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提振消費突破之舉為商業鬆綁 摘掉“城市口罩”

2020年03月16日08:01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為商業鬆綁,摘掉“城市口罩”

消失40多天的人頭攢動又回來了。

服務業佔比超過60%,從業人員超過300萬,相對其它城市,渡過疫情“風浪”的南京,正在面臨另一嚴峻挑戰——城市經濟能否快速“摘口罩”。

夫子廟撤了關卡,有的區全面恢復堂食,這個周末,南京提振消費又有突破性舉措。多處涌動的人潮再次証明,事在人為,南京城市經濟加速回暖。

消費者權益日大發紅包

15日凌晨0時開始,超過100萬人成功預約南京5000萬消費券。“申請成功啦,坐等中簽”“能不能吃火鍋就看這一下了”……“#南京將發放超3億消費券#”的話題沖上微博熱搜,閱讀量達到1.7億,討論數超過1萬條。南京拿出真金白銀,總額3.18億元的消費券將陸續面向市民和困難群體發放。

強大的消費能力,是反映城市能級和輻射帶動力的標志之一。南京社零總額一直穩居全省首位。去年,南京社零增幅放緩,今年春節又突遭疫情襲擾,拉動經濟的消費馬車無疑壓力巨大。

南京正不斷注入消費“強心劑”。這個雙休,南京多個區的一把手格外活躍,有的帶上父母郊游賞郁金香嘗農家菜,有的趕大集買蓮藕汁草雞蛋,也有的到商業街區請客吃飯,以實際行動為經濟回暖加把力。

以3月15日消費者權益日為始,南京將開展持續2個多月的“放心出門,安心消費”系列活動,啟動全消費領域促銷。南京還將通過聯手打造夜間經濟集聚區,發放賞花消費券,減免景點門票、周邊餐飲、住宿等花費,發放1300萬元鄉村游消費券等措施,從“吃住行游購娛”上“六請”市民朋友走出家門。

3·15正值周日,南京各區全線出擊。在秦淮區夫子廟中心廣場,來自新街口、夫子廟、老門東等商圈的1000個商戶共同發起總價值億元的“千店大促銷”。秦淮燈會在萬眾期待中重啟,實行“兩人同行、一人免單”。在新街口和夫子廟商圈、老門東,消費者與商家的小額消費糾紛可“先行賠付”。

在玄武區1912街區博愛廣場,近百名網絡大V和普通市民齊聚。該區聯合紫金農商銀行,為1912街區恢復堂食的相關餐飲企業進行專項授信,1912集團也對商戶執行租金“一免兩減半”,同時允許延遲交租。1912街區管委會主任李紅衛表示,預計20日左右,1912街區所有餐飲將全部開門。

在鼓樓區吾悅廣場,多家餐飲企業舉辦現場試吃活動,紅杏酒家、獅子樓等區域品牌和老字號餐飲企業還將在“2020中國南京春季美食節”期間,進行線上預售和現場品鑒。

在浦口區金盛田廣場,永輝超市、蘇寧電器、萬成生態園、西埂蓮鄉等區內重點企業開展特色菜品宣傳推廣,從牛奶雞蛋面粉,到生鮮水果電器,大集應有盡有,人流較密,出現了久違的熱鬧場景。

城市煙火氣緩緩歸來

3月15日,老天給力,天氣晴好,南京城鄉經濟出現幾大興奮點。

都市型農業打了一場漂亮先遣戰。

浦口永寧油菜花田,前后來了1萬人,人頭與春光攢動。

溧水梅花山,半天登記了6000多人進山踏春。

溧水傅家邊、江寧谷裡等地,前去採摘草莓的人絡繹不絕,路邊的大棚被採空。在江寧谷裡花木園,不少城裡人開車來買花。花房裡到處是戴著口罩選花的人,不乏蹦蹦跳跳的小朋友。一位唐姓攤主忙得不可開交,他說當天上午的成交量大概達到平常的六七成,他感到經濟很快就要全部恢復了。

