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熔噴布:鎮江揚中為何突然成了“熔噴布之鄉”

2020年04月15日07:09  來源:交匯點新聞
 
原標題:瘋狂熔噴布:江蘇這個小城為何突然成了“熔噴布之鄉”?

“我有口罩機,誰有熔噴布?”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作為口罩生產的核心材料,熔噴布成為口罩產業鏈上最為緊俏的物資,盡管其價格上漲“一天一個價”,仍是供不應求,這也成為諸多口罩生產企業面臨的首要難題。

據報道,去年國內熔噴布價格約每噸2萬元左右,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不久,便漲至8萬元。此后,瘋狂的熔噴布價格最高位時一度達到每噸65萬元。

近期價格雖略有起伏,但基本穩定在每噸40萬元左右。相比2萬元每噸的正常價位,熔噴布的價格在短短幾個月裡漲了至少20倍。

資料顯示,熔噴布是口罩的最核心材料,被稱為醫用口罩的“心臟”。1個普通醫用外科口罩要使用1層熔噴布,1個N95口罩則至少要用掉3層熔噴布,1噸熔噴布可以做100萬隻醫療外科口罩。

然而由於國內能夠生產熔噴布的大型廠家並不多,行業整體呈現小而散的局面。

而隨著需求的井噴,這種以聚丙烯為主要原料的纖維材料價格暴漲,巨大的利潤吸引了大量投機者入局熔噴布生產。

其中,以河豚魚和工程電氣聞名的縣級市——揚中,也陷入生產狂熱之中,並一躍成為“熔噴布之鄉”。

“前幾天和朋友來揚中辦事,聽當地人介紹,自從知道這個賺錢,現在家家戶戶都在想方設法買機器、買原材料搞熔噴布。太瘋狂了!!!”一位虎扑網友感嘆。

當地網友也調侃道:“現在你朋友圈不發點關於熔噴布的,仿佛你都不算揚中人。”

家家戶戶都在不停地忙碌著。站在自家簡易搭建的生產車間裡的戶主興奮地搓著手,拿出平時舍不得抽的好煙招呼剛剛調試好機器的電工師傅。

“不用了,出場費一萬五現結,馬上我還要去下一家,電話都打了十幾個了”。收完錢電工背起包匆匆離去,留下開始啟動的注塑機發出刺耳的轟鳴聲,塑料融化的煙霧騰空而起,就像戶主一家人興奮雀躍的心情。

根據當地市場監管局提供的統計數字,截至4月10日,揚中登記注冊的涉及熔噴布生產、銷售的企業已達867戶。“目前登記在冊的這些企業,幾乎全部都是在疫情發生后新注冊或變更經營范圍的。受制於生成設備未到位,其中至少半數目前並未進行實際生產。”揚中市場監管局相關負責人介紹。

事實上,揚中突然成為熔噴布生產的集中地,屬實有些偶然。

當地市場監管局相關負責人向記者坦言,揚中此前並沒有專事熔噴布生產的產業集群,僅在2003年“非典”時期,當地曾有少數企業短期生產,並且之后由於熔噴布利潤不高,也相繼轉產。

“機器一響,黃金萬兩”。熔噴布帶來的“致富神話”,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在巨額利益的驅動之下,當地人的心態慢慢變得越發狂熱起來。

4月8日,揚中市委機關報《揚中日報》在頭版刊出大幅廣告:熔噴布市場切忌盲目跟風。

次日,該報頭版發表評論文章《“熔噴布之鄉”的冷思考》:

有的人准備“出來”,有的人還想“進去”,對熔噴布的狂熱度進階到新階段,持續發酵的是什麼,是情緒,還是欲望?

高燒不退的跟風,讓危機已經疊加到有人想洗手不干,而接盤的人還在幻想著“致富神話”,這怎麼可能呢?

是的,我們都知道,事情有點危險了。

這股生產簡陋、技術落后、質量堪憂的“淘金狂熱”,正在一步步偏離經濟發展的規律,影響了百姓正常的生產生活,沖擊著正規行業企業的發展。不過慶幸的是,好在揚中還算及時地一腳踩住了“剎車”。

4月11日,鎮江揚中市人民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熔噴布行業規范化整治相關情況——

3月21日,揚中市場監管部門開始全面排查摸底,並在經營戶相對較多的鄉鎮開展集中檢查。此后,揚中重點規范安全生產、生態環保、經營銷售三個環節,由應急管理、消防、供電、生態環境等部門組成聯合行動組,重點開展熔噴布生產場所火災隱患排查、查處無照經營、產品送檢、稅務核定征收等工作。

