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支援武漢志願者賈曉月回應“沒有掌聲和優待”:網傳不實

2020年04月28日07:29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網絡刷屏的江蘇姑娘賈曉月: “我只是做了一件小事” 第A3版:重磅 第A4版:發布

賈曉月收到的“最好的禮物”

賈曉月已結束隔離回家 網絡截圖

4月27日,一位名叫賈曉月的姑娘“刷屏”了:今年2月,她成為一名志願者,從南京到武漢參與抗擊新冠肺炎疫情,4月份完成工作后,她離開了武漢。作為一名個人志願者,她在網上記錄了武漢的日常工作,網友們看到這些后,紛紛稱贊她是一個真正的“無名英雄”。

現代快報記者獲悉,賈曉月是來自南京一家民營醫療機構的工作人員。目前已回老家連雲港。27日晚,記者聯系到了她本人,賈曉月表示,“我只是做了一件小事,有太多人比我付出更多。”

昨天深夜,賈曉月回應了網文《南京一位“護士”疫情期間曾獨自到武漢支援,在支援結束后返回家中,沒有受到任何掌聲與優待》,稱這篇文章的很多內容與事實不符:不是一個人獨自去武漢﹔也獲得了政府給予的補助和榮譽証書﹔從武漢歸來后,當地政府也進行了迎接。稱“不希望網上的一些錯誤信息,讓他們遭受莫須有的誤解和批評”。

勇敢逆行

在微博和抖音中記錄援漢點滴

賈曉月這段不平凡的經歷讓網友門感動不已。有網友看到了賈曉月在武漢獲得的《榮譽証書》,隔空向她豎起大拇指,有網友稱贊賈曉月是一位名副其實的“無名英雄”。

現代快報記者從賈曉月的微博和抖音賬號中,看到了她分享的自己援助武漢期間的點點滴滴。

2月19日,賈曉月出發去武漢,在火車上拍了一段抖音。視頻中出現了一瓶AD鈣奶,她配文,“我把你交給了命運,要聽話。”

來到武漢,她的心情隨著這個城市的疫情變化而波動。3月14日,她說:“忐忑過遲疑過,到現在的堅定不移信心滿滿,讓我們看見今日休艙的曙光!特棒!”

在微博和抖音中,既有她身穿防護服和“戰友”們的合影,也有她摘下口罩的憔悴面容和燦爛笑容。

4月2日是賈曉月的生日,她說:“今日裡最好的禮物,也祝自己生日快樂,面帶笑容,春暖花開,准備回家咯。”配圖則是一張紅彤彤的榮譽証書,這就是她所說的“最好的禮物”。

現代快報記者看到,這張榮譽証書的落款是武漢市武昌區衛生健康局。隨后記者致電武昌區衛健局,該局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榮譽証書是他們通過“慈善中醫之家”團隊頒發給援漢志願者個人的。不過對於獲頒証書的個人具體情況,該工作人員未作過多介紹。

戰友眼中

她很有愛心,約好再聚武漢

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賈曉月在武漢時,她所屬的醫療團隊名叫“慈善中醫之家”。此前有媒體報道,這是一支民間醫療隊,所有成員均自發前來武漢,對患者採用中醫手段施治。在得到武昌區委組織部的批准后,他們曾在武漢市第七醫院組建中醫特色病區,還在武漢市第九醫院參與了中醫治療。

4月27日中午,現代快報記者聯系上賈曉月在武漢的“戰友”苗芝露,他也是“慈善中醫之家”團隊的醫療成員。

“大家是在網上或通過中醫群知道招募志願者信息的,之后我們與招募者進行了交流,由他們做出篩選。”苗芝露告訴記者,在出發去武漢前,苗芝露和賈曉月都收了到由招募者發來的前往武漢的通行証的照片。苗芝露說:“這張通行証是武漢市武昌區委組織部頒發的,我當時是開車去的武漢,經過高速公路路口時會向工作人員出示通行証的照片。”

2月19日,賈曉月到達武漢火車站,苗芝露說當天是他送她去的酒店。“當時見到賈曉月的時候就覺得她很有愛心,和她一起來的還有另外一位南京的女孩,她們應該之前就認識。”

據苗芝露介紹,賈曉月一直在武漢第七醫院救助病患。“她在醫院做護理工作,這個病區就像我們的大家庭,她還會幫助病人熱飯熱菜。”

