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蘇州高新區創新金融服務 高新貸為科創企業救急

本報記者  申 琳

2020年01月16日18:0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高新貸 為科創企業救急(經濟聚焦·高新區裡見高招①)

《 人民日報 》2020年01月16日 10 版 版面截圖

原題:蘇州高新區創新金融服務

高新貸 為科創企業救急(經濟聚焦·高新區裡見高招①)

開欄的話

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高新區是科技的聚集地,也是創新的孵化器,關鍵是看能不能把“高”和“新”兩篇文章做實做好。

自1988年5月10日國務院批准建設我國第一個國家高新區——北京市新技術產業開發試驗區(中關村科技園區前身)至今,國家高新區歷經30多年發展實踐,經濟實力顯著增強,創新驅動發展能力全面提升,成為集聚創新資源和開展創新創業活動的主平台,創新驅動發展的主引擎和主力軍。

從今天起,本版推出“經濟聚焦·高新區裡見高招”系列報道,帶您走進部分高新區,看他們各顯高招。

“高新區管委會的同志上門時,正碰上我們團隊愁得一夜沒睡。”

“公司賬上就剩4萬塊錢了,‘高新貸’真的是救命錢。”

“已經幾個月沒發工資,要不是‘高新貸’,我們就倒在成功前夜了。”

……

偉信奧圖、天逸瑞獅、加拉泰克……這些蘇州高新區裡的中小科創企業明星,2019年營收額增長都達一倍以上,發展前景一片光明。然而在此之前,這些企業都經歷過差點撐不住的時候。為他們雪中送炭的,就是蘇州高新區推出的金融新招——“高新貸”。

保障兜底 助力成長

“決定命運的一招”

偉信奧圖智能科技公司,2018年8月成立,主要生產與手機檢測相關的智能設備。到今天,創始人劉寧博士已經手攥4000多萬元的訂單。“可當初差一點就倒在起跑線上了。”劉寧感嘆。

劉寧在合肥工大從本科一直讀到博士,入職過幾家國內外知名企業,年薪能拿到150萬元。36歲時,看到兩個博士同學創業成功,劉寧也決定換個活法,拉了一個技術團隊出來創業,領域是國內領先的3D光學檢測設備研發和生產。“當時覺得,‘技術男’搞產業不會那麼難。”

起步挺順,他獲得了蘇州高新區國資平台蘇高新金控公司300萬元種子輪投資。可到了2018年年底,劉寧卻發現公司沒資金了,成本投入都不夠,“我們這樣的新公司拿不到客戶的定金,隻能把產品生產出來后才能銷售。”

劉寧開始還想,沒資金就向銀行貸唄。到銀行一聯系,他才發現,自己既沒可抵押的固定資產——廠房是從高新區租的,幾台電腦、專用工作台也不值幾個錢,銷售訂單也得不到銀行的認可。

“有技術、有訂單,可就是沒錢啟動生產,這才明白了什麼叫‘一分錢難倒英雄漢’!”劉寧和他的創業團隊之前通宵不睡為科研,如今通宵討論為一字——錢!

正一籌莫展,蘇州高新區服務團隊的人找上門來,“高新區剛推出一個扶持科技型中小微企業的金融產品,叫‘高新貸’,額度最高500萬元,偉信奧圖符合條件,可以申請貸款。”

劉寧說,自己就像快凍僵的人,面前突然擺上一盆暖暖的炭火,“馬上就活過來了!”偉信奧圖公司的貸款申請交上去,一個月不到,首批250萬元貸款就到賬了。

“高新貸”到款兩個月內,偉信奧圖公司完成了500萬元產品的生產交付。看到企業良好的銷售業績,知名投資機構聞訊而來,現已完成800萬元的后續股權融資,偉信奧圖公司的估值由3000萬元提高到了6000萬元。

“科技人才創業,最缺的就是資金保障,人生第一次創業,‘高新貸’成了決定命運的一招!”劉寧感慨。

靈活調整 消除顧慮

“關鍵的一次輸血就是續命”

每月的研發投入、員工工資等運營費要100多萬元,而蘇州加拉泰克動力有限公司的賬上隻剩下4萬多元。

節支文章做盡,員工從19人減到11人,之前租來的一棟近4000平方米的廠房退租……前期融資5000萬元建成的年產5萬套產品的生產線,因是專用線,銀行認定不可抵押。

