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蘇州立法守護生態 濕地保護率八年增四倍

本報記者 王偉健

2020年04月16日07:1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濕地保護率 八年增四倍(小康路上綠色力量·關注地方生態保護立法④)

《人民日報》2020年4月16日14版 版面截圖

同裡國家濕地公園。 孫曉東攝

原題:蘇州立法守護生態——

濕地保護率 八年增四倍(小康路上綠色力量·關注地方生態保護立法④)

核心閱讀

隨著公眾生態意識的提升,保護濕地逐漸成為許多人的共識。但是,保護工作以什麼為依據?

已經實施8年的《蘇州市濕地保護條例》,為濕地保護提供了有力保障。如今,蘇州的自然濕地保護率從2011年的13.5%提升到2019年的59%,濕地保護效果顯著。

從熱鬧的吳江老城區往東約15分鐘車程,穿過繁忙的千億級工業開發區,記者來到了位於同裡鎮的“另一個世界”——高大的銀杏、水杉,茂密的竹林,河流、沼澤、湖泊織成了密集的水網,鳥兒在鳴唱,野鴨在嬉戲……

這裡是同裡國家濕地公園。近年來這裡發生的變化,要從8年前出台的地方性法規《蘇州市濕地保護條例》說起。2012年2月2日,蘇州市正式實施該《條例》。

如今,蘇州市自然濕地保護率從2011年的13.5%提升到2019年的59%,鳥類種數增加了100種,濕地公園的鳥類種數增加了40%。

《條例》實施以來,蘇州的濕地公園不斷增加

在高速發展的同時如何保護生態環境,成為蘇州人面臨的難題。

蘇州市人大常委會農村經濟工委副主任趙曉紅介紹,從2005年到2009年,蘇州773個自然濕地斑塊中,有50%以上的斑塊面積發生了變化,自然濕地面積淨減少365公頃。

“圍墾和基建佔用是導致濕地大幅度減少的兩個關鍵因素。”蘇州市濕地保護管理站站長馮育青說。為了遏制濕地的減少,2009年4月,蘇州市成立了江蘇省首家獨立建制的濕地管理機構——濕地保護管理站,但很快實踐証明,僅靠行政手段遠遠不夠。

“濕地保護與開發的嚴峻形勢,呼喚對濕地保護立法。”趙曉紅說,雖然國家出台了多部與濕地保護有關的法律,但從濕地保護的角度看,還是存在著局限性。

2010年,蘇州市人大常委會將濕地保護立法列入立法預備項目,2011年列入年度立法計劃,並於2012年2月2日起開始實施《蘇州市濕地保護條例》。《條例》進一步明確了濕地保護行政管理主體,重點對濕地保護管理體制、重要濕地認定、濕地征佔用管理等方面作了具體規定。

隨著《條例》實施,位於吳江肖甸湖村的濕地也發生了變化。2013年,一個佔地1.5萬畝的大型濕地公園被納入保護范圍,通過7年努力,累計投入5億余元,於今年1月被正式授牌為同裡國家濕地公園。在公園核心區域,為了不驚擾野生動物,甚至連一盞路燈都沒有安裝。這片濕地的保護成果,也成為《條例》實施8年多來的縮影。有了《條例》保障,近年來,蘇州的濕地公園如雨后春筍般涌現,野生動植物也日益增多。目前,蘇州市已建設市級及以上濕地公園21個。

在蘇州,很多建設項目需要對鳥類及微生物的影響做出評價

在蘇州,很多建設項目不僅要做環評,還需要對鳥類以及微生物的影響做出評價,這是建設項目征收、征用或佔用濕地需經過的一道行政審核手續。“我們要求編制的濕地保護方案裡,要對鳥類以及微生物的影響做出評價”,馮育青說,這相當於為紅線內的項目開發設置了一道綠色門檻。

劃定濕地生態紅線,確保濕地生態功能不降低、面積不減少、性質不改變……隨著《條例》實施,濕地管理者也更有底氣了。

廢棄高速取土坑、養馬場、垃圾填埋場……在昆山花橋北部,曾有一片廢棄地,但如今,隨著《條例》的實施,這裡被建成風光宜人、物種繁多的天福國家濕地公園,短短三年多時間,區域內的鳥類也從56種增到197種。

