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基層醫院招人難留人更難 業內建議增加崗位含金量

2020年06月10日07:21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基層醫院招人難留人更難

醫學生畢業后到基層醫院工作,需到指定大醫院完成國家規定的1-3年住院醫師規范化培訓(以下簡稱“規培”),然后才能在臨床執業。然而,一些人“規培”結束后就跳槽,“好不容易招到一個畢業生,通過3年培訓學到知識、開闊眼界后就走人”,成為不少基層醫院的痛。

常州一家鄉鎮衛生院院長最近就遇到這樣的難題。2017年,該院招進臨床醫學專業畢業生小楊。小楊來到醫院后,醫院上下都把她當成“寶貝疙瘩”——科室由她選,宿舍由她挑,有進修、學習機會,院長第一個想到的是她。工作一段時間后,醫院按規定送她到市級醫院“規培”。可“規培”還沒結束,上周她回醫院遞交了辭職書。

這家醫院連續多年未招到人,人才隊伍嚴重老化,如今招了一個還留不住,無論院領導如何挽留,小楊堅持要走,最后這家醫院拿出硬招——違約,必須賠錢。“哪知,人家早有准備,隨身帶來銀行卡,現場刷卡交了違約金。”該院院長郁悶地對記者說。后來打聽得知,小楊被外地某醫院挖走,違約金也由對方醫院支付。

對此,小楊也有自己的想法:院領導和同事們對她不錯,可鄉鎮畢竟地方太小、離家鄉又遠,出院門連個逛的地方都沒有,下班后同事們多數回到在縣城的家,一到晚上,黑燈瞎火的,靜得嚇人。另外,小醫院看的都是常見病、多發病,稍微嚴重點的都會跑到城裡就診。“規培”時,大醫院的熱鬧和經濟收入上的差距,更讓她下定決心留在大醫院,起碼到縣級醫院工作。

蘇北、蘇中也有類似的例子。靖江一家鄉鎮衛生院好不容易招到本科生小李。小李到醫院報到后就被送到市級大醫院“規培”,其間他考取南京某大學在職研究生。“雖然‘規培’前雙方簽有協議,如果違約要賠償30萬元,但小李老家是農村的,根本拿不出這筆錢。”這家醫院院長說,他咨詢過律師,即使去狀告小李,官司也很難打贏,再說哪家醫院也不會為這種事對簿公堂。淮安市淮安區一家鄉鎮衛生院也遇到這樣難題,招到的一名本科生“規培”期間考上南京醫科大學研究生,雙方為此事鬧得非常不開心,院長也明白“硬留是留不住的”。

“規培”期間,跳槽、考研走人的現象,在基層醫院並不少見,而且跳槽走的通常發生在偏遠的急需人才的醫院。據了解,醫學畢業生外出“規培”前,都需簽訂一份醫院自擬的協議,若違約,大部分要付20萬-30萬元違約金,如果不簽協議,就無法參加“規培”。現實情況是,年輕醫生在大醫院“規培”期間,有的考上研究生,有的遇到人生另一半,還有的遇到更好的機會,等等。靖江市第二醫院院長包崗表示:“3年‘規培’期間,工資、保險、績效等各項加起來,一個跳槽員工使醫院至少損失二三十萬元。”

招到的人,說走就走,有沒有辦法約束這種行為?南京馬健律師事務所律師馬健介紹,我國勞動合同法規定,用人單位為勞動者提供專項培訓費用,對其進行專業技術培訓的,可以與勞動者訂立協議,約定服務期。勞動者違反服務期約定的,應當按照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如果當事人拿不出違約金,雖然可以向法院起訴,但有的也很難執行。這種情況可以將當事人納入失信‘黑名單’,讓他們今后處處受限,提高其再就業成本。”

業內人士表示,在“規培”期限、方式上作些改革。寶應縣衛健委主任強建華建議,縮短“規培”時間,不必一次性集中學習3年,可以分階段進修學習或者等引進的人才成家、工作狀態穩定后再去“規培”,這樣他們跳槽的機會或許會少很多。

靖江市衛健委副主任陶鋼建議,給基層人才正式編制,而不是合同制、備案制,增加基層崗位“含金量”。同時,進一步提高待遇,做到感情留人、平台留人、發展前景留人。

靖江市東興衛生院院長曹賢平說,基層解決的大多是常見病、多發病,基層醫院留不住本科生,還不如引進大專、中專生比較實用。

約束基層人才跳槽的同時,也要給大醫院套上“緊箍咒”,防止其憑借天然優勢挖基層的“牆腳”。蘇州市就出台政策,嚴禁市級、縣級醫院到基層醫院挖人才,防止大醫院“虹吸現象”。溧陽市也規定,基層醫院醫務人員無特殊情況禁止上下級醫院間流動,隻可平行交流。(仲崇山)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