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摩托車牌價格飆至10萬元 瘋漲背后有何玄機?

2020年05月14日08:47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南京摩托車牌價格飆至10萬元

  車行待售的摩托車。戎毅曄 攝

    “一天一個價,連我們都有點蒙了。”俗稱為“大牌”的南京摩托車黃牌價格,從3月份7萬多,漲到目前的10萬元,連車行老板都直呼“瘋狂”。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從相關部門了解到,南京今年到目前為止已經辦理了1200多起摩托車市區“大牌”轉移業務。南京摩托車“大牌”價格如此不正常瘋漲背后有什麼玄機?

  紫牛新聞記者 戎毅曄 任國勇 郭一鵬

  先了解一下背景

  南京早已停發摩托車牌照,想上牌隻能過戶

  南京黃牌摩托車蘇A牌照分為兩種:第一種是市區牌照,純數字,目前南京城區除了高架和隧道外,基本沒有設置禁區,因為“含金量”高,被摩托車業內俗稱為“大牌”﹔另一種是南京郊區牌照,牌照中通常帶兩個字母,騎行范圍隻限於南京郊區,主城區內騎行被查獲后會被處罰。

  南京市區摩托車牌照早已停止發放,目前主城區保有量20000多輛,如果想要上“大牌”,隻能通過從別人手中購買車子或者他人名下上牌指標的方式來進行過戶交易。

  紫牛探訪

  車行負責人受訪時接了個訂單:10萬成交

  13日下午1點30分,紫牛新聞記者來到了位於長虹路上的南京終極摩托車車行,店內多輛嶄新的摩托車已經上了“大牌”,此時正有幾名顧客在詢價。“這些牌照都是今年剛上的,去年的早就連車帶牌賣完了。”車行負責人王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也沒想到“大牌”會漲得這麼厲害,3月份的時候價格是7萬多,4月21日的一起成交價是8萬2千,到了5月13日,已經飆升到了10萬。

  “在我們車行這幾天的成交價格都在10萬,最高的103000元,不過這些車牌很少有從個人手上流出的。”王先生說,他們車行是一個中間渠道,客戶來買車子,他們就負責提供號牌資源。紫牛新聞記者現場採訪時,王先生接了個電話,挂斷后,他笑著說,又接到一筆訂單。“客戶怕價格繼續上漲,所以決定先買一個‘大牌’指標,后面買好車子再上牌。”王先生指著手機說,談好的成交價是10萬,對方會先付3000元定金。

  最近十年摩托車“大牌”價格起起伏伏

  13日下午3點左右,記者在終極摩托車車行見到了專業辦理摩托車“大牌”的韓先生,他從事這個行業已經有10年了,也見証了摩托車“大牌”價格的起起伏伏。

  韓先生手機裡保存了一張多年前的新聞報道,1996年的時候南京競拍摩托車“大牌”,起拍價是9100元,不過最終的成交價基本在13000元左右。“因為做這一行,所以一直在收集之前的諸多報道。”韓先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大牌”的價格一直很穩定,不過在2012年來了個“高台跳水”,從10000多元直接跌到了7000元左右。之后,“大牌”價格開始穩步回升,到了2015年維持在24000元左右。

  “2016年也是一個轉折點,我記得10月份之前的價格是28000元,可過了10月份開始飆升,一直漲到了50000元。”韓先生說,之后的幾年裡,“大牌”的價格一直在50000元到70000元之間“徘徊”,直至這次的飆升。韓先生認為,“大牌”價格的起起伏伏主要受到政策方面的影響,再加上早已停止發放,市場需求量也會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

  車友:摩托車功能變了,從代步轉為休閑娛樂

  既是摩托車發燒友,又從事“大牌”轉讓的許先生顯然更有發言權,他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疫情期間基本沒有什麼買賣過戶,也就最近比較活躍,最多的時候,南京主城區日過戶量在50至60輛,而往年價格平穩時,日過戶量在20輛左右。”

