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入兩億”的帶貨主播作用被夸大了

2020年01月20日09:50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北青報:“年入兩億”的帶貨主播作用被夸大了

2020年伊始,深交所就上市公司在投資者互動平台頻繁提及網紅帶貨、主播李佳琦等行為發了至少3份關注函,要求御家匯、金宇火腿等公司說明是否為“迎合市場熱點、借機炒作股價”。數據顯示,李佳琦一場直播可以帶來上百億的銷售額,不過,追逐這一熱點的上市公司似乎沒有因此大幅增加利潤,他們為主播開出的商品全網最低價,以及高昂的合作費用,或許隻令品牌方賺取了一些知名度。

同樣是網紅,同樣是主播,現在和過去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如果說過去的網紅主播,主要是通過表演來推銷自己,從而贏得粉絲打賞,那麼現在的網紅主播,更多是通過吆喝來推銷別人,而從商家那裡分得一杯羹。正是因為看起來對粉絲“童叟無欺”,現在的帶貨主播,在輿論場受到了更多支持。

帶貨主播正處在風口上。2019年淘寶“雙11”僅僅9個小時,直播引導的成交額就突破了100億元。李佳琦在一場直播中竟然賣掉1.5萬支某品牌口紅。另一名重量級主播薇婭,在一場直播中賣掉7000萬自有品牌皮草,她也在連續兩年“雙11”直播中帶來超過兩個億的銷售額。有業內人士統計稱,李佳琦2019年一年賺了兩億元。

似乎,帶貨直播的春天到了,商家的新賽道也出現了,可是,在一個過分宣傳成功者的賽場上,永遠不會有人告訴你失敗者的故事,而失敗者的故事可能才是最真實的。除了這幾個已經站上巔峰的頭部主播,你還能提出其他名字?僅靠幾個人,能撐起一個行業嗎?大量的失敗者和被淘汰者,才是直播體系的真實寫照。

事實上,即便頭部主播,其流量變現價值也大大存疑。早就有人指出過,很多直播帶貨的數據好看,可是水分也足。以關鍵詞“翻量工具”探索一下,可以看到,大量提供直播刷量服務的商家。有流量獵手平台的客服介紹,增加1萬的觀看量價位在400元至500元,而且這是增量數據,不會被平台查出造假。在互聯網上,流量造假、數據造假早已經成了公開秘密,多方合謀隻有一個目的,就是騙商家和騙公眾。

頭部主播能夠吸引粉絲,一個重要原因是商品價格便宜。據稱,有頭部主播在選商品時,首先會要求品牌方給出“全網最低價”,這一價格甚至會令品牌方虧本。一份網上流傳的報價顯示,李佳琦的報價分為“全案”和“混播”,全案為整場直播僅銷售一家品牌方的商品,2019年12月,這個報價為150萬。很多品牌,看起來賣了不少貨,但掙的錢連給付佣金都不夠,只是花錢買吆喝。有些品牌可能認為,這畢竟賺了一點流量,但在事實上,這種流量隨時會流走,很難固化成品牌忠誠度。

從粉絲角度來看,注意力也是隨時轉移的,目前直播帶貨看起來風風火火,其實也是危機四伏。一些消費者反映,有些主播在帶貨時涉嫌傳播虛假廣告,出現貨不對板等問題。這個市場到底能走多遠,關鍵還看這個市場到底如何走。

對於一個新興行業,寬容和審慎不能少。無論是直播帶貨還是頭部主播,能夠形成今天聲勢自有其道理,但不得不說,“年入兩億”的帶貨主播作用被夸大了。深交所發的關注函,多少有著這樣的意思。清醒地看待這個行業,也是為了能夠發展得更好。(喬杉)

(責編:馬曉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