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工作報告兩個“直達”背后的一顆“定心丸”

2020年05月26日23:41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政府工作報告兩個“直達”背后的一顆“定心丸”

  (兩會·經讀)政府工作報告兩個“直達”背后的一顆“定心丸”

  中新社北京5月26日電 (夏賓)“財政政策資金要直達市縣基層、直接惠企利民,貨幣政策工具要直達實體經濟,這兩個‘直達’要求,說到底就是要大道至簡、要搶時間、要快。”全國人大代表、貴州省發改委主任陳少波於此間參加全國兩會時如是說。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兩個“直達”備受關注。一方面,財政赤字規模比去年增加1萬億元(人民幣,下同),並發行1萬億元抗疫特別國債,要求這2萬億元全部轉給地方,資金直達市縣基層,另一方面,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務必推動企業便利獲得貸款,推動利率持續下行。

  無疑,這兩個“直達”的背后直指“六保”,為企業和人民送上了一顆“定心丸”。

  受疫情沖擊,地方財政收入被拖入泥潭。中新社記者梳理中國各省(區、市)公布的一季度財政收支發現,大部分地區收入下滑較為嚴重,收支矛盾突出,超10個地區的財政收入降幅高於全國財政收入降幅。

  “此次政府工作報告提出2萬億要直達市縣,因為市縣財政受疫情沖擊最大,據其了解不少市縣財政收入的降幅達到了50%。”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對中新社記者說,地方財政面臨巨大困難,因此需要重點保持地方的財政能力,地方有了基本財政能力才能更好地落實中央的決策部署,圍繞“六保”發力。

  全國人大代表、山東省財政廳廳長劉興雲說,受疫情影響,基層財政收入減少。“這些財政安排,對於一些財政困難縣是‘雪中送炭’,解決了基層‘錢從哪裡來’的問題。”

  2萬億資金,中央一點不留,省裡隻做“過路財神”,就是為了要讓資金可以快速馳援地方。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劉世錦則直言:“減少中間環節,這對提高政策效果很有必要。”

  “今年已經過去5個月了,所以需要相關部門迅速行動,把錢用到該用的地方。”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楊偉民說,在此過程中,還需要加強財政紀律,加強監督和審計。同時,中國有2000多個縣級單位,各地情況千差萬別,因而要給地方更大自主權,根據各地實際情況統籌安排相關資金的使用。

  保地方基層運轉不能出問題,也要讓受疫情負面沖擊的企業活下去。

  “報告第一次提出來‘創新直達實體經濟的貨幣政策工具’,我認為是很有意義的,因為它能夠改進我們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全國政協委員肖鋼認為,參考海外,如美聯儲就有工具可幫助資金直接達到實體經濟,其向SPV(特殊目的實體)提供貸款、購買商業票據等。

  肖鋼指出,中國也已探索了一些工具,如中國央行提供部分初始資金,依托專業機構市場化運作,通過設立信用風險緩釋憑証、信用保護合約等方式,可為民營企業發債提供信用支持,還有提出了要推動實施民營企業股權融資支持工具等。

  中信証券分析師明明稱,“直達實體經濟”意味著縮短貨幣政策傳導路徑、提高貨幣政策傳導效率,就是要在傳統的以銀行為中樞的貨幣政策傳導基礎上,對銀行市場化運作難以解決的風險偏好等問題進行補充,提高貨幣政策傳導的效率,同時支持企業加大直接融資比重。(完)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