在城裡,海底撈限制客流,招待量比平常縮減一半左右,客流爆滿。在河西金鷹店,電話預約要提前3天。

除了近年持續走紅的海底撈,這兩年興起的人文情調商務茶餐廳也是一枝獨秀。南京河西一茶餐廳,二十幾間包間,每間隻能容納3-6人,全部客滿。

年輕人是最早走出家門的群體。1912街區在閉街40多天后,3月初重新開街,小龍坎和譚鴨血這類小火鍋店受年輕人喜歡,生意較好。

玄武區商務局局長魏超介紹,1912街區34家餐飲中,恢復堂食的隻有14家,大部分還在觀望。商戶在資金和用工上都沒問題,問題是對市場預期低。

“如果大家都不開門,更沒人來!”紅公館1912街區負責人歌子毅然在3月6日率先打開大門。他說,盡管營業額少到幾乎可忽略不計,哪怕隻有一個人,也要提供最高標准的服務,用實際行動給市場信心。令他高興的是,這幾天預約電話明顯多了。

“疫”仍是罩住城市最大的字。小區封閉管理,進出任何大門和消費場所,都要掃碼,測溫,還有須臾不敢離的口罩,這些表明城市還在“非常時期”。即便如此仍擋不住城市復蘇的活力、雖然還不足以撫平商家的焦慮,但營收一天在比一天好。

3月14日,南京全面推動城市服務業的第一個晴暖周六。下午到夜間正是往常商圈最活躍的時段,記者走馬南京主城三大核心商業圈,總體感覺是,城市正在復蘇,人流大概達到正常狀態下的三成左右,但要回到往日水平,還需加大力度。

下午5點,在南京河西金鷹世界,負一層、一層,可見三五成群的顧客,小餐飲店上座率一般能達到二三成。

傍晚7點左右,在夫子廟景區,每個入口處設卡,每位進入人員要掃碼進入或出示“寧歸來”“蘇康碼”,再經紅外測溫入場。游客大多在道路上閑逛觀賞夜景,街面兩側店面,進店消費人員少。在一家小吃廣場,一位烤桂花年糕的攤主介紹,往年這個時節,每個周末都是人滿為患,有時她一個攤位就能有上萬元的營收。當天,她預測,整個店二十多家攤主,加起來也不過是幾千元收入。好在夫子廟開放后,人一天比一天多。

晚上9點,在新街口商圈,德基商場內還有不少顧客在購物。一家化妝品的銷售人員介紹,往常一個月銷售額在130萬元左右,今年2月份銷售額隻有15萬元。這幾天人多起來,營收也在慢慢增加。而新百營收已回到六成。

3月15日,夫子廟和老門東均撤掉了關卡,當天老門東客流量達到1萬,恢復到往年日均客流三成,上個周末隻有兩千人。

記者實地探訪發現,餐飲大店比小店更難。真知味河西店有16個包間,當天有兩桌共8人預訂堂食。每天店門一開,成本支出就要兩萬元。南京餐飲協會會長沈加華介紹,南京有五六萬家注冊餐飲企業,還有7500家團餐(食堂)經營企業,從業人員達到80多萬人,絕大多數餐飲已復工,日均營收佔正常時期的10%-30%。有的店家看到生意不好,為省成本,把剛營業的店又關了。

德天肥牛海鮮火鍋總經理劉杰介紹,公司在南京10家店,復工8家,營業額大概是去年同期的20%。復工后,有的門店營業額很少,損失比沒有復工時更大。疫情以來,10家門店損失約800萬元。他預計從復工到恢復往常營業額,還需40天左右。

鼓樓區水佐崗一家海鮮店暫緩堂食改外賣,為省成本,老板韓女士變成“快遞哥”,每天收入兩三百塊,一家老小生活費有著落了。近兩個月裡沒進賬,但店面租金、員工工資、員工宿舍租金等仍要正常支付,每個月成本要3萬塊。

沈加華等幾位餐飲業經營者表示,如果1個半月內經營沒有明顯改善,有一半多的餐飲將撐不下去。

為消除社會疑慮,大膽進店“吃飯”,南京工商聯聯合各區工商聯向全市企業發出倡議,號召大家眼下多到餐館吃飯,鼓勵大家多晒吃飯照片,多拍吃飯視頻。

為300多萬人站台“救市”

為拉動城市消費,一向低調內斂的南京“高調”了一回。各級領導踴躍為城市經濟站台,備受關注,獲點贊無數,開風氣之先。

3月9日,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檢查制造業服務業復工復產情況,他坐在夫子廟南京大牌檔品嘗鴨血粉絲湯的圖片刷爆網絡。3月11日,南京市長韓立明在書店挑書買書的圖片又在朋友圈熱傳。3月13日,南京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龍翔和部分人大代表一起逛超市賣菜,排隊買網紅咖啡。南京的領導接二連三“展示”私人消費,這傳遞著明確信號,當前南京市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做好防護,市民大可打消疑慮,放心吃,放心逛。

