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擊疫情·江蘇英雄

徐州殉職者群像:向“疫”而行 猝然而逝

閆峰

2020年03月25日07:09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編者按:疫情來時,他們選擇了雷打不動地堅守,義無反顧地沖鋒。他們是英勇的逆行者,用生命詮釋了自己的初心與使命。他們是我們中間的凡人,卻又是我們中間的英雄,他們是在江蘇戰“疫”中不幸殉職的人們。清明將至,本網推出《抗擊疫情·江蘇英雄》系列報道以示緬懷。

這個春天,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被蒙上了陰影﹔現在,春光的明媚再現。這是因為,在抗擊疫情的行列有太多人的積極參與和忘我付出。

作為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徐州市人口多,人流量大,疫情初始階段防控壓力巨大。從1月25日首例確診病例出現,到3月12日79例全部治愈出院,徐州經歷了近50天與疫情的艱苦較量。當地動員了數以萬計的干部、群眾和志願者參與,在城市中心的社區,在寂靜偏遠的鄉村,連續一個多月的高強度工作,讓這些守護者付出了難以想象的努力甚至是生命的代價。

自疫情發生至今,徐州市有5位一線疫情防控人員殉職,成為江蘇省此番殉職人數最多的城市。

章良志生前喜歡武術。沛縣警方供圖

做警務工作沒一年,卻把一生都獻給了公安事業

殉職者:章良志 沛縣五段鎮派出所輔警

殉職日:2020年2月1日

26歲的章良志,自幼習武,有一顆除暴安良的心,可惜輔警沒做滿一年,就倒在了疫情防控第一線。2月1日凌晨1時30分,沛縣五段鎮派出所內,一個宿舍休息的同事聽到章良志的呻吟聲,發現他全身顫抖,之后緊急送醫,還是沒能把他救回來。

所長曹沛生對章良志那張既稚嫩又剛毅的臉龐記憶深刻。2019年3月,章良志通過社會招考進入派出所參加警務工作。節前,所裡考慮到章良志家裡有年邁的父母,還有剛滿一歲的女兒,想讓他在家安心過個年,“他沒聽從安排,自己跑到我辦公室裡,要求在一線。”

1月24日是除夕,徐州疫情防控阻擊戰全面打響,章良志每天入戶走訪,對轄區街面商鋪、外來人員進行排查登記,呼吁群眾積極參與抗擊疫情。一天奔波下來,有的同事累得邁不開腳,章良志卻總是咬牙堅持再堅持。

1月30日,大年初六。隨著疫情防控升級,章良志完成所裡值班備勤任務后,又匆匆趕到轄區疫情查驗的臨時卡口,參加對來往車輛、人員進行登記、測體溫、做好消毒工作。“你負責登記,我來測體溫、消毒。”這是章良志常說的一句話。其實,大伙都知道,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測量體溫、噴洒消毒液的工作風險更大。

每天從早上7點就到崗到位,一直守到晚上11點多才肯回去休息,章良志為此被同事稱作“拼命三郎”,有時他會戲稱自己要對得起大伙給他起的這個稱號。1月31日,是章良志生前工作的最后一天,他還和往常一樣,在疫情查驗的臨時卡口執勤,當天他查驗、登記過往車輛超過200輛次,回到所裡休息已是夜間11點多。病發沒有任何征兆,休息前他還和室友開了個玩笑。

“他走之前,連續值守了兩天,不是不能休息,而是憋著一股勁。這孩子天生就有股戰斗到底的韌勁。”曹沛生說,章良志雖然做輔警不足一年,卻已經把一生都獻給了公安事業。“孩子走得光榮……”送兒子走的那一天,章良志的母親抱著他的遺像,反復念叨這句話。

