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五B背后的江蘇才智 文昌發射場有支"蘇大強"

2020年05月09日07:29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文昌發射場也有一支“蘇大強”

王亞正在檢查復核設備狀態參數

任歡在檢查設備狀態

馮凱倫在組織液氫加注前的技術操作 本版圖片由通訊員提供

發射總調度員、液氮加注師、吊裝指揮員、設備檢測員、數據復核員 …… 你知道嗎,長征五號B運載火箭成功發射的背后,凝聚著眾多科研人員的默默奉獻。而這其中,有不少江蘇人的身影,他們活躍在文昌火箭發射場的各個崗位,為中國航天貢獻“江蘇才智”。

鹽城小伙王亞

地面設備“大管家”,發射前30分鐘最后一個撤離

發射前30分鐘,101#塔架最后一批人員撤離。走在隊伍最后的小伙子,就是王亞。“為確保塔上每台套設備發射前的最終狀態設置正確,需要最后時刻再檢查復核,不容半點閃失。”今年33歲的王亞,來自鹽城亭湖區,任文昌航天發射場發射測試站設備科科長。整個任務中,他組織測試確認氣、電、液、通信等箭地接口百余處,保障液氫、液氧和航天煤油等火箭燃料千余噸,籌措設備備件及器材萬余件,被稱為地面設備“大管家”。

王亞2005年從鹽城一中考上大學,輾轉長沙、北京讀書,畢業后先后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文昌航天發射場工作。雖然離家多年,但王亞的身上仍然傳承著家鄉鹽城“勤勞堅韌、不屈不撓、尚智崇文、自強進取”的鹽文化精神。

“在國家工程中,能夠出一份力,我覺得很自豪!”王亞說。

揚州90后朱曉輝

火箭“后勤員”,為發射保駕護航

陽光的90后朱曉輝,來自揚州高郵,雖然入職時間不到2年,但已在發射場多個崗位歷練。這次長征五號B運載火箭從清瀾港接運到發射場,入住的測試廠房就歸他管。

數十天的火箭測試中,需要24小時不間斷提供空調保障。而火箭測試中使用的空氣、氦氣和氮氣,也離不開團隊的努力。發射前,最引人關注的是火箭從總裝測試廠房垂直轉運到101#塔架。2.8公裡的轉運軌道不長,朱曉輝的心一刻也不敢放鬆。兩千多噸的活動發射台載著火箭緩慢行走,各方專家和科技人員徒步集體相送。直到活動發射台穩穩地進入塔架的懷抱,朱曉輝和隊員們才能放下心來。

2011年6月,朱曉輝從高郵中學考入北京理工大學飛行器設計與工程專業,后讀研來到文昌工作。從赴京求學到來瓊工作,朱曉輝一直對家鄉念念不忘。“大運河”“高郵湖”“盂城驛”是他永遠不變的童年記憶!而最讓他牽挂的,是在南京工作的妻子和老家的父母長輩。“在抗擊疫情中,‘蘇大強’最美逆行﹔在發射場,我們江蘇人的表現同樣讓人欽佩!”

宿遷小伙任歡

“臨時”指揮員,關鍵時候顯身手

航天發射是一個系統工程,每一個環節都很重要。來自宿遷泗洪的小伙子任歡,在首飛任務中的表現,同樣讓人稱贊。在火箭卸車、垂直總裝、組合體轉運等關鍵環節使用的吊車、平台及垂直轉運大門歸他管理、操作和維護。

幾年的打拼和鑽研,任歡能夠非常熟練地操作崗位上的設備。他經常發揮自身的技術優勢,結合歷次任務經驗,不斷完善應急預案,組織人員培訓,開展應急演練,培養了一批崗位操作手。

受疫情影響,不少技術保障人員無法回到現場,任歡臨時挑起了另外一個型號任務地勤系統指揮員的角色。白天,他在火箭測試廠房跟進任務進程,積極協調相關崗位指揮員和操作手,經常忙到午夜時分。任歡這個臨時指揮員出色地完成了地勤系統指揮員空缺的過渡工作,保証了任務的順利開展。

2009年,任歡從泗洪中學考入西安交通大學自動化專業,畢業后到文昌發射場就職,一直擔任系統指揮員。“希望家鄉的經濟建設能像火箭一樣騰飛!”

連雲港90后馮凱倫

液氫加注指揮員的“成人禮”

燃料加注,是發射任務的關鍵過程。文昌發射場火箭使用的燃料是液氫、液氧和航天煤油。液氫的沸點是零下253℃,易燃易爆易揮發,危險性極強,對崗位操作手和指揮員的要求極高。來自江蘇連雲港東海縣的90后小伙馮凱倫,擔負著液氫加注指揮員的重任。

“整個系統很龐大,指揮員需要有很強的統籌協調和抗壓能力,在面對突發緊急情況時,才能沉著冷靜,靈活處置。”馮凱倫介紹說。剛入職時,他從事的是通信工作。為了挑戰自己,他主動申請調整到液氫加注崗位,自我鑽研,還帶領團隊解決了幾個技術問題。

雖說這是第二次擔任指揮員,但在加注前,馮凱倫既興奮又緊張。加注指揮間的大屏幕上,信息流轉,銀屏閃動,3D加注顯示畫面裡,液氫汩汩流入火箭貯箱 …… 大流量加注后,經過2個小時的排放及補加,馮凱倫再次指揮液氫射前補加。發射前6分鐘,馮凱倫下達“氫加注好!”口令,液氫加注圓滿完成。

“能夠以指揮員的身份參加任務,我覺得很榮幸!任務成功是我‘成人禮’的最好見証!”馮凱倫說,任務成功后,他要回老家東海,給已經領証半年的妻子補上婚禮。

徐州小伙李汶瀚

“一口清”“問不倒”的總調度員

發射任務中,最忙的要數任務總調度員了。來自徐州銅山的李汶瀚,就是長五B首飛的總調度員。測試期間,他每天第一個到達試驗現場,晚上最后一個離開火箭廠房。

作為總調度,他練就了“一口清”“問不倒”的本領。每個系統的工作是什麼,有何需求,測試進展到何環節,他都熟練掌握。其實,李汶瀚是研究通信保障起家的。發射場初建時,他帶人上塔進行弱電施工,場區每一棟建筑的通信電纜敷設幾乎都有他的努力。他清楚地記得全場區的通信線纜線路,是個不折不扣的“百事通”。

“從2019年6月開始,我就跟著01指揮員著手准備這次任務。”這次任務周期很長,又遇到了疫情,連續三個多月來,李汶瀚都沒回過家。愛人曾春曉同在發射場工作,家裡的一雙兒女全由奶奶一個人照顧。“任務結束后,最大的願望是給自己放個假,與家人相聚。”

據了解,在文昌航天發射場,除了這5位優秀的代表,還有很多來自江蘇各地市的優秀兒女。他們組成了一支“蘇大強”隊伍,為祖國的航天事業貢獻青春和力量!(呂道凱 仲茜)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