繼南京之后,省內蘇州、無錫、淮安、徐州等地領導也走向街頭,該買買,該吃吃。領導“獻身救市”的副產品,是讓市民看到本地領導另一面,成為這個春天的獨有風景。

“為了助力企業渡過難關,我們倡議廣大機關干部近期帶頭購物消費。”3月11日,南京市秦淮區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指揮部《關於機關干部帶頭消費支持企業渡過難關的倡議書》在網上流傳。紅頭文件一出,引議論無數,成為微博熱搜。當晚,秦淮區委書記、區長一起來到新街口商圈逛街買衣服、吃火鍋,刷微信買單,以實際行動提振消費信心,兩人購物涮火鍋短視頻又成網絡熱點。

在領導看似輕鬆的消費行為背后,有著難言的焦慮。據媒體報道,佔據中國經濟半壁江山的服務行業,目前的恢復程度不到40%,中國經濟仍然處於-20%左右的負增長狀態,並且形成將近20%的隱形失業率。

南京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多年領跑全省,第三產業佔比62%,省內最高,服務業從業人員有300多萬人。秦淮區則是全市第一“消費大區”,佔到全市社零的1/6。疫情防控期間,中華第一商圈——新街口、南京最具人氣景區——夫子廟一度暫停營業。今年1-2月份,夫子廟街區客流量比往年減少近七成,營業額減少一半多。春陽煦暖,有店家表示“徹骨的寒冷”,回暖有待時日。

南京江北新區是全省最早恢復小理發店小餐飲小超市等“小營生”的區域,3月13日又發文宣布,除影劇院、公共浴室、線下教育服務機構外,全面放開商業服務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的營業。所有餐飲取消備案管理,一律恢復堂食。電影院等也將在本周有序恢復營業。在更大力度的“開放”舉措后,江北新區社區小面館、面包店包括商業中心又出現排隊場景。

“有點怕”攔截消費

耐人尋味的是,在微信朋友圈,有人晒出人流熙攘排隊的圖片時,常見到下面有留言,“有點怕怕”“可以這樣了嗎”“再等等吧”……

全城的人再等等再忍忍,有的店就要關了,很多人的房貸車貸就要斷供了。

南京德天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孫達平介紹,經常會有顧客提前打電話問,店裡人多嗎,要是人多就不來了,還會有顧客自帶手套和消毒水前來消費。從這些細節不難看出,消費者關心的都是防控,消毒水的味道、服務員戴著的口罩,餐飲企業嚴密的防控措施無形中又為顧客增加了一堵牆。他說時機未到,公司不會通過促銷提升營業額,消費信心來自於消費者本身,消費信心還不足以支撐門店的成本支出。

南京地區新增為零,防控仍是高懸在地方官員頭上的一把“劍”。有的區在室外開工儀式上集體不戴口罩,也不敢宣傳。一位街道干部在看到領導帶頭鼓勵居民出門消費,表達了他的擔憂。“哪怕社區出現一例疑似,小區就要炸鍋,既要全面消毒,還要隔離住戶,達不到隔離要求,鄰居要鬧,各種詢問排查、上級檢查,各種表格,總之我們就要忙翻。”

經營者也有擔心。現在復業,既不賺錢還有風險,不如再等等,反正一樣是虧。

3月13日,鼓樓區發布“餐飲復業保障險—康保保”項目。為消費者、從業員工、餐飲業主三個客戶群提供疫情保險保障,最低保費門檻分別為180元、40元和2000元,如前兩者在餐館被感染,餐館因有傳染風險被關,三者可獲最高保險保障分別為1萬元、1.4萬元和10萬元。

參保的南京獅子樓負責人匡庶告訴記者,參保能幫企業規避重大風險。疫情暴發以來,獅子樓隻能做外賣業務,營業額同比驟降了八九成,預期虧損三四百萬元。近日該店恢復堂食,生意仍大不如前。

鼓樓產業服務集團董事長汪盛齊表示,希望通過“康保保”項目,提振餐飲企業和消費者信心,已有十余家企業參保。

摘掉城市經濟的“口罩”已指日可待。(董 翔 盛文虎 顏 芳 邵 丹 董家訓 劉曉明)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