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江蘇系列訪談之一:新形勢下互聯網醫療發展的思考

2020年09月17日11:30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健康江蘇·醫院高質量發展》公益欄目。我們旨在請到業內專家,就時下最新最熱的醫藥話題進行解讀,並對醫療的高質量發展出謀劃策。 我是主持人蕭瀟。

今天我們探討的主題是“新形勢下互聯網醫療發展的思考”。我們今天請到的嘉賓是江蘇省醫院協會互聯網+醫療服務專委會主委、南京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黨委書記季國忠。

季國忠:各位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江蘇省醫院協會互聯網+醫療服務專委會副主委、常州市第二人民醫院黨委書記秦錫虎。

秦錫虎:各位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江蘇省醫院協會互聯網+醫療服務專委會副主委、連雲港市第二人民醫院黨委書記、院長施輝。

施輝:觀眾朋友們大家好。

主持人:2018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的發展意見,就促進互聯網與醫療健康深度融合做出了相關部署。今年春節,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在許多醫院和互聯網的健康平台推出了在線的醫療服務。互聯網醫療帶來的變化,身在防疫一線的三位專家你們應該感受是最深刻的,那麼能否從你們的角度談一談互聯網醫療服務的背景,以及它的價值和意義?

季國忠:隨著很多新形勢的要求,“健康中國”“健康江蘇”的戰略實施,以及我們對於全生命周期的管理,同時5G時代技術層面的保障和成熟,都對我們互聯網+醫療健康帶來了很多的要求和推進工作。近年來,我們整個醫院乃至於很多醫療機構,在互聯網醫療服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好多年前,我們就提出來,讓人民少跑腿、讓數據多跑路。今年新冠疫情以后,這個工作尤為突出、尤為重要,它的價值和意義也尤為顯現。這個工作我想秦院長也有很多的體會。

秦錫虎:正如季書記所說,互聯網醫院是歷史發展的必然,那麼新冠肺炎疫情又使他進入了加速發展的時代。在今年1月23日,我們首先開設了互聯網上的發熱門診,大年初一我們又開設了兒科的發熱門診。后來隨著疫情的發展,眼科、耳鼻喉科和口腔科門診關閉,然后我們把這三個科也從線下到了線上。我們全員970位醫生全部上線,充分釋放了線上的醫療資源,為廣大的病人和老百姓提供專業的咨詢和專業的服務,有效減少了交叉感染的風險,為抗擊疫情提供了有力保障。

季國忠:那麼這就體現出無限的醫療需求、有限的醫療資源怎麼樣密切配合。所以無論是在政府層面、政策層面,還是國家要求層面,還有我們醫療機構的響應層面,新的形勢有利於推進我們互聯網醫療服務工作的開展,這個意義還是比較大的。

施輝:今年還有一個特殊的,就是我們國家出台了《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從法律的層面也對“互聯網+”有一個表述,我相信將來對整個互聯網+醫療衛生產業的發展和事業的促進會有更好的推動作用。

主持人:那麼各位專家,你們所在的醫院,互聯網醫療發展到了什麼樣的一個程度,能給大家介紹一下嗎?

季國忠:2019年全省首批開展了7家,據我了解,從去年推進以來,整個江蘇發展速度還是比較快的,目前大概有六七十家的醫療機構已經完成了互聯網醫院的注冊和推進工作,包括我們在座的醫院都加入了互聯網醫院建設行列。就拿我們醫院來說,目前已經有57個專業、有560多位包括我本人在內都可以注冊互聯網醫療服務,同時目前有260多位醫生都可以在線上開展診療工作。當然,這個工作還是在起步階段、推進階段,包括方方面面怎麼樣再完善,還有很多的一些路要走。另外,江蘇層面還有一個健康通APP,也是我們互聯網醫療入門的門戶,這個門戶也是非常大、非常好的。

秦錫虎:我們醫院作為江蘇省第一批互聯網醫院,是2019年9月份取得的資質,我們11月就正式上線了。今年5月份,我們又對互聯網醫院進行升級改造。互聯網醫院實施一段時間來,我們總結了五個特點:第一個特點,雙實名,我們的醫生和病人都是實名注冊的,這樣可以規范醫療行為,當然為病人可以提供一份完整的健康檔案﹔第二個特點,我們叫“一線通”,不管自費還是醫保,病人都可以在線上進行支付和結算,完全不需要到醫院來﹔第三個,我們匯聚了970位醫生、還有24位護理專家,提供了48種門診和38種復診,還有10個義診﹔第四個特點是我們的“雲藥房”,我們有700多種藥品可以直接配送到病人家裡﹔第五個特點是要預約預檢查,我們所有的檢查,磁共振、CT,包括最近的核酸檢測,我們都會事先預約,讓病人減少在醫院的無效時間。