左起第三為厲恩偉。銅山區委宣傳部供圖

結婚紀念日,他答應回家吃飯卻再也回不去了

殉職者:厲恩偉 銅山區利國鎮水利站黨支部書記

殉職日:2020年2月6日

結婚紀念日,李曉靜想和丈夫厲恩偉一起吃頓晚飯,終究還是沒能如願。

2月6日下午,厲恩偉在電話中已經答應回家一起吃晚飯,李曉靜說不清楚自己為什麼還會每隔幾分鐘就撥打一次他的手機,但之后一直沒再接通,直到有人告訴她,厲恩偉被送進了醫院。17:30分左右,她急匆匆趕到鎮衛生院的時候,厲恩偉已經永遠閉上了雙眼。這一天是他們結婚22周年紀念日,10天前厲恩偉才過了44歲的生日。

厲恩偉是徐州市銅山區利國鎮水利站黨支部書記,也是派到利國村的駐村干部。利國村是鎮政府駐地,常住人口近1.3萬,分布在10平方公裡范圍內。自1月26日大年初二開始,厲恩偉就和村組干部一起開啟了戰“疫”模式,從早上7點到次日凌晨2點,第3天又排查到凌晨1點多,將全村的人口信息梳理一遍。為了確保居家隔離人員夜間不外出,大年初五那天,厲恩偉還獨自在這戶人家門外守了一夜。

村裡5個疫情查控卡口都是厲恩偉一手布置搭建而成,卡口查控工作也不輕鬆。蔡山卡口人流量最大,也是厲恩偉最關注的,每天平均排查人數超過300人,高峰期則達到500人以上。厲恩偉給其他防控人員排定的值班時間是8小時一輪換,他自己每天值守的時間卻超過14個小時。

厲恩偉原已患有高血壓、心臟病等,加上疫情防控期間連續高強度的運轉,他的身體嚴重透支。事發當日下午,當被同事單超發現臉色不對的時候,已經在蔡山卡口連續值守12天的厲恩偉踉蹌了一下,單超扶著他走了沒兩步就倒在了地上。

雖然單超把車開得飛快,“像瘋了一樣”趕往鎮衛生院,路上還闖了紅燈,依然無力回天,厲恩偉終因過度勞累致突發心源性疾病去世。

“一心一意干好本職工作”是厲恩偉生前在利國鎮水利站工作28年遵循的信念,“疫情不退我不退”是他生命最后12天的戰“疫”誓言。厲恩偉殉職后,江蘇省總工會追授他省五一勞動獎章,江蘇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為他追記大功獎勵。

時席席生前照片。徐州警方供圖

“再危險也得上”,這話他說了不知多少遍

殉職者:時席席 銅山公安分局巡特警大隊輔警

殉職日:2020年2月11日

2月11日晚7時,時席席和同為輔警的父親打了個視頻電話,告訴他近期多注意安全。一旁的女兒“小毛妮兒”吵著要零食,時席席向女兒許諾,等他回家,一定給她帶一大袋奶酪棒。孰料2個多小時后,時席席竟突發心梗去世,年僅30歲。

21歲時進入徐州市公安局銅山分局巡特警大隊,從事警務輔助工作9年,時席席的履歷簡單得像一條直線。如果沒有這場疫情,他或許會和父親一樣在輔警的崗位上一直干下去,和妻子“大毛妮兒”一起把“小毛妮兒”撫養成人。但,一切都在2月11日21時45分戛然而止。

把時間倒推回春節前。時席席的工作崗位,是銅山新區人流量最大的萬達廣場警務站,疫情爆發前他已經連續兩周無休。除夕當天,剛剛調休半天的時席席接到指令緊急趕回警務站,他告訴家裡人,這個春節假期可能要泡湯。

2天后,疫情防控形勢愈發嚴峻,原在巡邏組的時席席主動請戰,加入到疫情防控突擊組。“工作就是這個性質,再危險也得上。”這樣的解釋,妻子宗桃桃不知聽到過多少遍。

接下來的17天裡,時席席既承擔日常巡邏防范、防控宣傳、維穩處突、簡易警情處置等任務,又參與涉及防疫的各類備勤、盤查工作,還負責圭山菜市場等人員密集場所的疏導。白班,每天要巡邏10次,每次5公裡﹔夜班,也至少巡邏7次。

