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居民收入連續35年領跑全國 浙江為什麼能?

2020年05月21日14:48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原標題:浙江農民增收路啟示決勝全面小康

  農村居民收入連續35年領跑全國各省區

  浙江農民增收路啟示決勝全面小康

  國家統計局浙江調查總隊調查數據顯示:2019年浙江省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876元,比上年增加2574元,同比名義增長9.4%。1985年以來,浙江農村居民收入已經連續35年領跑全國各省區。

  民營經濟發達、沿海區位優勢、勤奮苦干……表象背后,浙江農民增收藏著怎樣的密碼?決勝全面小康、決戰脫貧攻堅之年,回望浙江農民增收路,一些路徑有著不一樣的啟示意義。

  “工業思維”經營三農

  在湖州市吳興區埭溪鎮,“農民教授”項繼忠給農戶講農業三產融合:湖羊出場價14塊錢一斤,100斤的活羊賣1400元﹔自己屠宰,一斤湖羊肉25塊錢,能賣1800多元,這是搞“二產”﹔如果燒好了直接上餐桌,能做36份、賣3000多塊錢,一頭羊賣出了兩頭羊的價錢。

  項繼忠是湖州咩咩羊牧業有限公司負責人,他有“高級畜牧師”職稱,相當於教授級。2017年以來,浙江省農業農村廳、浙江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聯合推出職稱制度改革,一批具有實踐經驗的農民獲評高級職稱,這些“農民教授”為三農帶來市場化元素。

  三產融合、技術驅動、品牌意識、規模效應、商業模式,都是典型的工業經營思維,源於貿易與專業分工的增長,源於技術和模式創新的增長,源於規模經濟的增效。這些契合古典經濟學理論的現代生產模式,切實在浙江農村生根開花。

  三農專家顧益康認為,發展為了人民、發展靠人民、發展成果為人民共享,浙江堅持走“人民大眾創造財富、人民政府創造環境”為運行機制的大眾市場經濟的創新發展之路,使浙江三農發展表現出了極大的創造力。

  通過對比改革開放前后的經濟發展路子,浙江干部群眾意識到全方位開放經濟和市場經濟是發揮資源小省、市場大省優勢的必然選擇。

  柯橋輕紡、海寧皮革、義烏小商品、永康小五金、桐鄉羊毛衫、大唐襪業……塊狀產業是縣域經濟、農村經濟的強大支撐和競爭力所在,也是浙江農民創業就業的主陣地。

  目前,浙江農民收入中的工資性收入佔比超過60%,經營性收入佔比超過20%。可以說,浙江三農早已擺脫自給自足的“小農經濟”,轉而在市場經濟中發揮優勢、兌換價值。

  跳出農村發展農村

  湖州市南潯區菱湖鎮是長三角漁業重鎮。“養一輩子魚,欠一屁股債。”世代養魚的農民章利恩說,長期以來,養魚戶要過兩道關:一是“苦”,因為承擔不起魚塘缺氧“泛塘”、全軍覆沒的后果,養魚戶要整夜巡塘、一宿無眠﹔二是“險”,平均三年泛一個塘,前兩年賺點錢第三年差不多就賠完了。

  科技顛覆了傳統漁民的“養魚經”。無錫物聯網產業研究院院長、復旦大學兼職教授沈杰返鄉創業,用物聯網改造菱湖鎮漁業。通過水下探頭、傳感器和手機app應用,漁民用手機就能養魚,還能准確了解市場信息。

  城裡專家、年輕人返鄉創業,帶來科技、資金,變革鄉村生產。而在消費端,城市則是浙江三農發展、農民增收的重要依托,“養雞養豬不如養城裡人”的玩笑話,藏著浙江農民增收的密碼。

  “工業大縣”寧波市寧海縣有420多家民宿,總床位數達到9000余張,2019年全縣民宿營業額達2.41億元,帶動農副產品銷售逾8.4億元。

  寧海縣胡陳鄉,原來不產桃子,現在“桃花節”期間,平均每天車流量上萬,“一床難求,一飯難求”。賣烤土豆的兩夫妻,照管著七八個爐子,一天能收入七八千元。賣桃膠的大媽,一個桃花季期間,賣干桃膠,做桃膠羹,能收入兩三萬元。

  途家發布《2019鄉村民宿報告》顯示,2019年浙江省鄉村民宿的房源數量增加了近2倍,排名全國首位,其鄉村民宿數量約為雲南和廣東之和。

  “在三農問題解決上,城鄉關系的作用極為重要。”浙江省農民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潘偉光表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城鄉二元分割體制逐步弱化,浙江由此開啟一條農民城鎮農民建的城鎮化之路,城鎮化成為推動農村發展的最強動力。

  2003年,浙江省委全面啟動發揮八個方面優勢、推進八個方面舉措的“八八戰略”,提出進一步發揮浙江的城鄉協調發展優勢,統籌城鄉經濟社會發展,加快推進城鄉一體化。

  “有力之手”主動作為

  浙江三農如今的模樣,並非順其自然就能呈現。事實上,反觀浙江三農發展、農民增收路徑,黨委政府“有力之手”起到關鍵作用。

  指引發展方向。21世紀初,植根於農村地區的浙江民營經濟,歷經20多年“狂奔式”發展,已在全國嶄露頭角。2002年,浙江農民收入已連續18年領跑全國省區。然而,“塊狀經濟”拔地而起的同時,也給區域環境帶來了整體性的壓力,一些地方生態基本面遭到破壞。

  在深入調研的基礎上,准確把握問題矛盾的本質,一項重新把舵農村發展方向、經受實踐充分檢驗的歷史性工程、社會嬗變省域實踐——“千村示范、萬村整治”工程,承載著數千萬城鄉居民的熱望,噴薄而出。

  “千萬工程”17年久久為功,造就萬千美麗鄉村。如今浙江農旅結合、鄉村創業、資本回流等新興景象,都建立在這項工程夯實的基礎之上。

  鋪就市場路徑。互聯網、現代物流體系等客觀條件逐步成熟,前所未有地打破了偏遠鄉村與消費大市場的空間距離,“小農經濟”得以直面大市場。在浙江,以整村、整鎮、整縣甚至整市為單位投身市場,激發規模效應、品牌效應,正在快速推進。

  比如縣級,浙江天台縣2018年啟動打造“天台大農場”品牌,全縣域統籌農業發展,通過綠色化、標准化、精細化、規模化、品牌化、信息化等,讓曾經條塊分割、逐漸邊緣化的小農經濟,在大市場中兌現更高附加值。

  比如市級,浙江麗水市“麗水山耕”是國內首個覆蓋全區域、全品類和全產業鏈的設區市農產品區域公用品牌,2019年該品牌旗下農產品實現銷售額超過60億元,產品溢價率超30%,“麗水山耕”品牌價值超過20億元。

  此外在省級,浙江省正在打造“全域大花園”。盡管除杭州西湖外沒有極具知名度的景點景區,但目前浙江全域旅游走在全國前列,“詩畫浙江”“省域大景區”的全域旅游格局更加清晰。(記者方問禹、謝雲挺)

(責編:馬曉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