施輝:正如剛才兩位書記講的,我們院也是第一批江蘇省互聯網醫院,那麼最早我們在2018年就開始嘗試了,我們跟當地的一些藥品配送企業開展了互聯網上的服務。“1.0版”經過省衛健委的批准以后,我們升級了“2.0版”,能夠覆蓋預約、支付、網上就診、遠程會診,以及一些康復指導,那麼主要是通過這些服務方便患者。特別在疫情期間,剛才像秦書記講的,我們通過藥品的這些配送,減少了患者到醫院就診的時間,減少了交叉感染等風險。

另外我們有個特點,因為現在連雲港還沒實現醫保的打卡支付,患者開的藥還要到醫院來用醫保卡支付,所以我們跟100多家藥品零售門店進行了聯網。通過我們網上開藥以后,上這些藥品門店,患者通過醫保卡就可以配送。此外,跟政府合作,我們在連雲港市10個貧困村都建立了互聯網醫院終端,這些終端能夠提供血壓、心電、血糖、血脂的終端檢測,直接可以跟我們的專家聯網,解決貧困村缺醫少藥的問題。

通過這次疫情對於我們的工作推動,我們現在大概能夠注冊的有近4萬人次,每個月總的業務量在5000人次左右,那麼有效的診療大概在3000次左右。所以應該來講,通過“互聯網+醫療”極大推動了醫院的提升,也方便了患者。

季國忠:互聯網醫療的推進工作,各家醫院都成立了信息化建設的領導小組、智慧醫院建設的領導小組等等。所以我覺得一方面是醫療機構很重視,政府層面也給予了保障。剛才講的診療服務從線下走到線上,還有我們健康檔案、慢病管理、健康咨詢、互聯網的護理等等,一年下來做了很多事情。

主持人:雖然互聯網醫療一直在不斷地更新變化,但是還是處於一個初期階段。現在各家醫院又遇到了哪些困難和問題呢?

季國忠:好的。這個問題就跟主持人講的一樣,我們盡管推進的力度很大,大家重視程度也非常高,但在推進過程當中確實遇到很多問題或者一些困惑,乃至一些瓶頸。那麼這裡面我歸納大概有幾個方面:一個醫療方面的,比如說我們醫療機構的重視度、醫生的參與度、醫生的積極性等等﹔第二個就是患者方面的,患者的認可度,從線下走到了線上,這個習慣的改變、認可帶來的一些瓶頸,而且目前來就診就醫的是老年人多。另外政策層面,怎麼樣去監管,怎麼樣互認?當然更重要的就是我們社會的宣傳力度。

秦錫虎:互聯網醫院作為一個新生的事物,它的法律法規肯定是要不斷的完善。隨著互聯網醫院的推進,希望我們相關的行政職能部門推出配套的法律法規,這是非常關鍵的。 第二個問題,就是說我們目前互聯網醫院基本上還是各自為戰,尤其是數據和信息的孤島現象還存在,沒有互通。我相信隨著進一步的推進,我們可能要更多加強各個醫院的協同作戰。

施輝:目前我們在運行中也感覺到一個問題,就是一個准入的問題,比如說哪些平台能准入,醫療機構哪些能准入、人員哪些准入等確實是亟待解決的。

還有一點,我們江蘇大部分地方有個醫保脫卡支付的問題,這也是直接關系到患者的體驗,因為如果還要持卡支付,那麼患者就醫方便的初衷就受到影響。

第三,互聯網醫療盡管跟線下醫療有很多的相似之處,但它的質量安全管理上怎麼來解決,這也是一個新課題。

主持人:談到這個措施,作為醫院的管理者,咱們有沒有一些對於這些困難問題的一些好的建議和意見呢?

