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張富清”:91歲老英雄一生功勛藏箱底

2020年01月13日07:36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江蘇也有個“張富清” 二女兒是奧運冠軍欒菊杰 第A3版:聚焦市兩會 第A4版:聚焦市兩會

欒友山的部分立功証、獎狀、榮譽証明等 劉暢 攝

欒友山與老伴、兒女合影(二排左三是欒菊杰) 家人供圖

2020年元旦,91歲的欒友山從醫院回到了家,心情好了不少,但吃飯說話仍然有些困難。就在兩個多月前,家人在整理物品時翻出了壓箱底的塑料袋,發現裡面裝著各式各樣的功勛章。一家人都驚呆了,“隻知道他當過兵,沒聽他說立過功啊。”

這位可敬的老英雄一直以軍人的標准嚴格要求兒女,他的二女兒是著名的奧運冠軍欒菊杰。當這一段塵封60多年的往事逐漸揭開時,躺在病床上的欒友山老人反復說:“不要講,不要提,立功有什麼了不起的!”

壓箱底的塑料袋裡裝著一生功勛,連老伴都不知情

2019年11月的一天,病床上的欒友山身體狀況突然急轉直下,一直在身邊照顧的三女兒欒麗娜在病危通知書上簽了字,全家上下心情沉重。

老伴嚴桂珍在幫忙整理東西的時候,翻出了一直壓在箱底的塑料袋。打開以后,一家人都震驚了。塑料袋裡裝的是各式各樣的立功証、“人民功臣”獎狀、“革命軍人証明書”、榮譽証明等,名字一欄都是“欒友山”。

“茲証明欒友山同志於1949年參加西南戰役,按規定應頒西南紀念章,因逾期未領……為此特証明該同志有此榮譽。”

“欒友山同志,你在1950年建設滇西、鞏固國防、剿匪征糧等工作中,衷心耿耿為民服務!獲得光輝成績,被選為‘特功’……”

“欒友山同志於1954年在營建中榮立三等功。”

這些藏在塑料袋裡的榮譽,不僅兒女們不知道,連老伴嚴桂珍也不知情。“隻知道他當過兵,沒聽他說立過功啊!”

欒友山出生於1929年,1955年從部隊轉業,回到南京工作。1956年,和嚴桂珍結婚。兩人是鄰居,都住秦淮區雙樂園。“我小他9歲,他去當兵的時候,我還小。”嚴桂珍對他當兵的事沒有太多印象。1956年,兩人結婚后,欒友山交給她一包東西叮囑她好好保管。“最早是用報紙包好了,讓我保管好,什麼都能丟,這個不能丟。我不識字,他也不跟我講,這麼多年也沒有打開看。”多次搬家,外包裝從報紙換成了塑料袋,榮譽一直壓在箱底,無人知曉。

隻字不提戰功,老人說:“立功有什麼了不起的”

“立過功,為什麼不跟我們說呢?”關於當年的榮譽,欒友山的兒女們還有太多的疑問。此時,病重的他說話非常吃力,一直在說:“不要講,不要提,立功有什麼了不起的!”

家人隻能通過這些証明和平時的隻言片語,拼湊出欒友山的軍旅生涯。1949年,西南戰役中,身高1.84米的他在部隊當機槍手。因為身體素質好,總是幫戰友背彈藥、扛機槍。1950年,他又在隨軍建設滇西、鞏固國防、剿匪征糧等工作中,立下特等功。1954年,他又在營建中榮立三等功。

戰場風雲變化,當年的戰友們早已不知去向。偶爾身體狀況好的時候,家人會問他:“你還記得軍長是誰嗎?”“李成芳。”他口中的名字和榮譽証明上一字不差。

以軍人的標准要求子女,二女兒是奧運冠軍欒菊杰

1955年,欒友山轉業回到南京,先后在南京礦山機械廠和五金二廠工作。1956年,和嚴桂珍結婚后,養育了7個子女,二女兒欒菊杰獲得了第23屆洛杉磯奧運會女子花劍冠軍,也是中國擊劍歷史上第一個奧運冠軍。

“欒菊杰是我們一家人的驕傲,但她的性格最隨我爸爸,特別能吃苦,特別有意志力。”大女兒欒菊紅這樣評價。當時一家九口人,生活起居全部擠在不到40平方米的小瓦房裡,“睡覺翻身都困難”。一家人沒有吃的怎麼辦?欒友山就騎著“二八”自行車去郊區打獵、釣魚,跑一天才能填飽一家人的肚子,幾乎沒有休息過。在小女兒欒紅衛的心目中,爸爸總是很高大的,而且無所不能。

同時,他對兒女們要求也很嚴格。大女兒欒菊紅還記得,“小時候,爸爸總是按照軍人的標准來訓練我們,不論寒冬酷暑,一大早,還沒睡醒就被喊起來跑步, 跟著他的自行車一圈一圈地跑。”經過長期的訓練,七個兒女身體素質都不錯,大大小小的獎狀都貼滿了牆。除了欒菊杰外,小女兒欒紅衛也從事擊劍事業。

哪怕是生活最困難的時候,欒友山也從未抱怨,更沒有向組織提過要求,他總是以身作則告誡兒女,要勤奮,要勤勞。

總牽挂“當兵的地方”,曾想去找戰友未果

“一起看電視的時候,每當有雲南的消息,我岳父都會特別關心。”大女婿張關祁注意到,當年出生入死的西南邊陲,欒友山的心裡一直牽挂著。

2013年,欒友山曾經執意要帶老伴去雲南走一走,“去當兵的地方看一看,順便找找當年的戰友”。兒女們犯難,沒有電話,沒有地址,沒有線索,連哪個部隊都不知道,該怎麼找呢?他說,沒關系,去玩一玩、看一看就好。

2013年3月,時隔58年,欒友山再次站在了雲南的土地上。“幾乎是一踏上雲南的土地,我爸爸就特別開心,跟我媽媽說個不停。”當時陪他去雲南玩的五女兒欒彬回憶道。那一趟旅程中,欒友山把昆明、麗江、大理、西雙版納去了一個遍。照片上的欒友山個頭很高,和老伴挽著手,笑起來淺淺的,很有精氣神。

時光如梭,當時並肩作戰的戰友不知在何處,當年的營地也無從尋找。欒彬回憶,關於立功的事,父親隻字未提。現在,得知一切的欒彬回想起來覺得有些遺憾,“現在想想,他回來的時候,開心中還帶著一些傷感。要是早點知道這些,早點幫他找找就好了。”

2020年1月7日,大女兒欒菊紅、大女婿張關祁、小女兒欒紅衛帶著整理好的榮譽証書,來到江寧區退役軍人事務局,幫欒友山完成了退伍軍人的信息採集登記。在登記時,家人又從櫃子裡翻出了一枚欒友山參與抗美援朝的紀念章。

相比於戰場風雲歲月,相比於過去的榮譽,欒友山更加珍惜眼前的日子,他總是說:“能回來,就是賺了!”(蔡夢瑩)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