揚中於4月1日起正式在全市范圍內啟動熔噴布行業規范化整治。同時成立了由揚中市政府分管領導任組長,各鎮街區、市場監管局、應急管理局、經濟發展局、公安局、稅務局、生態環境局、消防救援大隊等單位為成員的熔噴布行業規范化整治工作領導小組,明確“三個一律”:利用家庭作坊進行生產的,一律取締﹔沒有合法合規生產經營手續的,一律關停﹔存在安全隱患、環保不過關的,一律停業整頓。

為有力打擊中間商炒作,4月10日,揚中部署對全市五大卡口出揚車輛登記檢查,對所有出揚車輛運載的“三無”熔噴布產品依法查扣,送產品質量鑒定,截至11日上午,揚中交警部門共查扣熔噴布運輸車30余輛。

我們看到,相關部門已經在極力遏制行業亂象,但誰也不知道,這些已經生產出來的熔噴布最終都去了哪裡,最后又會戴在哪些人臉上。畢竟,辨別熔噴布對於沒有專業設備的普通人來說還是太難了。

正如《揚中日報》評論員所說,其興也勃,其亡也忽。投機的泡沫終將有破滅的一天,“瘋狂”的熔噴布,該“降溫”了,“發熱”投機者,該冷靜下來了。

畢竟,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根據刑法、“兩高”《關於辦理妨害預防、控制突發傳染病疫情等災害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和“兩高兩部”《關於依法懲治妨害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違法犯罪的意見》的規定,在疫情防控期間哄抬物價、牟取暴利,構成犯罪的,以非法經營罪定罪,依法從重處罰。

以下為市場監管總局公布的違法典型案例:

一、3月11日,市場監管總局對江蘇省張家港駿馬無紡布有限公司銷售熔噴布的情況進行檢查。經查,疫情發生前,當事人的熔噴布售價為每噸1.8萬元至2萬元,但從2月起價格每日上漲,2月底已上漲至每噸25萬元至30萬元,3月2日之后漲至每噸40萬元。當事人涉嫌構成哄抬價格的違法行為,市場監管總局已對當事人立案調查,如涉嫌犯罪將移送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

二、3月2日,江蘇省南通市市場監管局對江蘇麗洋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進行檢查。經查,當事人熔噴布售價1月28日為每噸4.5萬元,2月3日漲至每噸6萬元,2月10日漲至每噸9萬元,2月14日漲至每噸15萬元,2月18日漲至每噸20萬元,2月21日漲至每噸30萬元,2月底漲至每噸55萬元,3月5日最高達到每噸56萬元。當事人涉嫌構成哄抬價格的違法行為,南通市市場監管局已對當事人立案調查,如涉嫌犯罪將移送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

三、2月18日,江西省景德鎮市市場監管局對景德鎮市福林家庭醫療護理用品總匯進行檢查。經查,當事人2月3日從湖南購進紅外線體溫計(額溫槍),進價為每台276元,售價為每台550元。當事人涉嫌構成哄抬價格的違法行為,景德鎮市市場監管局已依法對當事人立案調查。

四、2月29日,湖北省鄂州市市場監管局收到社區居民投訴,提供居民生活用蔬菜包的武昌大道衛斌生鮮超市配供的蔬菜存在售價高問題。鄂州市市場監管局立即對其進行檢查。經查,2月11日至12日,當事人粗茄子進價每公斤6.8元,售價每公斤17.6元﹔黃瓜進價每公斤7.8元,售價每公斤15.88元﹔土豆進價每公斤4.9元,售價每公斤9.96元﹔小蔥進價每公斤5.8元,售價每公斤13元。鄂州市市場監管局認定當事人構成哄抬價格的違法行為,擬作出罰款40萬元的行政處罰。

五、2月9日,湖南省南縣市場監管局根據舉報對南縣益康藥店進行檢查。經查,當事人銷售口罩過程中,從2月6日開始,要求消費者必須在當事人處購買藥品后方可購買5個口罩,且在銷售口罩時沒有標明價格。南縣市場監管局認定當事人構成哄抬價格和不按規定明碼標價的違法行為,依法對其未明碼標價的違法行為作出罰款2000元的行政處罰,對其哄抬價格的違法行為作出罰款5萬元的行政處罰。

疫情當前,廣大生產經營者在賺取利益的同時,一定要做到守法經營、按章辦事,不讓不合格產品流入市場,不肆意哄抬價格,為抗擊疫情貢獻自己一份力量!(王建朋 田墨池)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