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什麼是“人質外交”最好問加拿大政府

2020年06月20日09:08  來源:人民網-國際頻道
 
原標題:外交部:美方利用涉疆問題干涉中國內政圖謀注定失敗

  人民網北京6月19日電 據外交部網站消息,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主持今日例行記者會。記者會實錄如下:

  經中歐雙方商定,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將於6月22日同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以視頻方式舉行第二十二次中國—歐盟領導人會晤。

  總台央視記者:能否請你再進一步介紹下此次中國—歐盟領導人會晤基本情況,中方對此次會晤有何期待?

  趙立堅:中國—歐盟領導人會晤對中歐關系發揮著重要的引領作用。此次會晤期間,習近平主席將以視頻方式會見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李克強總理將以視頻方式同米歇爾主席、馮德萊恩主席共同主持會晤。

  今年是中國同歐盟建交45周年。本次會晤是中方領導人同新一屆歐盟領導人首次正式會晤。中方高度重視,願同歐方一道,推動本次會晤取得積極成果,加強中歐抗擊疫情和經濟復蘇合作,深化經貿投資、互聯互通、氣候變化、科技創新等領域的務實合作,加強在國際地區熱點問題上的政策協調,共同維護多邊主義,攜手應對全球性挑戰,推動“后疫情”時代的中歐關系再出發,為維護世界和平穩定、推動全球經濟復蘇作出中歐貢獻。

  加拿大《環球郵報》記者:我們注意到康明凱和邁克爾已被提起公訴。他們已被拘押了557天,但我們隻看到了指控,並未看到具體証據。他們被指控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國家秘密,請問他們具體做了什麼,刺探並向境外實體提供了哪些國家秘密?

  趙立堅:關於康明凱案,經依法審查,2020年6月19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以為境外刺探國家秘密、情報罪,將加拿大籍被告人康明凱起訴至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康明凱為境外組織刺探我國家秘密、情報,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証據確實、充分,應當以為境外刺探國家秘密、情報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關於邁克爾案,經依法審查,6月19日,遼寧省丹東市人民檢察院以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將加拿大籍被告人邁克爾·斯帕弗起訴至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

  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邁克爾·斯帕弗在華期間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我國家秘密,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條之規定,犯罪事實清楚,証據確實、充分,應當以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中國日報記者:中國向巴勒斯坦派遣的抗疫醫療專家組已於6月18日回國,你能否簡要介紹專家組在巴勒斯坦的工作情況?中方提供了哪些幫助?

  趙立堅:為幫助巴勒斯坦更好應對疫情,中國政府於6月10日至18日向巴勒斯坦派遣了抗疫醫療專家組。

  在巴勒斯坦期間,專家組與巴方政府官員、技術專家和一線醫務人員開展抗疫技術分享和經驗交流,共同研討當地防控救治措施,累計走訪23家醫院、實驗室、研究所,舉行各種交流與培訓活動36場次,累積培訓約500人次,並與巴方簽訂遠程醫療合作框架協議。巴勒斯坦積極採納專家組的意見和建議,不斷加強疫情防控措施,提升診療能力建設。

  此次中方抗疫醫療專家組赴巴勒斯坦協助開展抗疫工作,是中國人民和巴勒斯坦人民之間深厚情誼的具體體現,是中巴兩國醫療衛生領域深入合作的新開端。中方將繼續秉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根據巴方及其他地區國家需求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為維護中東地區公共衛生安全作出積極貢獻。

  俄新社記者:俄羅斯總統普京在美國《國家利益》雜志撰文表示,取消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否決權是不負責任的﹔五常領導人均支持俄方提出的舉行五常峰會倡議﹔呼吁各國解密並公開二戰的歷史檔案文件。中方對上述問題有何評論?

