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友同事清明追思逝去的江蘇戰“疫”英雄:如你所願,萬物開始復蘇

2020年04月04日07:35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這世界如你所願,萬物開始復蘇

省民政廳推出墓園代祭掃服務。

  四月已至,天地清明。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改寫了2020年的春天。

  4月4日,全國性哀悼活動舉行,表達我們對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斗爭犧牲烈士和逝世同胞的深切哀悼。

  在這場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中,無數逆行者,向險而生,迎難而上,無懼無悔。於是,清明的大地上,肅穆的墓園裡,多了他們的名字:徐輝、朱崢嶸、劉敘普、司元羽、位洪明、徐昊、榮志玨、時席席、章良志、黃玉懷、袁劍雄、李衛榮、蔣碧偉、厲恩偉、羅啟培、許鵬……

  他們是傳大愛、擔大義的戰“疫”英雄。是他們,用誓死守護,換來春山如黛,萬物復蘇。清明節前夕,記者採訪了他們的親友同事,共同追思。

  無盡思念,給最愛的人

  他們只是普通人,平凡崗位上兢兢業業的一分子,危難時刻,他們站在一線,堅守一線,溘然倒在一線,成了英雄。

  4月2日,省人社廳追授朱崢嶸記大功獎勵。時隔一個多月,提起丈夫朱崢嶸,妻子陳丹泣不成聲:“清明節,我和兒子要去看看他,會給他帶一支玫瑰,就一支,因為他是我生命中獨一無二的存在。”

  朱崢嶸是南通市啟東南陽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原病房組長,一位基層醫生。疫情發生后,年前就查出大動脈炎的朱崢嶸把住院通知書藏了起來,投入到緊張的防疫戰斗中,從除夕開始連續工作20多天沒休息。2月22日下午,朱崢嶸因全身多臟器功能衰竭,搶救無效離世,享年47歲。

  陳丹夫妻感情非常好。但是從疫情發生到朱崢嶸倒下這20多天,他們沒有一起吃過一頓飯。就這樣,朱崢嶸還是會起大早買菜,燒好菜放在冰箱裡﹔妻子身體不好,他總是在桌上擺好藥片。

  陳丹想告訴丈夫,20歲的兒子和爸爸一樣,已承擔起照顧媽媽的責任,每天燒好飯等媽媽。“他是好醫生、好丈夫,也是個好兒子。”陳丹最想說的是,她會照顧好4位老人,讓丈夫安心。

  2月11日晚,年僅30歲的徐州市公安局銅山分局巡特警大隊輔警時席席倒在了執勤的崗位上。時席席犧牲后,父母忍住悲傷,沒有給他設靈堂,沒有舉行遺體告別儀式。同為輔警的父親更是強忍巨大悲痛,戴上兒子的警帽,堅守在排查卡點,這是父親對兒子最深的思念。

  2月12日,徐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三堡公安檢查站一中隊指導員司元羽用生命踐行了自己的錚錚諾言:“我叫司元羽,我是共產黨員,國家有難,人民有難,我將臨危而上,勇踐使命!”這是戰“疫”打響伊始,司元羽遞交的請戰書。

  “如果爸爸在天堂能聽到我的話,我想對他說:爸爸,我想你了,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自己,認真踏實地生活,照顧好爺爺奶奶。”這番話,司承韻是對爸爸、也是對自己說的。司元羽和女兒最后一次“見面”,是在視頻通話裡。“爸爸,你要多戴一層口罩啊!”女兒的話音剛落,司元羽就挂斷了電話,又有任務來了。

  最深敬意,給“不計生死”的戰友

  2月21日,蘇州藍天救援機動隊隊長許鵬轉運一批援鄂消殺救援物資時意外遭遇車禍,39歲的生命戛然而止。這是許鵬加入藍天救援隊的第四年,阜寧風災、廣元沉船、玉樹雪災,他都沖在救援一線。

  4月2日,許鵬的隊友陳寶紅密切關注著微信群的消息。這一天,幾位蘇州和鹽城的隊員要去祭拜許鵬。當陳寶紅看到墓碑前擺滿鮮花和紀念章的照片時,忍不住淚如雨下:“藍天救援隊自願參加救援——不計報酬,我們所有人都做到了﹔不計生死,許鵬做到了!”

