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未發現農民工返鄉潮現象:政府補貼企業增崗 職工更加惜崗

2020年06月18日07:27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農民工返鄉潮?江蘇不存在!

最近,網上不斷出現“農民工返鄉潮來了”“國內疫情剛穩定,農民工才上幾天班卻又回家了”“2020年農民工返鄉潮來了”等聲音,以此為題的網文也廣為傳播,引發眾多評論。

農民工就業是否穩定,不僅直接影響著2200萬在蘇農民工的收入,也關乎地方經濟能否持續健康發展。江蘇是農民工大省,記者6月初以來調查蘇南蘇北的企業和村鎮,並沒有發現所謂的農民工返鄉潮現象。相反,無論是傳統的勞務輸出地還是輸入地,農民工依然是各地爭搶的香餑餑。

蘇北是傳統勞務輸出地。疫情發生后,回鄉過年的農民工一度無法返回崗位,地方政府並沒有將其當作就業壓力,反而看成是吸引或留住老鄉的好機會。淮安、連雲港等地先后出台政策,給予留在本地就業的原外出務工人員1000元/人的一次性就業補貼,吸納就業的企業也可以獲得500元/人的就業補助。地方政府願意拿出真金白銀留人,是因為快速發展的蘇北需要大量農民工,說明蘇北地區經濟發展的現狀和預期較好。

蘇南為吸引農民工更是不惜血本。南京市高淳區對新招用外出務工返鄉人員,按1500元/人的標准給予企業一次性就業補貼。昆山對介紹農民工到當地重點龍頭企業就業的給予職介補貼,為企業推薦新員工千人以上的給予用工保障獎,今年以來昆山已發放資金2700多萬元。同樣,無錫市、常州市也對企業新吸納就業人員給予獎勵。

農民工輸出地和輸入地的跟蹤監測數據也能說明問題。連雲港登記返鄉農民工49.4萬人,到5月初留鄉人員不足0.5萬人,返崗率99.1%。截至5月底,昆山的企業用工規模已經恢復到2019年末的99.03%。泰州市400家重點監測企業的用工情況顯示,企業原有本省籍員工131798人,現有133702人,增加了1904人。

採訪中,好幾位負責村、鎮勞動力就業統計的人社協理員甚至都表示,今年不僅沒有返鄉潮,返崗率反而比往年高。究其原因,有以下幾點:

疫情讓農民工更加珍惜崗位。每年春節后都是農民工跳槽離職高峰,很多人希望通過重新選擇讓自己在新的一年獲得更高收入。受此影響,往年一些服裝、紡織、電子加工等勞動密集型企業的員工流失率甚至超過20%。但疫情讓很多人的心態發生了變化。

泰州市高港區胡庄鎮上有一家樂彩印刷材料有限公司。工廠復工后,包括河南、河北等地外來人員在內的132人全部返崗,創下了近幾年的最高返崗率。雖然三四月份企業訂單減少,公司開工不足,經常一周隻上3天班,但沒有一人離開。對此,在公司打工3年的河南洛陽籍農民工袁孝博的話不無代表性。今年25歲的袁孝博說,以前春節后無論老家還是打工地都會有很多招聘會,今年所有招聘都取消了,找工作的機會少了,疫情增加了未來的不確定因素,最穩妥的做法就是珍惜現有崗位。擁有4000名員工的昆山正新輪胎有限公司復工率也達到了99.6%,創下新高。

減負穩崗政策效應明顯。疫情發生后,中央把保居民就業放在“六保”首位,把穩就業、保崗位作為當前宏觀經濟政策的重要目標。江蘇省委省政府更是打出“免、減、緩、降、返、補”的政策組合拳,幫助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降本減負、紓難解困。但企業受益這些政策都有一個前提,即不裁員或者盡量少裁員。在這種情況下,企業如果不是實在維持不下去,一般不會選擇裁員。而經歷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的企業更懂得員工隊伍穩定的重要性,因為當初裁員的企業都經歷了后來痛苦的招工難。昆山是江蘇的農民工大市,外來勞動力佔全市總人口3/4。該市3.6萬多家企業獲得穩崗返還資金1.16億元,惠及63萬職工。與此同時,該市還給1.5萬家受疫情影響較大的批發零售、住宿餐飲、物流運輸、文化旅游等服務企業發放了兩個月的應急穩崗返還資金2.74億元。也就是說,當地至少5.1萬家企業用工穩定。

國內疫情的有效防控也為企業贏得了更多商機。疫情催熱了線上教育、遠程辦公,今年以來,全球對於電腦、打印機、手機、IPAD、復印機等產品的需求量大幅增加。由於國外疫情遲遲得不到緩解,相關產品的訂單紛紛轉移到了國內,轉移到制造業重要基地長三角,蘇州、無錫不少外貿加工企業訂單今年不降反增。

此外,疫情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消費習慣,原來部分消費者喜歡出境游,喜歡購買進口產品,如今更多人在家網購,選擇國產商品。為擴大內需,從中央到地方出台政策,暢通產業循環,發放消費券,拓展國內消費市場,一定程度上也促進了國內制造業的發展。受國內消費提升影響,昆山好孩子集團上半年新增一線工人1000人。

當然,疫情給國內的汽車制造、紡織服裝等行業的就業帶來了不小的影響,但從各地爭搶農民工的熱情可以看出,通過行業轉移深度挖潛,無論是傳統的勞務輸出地還是輸入地,江蘇目前解決農民工就業問題並不難。 (黃紅芳)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