  趙立堅:關於第一個問題,關於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否決權的問題。《聯合國憲章》賦予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否決權,這體現了常任理事國在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方面肩負特殊的責任。中國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對行使否決權一貫採取慎重和負責任態度,今后中國也將繼續這麼做。

  關於普京總統呼吁各國解密二戰檔案,今年是二戰勝利暨聯合國成立75周年。作為二戰主要戰勝國和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俄堅持公認的二戰史觀,反對篡改歷史的行徑。

  正如習近平主席5月8日同普京總統通電話時指出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歷史上一場空前浩劫。中俄作為亞洲和歐洲主戰場,付出巨大民族犧牲,為贏得第二次世界大戰最終勝利、挽救人類危亡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這段歷史值得我們永遠銘記。

  中方主張,國際社會所有成員都應當堅定維護第二次世界大戰勝利成果和國際公平正義,支持和踐行多邊主義,始終做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

  關於舉行聯合國安理會五常峰會事,中方已多次表明積極態度。中方支持俄方關於舉行安理會五常峰會的倡議。我們願與其他安理會常任國就有關具體安排保持溝通。

  法新社記者:第一,美國總統特朗普昨天稱,美方保留與中國完全“脫鉤”的政策選項。中方對此有何看法?這是否會影響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執行?第二,報道稱中國釋放了在邊界沖突中俘獲的印度士兵,中方能否証實?

  趙立堅:關於第一個問題,當前是全球化時代,各國利益深度交融。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形成和發展,是市場規律和企業選擇共同作用的結果。試圖人為切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以政治力量改變經濟規律,既不現實,也不明智,無法解決美國自身面臨的問題,隻會讓美國普通民眾面臨更多的傷害。

  關於第二個問題,據我所知,目前中方沒有扣押任何印方人員。

  深圳衛視記者:據澳大利亞媒體報道,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就美國種族主義問題辯論之際,澳大利亞在幕后“搞小動作”,企圖在正式投票開始前修改草案文本,將議題轉變為“一切生命都重要”,以阻止對“美國警察暴行和種族主義問題調查”的議案進行投票。有評論認為,澳政府在推進新冠肺炎疫情“獨立國際審議”時不遺余力,而一旦要對美國種族主義進行調查就百般阻撓,澳大利亞已經成為“美國代理人”。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趙立堅:我也注意到有關報道。這再次暴露出澳大利亞一些人的虛偽面目,他們在國際事務中赤裸裸地搞雙重標准,毫無原則地進行政治操弄。我要奉勸有關國家,如果希望在國際事務中真正體現作用,就要學會從事情的是非曲直出發,獨立作出客觀公正的判斷。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記者:澳大利亞政府聲稱,一個手段高超的國家主體對該國發起大規模黑客襲擊。澳大利亞有人對媒體稱是中國所為,但澳總理未指明是中國。此事已引發澳大利亞民眾廣泛關注。你對此有何回應?

  趙立堅:中國是網絡安全的堅定維護者,也是黑客攻擊的最大受害國之一。我們歷來堅決反對並依法打擊一切形式的網絡黑客攻擊行為。這一立場是一貫和明確的。

  至於你提到的具體情況,這是澳戰略政策研究所提出的吧?近期中方多次指出,這個機構長期接受來自美國政府和軍火商的經費支持,熱衷於炮制和炒作各種反華議題,已經淪為反華“急先鋒”,沒有任何信譽可言。該機構對中國的攻擊指責完全沒有事實依據,純屬一派胡言。

  總台央視記者:我們注意到,中國國際電視台CGTN昨天播出了以新疆反恐為主題的英文紀錄片《巍巍天山-新疆反恐記憶》。昨天,美國領導人簽署了“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中方為何選擇在此時播出上述紀錄片?

  趙立堅:涉疆問題不是人權、民族、宗教問題,而是反暴恐反分裂問題。新疆反恐紀錄片,以具體案例、清楚事實說明了新疆開展反恐和去極端化工作的必要性,展現了中方為此作出的巨大努力。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採取的反恐和去極端化努力合理合法,有效遏制了恐怖活動多發頻發勢頭,新疆已連續3年半沒有發生暴恐案件,最大程度保障各族人民的生命權、健康權、發展權。國際社會對中國政府的治疆政策普遍予以積極評價。

  美方有關法案罔顧事實,惡毒攻擊中國政府治疆政策和新疆人權狀況,試圖把新疆的反恐、反分裂和去極端化舉措污名化,在反恐問題上赤裸裸地搞雙重標准,對此我們堅決反對。

  新疆是中國領土,新疆事務純屬中國內政。我們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堅定不移,維護新疆發展、穩定和民族團結的決心堅定不移。美方利用涉疆問題干涉中國內政、抹黑中國形象、遏制中國發展的圖謀注定失敗。

  路透社記者:關於加拿大公民的追問,上個月,我們從中國駐加拿大大使處得知,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無法進行領事探視。現在這兩人已被正式起訴,現在他們能否享有接受領事探視的權利?