秦錫虎:怎麼去克服這些困難?一個是要靠上級的支持,第二個還是要靠我們醫院管理層不斷去積極推進。比如說在常州市,我們就爭取到了我們市醫保局和人社局的支持,讓我們開通了醫保的線上支付。當然還有我們互聯網醫院很多醫護人員都是利用業余時間來開診的。互聯網醫院收費非常低,我們院方也把收費全部返回給了醫護人員,作為他們的績效來激勵他們。

季國忠:我們盡管列出了這麼多的問題,遇到了這麼多的疑惑或者瓶頸,但是總體來說我還是很有信心,還是有很多辦法來解決的。無論是在政府層面、國家層面,還有我們行業層面,都努力在做這項工作,完善這項工作,實際上也就是一兩年的時間,完善了很多法律法規,包括人員的准入等等。作為醫院的管理者來說,或者說我們專委會來說,我們怎麼樣做好大力宣傳、大力推動,這也是我們專委會的任務之一,要宣傳互聯網醫療的意義和價值。

另外,我們在醫院的各種技術層面,我們要定個目標,就是形成一個就跟線下的診療一樣的閉環管理,從挂號一直到拿藥。

同時,剛才秦書記也提到互聯互通,就是說不能一家一家這樣的形式,互聯網最大的作用,就是形成一個互聯共享的平台。這可能是政府層面、國家層面、行業層面都要做的,所以我們都在大力推進。我相信這些問題不久都會逐步解決,包括醫保、包括收費。

施輝: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比如我們江蘇做的比較好的,在互聯網醫院注冊之前,首先要跟政府監管平台對接,這個也是在國內比較領先的一個理念,早點做好頂層設計。還有對我們醫療機構來講,要從供給側改革的角度來看,怎麼樣滿足人民的需求,對互聯網醫院的促進會有更大的幫助。

主持人:好的,咱們下面一個問題探討智慧醫院。這個概念是近10年來提出的,那麼三位能給大家解釋一下智慧醫院的建設包含了哪些內容?

秦錫虎:智慧醫院是近年來一個比較熱點的話題,到底什麼是智慧醫院?社會上有很多的說法。就我們的理解而言,智慧醫院應該包含三個部分的內容:一個是智慧的醫療,這當中包含智慧的病歷、智慧的門診、智慧的急診、智慧的住院、智慧的藥房等等一系列內容﹔第二個就是智慧的管理,醫院現在的管理很多是經驗管理,怎麼走向高質量發展,怎麼走向精細化管理,就需要比如說我們的HRP(管理創新)系統、HQS(質量體系管理)系統、我們的OA系統、我們的智慧后勤保障等等,來提高我們醫院的管理效率﹔第三個部分也是大家特別感興趣的,就是智慧服務,怎麼為病人提供高效的、便捷的醫療服務,這當中也需要我們不斷去開發。比如說我們現在做的很多自助服務,互聯網醫院將來人工的智能診斷,一些可穿戴的智能健康產品的配套應用。這當中,市場空間非常大。我們認為目前要做到這些事情,最關鍵的是我們醫療數據的最小化和可追溯化以及它的規范化。怎麼做到這一點? 這就要求從我們醫療數據錄入的時候就要標准化。

施輝:那麼我理解的智慧醫療,應該在將來就按照《基本醫療衛生和健康促進法》要求,不僅僅是醫療衛生,還有一個健康促進,所以應該是涵蓋了從醫保健、診療服務、康復養護整個全生命周期的衛生管理。因為醫院現在的職能也在改變,不僅僅是治病救人,預防和后期的養護康復也是一個重要功能,所以我認為狹義上來講好像是智慧互聯網技術以及是人工智能,但我認為這只是個技術,總體上面應該是涵蓋了全生命周期和所有的醫療服務范圍。

季國忠:智慧醫院概念早幾年提出來,那麼這兩年是推進,我估計“十四五”期間可能要逐步實施了。那麼最近很多單位,包括我們自己也在定“十四五”規劃,其中有信息化建設的規劃,醫院當中可能相應的智慧醫院的建設,我相信總歸是有那麼一塊。剛才兩位也提到了智慧醫院建設的主體內容,智慧醫療一大塊,智慧服務一大塊,智慧管理一大塊,更重要的是怎麼樣去把它完善,怎麼樣保障。同時我個人覺得,智慧醫院的建設還是要發揮我們醫生的能動性,發揮我們這些主任們的能動性,要參與進來。我經常講在我們的建設當中,智慧醫院建設要有智慧的病房,來自於智慧的病房、智慧的專科,這些有效的數據把它留下來。同時我要補充的,互聯網醫院的診療服務信息怎麼留下來?這也是我們后面要值得探討的。

主持人:剛才談到了信息的保護問題,那麼通過大數據平台和互聯網等手段,對規范醫療行為會起到哪些作用?