  陳寶紅說,這些天心口總是揪心地疼,許鵬走后的40多天裡,我們救援隊沒有停止腳步,已經圓滿完成任務。隊員們各自回到溫暖的小家,而他再也回不來了。“我們失去了一位好兄弟、好戰友、好朋友。待隔離結束,我們徐州的幾位隊員也要去看一看他,給他敬一杯酒。請他放心,以后的志願行動,我們替他沖在最前面。”

  留在徐州市銅山分局巡特警大隊副中隊長何山心中的,還是時席席毫不猶豫說“行”的樣子。隻要大隊有工作,不管多晚、多急、多累,他都會說:“行!”一到深夜,時席席就讓同組的小伙子去簡易鐵架床上睡一會,自己再堅持堅持。除了日常巡邏、防控宣傳、維穩處突、警情處置,時席席還參與防疫的各類備勤、盤查以及人員密集場所的疏導。他走后,大家在他的床鋪下找到很多泡面和火腿腸,一米八幾的大個子,值班時總是胡亂充飢。

  6年裡,因為工作,時席席沒回家吃過一次年夜飯。何山懊悔地說:“要是能預知未來,今年怎麼也得讓他回家過年。疫情終將被我們戰勝,他留下的很多遺憾由我們來彌補。”

  永遠牽挂,為使命而生的英魂

  徐州市沛縣敬安鎮黨委原副書記、鎮長羅啟培從大年三十開始,就堅守在全鎮各村疫情防控監測點上。他既當指揮員又當戰斗員,晚上就在鎮政府值守,一直沒有回家。2月25日晚,羅啟培忙完一天的工作,在值班室躺下后,就再也沒有醒來。

  敬安鎮副鎮長張衛與羅啟培搭班工作6年,兩人亦師亦友。“在工作上,羅鎮長是我的師傅。我是大學生村官,剛來時業務能力等於一張白紙,就跟在羅鎮長后面一點點學,學習他的工作方式,也跟他學習為人處事。在生活上,他像兄長一樣親切,沒有一點架子。”回憶起羅啟培生前點點滴滴,張衛更加悲痛。

  最近在和企業溝通事情時,對方不經意間提到羅鎮長,張衛常常流下淚來:“鎮上的每一片土地,都有羅鎮長的腳印。清明就要到了,大家都很想念他。”

  2月20日,年僅35歲的太倉市公安局瀏河派出所三級警長位洪明犧牲在辦案過程中。之前的20多天裡,他連續加班辦理涉疫糾紛和口罩詐騙案件。在位洪明的“師父”、太倉市公安局政治處戰訓管理科科長張大偉看來,這個“徒弟”無比優秀。位洪明是中國公安大學研究生,卻選擇到太倉做一名普通的基層民警。“我和他聊過,他當時有更好的選擇,但他總覺得離基層有點遠,他說更喜歡在基層鍛煉自己。”帶著這份責任和使命,他在太倉最繁忙的派出所之一的瀏河派出所埋頭苦干,常常“忙過了頭”,每年處理各類行政、刑事案件上千起,沒有一起錯案。

  “我常對他說,辦案是我們警察吃飯的本領,沒想到,他聽進去了,而且太認真,最后竟然倒在了辦案上。”年輕的干將就這麼離去,令張大偉十分痛心。

  今年春節,已兩年沒回家的位洪明原本計劃帶著妻兒回山東老家看望父母。因突發疫情沒走成,沒想到,他再也不能去看父母了。同事武玲玲一直把位洪明當作老大哥。“他對法律研究透徹,辦公室書架上的書都是他的。各種法律的最新解釋,都是他一一整理好發到我們的辦案群裡,讓戰友們最短時間得到相關資訊,規范執法。特別是疫情期間,他本來就分身乏術,還幫大家整理相關資料,不是簡單轉發各種文章,而是截取重點內容,告知我們如何規范執法。”老大哥走了,戰友們決定,帶著他的使命,帶著他的榮光,繼續前行。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