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三角為何要建一座“客廳”:實物展示生態綠色示范成果

2020年09月21日07:38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示范區內的汾湖高新區。 吳江區委宣傳部供圖

“報名競標‘水鄉客廳’的設計單位很多,國內國外的頂級設計單位都有。”9月15日是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示范區“水鄉客廳”規劃國際征集預審報名截止日,有關部門負責人興奮地對記者說。

8月26日,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執委會啟動了“水鄉客廳”方案國際征集,這片滬蘇浙交匯處的湖區水鄉,牽動了各界關注的目光。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為何要建一座“客廳”,它將承擔怎樣的功能,建成什麼模樣?記者為此專訪了中國科學院院士、東南大學段進教授,他是“水鄉客廳”提出者、城市設計負責人和本次方案征集技術牽頭人。

長三角“團聚和待客”的地方

有關部門透露,“水鄉客廳”方案國際征集吸引了國內外80多家(40多組)規劃設計單位報名,資格預審評審委員會對申請人綜合評審和比較后,將從中選擇5名申請人作為入圍應征人,進入項目正式征集階段,最終成果12月21日交付。

這麼多國際國內頂尖規劃設計單位報名應征,足見“水鄉客廳”的吸引力和號召力。段進介紹,報名設計單位中許多參與過北上廣深一線城市地標性建筑競標設計,一些還是報名競標雄安新區規劃的“熟面孔”。但不同於雄安新區要規劃一座新城,也區別於各地紛紛開建的開發區和CBD,“水鄉客廳”要建的,是體現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成果和特點的示范區,一個具有辦公、展示、旅游功能的門戶地區。

普通人家的客廳,是家人團聚、接待客人和朋友聚會的場所,“水鄉客廳”也要承擔這些“功能”嗎?“是的,水鄉客廳就是示范區交流議事、商討合作和展示一體化成果的地方。”段進說,今年5月公開的《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總體方案》中,青浦、吳江、嘉善三地選擇三區(縣)交匯處5個鎮作為先行啟動區,面積約660平方公裡,當中開辟了一片“核心中的核心”——三地交界處35平方公裡建設“水鄉客廳”,列入了總體規劃。

“家和萬事興——之所以要建這個客廳,首先是要讓‘長三角的家人們’從各自的‘房間’裡走出來,一起商量合作,解決矛盾,共同發展。”段進說,一體化發展是世界級難題,無論是北美大西洋沿岸城市群,還是歐盟,都沒有很好地解決這個問題。“青吳嘉”交匯處既是三地的發展窪地,也是矛盾集中地,因為行政分屬帶來的交通、水務、環保等問題,過去長期得不到解決,導致發展要素匯而不集、通而不暢。如今這些難題不僅一步步破解了,還共建一個客廳展示一體化成果,由此放眼整個長三角,什麼合作難題不能解決呢?

堅持問題導向,“水鄉客廳”將承載一體化發展的議事、交流、辦公、展示等功能。建成后,“三省一市”的議事機構(執委會),開發建設的理事單位,以及信息交流、公共服務平台,將“擺布”到“客廳”來。此外,體現示范區高質量發展的鄉村振興、生態文明、創新經濟等“實踐成果”,也將在“客廳”裡向客人展示。

“實物展示”生態綠色示范成果

客廳是人們對居家的“第一印象”。客廳裡的家具、背景、軟裝等,體現居住的品質和主人的修養。作為示范區“門面”的水鄉客廳,如何布置和裝修,體現“一體化”和“高質量”?

“白紙作畫,可以畫最新最美的圖畫。”段進說,“青吳嘉”交匯的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示范區,水系豐富、農田連片,生態資源本底很好,但經濟發展和周邊地區還有一定差距,農田、水系也欠缺整理,空間較為破碎。在這片“毛坯房”“簡裝房”裡做裝修、擺家具,設計單位“想象的空間”很大。

“水鄉客廳”首要功能,是讓“青吳嘉”找一個議事的地方坐下來,共同協商解決問題,商討一體化發展。“在矛盾最突出的地方探索,才更具示范性。”段進說,目前示范區內三區縣的交匯點已經找到,不僅是“青吳嘉”的原點,也是長三角的原點,是長三角一體化“夢開始的地方”。這裡將辟出一塊地方,建設“船廳院落”模式的一體化會展館,以及單軸型水鄉聚落的會議村,作為“三省一市”的議事、交流、展示和服務中心。這裡將是水鄉客廳的“沙發和茶幾”。