  趙立堅:中方有關部門一貫按照《維也納領事關系公約》、有關中外雙邊領事條約或協定、中國有關法律法規為外國駐華領事官員履行領事職務提供便利。疫情期間,為保証在押人員安全,中國有關部門暫緩安排對有關在押人員的領事探視,待疫情緩和后再恢復。具體情況可向主管部門了解。

  中新社記者:中印邊界西段加勒萬河谷發生嚴重事態后,印度多地發生針對中國的示威活動,部分組織到中國駐印使領館聚集示威,發起抵制中國商品運動。另有報道稱,印政府計劃對100多種中國商品展開反傾銷調查,要求印電信運營商停止採購中國設備,建議民眾不要使用同中國有關聯的手機APP。中方對此有何回應?

  趙立堅:我想重申的是,加勒萬河谷的嚴重事態,其是非曲直是清楚的,責任完全在印方。雙方正通過外交和軍事渠道就緩和局勢保持溝通。中方重視中印關系,希望印方同中方相向而行,共同維護兩國關系長遠發展大局。

  環球時報記者:6月18日,美國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在吹風會上表示,美國務卿蓬佩奧在同楊潔篪主任舉行對話期間討論了朝鮮問題。朝鮮問題顯然是美中能夠開展合作的領域。如美中在該問題上合作,朝鮮可能將認識到回到談判桌並討論朝核計劃和其他問題的重要性。請問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趙立堅:中方日前已經就楊潔篪主任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夏威夷舉行對話發布了消息。關於朝鮮半島問題,楊潔篪主任在對話中表示,推進半島問題政治解決進程符合各方利益。中方始終堅持維護半島和平穩定,堅持實現半島無核化,堅持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問題,主張按照“雙軌並進”思路和“分階段、同步走”原則,推動實現半島問題的政治解決。中方希望美朝相向而行,切實照顧彼此合理關切,為推動半島問題政治解決進程做出切實努力。

  印度報業托拉斯記者:印度當選聯合國安理會非常任理事國。考慮到中印雙方目前的軍事緊張,中方對此有何看法?這或許是重新考慮安理會五常席位問題的時機。中方是否會重新考慮安理會擴員問題?

  趙立堅:關於第一個問題,安理會是《聯合國憲章》規定的維護國際和平與安全的重要機構。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方願同包括印度等新當選非常任理事國在內的安理會各方加強合作,共同履行好《聯合國憲章》賦予的職責。

  關於第二個問題,中方在安理會改革上的立場是一貫和明確的。

  總台國廣記者:據報道,美國全國商會18日發表聲明稱,該會大力支持同中方加強經貿關系,這是互利、安全且有保障的。擁有14億消費者的中國是美國企業增長最快的市場,無法被忽視。雖然美中之間面臨安全、地緣戰略和經濟等方面的挑戰,但保持穩定的雙邊關系符合美國自身利益,也有利於世界的和平與穩定。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趙立堅:我完全同意有關觀點,保持中美關系穩定發展,有利於世界的和平與穩定。中美經貿關系的本質是互利共贏。中國經濟基本面穩定且長期向好,改革開放紅利不斷釋放,發展前景十分光明。美國企業長期以來從中國市場收獲巨大利益,美國工商界選擇加強對華經貿合作,就是選擇機遇、選擇未來,是正確而明智的決定。

  歷史和現實都表明,中美作為兩個大國,合則兩利、斗則俱傷。雙方擁有廣泛的共同利益,合作空間十分寬廣。雙方存在一些分歧矛盾是正常的,中美應當也完全可以在相互尊重基礎上妥善處理。希望美方同中方相向而行,從兩國人民共同利益和世界人民根本福祉出發,共同發展不沖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關系。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記者:你剛才問,這是不是來自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的報告。澳大利亞總理今天稱,澳大利亞遭受大規模黑客攻擊。你能否確認,你認為有關指控是來自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嗎?

  趙立堅:中方的立場我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了。

  加拿大《環球郵報》記者:關於邁克爾、康明凱案,你剛才使用了“情節特別嚴重”的措辭。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關於國家秘密等章節,此類罪名可判處無期徒刑。另一章節稱情節嚴重者可判處死刑。那麼,這兩名加拿大公民是否有可能被判死刑?