  “從我的角度出發,摩托車的功能已經發生了轉變,以前是代步工具,現在是休閑娛樂工具。”許先生說,現在的人購買摩托車純粹是喜愛,而不是為了囤牌照牟利,在他們的眼中,和高昂的摩托車價格相比,10萬塊的“大牌”價格並不貴。許先生說,上世紀九十年代,“大牌”實際成交的價格區間在1.3萬左右,那時候錢很值錢,所以他認為現在的價格也是合理的。

  摩托車發燒友張先生則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當時“大牌”買了5萬多元,摩托車價值18萬,辦好上路在25萬左右。

  “平時基本不騎,家裡還有一輛踏板車,隻有摩友約好出門游玩時我才會騎上這輛重機車。”張先生說,正是因為摩托車角色的轉變,高檔車的不斷涌現,才導致牌照水漲船高。

  為何價格狂飆?聽聽這些分析

  A、疫情影響,報復性上漲?

  南京鐵騎寶馬一位經理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牌照上漲對寶馬銷售並沒有什麼影響,因為選擇寶馬的客戶群體對牌照價格的浮動不是太在意,相反對一些小排量車型銷售存在較大影響。他認為,價格暴漲原因是受疫情影響,疫情期間大家關門停業兩個月,現在復工復產之后車友們集中交付車輛導致牌照猛漲是主要原因。

  摩友何先生則認為,牌照上漲是有人為操控因素。“如今牌照價格10萬,到底合不合理,各人現狀不一樣,態度也不一樣,持牌照的肯定希望繼續漲,無‘大牌’卻有需求的人肯定認為價格太高。”何先生說,城市交通壓力越來越大,摩托車應該更多地發揮其交通工具的使用價值。

  B、傳聞摩托車“待遇”要提高引發利好?

  持南京“大牌”的南京資深摩友金哥對紫牛新聞記者說,他在網上看到新聞,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摩托車分會已經寫了報告提交商務部,認為摩托車13年強制報廢規定已經不適合現在的形勢了,將申請摩托車和汽車享受同樣的“待遇”。他認為,這一消息的傳出,對南京“大牌”價格的上漲也起了推動作用,因為南京現在摩托車報廢年限更短,隻有11年。“摩托車的使用壽命增加了,就會使得一些人願意買摩托車,南京‘大牌’的價值自然水漲船高。當然,也不排除有人利用這個‘利好’消息人為炒作車牌。”

  紫牛新聞記者搜索發現,去年5月搜狐網一篇文章稱,中國汽車工業協會摩托車分會秘書長李彬接受媒體專訪表示,協會將申請摩托車和汽車享受同樣的待遇,估計1-2年時間這個事情就可以解決。不過目前為止尚未有進一步消息。

  C、大牌已成投資渠道,不排除有人囤牌炒牌

  東南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交通運輸行業政策法規研究專家顧大鬆認為,不排除有人囤牌炒牌,南京大牌摩托車的非市場化數量控制,使得一部分人鑽政策的空子,成為了一種投資渠道。不過,摩友們喊解禁也不太可能,一旦解禁必然產生混合交通,在管理上會產生不適應,而且城市隧道和高架橋越來越多,容易出現違法上高架橋和隧道,從而增加交通安全隱患。

  顧大鬆認為,面對這種情況可能需要政策上做些調整,可以優先考慮外賣、快遞等有生產需求的行業,畢竟這些群體需要車輛進行生產活動。

  警方警示

  摩托車交通違法是整治重點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了解到,南京早已不再新增市區摩托車牌照,目前主城區保有量為24000多輛,從2019年來看,共辦理了3400多起摩托車市區“大牌”轉移業務,2020年至今是1200多起。

  正是因為“大牌”價格高,一些摩托車友“望塵莫及”,所以產生了一些交通違法行為。“主要是無牌或是套牌上路,還有一些就是闖禁區,特別是上高架和進隧道。”交管人士介紹,摩托車交通違法也是整治重點。近期南京交警就查獲多起涉及摩托車的違法行為,無牌無証,或涉嫌套牌。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