記者注意到,有網友對賈曉月的護士身份產生了質疑。對此苗芝露告訴記者,賈曉月在前往武漢時確實未取得護士執業資格証,但這並不影響她在武漢時的志願工作。 “我們那裡是中醫治療,大部分的工作她都能勝任。”苗芝露還向記者透露,賈曉月計劃於2020年6月參加護士執業資格証考試。

4月2日是賈曉月的生日,苗芝露和其他志願者一起給她過了生日。青山方艙醫院休艙的時候,大家還一起合影留念。

“我們約定,等疫情過后,要再來武漢聚聚。”

結束隔離

賈曉月已回到老家連雲港

賈曉月現在回家了嗎?

4月27日,現代快報記者聯系了南京市棲霞區衛健局,一位朱姓工作人員介紹,賈曉月已於4月17日在南京結束隔離。

這位工作人員回憶,3月31日賈曉月聯系了棲霞區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她說她從武漢返回需要這邊開具接收函,並向防控指揮部提供了一份武昌區衛健委頒發的榮譽証書。4月2日棲霞區防控指揮部為她提供了証明。“之后她與這邊轉運組取得了聯系,返回當天下了火車就由專車送到了集中隔離點,進行集中隔離。”

賈曉月的微博顯示,目前她已經回到老家江蘇連雲港市。現代快報記者通過賈曉月在武漢戰疫時的“戰友”了解到,賈曉月曾說,“覺得自己沒有做什麼,能平安回來就是最大的幸運跟安慰。”記者連線

賈曉月:有太多人比我付出更多

4月27日傍晚,現代快報記者終於聯系上了賈曉月。賈曉月在接受現代快報記者採訪時透露,在南京結束隔離后,她已回到連雲港老家。她說:“這件事情在網上引起關注我很意外,希望大家不要再這樣關注我。”

她坦言,早上一起床就接到了很多朋友的詢問,對她來說,作為志願者援助武漢,“這事很小,可能被網友放大了。”

她告訴記者,自己並不希望被媒體進一步曝光和宣傳,“因為有太多的人比我付出更多,當時只是因為看到武漢的疫情,覺得自己應該付出一點。”

連夜發文回應“沒有掌聲和優待”

賈曉月:網傳不實

各位網友你們好,我是援鄂志願者賈曉月。

由於這兩天家裡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沒有及時關注網上信息,未曾料想,我的援鄂經歷被熱心網友放到了網上,其中一些錯誤的描述引發了大量網友的關注。

通過朋友的轉發,我看到了這篇文章,我自己都蒙了。——《南京一位“護士”疫情期間曾獨自到武漢支援,在支援結束后返回家中,沒有受到任何掌聲與優待》

雖然撰寫這篇文章的作者可能出於好心,但是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我想對所有關心我的網友說,文章裡面的許多內容存在出入。

文章裡面說,“因為賈曉月是以個人名義來援助武漢的,自己一個人來,最后又一個人默默買張票回家,沒有歡送,甚至連一句感謝都沒有!”

我必須要解釋:我是作為志願者團隊的一員前往武漢的。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后,我關注到武漢疫情日漸嚴重,自己心裡非常著急,感覺沒辦法幫上忙,就覺得很自責。當時,我剛好看到網上招募武漢抗疫志願者的消息,就果斷報名了,得知自己入選時,我也特別高興。

2月19日,我和志願者團隊的其他隊員買了到安徽省全椒縣的高鐵票,隨后同列車長取得聯系,溝通后於武漢下車,隨后,開始了在武漢志願服務工作。

因此,我並不是如文中所言:一個人默默前往武漢。

其次,我作為志願者參與疫情處置工作,獲得了武昌區政府給予的補助。此外,武昌區衛生健康局也為我頒發了“榮譽証書”。武漢市青山區政府還劃出一片杏林,作為我們志願者隊伍武漢抗疫的永久紀念。

當我從武漢歸來后,我們當地政府也進行了迎接。

因此,真實的情況遠不是像文章說的那麼夸張。我在武漢得到了許多幫助,我的工作也得到了當地政府的認可,我不希望網上的一些錯誤信息,讓他們遭受莫須有的誤解和批評。(邱驊悅 徐夢雲)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