  趙立堅:我不回答假設性問題。目前是提起公訴,后面才進入審判階段。

  加拿大《環球郵報》記者:我剛才的問題不是假設性問題。你用了很具體的措辭,說“情節特別嚴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有兩處提到該措辭,一處最高可判無期徒刑,另一處最高可判死刑。我問的是你指的是哪種情況?

  趙立堅:我剛才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目前的階段是對這兩名加拿大公民提起公訴,然后才進入審判階段。請你耐心等待。

  路透社記者:還是關於加拿大公民被提起公訴,中方提起公訴的時間正值孟晚舟相關審理結束不久之后。很多人認為二者之間存在聯系。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趙立堅:關於加拿大公民康明凱案和邁克爾案,中方已多次表明立場,剛才我也通報了最新進展。中國是法治國家,中國司法機關依法獨立辦案,同時依法保障有關加公民合法權利。

  關於孟晚舟事件,中方的立場是一貫的、明確的。美加濫用雙邊引渡條約,對中國公民任意採取強制措施,嚴重侵犯了中國公民的合法權益。這是一起嚴重的政治事件。中國政府維護本國公民和企業正當合法權益的決心堅定不移。

  加拿大《環球郵報》記者:最后問一句,中方在“人質外交”上的立場是什麼?

  趙立堅:你這是一個充滿惡意的問題。我剛才已經把中方立場說得很清楚了。你最好去問問加拿大政府什麼是“人質外交”。

  彭博社記者:中俄印外長會談是否仍將舉行?

  我昨天已經發布了消息,目前我沒有更多補充。

  會后有記者問及:你能否詳細介紹加勒萬河谷沖突事件的來龍去脈?中方對解決此次事件持何立場?

  趙立堅:加勒萬河谷位於中印邊界西段實際控制線中方一側。多年來,中國邊防部隊一直在此正常巡邏執勤。今年4月以來,印度邊防部隊單方面在加勒萬河谷地區持續抵邊修建道路、橋梁等設施。中方多次就此提出交涉和抗議,但印方反而變本加厲越線滋事。5月6日凌晨,印度邊防部隊乘夜色在加勒萬河谷地區越線進入中國領土、構工設障,阻攔中方邊防部隊正常巡邏,蓄意挑起事端,試圖單方面改變邊境管控現狀。中方邊防部隊不得不採取必要措施,加強現場應對和邊境地區管控。

  為緩和邊境地區局勢,中印雙方通過軍事和外交渠道保持密切溝通。在中方強烈要求下,印方同意並撤出越線人員,拆除越線設施。6月6日,兩國邊防部隊舉行軍長級會晤,就緩和邊境地區局勢達成共識。印方承諾不越過加勒萬河口巡邏和修建設施,雙方通過現地指揮官會晤商定分批撤軍事宜。

  但令人震驚的是,6月15日晚,印方一線邊防部隊公然打破雙方軍長級會晤達成的共識,在加勒萬河谷現地局勢已經趨緩情況下,再次跨越實控線蓄意挑舋,甚至暴力攻擊中方前往現地交涉的官兵,進而引發激烈肢體沖突,造成人員傷亡。印軍的冒險行徑嚴重破壞邊境地區穩定,嚴重威脅中方人員生命安全,嚴重違背兩國有關邊境問題達成的協議,嚴重違反國際關系基本准則。中方已就此向印方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

  6月17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同印度外長蘇杰生通電話時,再次向印方闡明中方嚴正立場,要求印方對此開展徹底調查,嚴懲肇事責任人,嚴格管束一線部隊,立即停止一切挑舋性舉動,確保此類事件不得再發生,並盡快召開第二次軍長級會晤,解決現地相關事宜。雙方同意公正處理加勒萬河谷沖突引發的嚴重事態,共同遵守雙方軍長級會晤達成的共識,盡快使現地局勢降溫,並根據兩國迄今達成的協議,維護邊境地區的和平與安寧。

  中方希望印方同中方相向而行,切實按照兩國領導人達成的重要共識,嚴格遵守兩國政府已經簽署的協定協議,通過雙方既有軍事和外交渠道,就妥善處理當前邊境事態加強溝通協調,共同維護兩國邊境地區的和平與安寧。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