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解讀長三角一體化江蘇方案:聚力高質量

2020年04月13日07:25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緊扣一體化 聚力高質量

服務國家戰略,展現江蘇作為——4月1日,《〈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江蘇實施方案》發布,這是我省貫徹實施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的“任務書”和“路線圖”。

《江蘇實施方案》提出,聚焦“一體化”合力構建區域協調發展新格局。如何理解這一“新格局”?我省在區域規劃上將如何布局,在長三角一體化框架下加速全省域一體化發展?記者採訪了省有關部門負責人和專家。

“群峰矗立”,

構筑多中心網絡化城市群

江蘇在長三角版圖中承東接西,人口佔了三分之一, GDP佔比達42%。《江蘇實施方案》提出,主動服務、積極支持上海發揮龍頭作用,集成江蘇優勢,與浙皖戰略協同,深化“1+3”重點功能區建設,在長三角一體化框架下加速全省域一體化發展。

“《江蘇實施方案》整體布局是突破傳統空間格局,向省域一盤棋邁進。”中規院江蘇分公司首席規劃師鄒軍介紹,我省依據國家綱要,不僅將原揚子江城市群(沿江8市)和鹽城市納入長三角中心區,還突出全省一盤棋戰略思維,提出全域一體化目標,為蘇北全面融入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奠定整體格局。

“長三角一體化是國家戰略,目標是世界級城市群。”省自然資源廳空間規劃局局長陳小卉說,要實現一體化,基礎設施要實現互聯互通,要素要自由流動,構筑多中心網絡化的城市群。

長三角整體發展水平走在全國前列,人口密度高、城鎮化水平高、土地開發強度高。陳小卉說,這樣一個“三高”地區,將從原來的單中心集聚,發展到一定階段后擴散,形成多中心,因而未來的城市群模式應該是多中心網絡化的城市群。“上海處於一級帶動核,江蘇地處上海北翼,在與上海加強聯通的同時,應積極培育沿江8市以及鹽城作為網絡化城市群的多中心。”

“當然,多中心當中也有小集中,也就是都市圈。”陳小卉說,江蘇有三大都市圈,南京都市圈、蘇錫常都市圈和徐州都市圈。這當中,南京都市圈、蘇錫常都市圈是二級帶動核。徐州處於蘇魯豫皖交界處,未來是長三角向北輻射的帶動點。

“都市圈間合作互動,高水平打造長三角世界級城市群。” 中科院南京地理與湖泊研究所研究員、長三角一體化決策咨詢專家陳雯說,世界級城市群都由若干都市圈組成,比如美國東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的紐約、波士頓、華盛頓都市圈,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的東京、大阪、名古屋都市圈,這些都市圈的“群峰矗立”,讓城市群由“高峰”變成了“高原”。

區域合作不是“獨角戲”,而是“大合唱”。《江蘇實施方案》提出,要積極探索省際毗鄰區域協同發展,資源共享、產業合作、協同協作發展。

在政策助推下,江蘇省界毗鄰區率先挽起了手。2月13日,昆山花橋與上海嘉定簽訂《嘉昆兩地聯防聯控備忘錄》。3月20日,由南京騰亞精工投資20億元的精密工具研發與制造基地項目在馬鞍山博望區簽約,落戶江寧—博望跨界一體化示范區內。4月9日,長三角一體化示范區理事會討論審議了一體化示范區國土空間規劃(2019-2035年)草案,這是全國第一個跨省級區域的有法定效力的空間規劃。

分層分類,

推進都市圈發展壯大

“都市圈是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增長引擎,支撐城市群經濟增長,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在陳小卉看來,以核心大城市為依托的都市圈,是帶動整個城市群發展最有效的空間模式。

《江蘇實施方案》對都市圈按照地域差別和層級特點進一步細分。如南京都市圈重點提升中心城市首位度,支持都市圈擴容,更好發揮引領帶動作用﹔蘇錫常都市圈具有較好的一體化基礎,應局部先行融入上海大都市圈發展。

根據發展層級,《江蘇實施方案》對各都市圈也有差異化定位。“既要助推南京都市圈、蘇錫常都市圈、寧鎮揚一體化、徐州淮海經濟區等重要發展極的高質量發展,又要促進省內重要都市圈與長三角地區重要都市圈的協調發展。如蘇錫常通對接上海‘五大中心’建設、南京都市圈與合肥都市圈協同發展。”長江產經研究院研究員陳柳說。