2月1日,政府投放平價口罩,天賦廣場一家藥房是銅山城區較大的售賣點。時席席主動聯系值班民警和隊員制定五米一哨的預案,並提前畫好排隊路線。清早7點,他就在現場維持秩序:“大家拉開距離,不要擁擠,不要摘掉口罩!”一句話不厭其煩地說。隨后,在轄區巡邏時發現有人在傳一家企業將在萬達廣場免費發放口罩,他核實后確定是假的,就及時向群眾辟謠,並依托警務站和微警務平台開展防謠宣傳,消除了一起人員聚集事件。

寒夜蹲守,時席席對同事說:“我胖,比你們扛凍。”他是值夜班時間最長的一個,巡邏中發現有心梗病人,他自己開車將人送醫救治。隊友父親車禍困難,他率先拿出一個月的工資援助。時席席在工作中協助抓獲網逃等違法犯罪人員30多人,救助各類困難群眾超過50人次。

時席席走后,他的同事們給“小毛妮兒”帶去了很多袋奶酪棒,都是她平時最喜歡吃的那種,卻唯獨沒有等到爸爸買的。

司元羽生前執勤。徐州警方供圖

他用生命踐行了抗擊疫情的請戰書

殉職者:司元羽 徐州交警支隊三堡公安檢查站一中隊指導員

殉職日:2020年2月12日

“三堡黨支部:我叫司元羽,我是共產黨員,國家有難,人民有難,我將臨危而上,勇踐使命!”這是司元羽手寫的請戰書。47個字符,仿佛是他47年人生的注解。

司元羽生前是徐州交警支隊三堡公安檢查站一中隊的指導員。三堡公安檢查站位於G30連霍高速蘇皖省界處,平時每日車流量都在2萬輛次左右,即便疫情發生后,這裡每日依然車流不息。1月28日,根據疫情防控的需要,徐州市在這裡設置了疫情檢查站,要求逢車必檢、逢人必查。

檢查站隨即成立了“黨員突擊隊”,司元羽第一個遞交了請戰書。在連續工作了16天后的2月12日,吃早飯的時候,隊友們沒有看到司元羽像往常那樣早早出現在值班崗上,“指導員太累了,讓他多睡會兒。”以為司元羽還沒起床,隊友們心照不宣。到了中午,還沒有看到指導員,大伙慌了,踹開休息室的門,這才發現已經昏迷的司元羽。下午3點,在徐州市第一人民醫院裡,司元羽因突發心源性心臟病停止了呼吸。

“指導員是累倒的。”檢查站裡很多人都這麼認為。一中隊7名民警、6名輔警排班輪流執勤,每天分白班、中班和夜班三個班次,每人每天一個班。檢查站設置有兩道崗線和一個檢查點,第一道崗線在高速路口,負責引導車輛下高速,第二道崗線在檢查站前面,負責分流車輛,並將重點車輛引導至檢查點。第一道崗線被稱為前島,直接面對車流,隻要是值班時間,前島的崗位上一定是司元羽的身影。

司元羽的妻子2016年因病去世,2018年他的父親也因病去世,母親被胞弟接到了山東煙台。妻子去世后,他將唯一的住房讓給岳父岳母居住,自己租了一套小房子作為棲身之地。“單位和家一樣,所有的夜班都交給我吧。”同事劉志強記得檢查站剛成立時司元羽曾這樣說過。在劉志強看來,“他的那個小家散了,他是把檢查站當成了家。”

司元羽值的最后一個班,是和劉志強兩人一起上的。2月11日早上8點,兩人一起來到疫情檢查卡口。隨著部分企業復工復產,返程人流量增大,中午11點多后卡口來了很多超寬車,管制擺放的錐筒有些窄,這些車不好走,司元羽就彎著腰把1.2公裡長的錐筒一一挪開。下午3點多,車流量變小,車輛可以在三個車道自由通行,不再需要引導了。司元羽還是堅持在前島將車輛引入同一車道。劉志強說,他這樣做,可以讓后方測體溫的醫療組的同志輪流休息休息。