施輝:我覺得從這幾個方面,一是大數據平台和互聯網醫院以后能夠起到一個導向的作用。比如,我們現在全國推行的國考公立醫院的績效改革、績效考核,那麼它就是利用醫院的大數據來給醫院科室乃至醫生個人,都會有一個醫療質量能力水平的評估甚至排名,這是一個很好的導向作用,鼓勵大家追求醫療質量、保障醫療安全、提高醫療技術,包括加強醫院管理。

第二,我覺得就是起到同質化的作用。因為大數據的時代能夠為我們醫療提供一個相對來講比較標准化的治療方案。我們現在大部分的醫務人員就診,經驗醫療還是佔了很重要的部分,就憑我看過的病人、我的經驗。

再一個就是能夠起到很好的監管作用。數據平台上面一旦出現一個數據的異常、波動,就能給監管部門、給我們醫療質量安全部門能夠提供很好的數據,我們可以及時糾正。而不是等到事情形成一個結果以后,我們再來處理。

秦錫虎:現在醫療大數據平台數據很大,但是這些數據的可利用程度並不是太高,問題就出在我們數據的標准化沒有完成。所以我要呼吁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我們要標准化的數據錄入,再去搭建大數據平台,然后利用這個平台,我們再來開發很多衍生產品。比如說,我們日常的血糖管理、血壓管理、心理管理以及我們餐飲的管理,都可以通過大數據平台來實施。但是希望每次錄入的時候都要按照標准錄入,不要按照每個人自己的習慣,我想怎麼弄就怎麼弄。我們相信行業也好,相關部門也好,很快會出台相應的措施來解決這些問題。

季國忠:關鍵是我們的數據的質量,數據的可用性、可利用度。所以我覺得大數據時代,包括剛才講到的,無論是住院的還是在門診,怎麼樣通過這些海量數據的分析來監管,來規范我們的醫療行為,以及我們醫療質量的提升,應該是有很大的價值的,我們都在努力當中。無論是我們互聯網醫療專委會,還是醫院協會,以及很多醫院的管理者都在探索這些問題,有很多的文章在發表。

主持人:聊到這兒,我們的訪談也接近尾聲了,想請三位專家來展望一下,咱們以后互聯網醫療領域的發展。

季國忠:互聯網醫療醫療的服務概念,我們談到現在有很多的內容。我覺得是這個工作意義重大,同時任重道遠,我們要多方的努力。未來3~5年以后,大家一定會看到互聯網醫療服務的線上診療服務,未來肯定要比現在強得多。無論是在醫療的服務,包括護理的需求,包括健康保健以及咨詢活動,這一定是對“健康江蘇”“健康中國”,為百姓的生老病死、全生命周期的健康保護,一定是有很大的幫助的。

秦錫虎:以前有爭論是,互聯網上發展醫院,還是實體醫院的基礎上發展互聯網醫院,現在看來要用后一種模式,在實體醫院的基礎上發展互聯網醫院。尤其是一些大型三級甲等公立醫院,要扛起這個責任來。我們要有這樣的願景,我們將來的醫院一定是線上線下相結合的,院內院外相結合,沒有圍牆的、城裡和城外共同發展的這樣一個互聯網醫院,所有的雲會診、雲藥房、雲幫扶、雲健康等等一系列的工作,絕大部分都會在互聯網上完成,所以說未來互聯網醫院的發展是不可估量的。

施輝:最后就希望形成一個資源共享、上下聯通、左右全覆蓋的很重要的一個“治療+健康”的網絡。還有無論我們技術發展得再好,互聯網醫院必須要依靠實體醫院,因為我們服務的對象是人,人文的關懷是相當重要的。真正對老百姓來講,人文的關懷體現在互聯網醫院裡,才能讓互聯網醫院走得更遠、更久、更好。

主持人:通過這次訪談,我能感受到三位對互聯網醫院未來發展的期許。非常感謝三位的到來,我們下期再見。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