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太倉民警位洪明倒在戰疫一線 年僅35歲

2020年02月22日08:26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你無聲倒下,留下巨大回聲

  2月21日晚7點,太倉市殯儀館內一片肅穆。寒風中,警燈閃爍,幾十名民警整齊站立,等待位洪明的父母從山東德州趕來,一起送他最后一程。

  位洪明是太倉市公安局瀏河派出所一位普通民警。20日下午3點多,他在辦理一起口罩詐騙案時突發心源性心臟病,經搶救無效不幸犧牲,年僅35歲。這位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的碩士研究生,本有機會去大學任教,但他最終選擇留在基層派出所,一干就是9年。疫情發生,沖在最前。“守土有責、守土擔責,我是黨員、我先上”——他在筆記本上寫下的這句話也許能夠解釋他的選擇。

  筆記本裡,沒有畫完的分析導圖

  “前一秒還在跟我討論案情,我低頭看材料,突然聽到‘砰’一聲,發現他已倒在我桌邊的地上。”回憶當時的情景,瀏河派出所副所長雷清源悲痛萬分。看到突然倒地的位洪明臉色蒼白,他立即上前查看。

  打120、開窗通風、做心肺復蘇、不停呼喊名字……隨后不到5分鐘的時間裡,雷清源和另外兩名同事做了能做的一切。救護車很快來了,把位洪明就近送往一公裡外的瀏河鎮人民醫院。1個多小時后,噩耗傳來:位洪明永遠地離開了。

  他生命最后一刻還在研究一件網絡口罩詐騙案案情,受害人因急於購買口罩被騙39.6萬元。2月12日,位洪明接過這個案子,夜以繼日地琢磨了整整7天。到第8天,他帶著勝利的微笑,將一張即將形成閉環的偵查導圖拍在雷清源桌子上:“雷所,你看,在疫情面前,這群人還敢這麼干!情況基本摸清,可以收網了!”

  這張手繪的偵查導圖是位洪明工作筆記本的最后一頁。從這一頁往前翻,一頁一頁密密麻麻的字跡,還原他生命中最后一段日子——

  春節期間,兩名保安因對防控尺度有分歧動了手,位洪明細心開導,兩名保安心服口服,案件很快辦結。

  還沒歇下來,他又接到上海警方協查通知:一名新冠肺炎確診患者此前曾在太倉游玩,密切接觸者有近80人。一串長長的名單交到手裡,位洪明一刻也不敢耽誤,帶領同事一個個尋訪。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擊戰打響以來,位洪明始終戰斗在疫情防控工作第一線。

  “我們多希望能再和他一起去查案啊。”同事劉曉偉記得,就在他犧牲前數小時,20日中午,位洪明非常難得地走進值班宿舍休息。“他很少午休,總喜歡利用中午時間翻翻案卷看看資料。”位洪明解釋說,因為口罩案熬了兩個通宵,現在有點困,睡會!但睡了不足半個小時,他又起身去辦公室了。

  微信群裡,戛然而止的風險提示

  “接法制大隊執法提示,疫情期間關於案件辦理的量罰適度,經過梳理主要有以下幾點,請大家工作中注意。”瀏河派出所“江尾海頭辦案隊”微信群,位洪明幾乎每天都要嘮叨幾句,各種叮囑、提醒,像鬧鐘一樣在每個辦案民警的頭上“叮叮當當”響個不停。

  20日下午3點08分,就在他倒下前20分鐘,他還在群裡發通知。

  位洪明本科畢業於甘肅政法大學訴訟法學專業,碩士就讀於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是瀏河派出所裡唯一一位公安專業的研究生。作為所裡的法制員,每一本案卷都經過他的手。他細心梳理辦案流程,剖析執法隱患,制作《瀏河派出所案件辦理流程提醒單》、隱患排查清單等,規避執法風險、規范民警執法行為。自他擔任法制員以來,瀏河派出所保持“零”行政復議、行政訴訟,執法工作在太倉市公安局名列前茅。

  2019年度,瀏河所破獲刑事案件168起,辦理行政案件300起,簡易治安糾紛處理419起。全年入所人員數604人次,其中刑事打擊犯罪嫌疑人163名,行政處罰285人,每一起案件成功辦理的背后都離不開位洪明的全程把關。而他本人也連續三年榮獲“優秀公務員”,獲評“個人嘉獎”兩次,2019年被評為太倉市公安局“十佳愛崗敬業民警”。

  1996年出生的嚴軼軒是所裡年紀最小的新警,所裡排值班,他一直和位洪明是對班。按照慣例,如果對班的同事值班太忙,就需要另一方支援。“但是我上班兩年,位老大值班從沒有喊我來幫忙。開始我真的以為他們班組不忙,直到有一次我翻看他們的值班記錄,一個夜班40多個報警……為了讓我們好好休息,有事情他總是自己撐著。”嚴軼軒痛心地說。

  辦公桌上,來不及帶回家的奶粉

  在位洪明和同事的辦公室,他的警服挂在辦公椅上,辦公桌上各種文件、資料、書籍等擺放得整整齊齊。而邊上一罐沒有開的奶粉,吸引了記者的注意。這是同事戴智濤送給他的。

  位洪明有兩個女兒“來來”和“往往”,大的5歲,小的才19個月。疫情來得突然,二寶奶粉吃完了,沒處買,他厚著臉皮跟同事借。

  “我把奶粉帶給他,他開心地說,丫頭的口糧終於有著落了。過一會又說,想丫頭了,好久沒好好抱抱兩個小家伙了。”戴智濤回憶說,當天輪到位洪明值班,他沒有回家,沒想到第二天就發生了意外。

  “娃特別想他,他說回來給寶寶做她們想吃的糖餅。”在殯儀館,妻子陳姍姍泣不成聲,“我們還有幾個月就到結婚7周年,我怎麼能夠相信你就這麼走了呢?你太狠心了,留下兩個孩子,讓我怎麼辦?”

  除了心愛的妻子、年幼的孩子,位洪明的牽挂還有太多太多。年前,位洪明還跟同事說,今年過年得回趟家,母親做過癌症手術,心裡很牽挂她老人家。他本打算年初二或初三回山東老家,但面對突發的疫情,公安民警當仁不讓成為抗疫一線的中堅力量。

  瀏河鎮因與上海嘉定、寶山兩區接壤,地處省界邊,疫情防控壓力巨大。位洪明從大年初五到所裡上班,之后就再也沒離開過崗位。“幾天前,他和我閑聊,說覺得胸口有點悶。我讓他趕緊回家休息,他又笑笑說不用,肯定是戴口罩給悶的,等疫情結束后再好好休息。”瀏河派出所副所長楊毅說。直到倒在崗位上,位洪明沒有休息過一天。

  “疫情讓城市如此寂靜,你無聲地倒下,卻在我們心中留下巨大回聲,所有人,都記住你的名字——位洪明。”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在學校官方微信推送一篇文章,標題是《永失吾愛:校友位洪明犧牲在戰疫最前沿》。(孟 旭 韓 雷 潘朝暉)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