雖然設計師創作空間很大,但示范區江南水鄉的“底色”和“傳承”不能丟。圍繞“長三角的原點”,“水鄉客廳”將形成“一心三園、三區三道”空間結構,“實物展示”江南水鄉的鄉村振興、產業升級和生態經濟。其中“三園”將打造水鄉濕地、桑基魚塘、江南圩田三個主題展示園,展示江南水鄉農耕文明、循環農業和水鄉風貌﹔“三區”將對金澤鎮區、汾湖高新區東部片區以及嘉善北部片區等既有鎮村進行存量改造和新建。這“三區”“三園”算得上是客廳裡的“電視”“背景牆” 和“窗帘”,是客人考察和觀賞的對象,通過藍道、綠道、風景道前往。

段進認為,水鄉客廳“實物展示”水鄉風貌和生態綠色成果,並通過各種水陸交通銜接城鎮鄉村,因此整個片區不會是規則的幾何板塊,而可能是“八爪魚”或“珠串式”的:若是考察創新經濟,可沿“綠道”去華為產業園和汾湖高新區﹔游覽水鄉古鎮,則順“風景道”或乘船去金澤、西塘。整個“水鄉客廳”內,河、湖、田、鎮、村一體設計,並有機嵌入區域級、標志性的創新服務、會務會展、文化創意、科教體驗等功能性項目,呈現和諧共生的聚落環境和面向未來的生產生活場景。

萃取“最江南”文化空間基因

同處超大都市圈范圍內,都為國家戰略服務,規劃設計均面向國際征集——“水鄉客廳”和雄安新區的這些共性特點,使得人們總愛把兩者進行比較。

對此同樣擔綱《雄安新區規劃技術指南》首席專家的段進說,在把生態綠色優勢轉化為經濟社會發展優勢,實行最嚴格生態環境保護制度,以及建設藍綠交織、水城共融的生態文明典范等方面,雄安新區與“水鄉客廳”是相同相通的。但雄安新區作為非首都功能的“集中承載地”,是以新城建設“牽動”京津冀協同發展﹔而“水鄉客廳”地處經濟發達的長三角核心區,建設目的是探索一體化發展示范。

功能和使命的不同,使得雄安新區和“水鄉客廳”的利用條件和規劃手法也大不一樣。雄安新區異地新建一座“千年城市”,將擁有現代化且完整的城市運轉體系﹔而“水鄉客廳”基於現有的水、田、村、鎮、原住民等要素,探索區域協同、鄉村振興、生態經濟等發展命題的“解決”。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示范區不但要將之形成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還要把“解決方案”本身變成旅游資源,打造生態綠色發展新高地和世界級水鄉人居典范。

一個好的規劃,可以激發一個地區澎湃的動能。在“青吳嘉”交匯的發展末梢打造價值高地,規劃建設不能簡單機械地保留原有的地形地貌、村落環境。“我們要‘抽取’江南的文化特點和水鄉的空間基因,融入到整個‘水鄉客廳’的謀篇布局和規劃設計中,打造‘最江南’的‘新水鄉’。”段進說,江南自由含蓄、朴素雅致的文化特征,粉牆黛瓦、小橋流水人家的建筑意象,都可以萃取為水鄉客廳的建筑和文化符號,精心設計建設,對標威尼斯水城,打造世界級的水鄉旅游目的地。

因此,“水鄉客廳”雖不是新城,也不是CBD,起的作用一點也不比它們小。由於周邊超大城市、大城市和中小城鎮密集,規劃從上海、蘇州、嘉興有三條軌交在此交會,水鄉客廳成了周邊城市的“綠心”,體現跨省域和超級都市圈的特征。專家認為,這種城市結構頗類似於荷蘭的蘭斯塔德地區,那裡阿姆斯特丹、鹿特丹、海牙等大中城市以線性輻射方式圍繞著一片“綠心”,這種“城市在外、郊區在內”的結構,形成了荷蘭西部城市集聚區。因此“水鄉客廳”極有潛力建成上海、蘇州、嘉興等城市共同的“湖蕩綠心”,城鄉融合、城綠交融,推動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示范區高質量發展。(顧巍鐘 許海燕)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