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界女翼裝飛行員失事 如何挑戰極限運動

2020年05月21日09:06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原標題:“極限不是問題 超出才是”

  原標題:“極限不是問題 超出才是”

  張家界女翼裝飛行員失事的消息,王旭東一直在關注。固然因為各種新聞APP的推送,更是他身為綠舟救援隊成員的本能。“非常遺憾一個年輕生命的逝去,翼裝飛行一旦出事可能就是大事。”手機那頭他的聲音,帶著職業的冷靜和客觀。“但我們不能因此否定它的意義。”

  女孩的傘包沒打開 令人心痛

  18日上午,此前在湖南省張家界市天門山景區失聯的女翼裝飛行員在天門山玉壺峰北側下方一處密林內被發現,已無生命體征。

  天門山國家森林公園管理處主任周世建告訴記者,其落地點人跡罕至,搜救人員經過兩小時的攀爬才到達。

  12日,北京某文化傳媒公司在張家界天門山景區取景拍攝極限運動紀錄片。當日11時19分,參與拍攝的兩名翼裝飛行員從飛行高度約2500米的直升機上起跳,進行高空翼裝飛行,失事女翼裝飛行員在飛行過程中偏離計劃路線,導致失聯。

  已曝光的視頻畫面顯示,她從直升機上起跳后,開始按設定路線進行高空翼裝飛行。攝影師隨后跳出跟隨飛行時發現,她飛行路線明顯偏離,並以非正常飛行姿態急劇下降數百米,脫離攝影師視線和可拍攝范圍。

  經后期確認,女飛行員的降落傘包未打開。遺體發現地點海拔高度約900米,與其在空中直升機上起跳的位置直線距離約2000米,相對落差約1600米。

  據了解,這名女飛行員曾在國外經過系統的翼裝飛行專業訓練,有數百次翼裝飛行和高空跳傘經驗。

  如何挑戰極限運動 量力而行

  在失聯期間,聯合搜救隊伍在山崖、森林中數日搜索,但因失聯翼裝飛行員未攜帶GPS對講機等設備,加上持續降雨,山內雲霧大,能見度低,地形險峻復雜,給搜救工作帶來困難。但從救援的角度,王旭東表示,這次事發后6天就找到失蹤者,搜救時間已短到讓他有點出乎意料。

  “因為山岳搜救最關鍵也最困難的就是對失蹤者的定位。在此次事件中,失蹤者從高空跳下后失聯,需要搜索的范圍非常大。”失蹤者並未攜帶通信設備,無法利用定位系統直接獲得准確位置,增加了搜索的范圍和難度,等於“盲搜”。

  事故令人唏噓,包括“國內翼裝飛行第一人”徐凱在內,圈內多人發文悼念又一個愛好者的離去,輿論也再次聚焦這項極限運動。

  盡管有很多次救援的對象就是類似的戶外運動愛好者,但王旭東和他的綠舟同伴一致認為,極限運動帶有很強的挑戰性、觀賞性甚至高科技性,體現了人類認知世界、超越自我的勇氣。“風險是客觀存在的,能做的就是准備充分、量力而行、懂得放棄。”

  翼裝界也很反對稱這項活動“死亡游戲”的說法。早在2017年,徐凱就說過,他看過太多付出生命的案例是“太著急”造成的。“如果你只是想滿足飛行的夢想或體驗這種自由飛翔的樂趣,實際上是非常安全的。你沒有必要去做超出自己極限范圍的嘗試。”

  救援不是大片 拒絕心跳

  翼裝飛行驚險刺激,但救援要穩,拒絕心跳——就如同兩年前那場“世紀救援”。

  兩年前,一支泰國少年足球隊在清萊府一處洞穴探險時,因暴雨積水被困,在全球近千名救援高手的努力下,18天后平安脫險。王旭東所在的綠舟應急救援促進中心當時派出5人赴泰。

