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號病人”要怎麼找?專家建議:重回海鮮市場

2020年02月19日10:07  來源:中國科學報
 
原標題:“零號病人”是誰?要怎麼找?專家建議:重回海鮮市場

2月15日,網上關於新冠肺炎零號病人的不實傳聞引發廣泛關注。很快,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發布聲明予以澄清。

那麼,此次新冠肺炎的零號病人是誰?要怎麼找?能找得到嗎?

2月17日,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微生物流行病研究所研究員曹務春告訴《中國科學報》:目前尚未找到“零號病人”,建議重新回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溯源病毒。

未見確切証據

零號病人是一種通俗說法,指病毒從動物傳到人以后,第一個發病的人。

“現在肯定沒有找到新冠肺炎的‘零號病人’。”曹務春說。

國家疾控中心一位專家透露,目前尋找“零號病人”的相關工作仍在湖北省疾控范圍內展開。

2月17日,國家疾控中心再派43人奔赴湖北。迄今為止,該機構已陸續派出160位專業人員,參與當地實驗室檢測、病毒溯源、流行病學調查等工作。

為何要尋找零號病人?

浙江大學醫學院教授金永堂告訴《中國科學報》,無論是尋找零號病人,還是當下開展的流行病學調查,都有助於最快、最准確地確認傳染源和傳播途徑,及時採取有效防控措施,阻止疫情發展。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副院長鄔堂春則向《中國科學報》表示,“國內已有不少團隊在做新冠病毒的溯源工作,但目前還未見到確切証據。”

近期,他參與了國家衛建委疾控局委托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評估工作。

重回海鮮市場

2月17日,中國疾控中心在《中華流行病學雜志》發布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的特征分析,指出疫情暴發流行時間趨勢與先前結論一致,即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可能有野生動物交易,使得新冠病毒從一種仍然未知的野生動物傳染到人類,繼而實現人傳人。

對此,專家建議,應盡快組織各單位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做系統採樣和檢測。

“看到底哪些攤位和病毒有關,再去查這些攤位的進貨來源、貨物去了哪些餐館、這些餐館有哪些人來。如果相關的人都找到,有可能把‘零號病人’找出來。”曹務春強調。

破案難,應聯手

受訪專家還提醒,零號病人與流行病學中的指示病例(index case)是兩個概念,但容易混淆。

指示病例是衛生部門觀察到的首個病例,但不一定是真正意義上第一個感染疾病的人。

即便有指示病例,也很難找出零號病人。

“例如,SARS的指示病例來自廣東,其流行病史、接觸過的人都可以做調查,但最終沒有足夠証據指向誰是SARS的首發病例。”西安交通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教授齊欣告訴《中國科學報》。

流行病學調查工作龐雜且耗時。為應對此次新冠肺炎,上海疾控部門已派出550名專業人員做流調。

北京疾控近期通報的幾起案例顯示,即便查清小范圍的疫情傳播過程,也需要數十天。

追溯整個傳染病暴發的源頭,則需要更大量的工作。

“科研、疾控、臨床、動物保護等部門要聯合起來。”曹務春表示,單靠某一個單位,想把病毒源頭搞清楚非常困難。找到病毒源頭可以打消疑惑,更重要的是可對未來突發傳染病疫情的防控積累經驗。

不過,在齊欣看來,當下流行病學調查最重要的工作仍是疫情防控。“針對新發傳染病,人們還未完全了解,如何判斷傳染病的傳播途徑、傳播力、致病力和相關機理,還需要更多証據。無論是政府、疾控部門還是醫療機構,都要盡可能通過有效防控措施,減少健康損失。”

背景資料

從傷寒熱到艾滋病,從埃博拉到新型H1N1流感,每一種新流行病的暴發,都伴隨著對零號病人的尋找。

然而,關於零號病人的誤會一直存在。

1981年,美國疾病控制中心曾報告5例艾滋病患者病史,被認為是世界首次對艾滋病病例的正式記載。人們將其中一位病例當成了艾滋病的零號病人。

但2016年《自然》刊發了一項研究顯示,研究者從來自1970年代的8份血液樣本中分離出了HIV病毒。

這意味著早在那時,艾滋病毒就在美國傳播和變異,這與官方記載的病例信息相差十年。誰是真正的零號病人不得而知。

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暴發。當年10月,《新英格蘭醫學雜志》曾發布一項針對疫情的回顧性研究,指出幾內亞一名2歲男童可能是當次疫情的第一個病例(first case)。

他在2013年12月感染未知疾病,出現發燒、嘔吐、黑便等症狀,染病2天后死亡。隨后在媒體報道中,出現了大量零號病人的說法。

不過,美國國家疾控中心的研究者在接受美國國家公共電台採訪時明確表示:男童不是零號病人,因為找不到其他人,或沒人能回憶起更多細節,所以調查在這裡停下。

男童只是人們復原病毒傳播路徑時的一個節點。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