公司負責人心裡清楚,盡管核心產品“三合一電驅動總成”在新能源汽車動力系統領域具有明顯技術優勢,市場前景廣闊,但產品要進入下游車廠,周期還很長。

然而,當“高新貸”實施主體之一的蘇高新金控公司的項目團隊趕來對接時,加拉泰克公司卻對“高新貸”說了“不”。

“不是嫌‘高新貸’500萬元的額度小,而是對其中有關股份期權的協議條款有顧慮。”因為“高新貸”期權估價,依據的是公司注冊資金,加拉泰克公司財務總監陳欣說,“擔心會拉低加拉泰克的總估值,顧眼前而毀了長遠。”

針對企業在股份期權上的疑慮,2019年7月,蘇州高新區及時調整,出台“高新貸”2.0版,在股份期權上採取更靈活、更容易被企業接受的形式。加拉泰克這次毫不猶豫提出申請,僅20多天,就獲得了500萬元滿額授信。

時值歲末,記者走進加拉泰克的車間,工人們正有條不紊地進行樣機生產。如今,公司的核心產品已獲得寶馬汽車等世界五百強企業的認可和驗証,也拿到了吉利、金龍等國內知名車企的訂單。陳欣介紹,2019年度,加拉泰克實現銷售收入1000萬元,2020年已拿到4000萬元的生產訂單。

蘇高新金控公司總經理周瓊芳說,像加拉泰克這樣的初創型科技企業,要經歷從研發、測試到生產,再到獲得客戶驗証並實現銷售一個很長的周期,“很多這樣的企業在初創期會面臨急需輸血的關鍵時刻,我們看似隻給它輸了一次血,但它因此就活下來了。”

“對我們來說,‘高新貸’這關鍵的一次輸血就是續命啊!”加拉泰克公司負責人感嘆。

打破困局 不斷升級

“政府就要干‘雪中送炭’的事”

這個被中小微科技企業視作“救星”的“高新貸”,究竟怎樣在貸款問題上打破“困局”、打通企業與銀行間的“梗阻”呢?

蘇州高新區設立1.5億元的風險資金池,合作銀行配套設立30億元的授信資金池,一旦出現風險全部由政府代償﹔銀行給企業最高500萬元的授信,最多隻需承擔理論上的利息風險。“企業隻要有核心技術、市場前景,都有可能成為‘高新貸’的服務對象,大大降低了這些企業融資的門檻。”因此,“高新貸”推出后,蘇州高新區內24家銀行全部積極參與。

但畢竟出現風險是要由政府全部代償的,誰能保証每次貸款都不走眼呢?萬一風險頻發,風險資金池裡的活水不就越來越少了嗎?

“高新貸”為此設計了一個期權保障。貸給企業的500萬元,將根據企業估值獲得相應股份期權。這樣,即使多數貸款沉沒,隻要有少數企業成長做大,蘇州高新區就會憑期權獲得幾倍、甚至幾十倍的增值,行權后再注入風險資金池。“政府就要干‘雪中送炭’的事!”蘇州高新區黨工委委員、管委會副主任高曉東是“高新貸”的主要推動者,他說,“科技創新型企業是高新區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抓手,政府就要針對種子期、初創期、成長期科技型企業的痛點,創造性解決他們的資金難題。”

這一點已經被“高新貸”啟動一年來的實績所証實。蘇高新金控公司的項目組走訪了區內260多家科技型中小微企業,涉及醫療器械、生物醫藥等高新區重點培育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其中立項80家,有40多家獲得審批,獲批金額近1.3億元。

有企業質疑“股份期權”可能會拉低企業估值,這個問題怎麼辦?

“我們在2019年7月及時調整出台了‘高新貸’2.0版,把估值起點從貸前改為貸后下一次風投給企業估值時。現在,我們快要推出3.0版,將採取更靈活、更容易被企業認可的形式。”周瓊芳介紹。

正採訪,周瓊芳忽然致歉,要著急趕往一家企業對接金融需求,“在‘高新貸’扶持下,我們有信心,一些企業很快會在科創板上市。”說著匆匆而去,留給我們一串姑蘇女甜甜的笑。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