  獲救的12名少年成為明星人物,這場全球矚目的大事件被拍成了大片,而曾短暫曝光於聚光燈下的救援英雄們,生活早就回歸了雞毛蒜皮。

  綠舟隊員們清楚,轟轟烈烈、奇跡反轉,那是大片。真實的救援,“枯燥,非常枯燥”。

  泰國那回,是“百年一遇”的極端情況。洞穴狹窄曲折,不見天日,多處洞道被水淹沒,救援難度極大,因此匯聚了世界頂級的洞潛專家。綠舟救援隊曾試圖在洞穴上方的山上尋找支洞,把水平搜索變成垂直搜索,以解決洞內潛水困難。但更多時候,是在收集信息、研究圖紙和無窮無盡地等待。

  盡管最終的救援方案還是選擇了洞潛,不過有天晨會時,在例行的泰國國歌后突然奏響了《義勇軍進行曲》。那一刻,“還是有點小驕傲的。”隊長王林說。

  三千公裡之外,綠舟秘書長董萍則帶領一支20人的隊伍在京輪班堅守,“前方起碼半小時回傳一次信息,后方24小時隨時提供各種后援支持。”世人眼前的驚心動魄,由背后一件又一件煩瑣的工作堆積。

  “世紀救援”尚且如此,日常救援更不用說。

  最常見的救援和這次張家界天門山救援一樣——找人。尋找迷路“驢友”,有點像警察拉網排查,得把可能的路線一一用腳量過。綠舟隊員王波已經記不清,有多少對救援充滿幻想的青年滿腔熱血地跑來當志願者,然后被“走啊走”澆個透心涼,最后再悄無聲息地離去。

  啼笑皆非的例子也有。有次在百花山,王旭東和迷路者隔著山谷吆喝,對方表示自己筋疲力盡,一會兒得抬著才能下去。結果碰面之后,“包都不用我背,渾身使不完的勁。之前就是嚇的,如果他能冷靜一點,可能都不需要我去”。

  即使遇到真正危險的場景,熱血上頭的“大片式”救援也不是正確姿勢。救援雖然涉險,但不能冒險。“別看大片,這和現實沒什麼關系。”王旭東說,“我們定的方案一般是非常保守的,但安全。”

  救援的第一原則就是救人者要先保証自身安全,冒險是大忌。

  救援不能盲目 無險第一

  幾年前在廣東,一個孩子在河邊洗手時不慎滑入水中,家人著急下水救人,結果釀成了七人遇難的慘劇。全家唯一會游泳的舅舅成為唯一的幸存者。

  “不是說會游泳才可以救援,即使不會,也可以遞棍、拋東西,但首先要保証自身安全。”王旭東感慨,如果當事者有救援的基本知識,或許悲劇可以避免。

  這也是綠舟積極開展防減災培訓、努力實現“救援前置”的原因——救援的最高境界,是無險可救。

  在王波眼裡,救人只是一個動作,而救援是個體系,包括能力建設和風險評估。“沒有經過培訓的救人動作,意外和危險隨時會發生。”

  相比技能,普通人更欠缺的是風險意識。有一年北京昌平馬刨泉有人溺亡,綠舟前去打撈,第二天早上才找到溺亡者。那裡是挂著牌子明令禁止野泳的,但隊員們還在把尸體往上撈著,旁邊又有人下水了。

  這一幕讓王波至今耿耿於懷。“他們的內心獨白可能是,我不會那麼倒霉。但老話常說,淹死的都是會游泳的。”

  正因如此,對泰國足球隊獲救后明星般的待遇,綠舟也覺得值得商榷。清萊的那處山洞,入口寫著“雨季禁止進入”。“這種英雄般的待遇,可能反而是一個錯誤引導,因為從救援者的角度看,事件本身並不值得提倡。”董萍說。

  回到這次翼裝飛行事故,王波代表大家“澄清”:“有安全意識不代表因噎廢食。如果沒有探險精神,就沒有我們這幫人。”

  探洞、爬山、潛水,年近半百的王旭東都熱愛。他說,極限運動傳入中國比較晚,“如果再年輕20歲,我也很有可能去嘗試翼裝飛行”。

  但另一方面,綠舟救援隊建議戶外愛好者,要有充分預案和准備,盡量團體行動,不做超出能力范圍的事。畢竟,命隻有一條,安全永遠第一條。極限不是問題,超出才是。

  據新華社

(責編:馬曉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