滬蘇湖高鐵按原計劃要從吳江濕地元蕩穿插而過,吳江自然資源和規劃局林業站副站長孫春剛回憶,為避免濕地被破壞,滬蘇湖高鐵修改了線路方案,原來的筆直線路修改成S形彎道,增加了項目資金投入,但避免了鐵路對元蕩濕地的影響。“如果不修改方案,審核就過不了。”孫春剛說,這也體現了《條例》的法律地位。

在長江常熟段,有片突入江中的灘涂,人稱“鐵黃沙”。“這裡以前很荒涼,整片灘涂隻有一些稀疏的蘆葦。”當地居民陸林祥回憶。隨著《條例》實施以及長江保護力度不斷加大,鐵黃沙的命運也發生了變化。按原有規劃,鐵黃沙將成為一個物流基地,如今,規劃修改,鐵黃沙將建成一個大型濕地公園。

原生態的灘涂與成片的向日葵緊緊相依,成片的蘆葦蕩沙沙作響,成群結隊的野鴨在水面嬉戲……曾經的荒涼沙島,仿佛一夜就變成了生態花園。說起鐵黃沙的變化,周敏軍很興奮。幾年來,他在鐵黃沙濕地觀測到的鳥類種數超過100種,除了白頭鶴、東方白鸛等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還有黃胸鹀、斑背大尾鶯、震旦鴉雀等瀕危物種。

提高公眾參與度,讓濕地保護深入人心

“現在,大家對濕地保護的重視明顯提升了。”馮育青說,當地凡是重大工程規劃時,一定要把濕地保護紅線拿出來比對,絕不敢越雷池一步。馮育青回憶,2014年,吳中區西山島出入通道擴建工程佔用濕地,需辦相關手續。剛開始時,當地有關部門有些不理解,環評、國土等手續都辦好了,為何還要濕地保護方案?為此,濕地保護部門主動上門協調,宣講《條例》,最終及時辦理了相關手續。“濕地保護這麼嚴格,看來以后規劃建設項目,都得提前比對濕地紅線了。”有關部門感慨。

2013年,蘇州市人大常委會進行首次執法檢查時,蘇州濕地退化、喪失的趨勢未得到根本遏制,隨意侵佔、破壞濕地的現象依然相當普遍。到了2018年,市人大再度進行執法檢查時發現,《條例》成效已經較為顯著,蘇州各區市呈現出濕地保護率提高、濕地功能提升、濕地環境狀況改善的良好局面,蘇州市已認定重要濕地102個,恢復濕地面積達4萬余畝。蘇州市濕地保護管理站因為保護工作出色,獲得第二屆“生態中國濕地保護示范獎”。

成績的背后,是多方面的努力與付出。近年來,公眾濕地保護的意識和參與度不斷提高。《條例》實施后不久,蘇州成立了“濕地自然學校”,這是面向大眾進行科普教育的場所。2015年,喜歡參與鳥類調查的周敏軍辭掉外企的工作,加入濕地自然學校,全身心投入觀鳥工作。如今,濕地自然學校在全市設置了30多個觀察點,每個觀察點都要拿出年度鳥類統計報告,以便主管部門進行決策。

同裡國家濕地公園工作人員沈婭婷的老家就在公園旁,公園成立后,她從工廠辭職,到公園當了名講解員。“我從小就生活在這裡,但從沒發現原來濕地裡有這麼多可愛的野生動植物。”如今,沈婭婷已經愛上這份工作,對濕地公園裡的動植物如數家珍。每周,她都要給來濕地公園的中小學生做公益講座,跟學生們講述花鳥虫魚的知識、分享濕地保護的故事,讓大家明白濕地保護的重要性。

2017年,“蘇州昆山天福實訓基地”在濕地公園成立,這是一個面向全國濕地人才的培訓基地,現代化濕地公園如何建設、管理,都是基地培訓的重要內容。36歲的戴小華成了培訓老師,給各地前來的濕地工作者講述棲息地恢復方面的專業知識,“不僅要把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管好,更要把好的經驗、做法分享出去,讓濕地保護的隊伍越來越強大。”

馮育青告訴記者,隨著蘇州各地濕地科普教育持續開展,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走進濕地,了解濕地的重要性。“讓越來越多的人養成愛護大自然、愛護濕地的好習慣,這不就是實施《條例》最大的收獲嗎?”馮育青說。

《人民日報》2020年4月16日14版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