“江蘇三大都市圈基礎不同、重點各異,發展模式也不盡相同。”陳小卉說,南京都市圈在國家區域發展戰略格局中承東啟西、承南繼北,且南京城市規模大、制造業佔比高、教育資源豐富,對周邊城市集聚力強,形成了“單核心圈層放射”的都市圈模式。

都市圈發展,交通先行。目前,南京正在推進寧句、寧滁、寧揚、寧馬城際軌道交通建設,南沿江高鐵已全線復工,北沿江高鐵爭取年內動工,南京北站開工在即,以南京為軸心的“一日生活圈”“一小時通勤圈”指日可待。以交通為紐帶,南京都市圈加快構建資源共享、聯動發展、互利共贏的科技創新園區鏈,打造“創新都市圈”﹔強化生態空間共保,共筑生態廊道和生態屏障,打造“韌性都市圈”﹔推進教育、醫療衛生、文體和社會保障協同發展,打造“幸福都市圈”。

根據《江蘇實施方案》,蘇錫常都市圈一體化發展將加速推進,蘇錫常通將積極對接上海“五大中心”建設。“蘇錫常與上海地緣相近,且三個城市地域相鄰、文化相似,相互間形成了‘多核心網絡聯系’。”陳小卉說。眼下,蘇州軌道交通和上海地鐵實現二維碼互聯互通,兩地市民使用本地相關APP即可在對方城市的軌道交通上掃碼乘車。無錫各市屬醫院與上海醫院合作頻頻,率先探索醫保“一卡通”,異地門診、住院就醫都可以刷醫保卡實時報銷,解決了以往群眾備案登記要跑腿、就醫墊資費用大、回來報銷流程煩的困擾。常州高新區聚焦“兩特三新”特色產業集群,主動嵌入上海先進制造產業鏈和供應鏈,積極承接上海優質產業資源和高端制造項目,帶動整體產業結構優化升級。

“徐州是長三角地區向北輻射的帶動點。”陳小卉認為,要加快徐州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建設,推進淮海國際陸港建設,提升綜合交通樞紐功能,提高徐州區域中心城市的輻射帶動力,努力走出一條后發地區特色發展的新路子。

全面融入,

蘇北搭上“一體化”快車

江蘇具有制造業發達、科教資源豐富、開放程度高等優勢,但蘇南、蘇中、蘇北發展還不協調不平衡。徐宿淮連該如何“突圍”?

對此《江蘇實施方案》提出:加快蘇北全面融入一體化發展,增強中心區對徐州、連雲港、淮安、宿遷的輻射帶動作用,大力推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積極推動產業轉型升級,著力建立城鄉融合發展制度體系,全面提升區域協調發展水平。“徐宿淮連雖不在長三角中心區城市之列,但通過一盤棋謀劃,打破區域行政區劃界限的微觀機制,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發展格局。”陳柳說。

“建好長三角的江蘇,熱點在蘇南,重點在跨江,難點在蘇北。” 省發展和改革委長三角處董紅武介紹說,我省堅持這“三點”並進、區域聯動,從體制機制入手,提升都市圈一體化水平,加強跨江融合,更大力度推進蘇北和沿海地區擁抱長三角、融入一體化。

“長三角的‘主題’除了一體化,還有一個是高質量。”陳雯認為,中心區並不是割裂長三角一體化的內容,而是從發展水平出發,希望江蘇處於中心區的9個城市能夠率先實現高質量。這9個城市是高質量發展的先行區。

在陳雯看來,徐宿連淮融入一盤棋的關鍵點是加強交通設施互聯互通,通過跨江通道加密、高鐵網絡完善,實現跨江融合。同時,借助一體化通道,從上海、蘇南地區獲得更多項目和資金支持。“一體化發展的核心是分工和合作,可以通過一體化來拉長長板,讓‘別人’來補短板。對於徐宿連淮來說,更重要的是,轉變發展理念,打造自身特色,進行錯位發展。他們的發展路徑要與上海、蘇南錯位,與其它地區功能互補,比如連雲港,著重發展醫藥產業和海洋經濟等,自己有特色,人家才會看重你。”

鹽城是我省沿江8市以外,唯一納入長三角中心區的城市。陳雯說,鹽城與上海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和廣泛的現實聯系,同時,鹽城土地空間豐富,這是長三角稀缺的資源,鹽城的納入,可與其他城市形成互補。(許海燕 沈佳暄)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