2月10日中午,李振中和同伴駕駛一輛30噸的槽罐車運送一批醫用酒精去武漢,途經三堡公安檢查站時,司元羽得知他們二人沒有防護服,就把上級發給他的防護鏡和當天執勤時使用的兩套一次性防護服送給了他們,並留下了聯系方式,說以后有困難可以找他。13日,李振中在從武漢回來的路上得知了司元羽去世的消息,去參加了遺體告別儀式,“他是好人,就是‘走’得太早了。”

2月20日,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趙克志簽署命令,追授司元羽“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雄模范”稱號。

羅啟培生前下村檢查疫情防控。沛縣縣委宣傳部供圖

床頭,當天的工作日記沒能寫完

殉職者:羅啟培 沛縣敬安鎮鎮長

殉職日:2020年2月26日

正是疫情防控、復工復產兩手抓的當口,一連幾日,錦豐紡織董事長吳慶民每天清早都會接到鎮長羅啟培了解復工進展的電話。2月26日,他沒有接到這個習慣的電話。上午10點,沛縣敬安鎮副鎮長張衛在電話裡說:羅鎮長去世了。

最早發現異常的是鎮政府辦公室主任張雨。早晨6點,他走過羅啟培辦公室時發現屋裡是黑的,而以前這個時候,“羅鎮長屋裡的燈早就亮了。”到了8點10分,羅啟培的辦公室還沒有動靜,張雨便去敲休息室的門,沒人回應,用備用鑰匙打開門后張雨看到,羅啟培躺在床上,“怎麼叫都沒有反應。”

剛接任鎮長一年,連續一個月為全鎮疫情防控和企業復產復工奔忙,年僅42歲的羅啟培就這樣悄無聲息地走了。在他的床頭,一本打開著沒有寫完的日記上寫著:特殊群體排查,失學兒童,老人……按照計劃,26日他還要陪同縣領導來鎮裡檢查工作。

張雨也是頭天晚上最后一個看到羅啟培回到辦公室的人。25日晚上10點,張雨在樓梯上遇到羅啟培,明顯感覺到他有些疲憊,簡單寒暄后羅啟培上了樓。

生前的最后一天,羅啟培一直都在忙。副鎮長杜強記得,上午羅啟培安排他去縣裡參加城建重點工程復工復產和疫情防控座談會,“縣裡有哪些重點要求和任務,我們還有哪些事情沒有解決,要事實求是地說明,有困難我們自己能克服的就不要向縣領導訴苦。”臨行前,羅啟培這樣囑咐他。

金虹鋼鐵董事長羅長永記得,下午羅啟培到公司檢查企業復工復產情況時,他們在廠區走了將近一個小時,“從原材料儲備到周轉資金使用,從工人生產排班到就餐安排,羅鎮長問了很多,有些問題我都沒想到。”

宗樓村支書袁長艷記得,晚上8點羅啟培還給他打電話,“我們村是羅鎮長包挂的村子,村裡有6位武漢返回人員,他一直特別關注,幾乎每天都會問一遍他們的情況,有沒有發燒,生活物資缺不缺等,比我們還在心。”

鎮城管辦主任曹亮記得,晚上9點他收到羅啟培發來的微信,告訴他第二天縣領導檢查的線路,“領導檢查的時間有限,盡可能把線路安排得全面一些,不能光看做得好的地方。”

整理遺物時,人們在羅啟培貼身的衣服口袋裡發現了一份捐款証明,這是2月20日他以個人名義向武漢市慈善總會捐了1000元。27日,羅啟培殉職的第二天,中共徐州市委追授羅啟培“徐州市優秀共產黨員”稱號,並追記二等功。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