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紅會3名領導被處分,不只是為了向輿論“交差”

2020年02月05日08:52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湖北紅會3名領導被處分,不只是為了向輿論“交差”

  湖北紅會3名領導被問責 涉多項失職失責問題

  防疫進入關鍵期,問責也不容含糊。

  2月4日,湖北省紀委監委通報,湖北省紅十字會有關領導和干部在疫情防控期間接收和分配捐贈款物工作中存在不擔當不作為 、違反“三重一大”規定、信息公開錯誤等失職失責問題。

  經省紀委監委研究並報省委批准,對專職副會長張欽、黨組成員陳波、常務副會長高勤等分別給予免職、記大過、嚴重警告等處分。與此同時,武漢市紀委監委也對3名職能部門領導進行了問責。

  一、紀檢部門出手,問責理當及時

  口罩等防控物資成了防疫時期的緊俏貨,與之相關的問題,自然容易引發關注。這次有3名領導被問責的湖北紅會,此前就因口罩等物資發放亂象成為輿論焦點。而武漢市紀委問責3名職能部門領導干部,則直接點名是因為違規發放口罩問題。

  兩起問責事件被接連通報,並都與物資發放直接相關的問責,是否有內在聯系,目前不得而知。但毫無疑問,基於此前湖北紅會和武漢所出現的物資發放“熱點”事件,這一紙問責通報可以說完全在輿論的意料之中。

  防控物資發放和調配,關系到防疫“彈藥”的供應,這個環節若效率低下乃至出現混亂,不啻為防疫添亂添堵,將直接影響到防疫效率。對這方面的不作為、亂作為現象,理當及時、嚴肅處理。

  拿湖北紅會來說,問責程序的啟動,也算是對輿論期待的一種回應。此前因為物資發放亂象而受到輿論質疑后,該機構也曾主動回應,對物資分配中存在的問題深感痛心、自責和內疚,將對直接責任人依紀依規追責。現在紀檢部門正式出手,也算是問責及時。

  就在前幾天,中國紅十字會已緊急派出工作組趕赴武漢指導湖北省紅十字會工作,並且還有專業的醫療物資公司加入到了相關物資的分配和調度工作中去。這對於提升緊要時期湖北、武漢紅會的運轉效率很有必要。而問責的跟進,也可以說是對湖北紅會一連串“改造”工作的一部分。

  從長遠看,湖北紅會對於自身在此次抗疫中所暴露出的問題和不足,還需要全盤審視,並在整合社會意見和相關資源的基礎上,強化機制上的補漏和能力建設。如此才有望縮短形象修復的時間。

  二、對不作為、亂作為,就該一律“零容忍”

  防疫關鍵期,任何環節掉鏈子都可能影響到防疫大局,特別是各級官員的擔當意識、責任意識、能力素養,尤顯重要。此前中紀委國家監委也發出通知,要求對應對疫情不擔當、不作為、亂作為,消極應付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嚴肅查處、推動整改。

  而事實上,作為疫情中心的湖北,對不作為、亂作為的查處,一直在進行。如此前,黃岡市衛健委主任就因為接受採訪時“一問三不知”而被火速處分。僅黃岡,目前就處理、處分了337名黨員干部。

  湖北紅會和武漢職能部門的問責之所以受到輿論的更多關注,是因為它觸及到了疫情中心區的湖北省直機構和武漢多個職能部門的負責人。這在一定程度上,或預示著圍繞疫情防控中“不力”現象的問責,正在加碼。

  其實,對於不作為、亂作為的現象,就該不論級別、不論部門,一律予以“零容忍”,越是緊要時期,越應該如此。

  尤記得疫情暴發之初,還不乏有聲音認為問責可能會干擾防疫大局,但現有的實踐表明,直面問題的高效問責,隻會為防疫及時掃清障礙,包庇、無視問題,才是防疫的大敵。隨著各個領域一些不擔當、亂作為現象和行為的清理,處於關鍵期的疫情防控,相信能夠展現出新的氣象。

  不過需要明確的一點是,針對湖北紅會的問責,雖然是直接回應了輿論的期待,但是問責本身,絕不只是為了向輿論“交差”,根本上還是嚴肅執紀、有效防疫的內在要求。

  2月3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明確要求,對不服從統一指揮和調度、本位主義嚴重的,對不敢擔當、作風漂浮、推諉扯皮的,除追究直接責任人的責任外,情節嚴重的還要對黨政主要領導進行問責,對失職瀆職的,要依紀依法懲處。

  湖北省委此前也表態,要嚴厲查處防控工作中不落實、不負責等形式主義官僚主義行為,對不敢擔當、躲躲閃閃、防控不力甚至弄虛作假、失職瀆職的干部要及時問責、嚴肅處理。

  很顯然,從上到下,問責的態度一直都是鮮明的——該來的總會來。而問責的目的,歸根結底,是為了提高湖北紅會的運作效率,以及維護“防疫”的大局。

(責編:黃竹岩、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