店關門,而早在同年10月底,同品牌的北京總店就已出現閉店風波,當時南京的家長們都很擔心。機構負責人說,南京門店是獨立自主經營的,不隸屬於北京總部,並且兩家公司在財務和人事上沒有任何牽扯。然而兩個月后,南京兩家店還是關門了。

“上個月我剛交了兩萬多元的學費,這下人跑了,我們怎麼辦,什麼解釋都沒有。”家住新街口的王女士說,這家早教機構上課挺好的,沒想到上午還在正常上課,下午過去發現店已關門。

消費維權不容易

記者了解發現,面對“跑路”現象,相關部門在為消費者維權時難度也很大。

比如,早教機構在吸引消費者購課時,會推出一些“贈課”優惠,如報名時購買滿100節課可送10節課,滿200節課送30節課等。但相關部門協調的接課機構隻看正常課時,不會認贈課。而在不少消費者看來,贈課作為一種促銷方式,變相讓家長陷入預付較長時間費用的“陷阱”。

由於教育產品延期使用的特殊性質,如果提前支付一年或多年的學費,一旦培訓機構“爆雷”跑路,消費者預先支付的學費就會面臨無處討回的困境。“要盡量控制每一次的付費額度,這樣一旦出現跑路情況,損失也相對較小。”江蘇昊嵐律師事務所律師張遠航提醒消費者。

那麼早教機構跑路,消費者隻能“認栽”嗎?張遠航告訴記者,早教機構倒閉導致消費者權利受損,早教機構的責任一般分為刑事責任、行政責任、民事責任三個層次,不同層次挽回損失途徑不同。

具體來看,如果早教機構明知無法繼續經營、不能提供正常教學,卻通過優惠或者送課等名目吸引家長繳納一年甚至更長時間的費用,是涉嫌合同詐騙的刑事犯罪,可向公安機關進行舉報,通過公安機關的刑事偵查挽回損失﹔如果家長發現早教機構在經營過程中有違規行為,可以向教育主管機構或者工商行政部門進行舉報,通過行政部門的查處挽回損失﹔如果早教機構並無前述刑事或行政上的違法行為,確實因經營不善導致關門倒閉,則其與家長之間的糾紛就是純粹的民事合同糾紛,隻能通過協商或訴訟的方式解決。

預付卡監管亟需跟上

避免早教行業“爆雷”,不僅需要提高消費者風險防范意識,更需相關職能部門發揮作用,做好事前、事中、事后監管。

據市場監管部門相關同志介紹,現在一些倒閉的公司也具有正規資質,事前審批部門無法預測公司走向。“我們隻能對企業經營行為進行監管,如果企業有違法違規行為,我們肯定是一查到底。但企業若沒有違法違規行為,也不能瞎作為,因此希望能出台早教行業相關規定,在資金監管、收費時限、收費金額等方面做出明確規定,讓監管部門有抓手。”

記者調查發現,大多數早教機構都是採用預收款模式經營,運行時間越久,負債越大,又無第三方監管,這些預收款很容易被作為后續擴張的資本。如果續費跟不上,那麼資金鏈斷裂的問題極易出現。對此,北京盈科(南京)律師事務所管委會副主任、南京市律師協會教育與未成年人保護委員會委員朱林建議,為減少早教機構“攜款潛逃”的可能性,可建立第三方監管制度,用戶的預付費不直接進入機構賬戶,而是由第三方支付平台根據教學進度、服務內容,按月、按課時劃撥結款,使預付資金與機構處於隔離狀態。

“需要幾方機構共同監督,單憑一家很難有效實現監管和避免此類問題的再發生。”朱林說,可以嘗試參照商務部出台的單用途商業預付卡管理辦法裡面的一些模式、要求,來防范早教機構爆雷的風險。此外,還要有監管機制的頂層設計,在不同層面上進行監管。

在加強日常監管方面,我省也已出台相關條例。南京市消協消費維權公益律師團、江蘇謝滿林律師事務所律師錢宙介紹,2017年7月1日開始施行的《江蘇省消費者權益保護條例》,對預付式消費中可能出現的種種情況作出明確規定,如預付卡單張記名卡限額不得超過五千元,賦予消費者“十五日”后悔權等,但許多消費者並不知情。“在呼吁完善立法的同時,還應加強現有相關法律法規的普法宣傳。”錢宙說。(洪 葉 吳 瓊 田墨池)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